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勢如破竹!天聖宗的對策!
"滅世火雨!"

隨後望了一眼破敗的天聖宗分部之後龍傲天意念一動,混沌鼎憑空出現,當即鼎蓋瞬間打開,下一刻一片片灰色的充滿了毀滅氣息的火焰也是瘋狂的朝著天聖宗下面傾瀉而去.

混沌之火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全都變成了虛無,不到片刻,原本秀麗的天聖宗直接變成了一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不但表面的景色遭受到了毀滅性的破壞,最恐怖的是這混沌之火竟然還深入到了地下,將天聖宗的靈脈直接毀掉了,這下子這個地方直接就會變成了一個荒蕪之地.

"呼,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天聖宗,今天我龍傲天定要將你們連根拔起!"龍傲天冷冷的開口道,隨後意念一動,空中的紫色的光幕瞬間消失不見,龍傲天辨別了一下方向之後,直接朝著下一個分部的方向奔去,從開始到最後龍傲天毀掉這個分部用了還不到半個時的時間,這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肯定會大吃一驚.

至于這里的寶物龍傲天根本壓根就沒有看上眼,這里不過是天聖宗的一個分部而已,雖然東西也不少,但是跟天聖宗總部相比差了絕對不止一個檔次,真正的寶貝肯定都在天聖宗的總部,更何況以龍傲天現在的身家根本就看不上那麼點東西,現在龍傲天得到了絕空神尊留下的東西,可以在整個神界絕對是最富有的存在.

……

"嘶,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啊,我沒有看花吧,天聖宗竟然讓人搗平了,這,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到底是誰,是誰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和膽子!"在龍傲天剛剛離開不久之後,一道道身影也是從四面八方趕來,剛才雖然他們不知道里面的況,但是這突然出現的紫色的天幕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不過當他們趕過來之後發現已經變成了不毛之地的天聖宗之後,一個個的臉上都是露出了呆滯的神.

"好,好恐怖,竟然這麼短的時間就將天聖宗的一個分部滅掉了,這等恐怖的實力簡直太強大了,天聖宗什麼時候得罪了如此恐怖的敵人!"另外一個老者也是滿臉震驚的道.

"哼,真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得罪天聖宗,別忘了天聖宗的天聖神帝可是神帝後期的超級高手,更是領悟了法則的存在,還有天聖宗的太上長老,那更是曾經達到了神尊級別的超級強者,雖然被逍遙天尊打落了,但是也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對抗的,現在竟然有人滅掉了天聖宗的一個分部,恐怕天聖宗肯定不會放過他的!"旁邊一個人滿臉不屑的開口道,顯然此人對天聖宗還是十分的看好的.

"看來這次有好戲看了,天聖宗最近數萬年來不知道走了什麼黴運,先是之前被龍傲天大鬧,後來被逍遙天尊出手教訓了一下,現在竟然有人直接出手滅掉了他的分部,不知道天聖宗會有什麼反映!"一個看上去有些睿智的老者撫摸了下巴的胡須喃喃的道,隨即直接朝著遠處遁去.

……

在這些人正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此時的龍傲天已經趕到了自己的第二個目的地,跟開始的時候一樣,龍傲天根本就不再廢話,直接用紫色的光幕將天聖宗的分部籠罩了起來,然後就是一記恐怖的遮天大手印,隨後就是一股強大的靈魂風暴,最後則是混沌之火,不到半個時的時間,第二處分部也跟第一處一樣,直接被龍傲天徹底的毀掉了.

……

"混蛋!是誰!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好大的膽子,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出手毀掉我天聖宗的分部,真是豈有此理!"天聖宗的總部,大殿內,天聖神帝神無比的陰沉,一股暴虐的氣息也是從天聖神帝的身上散發出來.

"宗主,怎麼辦,這才半天的時間,竟然有三個分部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而且凶手的速度十分的塊,所有的分部幾乎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就被滅掉了,看來此人的實力十分的強大,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所有的分部都保不住了!"一個老者站起身眉頭微皺隨即開口道.眉宇間也是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怒色.

"宗主,此人看來跟我天聖宗肯定有著天大的仇恨,不知道我天聖宗到底什麼時候得罪過如此強大的仇人?"另外一個老者也是皺著眉頭道.

"哼,不管是誰,既然敢如此不講我天聖宗放在眼里,那麼也休怪本宗不客氣了!"天聖神帝怨毒的開口道.

"宗主,會不會是龍傲天來報複了,這些年好像只有龍傲天跟我天聖宗結下了如此大的仇恨!"忽然一個黑衣老者開口道.

"龍傲天!?不可能,雖然不知道逍遙天尊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段讓龍傲天活下來,但是哪怕是逍遙天尊有天大的本事也絕對不可能讓龍傲天的修為出現如此大的變化,能夠如此斷的時間毀掉我天聖宗的分部至少也是神帝中期的修為,甚至是神帝後期,龍傲天雖然恐怖,但是絕對不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上次不過是一個意外罷了!"聽到龍傲天這三個字天聖神帝的眼中頓時也是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殺意,最後開口道.

"宗主,現在當務之急還是想想辦法怎麼解決吧!"開始話的一個老者忍不住開口道.

"嗯……既然對方要毀掉我天聖宗,那麼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天大的本事,同志其余的分部立刻返回總部,准備迎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跟我天聖宗過不去!這次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整個神界知道我天聖宗絕對不是好欺負的!"天聖神帝開口道.

"宗主,我們何不守株待兔,在分部加派人手?"一個老者忍不住開口道.

"哼,若是對方有幫手怎麼辦,若是對方的主要目的是我天聖宗的總部,那個只是一個幌子那我等豈不是上了對方的當?"沒等天聖神帝開口旁邊的一個老者直接開口道.

"總部!?嘶……"剛才那個老者聽了之後臉色頓時也是突變,倒抽一口冷氣.

"好了,趕緊吩咐下去讓分部的人速度來總部集合吧!"天聖神帝有些不耐煩的擺擺手開口道,最後直接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