第三千七百七十五章 劍尊隕落,天道顯化
無數生靈在哭嚎,葉希文也只覺得心頭猶如在煎熬一樣,確實,這個時候他可以選擇逃到混沌邊荒,躲過這一場滅世的大劫.

但是他不會選擇那麼做,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這一次古代紀元要滅亡的是整個武道紀元,不是單純針對誰,就是要統統滅殺,他退讓不了,他的家人也都在武道紀元,他的親朋好友,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武道紀元!

如果遇到了困難,就逃跑的話,那麼他也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成就了,失敗的人各自有各自不同的失敗原因,但是成功者往往都是驚人相似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而在葉希文解決了邪尸狂尊之後,在混沌的半步主宰戰場,終于又有一處分出了勝負了.

是劍尊和鬼姥姥的戰斗.

劍尊被鬼姥姥雙鬼爪拿住,然後猛然一撕頓時直接被撕裂成了兩半.

喋血混沌之中,鮮血拋灑在混沌之中!

然後鬼姥姥獰笑著一只大手朝著劍尊體內的東天尊印抓去,這是集結了東域的氣運的至寶,如果不是聚集了東域的氣運的話,劍尊怎麼可能與她交手到現在,早就被她一爪抓死了,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劍尊一聲長嘯,然後整個身體瞬間爆炸了,本來區區一個天尊的爆炸,鬼姥姥還不至于放在心上,但是帶上了凝聚了東域氣運的至寶,東天尊印之後,這看似不起眼的爆炸,就有了最為恐怖的威力了.

鬼姥姥抓過來的鬼爪都在一瞬間被炸成了一團血霧,甚至連鬼姥姥的身軀都被炸掉了半邊.

"呀!"

鬼姥姥一聲巨大無比的鬼嘯,一雙鬼目直接盯住了葉希文.

劍尊已經死了,她就算想和一個死人計較,也沒這個機會啊.

但是葉希文卻是劍尊的本尊,她自然要找葉希文討回這個場子了.

這一次她可以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沒有搶到東天尊印,居然還被東天尊印爆發出來的東域的氣運反傷了.

東天尊印直接炸開,後果自然十分驚人,很長一段時間內,東域的氣運都會弱上很多,可以說代價十分大.

不過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哪里還有心思管其他的,就算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也比坐以待斃要強的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葉希文有自信,他一人之力就鎮得住東域的氣運.

氣運這種東西摸不著看不見的,東域的氣運加諸到了葉希文的身上,葉希文能夠獲得不小的好處,但是反過來說,葉希文本身也能夠提升東域的氣運.

他的存在,就能夠保得東域一方平安,這是一個很玄妙的相互轉換的過程.

所以葉希文才敢定下這樣的策略.

"你竟然敢傷我,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鬼姥姥一聲聲尖銳的咆哮聲,整個混沌都掀起了驚濤駭浪,億萬丈的狂潮驚天動地.

鬼姥姥怒到了極致.

正在療傷的葉希文猛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此時他還沒有完全恢複,但是也已經算是恢複了大半了,雖然不在巔峰,但是也不怕再來一戰了.

或者說,他也沒的選,如果鬼姥姥撲過來,他也只能和鬼姥姥盡力一戰了.

就在鬼姥姥初步恢複了自身的傷勢打算徹底將葉希文解決的時候.

驀地,整個天地劇烈的晃動了起啦,不僅僅是在造化界之中,甚至連在混沌之中,一切的一切都在晃動,好像上天都在發怒一樣,這個場景可怕急了,同時也震動了所有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葉希文也睜開了眼睛,只是和一般人不同,他能夠從這四面八方都在震動的情況之中分辨出震動的源頭在哪兒.

他順著震動的源頭看去,卻見在無盡虛空的深處,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陣法,這個陣法占地極為廣闊,足足有億萬里,比一個世界還要更加的廣闊.

而在陣法邊上,有一個人正在主持陣法,這個人,卻不是半月仙君又是誰呢.

"封天陣!"葉希文睜著眼睛,說道.

因為他認了出來,這個陣法和他當初覆滅庚金紀元的時候,所用的封天符,其實手段都是如出一轍.

"難怪不見了半月仙君,原來是在主持封天陣!"

這種可怕的陣法,誕生之初,就是為了封印天道而生,剛剛出生就是不容于天地,要被天道所鎮壓.

必須得要有一個半步主宰級別的高手坐鎮,才有可能.

而這一場巨大的震動的源頭,其實正是這個封天陣,這個封天陣就像是封印了什麼最為可怕的東西在其中一樣,讓人直感覺無比的膽寒.

而聯想到封天陣的作用,那麼這個陣法之中封印的東西也就不難想象了,是天道.

要將原本捉摸不到的天道封印進陣法之中,其中的難度之大,由此可見一般.

"他居然真的將天道給封印進了其中!"葉希文的瞳孔微微收縮,在整個封天陣之中,好似有什麼東西要沖出來一樣,就猶如是一頭曠世凶獸一樣.

"是天道,是天道要沖出來!"

葉希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些人光只是將好天道給封印住,是沒有辦法覆滅掉整個武道紀元的,畢竟武道紀元太過龐大了,遠遠超過了庚金紀元這樣即將毀滅的紀元.

所以,這是屠天之戰進入到了最後的步驟了麼?

"不行,不能讓他們就那樣子得逞!"

葉希文暗道,如果連天道都被屠戮掉了,那麼後果就真的不堪設想,就真的完蛋了.

驀地,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浮現在了封天陣之中,那是一個約莫著身高一米九左右,身材極其完美,臉龐俊美到了極致的青年.

這個青年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神情,或者說沒有一絲一毫感情的波動,而在他的身上,密布著各種各樣的封印符箓化成的神鏈,將他牢牢的鎖在了原地,不讓他逃走.

"那是...天道..."無論是葉希文也好,還是混沌霸尊也好,統統都怔住了,看著混沌深處那個俊美到了極致的青年.

那就是天道的化身,是天底下最為完美的存在,任何天尊,哪怕是半步主宰和他比起來,都不算什麼.

那就是主宰了武道紀元一切的天道麼?

"絕天聖君到底留下了什麼樣的手段,居然能夠抓住天道,還能夠封印住天道!"葉希文看著覺得駭人,那天道化身身上附帶著實在是駭人的恐怖威儀,就算是半步主宰,也根本比不過.

光只是看著,那種恐怖的波動,就超過了在場的這麼多的天尊,沒有一個能夠相提並論的.

天道的力量是天地萬物的總和,就算天道的化身不可能真正動用天地萬物總和的力量,只有其中一部分被集合到了一起,依舊是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力量.

人可以違拗上天,是因為上天根本沒有將人放在眼里,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在天地的眼里,所有的生靈都是一視同仁的,並不會因為有的生物有智慧就刮目相看,也不會因為有的生物沒有智慧,就不予理會.

所以這些修士,多多少少都保持著對于老天的敬畏,也明白,光憑自己的力量要硬抗天道,幾乎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為說起來,其實連強大的武者自己本身就是天道的一部分.

由此可見天道的力量有多麼的強大,所以他才更加好奇,絕天聖君到底留下了什麼後手,居然能夠讓半月仙君做到了這個地步.

如果光只是半月仙君要直面天道的力量的話,只怕半月仙君根本撐不過幾個回合就會被擊敗.

這個天道的化身剛剛出來,就引起了天地間劇烈的抖動,他一舉手一抬足,就有莫大的威力.

驀地,一道巨大無比的光芒從造化界之中橫掃進了混沌之中,猶如一道強光直沖牛斗.

緊接著一張圖卷,從戰斗卜斷的造化神都之中直接飛了出來,然後飛進了混沌之中.

"是造化乾坤圖,怎麼造化乾坤圖居然動了,難道是有誰在呼喚造化乾坤圖?是造化天君嘛?"

許多人看到了這一幕,都只覺得目瞪口呆,造化乾坤圖的威力和地位自然不必多說,就算是尋常的巔峰天尊,要動用造化乾坤圖都要耗費很大的經曆,也未必能夠成功.

現在這造化乾坤圖不在繼續守護著整個造化神都的安危,而是一下子飛了起來,飛入了混沌之中,這不由得讓所有人都愕然了,混沌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需要動用到造化乾坤圖了.

"該不會是東天尊在召喚造化乾坤圖吧,這也未必沒有可能,要想將這些曠世大敵擊敗,大約也是少不了造化乾坤圖的幫忙吧!"

也有人猜測召喚造化乾坤圖的人是葉希文,但是唯有葉希文才知道,那召喚造化乾坤圖的人不是他,而是那個天道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