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三招,斬你
"轟隆!"

又是一次驚天的碰撞,邪尸狂尊和葉希文直接在混沌之中狠狠碰撞到了一起.

混沌都被兩人的碰撞碰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火星四濺,這火星可不是尋常的火星,每一點火星,都可以將一個世界燒毀.

兩人都喋血了,邪尸狂尊的身軀被打出了一個空洞,大口大口的咳血,雖然他回到了巔峰,但是並不代表著他的肉身防禦力會有一個本質上的提升.

和之前相比,也並沒有強橫上多少,只是攻擊力更加強橫了,原本他很難傷到葉希文,然而現在去,卻能夠重創到葉希文.

葉希文的胸口,即便穿著造化寶衣,依舊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拳印,雖然沒有直接洞穿,但是拳勁直接通過造化寶衣,轟擊到了葉希文的身上.

"噗!"

葉希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五髒六腑都在上下湧動!

"不行,不能在這樣子下去了!"

葉希文暗道,從現在的局勢來看,即便他穿著造化寶衣,並且不計代價的和邪尸狂尊交手,最多也就是只有和他兩敗俱傷的能力.

但是如果邪尸狂尊要逃走,他還真的很難阻止,如果是正常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坐等邪尸狂尊敗亡,但是他現在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坐等邪尸狂尊的敗亡.

其他的戰場也並不怎麼有利,北天尊在無天魔君的進攻之下,節節敗退,根本就不是對手,要不是北域的氣運加身,可能根本就堅持不到這個時候.

而另外一個戰場劍尊與鬼姥姥的戰斗,就更是慘烈了,劍尊身上已經是密密麻麻的各種裂紋.

這一戰之後,劍尊也都不複存在,要凝聚成也難怪這樣一個能夠獨立發展的分身,要付出不菲的代價,但是他別無選擇,然而即便如此,劍尊本身的根基也實在是太差了,即便融合了東天尊印,也無法堅持的住太久,恐怕會比北天尊率先敗亡,到那個時候,鬼姥姥就可以抽出手了.

本來現在造化神朝就已經被諸多古代紀元的進攻之下已經是節節敗退了,如果再加上這麼一個恐怖的存在,那麼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恐怕會有一潰千里之勢!

所以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甚至比邪尸狂尊的時間還要更少一些.

"拼了,一定要在事情最惡化之前斬掉你!"

葉希文一咬牙,他的體內,至尊祖符完完全全的融入了他的體內.

"轟隆!"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之中沸騰了起來,好似一股瘋狂的龍卷風一樣,橫掃而起.

這一股恐怖氣息的出現,一下子震驚了混沌,震驚了在混沌之中爭斗的那幾道身影.

"那是東天尊的方向,他也已經被逼到了這個份上了麼?"北天尊一邊抵抗無天魔君的進攻,神情愕然的說道.

而無天魔君也是極為愕然之後眼神之中閃過幾分異樣的神材.

"這個是至尊祖符,哈哈哈哈,終于再被我看到了,上一次讓至尊祖符逃走了,終究沒有能夠到手,而現在,這一切都該歸我了!"

無天魔君肆無忌憚的狂嘯了起來.

"那是本尊的方向?本尊連至尊祖符都被逼動用了,這邪尸狂尊有那麼難以對付麼?"劍尊腦海之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他和本尊雖然可以直接溝通,但是現在正處于大戰之中,誰有時間去溝通.

他知道本尊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肯定不會選擇動用至尊祖符,雖然至尊祖符威力甚大,但是同樣的也太過紮眼了,肯定會吸引所有的半步主宰的關注,甚至于那些還未參與進來的半步主宰,都有可能參與進來.

這雖然不是主宰道器,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差不多的,其中蘊含著符道紀元的大道,說不定其中還有當年符祖的隱秘和傳承呢.

有這樣的誘惑力,那些半步主宰直接出手也就不為奇怪了.

但是一旦動用了,就代表著葉希文被逼到了絕路,已經沒有了後路了.

"那是什麼,符道紀元的力量,莫不是傳說中的至尊祖符麼?"

鬼姥姥眼神之中也閃過幾分貪婪的神色.

而留在她這分神的時候,劍尊已經撲殺了上來,他的手中雖然沒有命運之劍,但是威力卻不下于命運之劍,那是以劍道法則凝聚而成的,將自己一身的劍道意志灌輸進入其中,無堅不摧,威力無窮.

當然這也就只是威力而已,實際上還是沒有辦法和命運之劍相比的,如果他手中的劍被人擊潰,他的劍道也會被擊潰,是非常危險的.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這個絕路上,除此之外根本找不到能夠傷到鬼姥姥的手段,他也不會選擇用這一招.

"噗嗤!"

鬼姥姥被劍尊一劍劈中,整個身體都差點被劈成兩半,甚至最深的地方只有一張皮連著兩半的身體而已.

"呀!"鬼姥姥一聲巨大的鬼嘯,那恐怖的鬼嘯聲震驚整個混沌.

"你居然敢傷到我!"

鬼姥姥的反應更是快如閃電,她的鬼爪一爪就直接抓進了身體之中,劍尊根本沒有辦法抵抗,大半身體都被抓爛了,他不像是葉希文本尊,有造化寶衣護身,所以他的戰斗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以傷換傷,以命搏命.

劍尊被直接抓中,他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痛苦的神情,但是隨即又被更加堅毅的神情給取代了.

在千鈞一發之際,脫離了鬼姥姥的攻擊范圍,東天尊印在他的體內,爆發出的能量狂潮在傷害他的身體,但是同時也是定住了剛才被鬼姥姥傷到的傷勢,不再往更加惡化的方向發展.

他不斷喘著粗氣,他的大半身體都被抓爛了,雖然身體在逐漸恢複,但是卻已經傷到元氣了,要戰勝眼前的鬼姥姥已經不可能了,他能做的只有盡量拖延時間這一項而已.

本尊,一切都拜托你了!

劍尊又是一聲長嘯,化作了一道橫貫混沌,長達數千萬里的恐怖劍氣,直接朝著鬼姥姥狠狠斬落了下去.

"那應該是符道紀元的無上至寶至尊祖符吧,在符道紀元滅亡之後,我也搜尋過相當一段時間,卻都沒有找到,沒有想到居然落到了這里,不過這也合該是我的!"神通之主也感受到了這一股恐怖的氣息,他的眼神之中閃過幾分貪婪看的神色.

就算是尋常的半步主宰道器也不可能讓他如此心動.

但是至尊祖符不同,這可是關系到符祖這個至高無上的存在.

"他終于還是用出了這一招了!"在神通之主的對面,混沌霸尊死死的纏住了眼前的神通之主,不讓他有脫離去找葉希文麻煩的可能性.

他對于至尊祖符不陌生,之前他的分身就是被融合了至尊祖符的葉希文所斬殺,如果說,身為敵人,他對于這一股力量的感覺是有點心驚的話,那麼現在身為戰友,他卻有一種安心的感覺,葉希文的實力越是強橫,他就越是心安.

甚至不知不覺之間,他都有了一種感覺,這一場曠世大戰最後的勝負,只有依靠在葉希文的身上了.

他雖然強橫,但是也只能就纏住神通之主,雖然憑借著年輕力壯的優勢,壓制住了神通之主,但是也就只能如此了.

額現在,唯一有可能創造奇跡的,也就唯有這個一直以來都在不停創造奇跡的葉希文了.

在無垠虛空深處,又是一道身影顯化了出來,正是半月仙君,他也被至尊祖符的力量給驚動了,此時已經堪比的巔峰天尊的葉希文,所使用出來的威力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更加驚人.

不過他只是查看了一下葉希文那邊的戰斗,卻也只是冷冷一笑說道:"不自量力!"

隨即,他就又消失在了無邊的混沌之中.

整個混沌都感覺到了,更遑論就在葉希文對面的邪尸狂尊了,他也感覺到了葉希文的實力居然在短短時間,又有了相當程度的越深.

這就像是一種秘法,越是強大,對于本身的傷害也就越大,不可能持久,他施展的暫時恢複到巔峰的秘法,也就是這個樣子的.

"不管你是施展了什麼秘法,先打斷你,不能讓你的氣勢繼續成長下去了!"

邪尸狂尊的神色變的無比的凝重,然後一瞬間就出手了,這一拳貫穿過了混沌,直接讓一大片的混沌炸碎了開來,化作了漫天的仙光爆發了出來,轟入了無盡的混沌之中.

這一拳,就算是穿著造化寶衣的葉希文,要相抗衡,難度也非常大.

但是當他這一拳轟擊到了葉希文的面前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被葉希文身上濃郁到了恐怖的能量狂潮給抵擋住了.

沒有什麼特別的法則,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神通,只是當法力濃郁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就成了天地間最為可怕的手段.

至尊祖符雖然不是主宰道器,但是論價值,也不次于主宰道器.

"三招,斬你!"

——

今天第一更送到,新書《修煉狂潮》求支持,一個收藏,一個點擊,一個推薦,那都是愛啊!(未 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