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抓狂的錢家!
龍傲天目光淡淡的掃視了對面的一行人,最後目光定格在了一胖一瘦兩個老者的身上,通過錢圖的記憶龍傲天也知道,他們兩個就是現在錢家的兩個真正的主舵人.

"你就是龍傲天!?"錢富和錢貴兩個人都是無比凝重的望著齊天麟,顯然從齊天麟的身上兩個人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壓力,兩個人的臉色也是變得無比的陰沉.感受到龍傲天的目光之後,錢貴陰沉的道,一雙眼睛中也是閃爍著恐怖的寒芒.

"不錯!"龍傲天淡淡的開口道,望向錢貴的目光中也是絲毫沒有一絲的別的神,仿佛在龍傲天的眼中,錢貴簡直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物一般.

"好,很好,好一個龍傲天,你真是浩大的膽子,竟然連我錢家的人都敢動,真的以為跟蕭家他們的人在一起,就以為自己可以無法無天了不成?真是不知死活,若不是時機不到的話,豈容一個的蕭家囂張,我錢家早就將他們一網打盡了,既然你自己找死,今天定要讓你有來無回,本帝定要用你的人頭祭奠三弟的在天之靈!"錢貴見到龍傲天那副無所謂的樣子之後,臉上頓時也是閃過了一絲怨毒的神,當即冷冷的道.

"放肆,老東西,你算什麼玩意兒,就憑你也想要為難少爺?當真是不知死活,一群螻蟻而已!"一邊的齊天麟見到錢貴的樣子之後,頓時也是怒斥道,一股恐怖的氣息直接朝著錢貴等人的身上襲去.

"龍傲天,你當真以為我錢家是好欺負的不成?真的以為憑借一個帝級高手就能夠跟我錢家抗衡不成?你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今天誰也別想走!"感受到齊天麟身上那恐怖的氣息之後,錢富和錢貴兩個人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凝重,不過卻沒有絲毫的懼怕的神,無比陰沉的開口道.

"哦?是嗎?難道你們錢家還有什麼後手不成?"見到兩個人的樣子之後.龍傲天的眉頭一挑,隨即有些意外的開口道,在錢圖的記憶中,龍傲天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錢家好像還有一個巨大的屏障,這個只有錢富和錢貴兩個人知道,就連錢圖都不知道.見到他們兩個人的樣子之後,龍傲天也是忍不住一陣的好奇,對于錢家的那個憑借龍傲天也十分的好奇.

"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錢家豈是你們能夠滅就滅的,別是你們幾個.就算是其余四大家族聯合起來也休想滅掉我錢家!"錢貴有些得意的開口道,臉上也是閃爍著瘋狂的神.

"真是好大的口氣,既然如此,那麼老子倒要看看你錢家到底有什麼依靠,刀禦八方!"齊天麟見狀當即也不再跟對方廢話,下一刻整個人直接化作一道恐怖流光,直接來到了錢家的人群中,陡然間整個人身上直接爆射出一道恐怖的五彩色的光芒.狂暴的刀芒直接朝著四面八方瘋狂的席卷而去.瞬間一股股恐怖的毀滅的氣息也是瞬間籠罩周圍.

"啊啊啊!""混蛋!""不好,快退!………

頓時一聲聲的慘叫聲夾雜著謾罵聲也是此起彼伏,與此同時.漫天的血雨也是揮灑莪下,殘肢斷臂也是仿佛下雨一般瘋狂的傾瀉而下,甚至一些人直接被絞成了肉末,樣子看上去十分的淒慘.

"混蛋,爾敢!""卑鄙,找死!"

見到這一幕之後,兩道怒吼聲頓時也是傳來.正是錢富和錢貴兩個人,此時兩個人無比憤怒的盯著齊天麟,臉上也是閃爍著無比恐怖的殺意,顯然他們都沒想到齊天麟竟然會如此不顧身份直接攻擊錢家的那些人.

要知道.錢家的這些人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這一下齊天麟可是直接滅掉了數十個王級高手,一個皇級高手直接失去了戰斗力,可謂是損失慘重,這如何能夠不令他們兩個人震怒.

"去死吧!"兩個人當即大吼一聲,兩股恐怖的能量風暴也是瞬間朝著齊天麟的身上席卷而出.帝級初期頂峰和帝級中期聯手攻擊的氣勢瞬間席卷場中,一股無比恐怖的能量風暴也是瘋狂的朝著齊天麟的身上掃去.

"雕蟲技,給老子破!"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齊天麟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獰色,下一刻大吼一聲,一股狂暴的氣息也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緊接著齊天麟直接收起了五彩色的大刀,意念一動,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五彩色的拳套,然後猛地一拳揮出,頓時一陣轟鳴聲傳來,一股五彩色的能量光柱直接從齊天麟的手中迸射而出,直接朝著兩個人的攻擊硬撼而去.

"轟隆隆……"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傳來,一股恐怖能量風暴瞬間以三個人為中心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出.

"不好,快退!"

周圍的那些黑衣人見狀,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息之後,頓時一個個臉色也是劇變,瘋狂的朝著周圍狂掠而去,這種恐怖的能量波動可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了的,一個個也是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直接朝著遠處飛掠而去.俗話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顯然這個比喻十分的恰當.

而蕭沐晨幾個人有著龍傲天的守護,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問題,一股無形的能量氣盾直接在龍傲天的周圍撐起,那恐怖的能量風暴在來到龍傲天的身邊之後直接被那恐怖的護盾抵消了,甚至連一絲漣漪都沒有升起.

"呵呵,想走嗎?可惜已經晚了,還是留下吧!"見到那些正在倉皇逃走的人之後,龍傲天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冷芒,下一刻,一股玄奧的氣息之後從龍傲天的身上散發出來,緊接著,龍傲天手中直接結出了一道無比玄奧的手印,隨即只見無比恐怖的一幕出現了,那些正在倉皇逃竄的黑衣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直接定格在了空中,即使是那些皇級高手,此時速度也仿佛蝸牛一般,一個個臉上也是閃爍著無比驚恐的神,顯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了.

"轟隆隆……"緊接著一股恐怖能量風暴瞬間直接將那些黑衣人籠罩起來,下一刻,一聲聲慘嚎聲也是此起彼伏,漫天的血雨也是再一次傾瀉而下,整個山谷直接被染成了血色的一片.

"啊!混蛋!你們都該死!"錢貴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抓狂了,眼睛頓時也是變成了血色的一片,這一擊之下,整個錢家可以直接被打殘了.這一下,半數以上的高手直接隕落,剩下的也都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勢,可以是損失慘重,這如何能夠不令他震怒.

"龍傲天,好,很好,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這才是你最大的依仗,真是好狠的手段啊,尊級高手,堂堂的尊級高手竟然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難道你就不覺得丟人嗎?"錢富則是目光死死的盯著龍傲天,臉上也是閃爍著無比驚駭的神,同時眼底也是閃爍著驚人的殺意.

顯然剛才龍傲天的行為被錢富察覺到了,能夠如此輕松的禁錮如此大規模的空間,若是錢富再猜不出龍傲天的修為的話,那簡直就可以跟豬相比了.開始的時候他只是將齊天麟當作了依仗,可是最後沒想到,龍傲天自己竟然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無知!難道本尊怎麼做還用得著跟你們請示不成,難道本尊還要在臉上貼上尊級高手的牌子不成?愚蠢!"龍傲天聽到錢富的話之後,滿臉不屑的開口道,要知道永遠不要讓對手知道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夠更好的生存下去,否則的話,若是讓對手知道了自己的修為,那麼一旦遇到對方的攻擊那麼很有可能將會是自己的終結戰.

"你!"聽到龍傲天的話之後,錢富的臉色也是一陣的通,顯然是被龍傲天的無賴的理論氣得不輕.在他看來,作為一個尊級高手顯然那都應該有自己的氣度.可是現在竟然碰到了龍傲天這樣的人,這如何能夠不令他憤怒,開始的時候一個齊天麟不顧身份令錢家損失了那麼多人,現在又多了一個更加恐怖的龍傲天,這讓錢富感覺一陣的抓狂.

而一遍的蕭沐晨幾個人聽到兩個人的話之後,心中也是一陣的狂震,雖然之前的時候已經知道龍傲天的修為深不可測,可是具體有多麼的恐怖他們還是有些不清楚,現在他們終于明白了,原來龍傲天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傳中的尊級高手的水平,頓時眼中崇拜的神也是更加的濃郁,而木云婷望向龍傲天的目光中也是閃過了一絲異彩.

"龍傲天,這可是你們逼我的,該死的,不要以為自己是尊級高手就可以為所欲為,想要滅掉我錢家你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行,今天就要你見識一下我錢家真正的底牌!"隨即錢富的臉上也是終于露出了無比瘋狂的神,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的癲狂,眼中也是閃爍著驚人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