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8.第1511章 天羅盟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大殿內,靈力奔騰,猶如是龍吟虎嘯,引得空間震蕩.

面對著那自牧塵體內爆發出來的靈力波動,玄天老祖也是微顯動容,如今的牧塵,似乎越來越恐怖了,按照他估計,現在的他,恐怕不會是前者的十合之將.

曼陀羅小臉也是有些冷意,旋即她輕聲道:"為什麼天羅盟會在這個時間來挑釁你?他們之前可是很忌憚的."

牧塵雙目微眯,這倒的確是有些古怪,他的母親畢竟是聖品大宗師,雖然牧塵不想做出那種搬後台壓制人的事,但那天羅盟的五位天至尊顯然對此很是忌憚.

可如今他們依舊是選擇與他針鋒相對,難道就不再忌憚他的母親了嗎?

"這兩日調查一下此事,我要知道天羅盟的目的."牧塵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緩緩的道,雖然他並不懼對方,但他也並非是的魯莽之人,知己知彼,方才能夠穩操勝券.

曼陀羅聞言,也是輕輕點頭.

...

而有關天羅盟的調查,結果出來的很快,一日後,便是有著大量的情報擺在了牧塵的面前,他仔細的翻閱,一炷香後,方才面無表情的將目光收了回來.

"我就說他們膽子怎麼變大了,原來果然是有人在背後作祟."牧塵淡淡的道.

"誰?"九幽沉聲道.

"情報上所說,一月之前,摩訶古族有人找上了那五座超級勢力."牧塵眼中掠過一抹冷光,道.

"摩訶古族?"大殿內,曼陀羅,九幽,玄天長老的神色都是微變,顯然怎麼都沒想到,這從未有過接觸的摩訶古族,竟然會跑到天羅大陸來搞鬼.

"我們與摩訶古族毫無瓜葛,他們怎麼會突然來對付你?"曼陀羅疑惑的道.

牧塵雙目微眯,沉吟了一下,淡笑道:"再有半年時間,就是摩訶古族的"萬古會"了."

聽到牧塵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曼陀羅三人都是滿臉的錯愕,顯然不明白這與他們牧府有什麼關系.

"摩訶古族之中有"萬古不朽身",而這所謂的萬古會,便是為萬古不朽身挑選主人."牧塵平靜的道:"原本萬古不朽身是不朽大帝存放在摩訶古族,但如今他們早已生出異心,將自家視為萬古不朽身的主人,所以怎麼會允許旁人將其奪走."

"我曾聽我母親說過,摩訶古族為了保證"萬古不朽身"不落入他人之手,每當"萬古會"要開始之前,就會調查大千世界中那些修煉成了"不朽金身"的傑出強者,然後以各種手段阻擾,令其無法參加"萬古會"."

"我想,他們應該是看我最近風頭太盛,這才盯上了我,想要用這些手段阻擾我,不過礙于我母親的存在,他們也不敢明面對付我,所以就挑唆了那五座超級勢力組成天羅盟來阻截我."

"真是卑鄙!"九幽俏臉含怒,寒聲道.

這摩訶古族的手段,實在是讓人感到不齒,當年不朽大帝會將"萬古不朽身"交予他們保管,並且將"大日不滅身""不朽金身"的修煉之法在大千世界中傳開,本就是為了擇取最適合的人,為"萬古不朽身"選擇主人,但哪料到這摩訶古族如今卻是將其視為己物,不僅沒有做好一個保管者,反而還暗中阻擾其他修成"不朽金身"的人參加萬古會.

這種種行為,簡直卑劣.

一旁的曼陀羅也是小臉冰冷,譏諷的道:"萬古不朽身乃是大千世界中五座原始法身之一,曾經造就了不朽大帝這等大千世界第一強者,如此誘惑,也難怪摩訶古族會不顧古族顏面的施展這些手段."

"那怎麼辦?這天羅宴看來是來者不善啊."那玄天長老也是有些擔憂的道.

牧塵眼中有著銳利的光澤閃動,片刻後,他笑了笑,語氣沒有波瀾的道:"既然天羅盟都下了請帖,那我牧府不去,這好不容易打出來的名聲,就得毀個大半了."

他的臉龐上,掠過寒意,原本他還打算讓這五方超級勢力安穩一些時日,等他突破到仙品時,再來和平的將他們勸退,如此雙方都是能夠全身而退,但這些家伙既然如此迫不及待的話,那也就真怪不得他了...

"傳出消息,兩日後,我牧府赴宴."

牧塵眼目緩緩的閉上,然而那聲音之中,卻是有著冷冽之意,既然對方要挑釁,那他就只能將牧府稱霸天羅大陸的日程提前了...

...

天羅盟設天羅宴,宴請牧府之主,此事傳出,整個天羅大陸都是為之震動與沸騰.

如今的天羅大陸,明眼人都是看得出來,伴隨著牧塵在大千世界中的名聲愈發的強盛,牧府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銳氣逼人,顯然前景不凡.

而面對著一****變強的牧府,天羅大陸上那些宗派背後的超級勢力也是再忍耐不住,前些時候更是五座超級勢力成立"天羅盟",如此一來,天羅盟霸占了天羅大陸四分之三的區域,氣勢非凡,有著壓倒牧府的跡象.

這倒是讓得一些原本有著投靠牧府心思的勢力躊躇的停了下來,顯然是生怕牧府在天羅盟的打壓下走向衰落.

所以,當天羅宴的消息傳出後,天羅大陸上幾乎所有的勢力都是將目光投射而來,他們知曉,這一場天羅宴,很有可能就會決定天羅大陸的霸主之位.

這是天羅大陸萬千載下來最大的一件事,因為這代表著,天羅大陸恐怕將會出現一位真正一統的霸主了.

只不過這霸主,究竟是天羅盟,還是牧府...就得看雙方的博弈了.

不過不管如何,這都是天羅大陸的一件盛事,容不得他們不時刻關注.

...

天羅城,如今的天羅盟總部.

在天羅城中央,有著一片宮殿矗立,而此時,在其中的一間圓桌密室中,五道人影靜坐,雖然他們周身並無靈力流轉,但卻自有一股恐怖的壓迫感散發出來,令得密室內的空間都是呈現扭曲的模樣.

"那牧府府主牧塵應下請帖了..."

安靜的密室中,一名紫袍老者緩緩的開口道,他的眉頭微皺著,猶豫道:"那牧塵可是個狠角色,前些時候,連那鳳凰族的凰玄之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我們真要去招惹他嗎?"

"丹陽老祖,你好歹也是堂堂仙品天至尊,何必如此懼怕一個靈品小子?"紫袍老者的聲音落下,在那一旁,一名眼中閃爍著雷光的中年壯漢譏諷的笑道.

紫袍老者掃了他一眼,冷笑道:"靈品小子?那你紫雷尊者去試試,你若是能夠從他手中全身而退,我以後在你面前一句話都不敢說."

聽到此話,那中年壯漢頓時一滯,哼了一聲不敢接話,連凰玄之都是敗在了牧塵的手中,可見後者戰斗力的可怕,這紫雷尊者也是有著自知之明,單打獨斗,他根本不會是牧塵的對手.

"好了,你二人也不要爭斗了."

密室中,忽有一道陰冷之聲響起,密室內的溫度都是隨之驟降,而聽到這聲音,那丹陽老祖,紫雷尊者也是停了下來,眼神帶著一絲忌憚的望向首位.

只見得那里,一片陰森之氣籠罩下,坐著一名黑袍男子,男子面目蒼白,雙目深陷,一對灰白的雙目,猶如是蘊含著死亡氣息,令人不寒而栗.

而這黑袍男子,便是靈鬼門的鬼帝,實力達到了仙品中期,也是在座五人中最強的人.

鬼帝灰白的眸子掃過在場的四人,聲音陰冷的道:"那牧府的架勢你們不是看不清楚,牧塵此人分明是沖著天羅大陸霸主去的,若不是趁此時我們還能對付他的時候打碎牧府稱霸野心,恐怕以後這天羅大陸,就沒我們什麼事了."

聽到此話,那丹陽老祖四人也是微微點頭,面色凝重.

"不過那牧塵的母親,可是浮屠古族的大長老..."丹陽老祖說道.

"放心,摩訶古族已是說過,他們不會讓浮屠古族插手的,有摩訶古族支持,我們不需要有多少的擔心."

鬼帝語氣森冷的道:"而且,我們也沒打算真的將牧塵給殺了,只要他敢來,我們就聯手將其重創,讓他休養個一年半載,我們就算是完成了任務,事後摩訶古族則是會支持我們稱霸天羅大陸."

丹陽老祖四人聞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熱切之色,稱霸天羅大陸,可是他們由來已久的野心,如果有了摩訶古族的支持,想來其他那些覬覦天羅大陸的超級勢力也只能收斂心思.

"既然如此,那就干了!"

四人對視一眼,最後皆是沉聲說道.

他們的並未太過的考慮牧府以及牧塵的反應,畢竟牧府底蘊單薄,基本上全靠牧塵一人支撐,固然牧塵戰斗力非凡,但他們卻是不信,難道那牧塵能夠憑借他一人之力,抗衡他們五座超級勢力聯手不成?!

"哼,要怪,就怪你牧塵野心太大吧,這天羅大陸,可不是你能夠染指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