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七十章 為了那一線生機,殺!
這一道身影立在無垠的虛空之中,看過去無比的偉岸,在他的面前,有一個巨大的封印陣法,但是從陣法當中,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傾瀉,好似鎮壓了一頭亙古長存的凶獸一樣.

這個封印陣法的上方,漂浮著一個巨大無比的封字,也不知道是哪個紀元的語言,只是直接大道的語言,是大道的反應,對于極道強者來說,無論什麼語言,都是大道的體現而已.

所以並沒有什麼分別!

如果葉希文在這里的話,就會認得出來,這個人,卻不正是半月仙君又是誰呢.

半月仙君身上散發著恐怖無比的氣息,手上不斷有法則符箓在飛舞.

而與此同時,在混沌之中,幾大戰場之中,葉希文與邪尸狂尊的戰斗,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此時葉希文也已經注意到了,混沌之中又出現了幾處戰場,顯然降臨的絕對不只是眼前的邪尸狂尊罷了.

但是以他目前的能力,雖然說能夠匹敵半步主宰,但是也僅僅只能算是匹敵而已.

即便能匹敵也是只能匹敵一個,面對這麼多的半步主宰根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別說,現在那麼多的古代紀元大軍紛湧而入,顯然是打算將武道紀元給徹底覆滅,加入到這一場饕餮盛宴之中,這一戰,造化神朝沒有退路,混沌神朝也沒有退路,武道紀元沒有退路,他也沒有.

"你還要掙紮麼?"邪尸狂尊,冷酷的一笑."你看到了沒有,這是浩浩蕩蕩的大勢,沒有人能夠阻擋這樣的大勢,像你這樣的掙紮,不過只是螳臂當車罷了,你還不快點逃?逃到混沌邊荒,苟延饞喘,猶如一條死狗一樣的度日!"

葉希文哈哈大笑了起來,道:"這應該是曾經你渡過的日子吧,在自己的紀元滅亡之後,猶如喪家之犬一樣倉皇度日,而你現在居然想要讓我過這樣的生活,我可以告訴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冥頑不靈!"

邪尸狂尊冷笑一聲,在他的周身,混沌都在顫抖,即便是在混沌之中,他的實力也並沒有絲毫的減弱,甚至還變的更加的恐怖了.

"你將凝聚氣運的法器留給了你的分身,你又要靠什麼與我一戰!"邪尸狂尊顯然也在同時觀察著其他的幾個戰場,也發現了劍尊和鬼姥姥之間的戰斗.

"靠信念,你信不信!"葉希文笑笑說道.

"信念?哈哈哈哈,你能夠修行到這個地步,居然還是如此的天真,浩浩蕩蕩的大勢,你以為靠著你所謂的信念就能夠扭轉局面麼?"邪尸狂尊哈哈大笑了起來,越笑越是冷酷,越是殘忍.

"啰嗦!"

葉希文身上的氣息陡然提升了起來,刹那間,他的背後多出了兩片羽翼,刹那間,就已經沖殺到了邪尸狂尊的面前,他的眸子轉動之間,有恐怖的氣息在閃動.

這一次,他不會後退,也沒有別的退路了!

現在已經降臨的半步主宰,有邪尸狂尊,鬼姥姥,神通之主,還有無天魔君,這四大半步主宰,而就他所知,至少還有一個半月仙君還隱藏在暗處沒有出手.

或者說半月仙君出不了手,要想將天道鎮壓到這個地步,甚至都沒有辦法幫助造化界來對抗外來的入侵,又豈是那麼容易,即便是得到了絕天聖君的傳承,其實也是非常困難的.

否則的話,絕天聖君當年早就一統天下了吧!

他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半步主宰還未出現,但是僅僅就目前來說,已經有五指之數的半步主宰參與進了這一場浩劫之中.

隨著這些半步主宰帶領的軍隊在造化神朝之中已經占據了優勢,越來越多的古代紀元參與了進來,如果真到了最後,那麼就會如同邪尸狂尊所說的,根本無法阻止,形成浩浩蕩蕩的大勢.

這是群狼咬死虎的局,只是一頭狼的話,當然不敢來挑釁猛虎,但是如果是一群狼,幾十只,甚至是上百只的話,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恐怕他就算是更進一步,也會無力回天,尋常的高手也就算了,但是就怕隱藏在暗處的其他的半步主宰也會看到利益參與進來,分走一杯羹.

天地間會只有這幾尊半步主宰對武道紀元感興趣麼?

葉希文從來都不會那麼去想,只是這些人或者有自己的野心,或者大限將至,種種原因被逼做了出頭鳥.

而其他人只要看到了這幾個出頭鳥獲得了足夠的利益,他們怎麼可能會視而不見.

而那才是最為可怕的撒手锏,真正致命的一擊.

所以他必須得在這之前,就阻止這局面的誕生,將這幾大高手擊殺,重新放出天道,有了天道的壓制,造化界的大軍就有了獲勝的可能性,哪怕面對幾倍于自己的高手,他們都有勝算.

無數年來,也正是武道紀元的天道庇護著造化界,否則那些古代紀元早就撲殺上來了,用人數堆也堆死造化界了.

雖然他知道,非常困難,但是他已經別無選擇了,其他各路來看,唯有混沌霸尊可以與神通之主真正的正面交手,但是混沌霸尊一人也不可能真正的扭轉局勢.

何況葉希文也從來不會真的對混沌霸尊放心,如果真到了最後,事不可為,混沌霸尊會為造化界血戰至死麼?

還是會調轉槍頭,加入這分這饕餮盛宴的一杯羹的行列之中?

他不敢保證,但是他知道,那些古代紀元的半步主宰一定會對混沌霸尊的加入而歡欣鼓舞的!

造化天君胸懷廣大,可以無視混沌霸尊的變數,但是他不可以,因為他沒有那個實力,就算是所謂的堪比半步主宰的實力,也都只是靠著至尊法器才勉強達到的境界.

這麼看起來,確實一切的一切都是毫無生還的可能性,但是還有生機,是的,在他的規劃之中,還有生機,如果能夠抓得住,不僅僅是他本人,就算是造化界都還有生機.

"為了那一線生機,你也得死!"

葉希文刹那間,就已經沖殺到了面前的邪尸狂尊的面前,他的身上恐怖無比的氣血直接沸騰而出,直接湧入進了命運之劍的手中.

億萬道仙光升華而出,化成了最為恐怖的一劍!

"斬混沌!"

葉希文一聲咆哮,將全部的法力都注入進了這一劍之中,混沌都在他這一劍面前崩塌了,崩塌的裂紋,直接朝著邪尸狂尊的方向斬落了下來.

"當!"

一聲巨大無比的轟鳴聲傳遍了整個混沌,這一劍,狠狠的斬在了這邪尸狂尊的身上.

就像是兩股恐怖的光芒,一瞬間徹底亮了起來,整個混沌璀璨無比.

邪尸狂尊噔噔噔,連連後退,他剛才雙拳迎難而上,直接接住了這恐怖的斬混沌.

命運三劍之中,每一劍都猶如是階梯式的往上長,每一劍的威力都更加恐怖.

相比起之前葉希文施展出的斬天地來說,斬混沌在混沌之中威力更加的恐怖.

邪尸狂尊走的是尸道的路子,尸道眾人,一身體修修為也是驚天動地,被譽為堪比體修紀元,甚至比體修紀元還要恐怖的存在.

他也不煉制什麼半步主宰道器,因為他已經將自身煉制成了無上的法器,這又是另外一種道路,但是顯然效果也是十分的恐怖的.

然而即便如此,在這一劍之下,邪尸狂尊依舊被削掉了指骨,雙手的指骨直接被削落,烏金色的鮮血伴隨著指骨灑落進混沌之中.

而這也是,第一次邪尸狂尊被葉希文所傷到.

之前無論怎麼交手,葉希文即便手持命運之劍,也都很難傷到邪尸狂尊,但是當真正斬混沌出現的時候,卻已經能夠傷到邪尸狂尊了.

而如果真正最後一招,斬命運出現,或許能重現它的輝煌,傳說中能夠斬殺半步主宰級別的恐怖威力.

但是現在偏偏葉希文還沒有辦法掌握斬命運,他還會造化乾坤掌,威力也很大,但是因為他本身實力有限的關系,即便造化乾坤掌的威力再怎麼增幅,都有限,根本無法像是造化天君那般,一掌覆滅無數敵人,就算是半步主宰也難逃一掌而死的命運.

"你竟然能夠領悟到斬混沌,可惜了,領悟不到斬命運,你殺不死我的!"

邪尸狂尊笑容愈發的冷淡,殺意越深,他自然知道前任中天尊的命運三劍,前任中天尊有這麼大的威名,是因為他真的斬殺過半步主宰級別的高手.

力斬同級別的高手,讓他在半步主宰的圈子里都很有名,他也很清楚命運三劍的威力在疊加,一劍更比一劍強.

傳聞中前任中天尊想要將命運三劍疊加起來,轉化成真正致命的一劍,甚至能夠重創甚至斬殺主宰級別的高手.

但是這種傳聞也只是傳聞,因為當年的中天尊也都沒有完成過這種壯舉.

"是麼?"葉希文冷酷的看著他,體內的神秘空間瘋狂的解析著這命運三劍的最後一劍,斬命運.

——

身體不是很舒服,睡醒了,就已經....沒啥說的,碼字,等會兒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