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瘋狂殺戮!擔憂!
見到這一幕之後,中年人臉色也是更加的難看,心思也是急轉,

現在單單龍傲天一個人就十分的難纏了,要是等許德拉幾個人解決了那些人之後,到時候恐怕就有些麻煩了.

頓時中年人眼中閃過一道厲色,恨恨的看了龍傲天一眼之後,直接抽身後退朝著遠處遁去.

"哼!給我滾回來!"龍傲天大吼一聲,一只遮天夾手頓時出現在了中年人的上空,然後狠狠地朝著下面扇去.

"不好!"中年人感受到頭頂的動靜之後,心中也是一陣驚呼,轉身一道劍氣朝著空中斬去.

"轟隆隆!",劍氣跟巨手瞬間碰撞到了一起,不過讓中年人絕望的是,他的劍氣竟然直接被拍散了,根本沒有造成一點的效果.

"砰!"隨後中年人的身體直接像蒼蠅一般被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拍到了地面上.

"咯吱咯吱!",一聲聲骨裂的俄聲音傳來,只見,中年人此時妻個身體完全嵌入到了地下"身體很多地方已經變得十分的扭曲,嘴里也是不斷的發出一聲聲的慘叫的聲音.

"給我去死吧!"龍傲天見狀冷聲道,一道金色的劍氣也是迅速的朝著下方的中年人的身上斬去.

"不!"感受到劍氣上面傳來的恐怖的氣息之後,中年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掙紮著身體想要逃開龍傲天的攻擊.

"混蛋,龍傲天,你給本座等著,本座一定會讓你後悔的!",中年人滿臉猙獰的道,然後掙紮著拿出了一張卷軸,用力一撕,頓時一道青光將中年人包裹了起來,瞬間帶著中年人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遠處飛射而去,瞬間便消失在了天際.

"混蛋!"龍傲天見狀頓時大吼一聲,金色的劍氣也是轟到了地上"一道上百米的溝壑出現在了地上.

龍傲天的神識放到最大也無法感應到對方的氣息,這讓龍傲天無比的憤怒,顯然對方已經逃出了自己的感應范圍,再想要找到對方的話恐怕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龍傲天沒想到到了最後關頭竟然讓對方逃了"對方身上竟然有這種逃命的東西,不過讓龍傲天有些欣慰的是,剛才受到了這麼恐怖的攻擊之後龍傲天敢保證對方絕對受到了巨大的創傷,根本不是短時間能夠恢複的,甚至很有可能傷到了根本,修為終生無法進步.

"大家快逃啊!"見到自己心中無敵的上使竟然都被龍傲天打的如此狼狽,那些散仙再也沒有了一點反抗的念頭,瘋狂的朝著周圍逃竄.

"哈哈哈哈"想走,給老子留下吧!五雷轟頂!",許德拉見狀大吼一聲數道紫色的雷電朝著周圍的那些散仙的身上轟去.

"劍斷山河!""龍戰八方!"金和蕭逸也是毫不示弱的使用出了大招,刹那間整哥山谷中完全被幾個人的攻擊覆蓋住了.一聲聲慘叫聲也是從周圍的那些散仙的嘴里發出.

"萬劍齊飛!"龍傲天也是毫不怠慢,手中的斬仙劍化作了無數道金光朝著四面八方覆蓋下來,封住了所有人到退路.

刹那間整個山谷仿佛人間地獄一般,龍傲天幾個人的攻擊直接將整個山谷轟得支離破碎,在四個人的攻擊之下,乾坤宗的俄所有散仙沒有一個幸免的,全都變成了一道道的塵埃.

"哼!給我滾出來!",最後龍傲天將目光望向了幾個人不遠處的一片空地,然後冷冷的道.

"老大,你沒事吧"那里沒有人啊!"許德拉有些疑惑的望著龍傲天,蕭逸幾個人看向龍傲天的目光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請你出來!想要在我的眼皮底下蒙混過關,簡直就是不知死活!"龍傲天冷聲道,旋即屈指成爪朝著虛空抓去.

"啊!"隨後一聲驚恐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分神期的年輕人的身影直接從虛空中顯露了出來.

"是你!?"酒中仙幾個人見狀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恨的神,這今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開始的時候跟乾坤宗的那些人在一起的那個紈绔青年.

"靠,沒想到竟然還有一條漏網的雜魚!"許德拉見到年輕人的身影之後開口道.

"恐怕不是雜魚吧.竟然能夠隱瞞我們的神識,應該是一條大魚才對!",蕭逸微微一愣開口道.

"沒想到竟然是遁空符!",龍傲天喃喃的道,其實龍傲天剛才的時候也沒有發現對方的行蹤,年輕人完全是趁亂的時候遁入了虛空,龍傲天也沒有注意到,就在龍傲天以為所有人都死了之後"破禁珠提醒了龍傲天.遁空符雖然十分的精妙,但是對于破禁珠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發現我的!",那個紈绔的年輕人被龍傲天揪出來之後滿臉驚恐的望著龍傲天,他沒想到自己用遁空符還沒有躲過龍傲天的探查.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既然你身上有遁空符的話,看來你在乾坤宗的地位也不低,既然如此,那就先殺了你收點利息吧!"龍傲天冷冷的道.

"不,不要,你不能夠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我再也不敢了!你就把我當今屁放了吧!",年輕人聽到龍傲天的話之後滿臉驚恐的道,剛才龍傲天幾個人的實力已經讓他嚇破了膽,加上許德拉還有金的身份,讓他完全失去了依仗,要是一般人的話他或許可以抬出乾坤宗,可是面對強橫而又護短的龍族來,乾坤宗的名頭根本就不好用,所以只能夠低聲求饒.

"龍道友,一定不能夠放過這個家伙!"酒中仙見狀走上前滿臉憤恨的道.

"沒錯,這個人一定不能夠放過,誰都可以放過,唯獨這個畜生不能夠放過!"黑白雙煞異口同聲的道.

一邊的碧兒幾個人也是滿臉憤怒好望著這今年輕人,目光中的恨意甚至比剛才的那個中年人還要強烈.

"怎麼回事!?"龍傲天有些詫異的望著幾個人道.

"龍道友,這次的事完全是因為這個畜生而起的,要不是這個畜生的話,我們根本就不會跟乾坤宗發生矛盾,火老頭也不會死了!"酒中仙憤怒的道.

"沒錯,老大,這個王八蛋竟然凱覦幾位嫂子的姿色,憑借著有乾坤宗撐腰,想要擄走嫂子們,所以我們就打起來了,可是那個老王八蛋看到師傅他們的法寶之後,又起了貪念!",羅索連忙道.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原來一切的罪魁禍首竟然是你!",龍傲天聽到羅索的話之後頓時明白了過來,再看看年輕人的德行,顯然是一個十分紈绔的大少.

"你,你不能殺我,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紈绔青年開口道.

"放了你?你覺得可能嗎?",龍傲天冷冷的道.

"你要是殺了我乾坤宗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到時候一定會有無數的高手追殺你們的,乾坤宗的強大遠遠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到的!"紈绔青年終于忍不住威脅道.

"追殺?你以為我們會害怕嗎?想要殺我們的人太多了,可是我們現在活的好好的,給我去死吧!"龍傲天不屑的一笑隨後手中發出了一道勁氣射向了年輕人的胸口.

"噗!"年輕人眼中露出了一道不可置信的神,神頓時萎頓了下來,眼神也是慢慢的渙散.

做完這一切之後,龍傲天來到了碧兒幾個人的身邊,拿出了一顆丹藥給紫明月服了下去,臉上的表仍然十分的陰沉.

"乾坤宗!我龍傲天發誓,一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龍傲天陰沉的道.

"老大,這次我們一定不能放過他們,乾坤宗這幫龜孫子竟然敢對我們出手,簡直不知死活!"許德拉憤憤好道.

"沒錯,乾坤宗的上使竟然公然出手,我們一定不能輕易地放過他們!",蕭逸點點頭道.

"哥哥,要不我們先去龍族,乾坤宗畢竟是一個大派,我們想要將他們鏟除的話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金開口道.

"沒錯,金的沒錯,龍道友,乾坤宗雖然不是超級門派,但是曆史可是比一些超級門派更為悠久,實力絕對不會弱于超級門派的!",酒中仙開口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龍傲天點點頭道.

"傲天,明月怎麼樣了?"最後碧兒開口道.臉上也是充滿了擔憂.

"不容樂觀!傷勢十分的嚴重,明月雖然有極品仙器的防護,但是本身的修為實在是太差了,所以身上的傷勢十分的嚴重,我們得先治好明月再,其余的一切先放一下!",龍傲天凝重的道.

"怎麼會這樣!"碧兒幾個人滿臉擔憂的道.

"明月應該承受的攻擊太大了,元嬰受到了劇烈的震蕩,所以治療起來恐怕有些困難.我這里雖然有不少的靈丹妙藥,但是最好的方法則是使用凝嬰丹,凝嬰丹最主要的材料我這里基本上都有,唯獨少一分地靈聖液.",龍傲天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