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教訓朱羅(上)
先踩一個角色,調劑一下,大家慢慢看看,爽一下,為了後面的狂踩人做個鋪墊,大家敬請關注!!

※※※※※※※※※※※※※※※※※※※※※※※※※※※※※※※※※※※※※※※※※※

"長,您沒事吧!?"兩個年輕人飛快的來到了老者的身邊滿臉擔憂的道,同時臉上也是微微有些後怕,剛才的況實在是太緊急了,要不是龍傲天的存在的話,恐怕他們這次要保護的人就要葬送敵手了.想想老者的身份,兩個人身上再一次忍不住冒出了絲絲冷汗.

"呵呵,沒事,多虧了這位兄弟的出手了,不然的話,我這把老骨頭就要交代在這里了!"老者笑了笑,隨即將目光放到了龍傲天的身上,看向龍傲天的目光中也是充滿了震驚贊賞和感激的神,顯然剛才的形他是最清楚的,要不是龍傲天的話,他鐵定就交代在這里了.

這次的敵人絕對是訓練有素的高手,無論是地點的選擇還是時機的把握上面絕對是拿捏的十分的精准,顯然是經過了一番精心的准備.而眼前的年輕人卻早就現了對方的行蹤,由此可見他的不同尋常,再加上最後恐怖的身手,更是引起了老者的強烈興趣.

聽到老者的話之後,兩個年輕人這才反應過來,然後連忙走到龍傲天面前感激的道:"這位兄弟,多謝你了,不然的話,今天恐怕的後果不堪設想,感謝你的仗義出手了!"

"呵呵,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只是看不慣這些日本的行徑!"龍傲天擺擺手道,的確,正如龍傲天所,要是剛才凶手不是日本的話,龍傲天或許也就不會出手了,畢竟平白無故的卷入一場旋渦中可不是龍傲天想要的,即使是他的實力十分的強悍,可以忽略那些人,他也不喜歡多事.

就在這時,這里的況也是很快引起了周圍很多人的注意,不少人都驚叫了起來,顯然沒想到會在這里生這樣的事,頓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朝著這邊圍觀起來,龍傲天見狀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對著老者道:"幾位,這里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就不湊熱鬧了,告辭!"完之後沒等老者挽留就帶著幾個人朝著遠處走去.

老者本來想要問問龍傲天的來曆的,畢竟身手如此恐怖的高手足以引起他的興趣了,不過看著圍上來的越來越多的人之後,老者又放棄了這個想法,他也知道龍傲天顯然是不想趟這次渾水,剛才的出手也不過是順便而已.

搖搖頭之後,對著身邊的兩個人耳語了幾句,其中一個點點頭,然後隨即朝著人群的方向走去.

對于事後的處理龍傲天幾個人根本就一點不擔心,顯然老者的身份絕對不一般,不然的話,也不會佩兩個後天高手來保護,同時也不會引來日本忍者的刺殺,擺平這點事的能力還是有的.

"老大,剛才的那四個垃圾就是所謂的忍者?"許德拉走了一會兒之後忍不住開口道.

"呵呵,沒錯,那就是忍者!"龍傲天點點頭到.

"靠,什麼狗屁忍者,狗屁的忍術,不過是一點點五行遁術的皮毛而已,真是垃圾!"許德拉不屑的道.

隨即幾個人便開始繼續的逛起來,剛才的事絲毫沒有影響到幾女光下去的興致,反而將剛才的事當作了調劑一般,一家一家的不斷的穿梭著,龍傲天幾個人身上的東西也是越來越多,最後實在是無奈之下,趁著去廁所的功夫龍傲天幾個人才將身上的東西放到了空間戒指中.

"咦?這不是龍傲天龍大少嗎?呦!沒想到龍大少竟然還有能夠來這里逛啊,真是大新聞啊,不知道龍大少都買了點什麼啊,也好讓我見識見識啊!"就在幾個人剛剛從一個服裝店出來之後,頓時一聲刺耳尖銳的聲音傳到了龍傲天的耳中,龍傲天回頭一望,頓時見到一個長的跟肥豬有的一拼的哥們滿臉鄙夷的望著龍傲天,在他的身邊則是一個濃妝豔抹的穿著暴露的女人.

見到這個人之後,龍傲天眼中閃過了一絲陰郁的神,對于此人,龍傲天一點都不陌生,甚至十分的熟悉,以前龍傲天家里沒有出事的時候,這個家伙可是龍傲天的兩條狗之一個是孫龍另外一個就是他了,他比起孫龍來更像一條狗,天天在龍傲天屁股後面,奴顏婢膝,甚至為了取悅龍傲天,不惜作踐自己.

同時他也是龍傲天家里出事之後對龍傲天奚落的最厲害的人之可能是因為以前的時候被龍傲天欺壓的太久了,想要報複一下龍傲天,所以當時的時候,幾乎這個家伙天天都要找龍傲天的麻煩,而且特別喜歡當著眾人的面讓龍傲天出丑,龍傲天也是沒有少受過他的羞辱.

現在在這里見到龍傲天,朱羅(豬玀,就是眼前的胖子)頓時又是忍不住奚落道,特別是見到龍傲天身邊的美女之後,臉上表更加的誇張起來,鼻孔朝天,一臉的囂張.

"媽的,你算什麼東西,相死是不是,該死的肥豬,信不信老子讓你變成一只真的肥豬!"見到朱羅的樣子之後,許德拉忍不住站出來對著朱羅道,要不是龍傲天過不許隨便出手的話,他恐怕早就一下將這個胖子捏死了.

見到許德拉之後,朱羅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懼色,要知道許德拉的樣子實在是太凶悍了,一股凶悍的氣息也是從他的身上散出來,加上一頭金,讓他以為許德拉是道上混的.所以心中打起了鼓.

要知道雖然他敢在龍傲天面前囂張,但是面對道上的那些人的話,他可不敢隨意的招惹,畢竟他的家里也不是十分的有權勢,只能算是一個富商罷了,稍微有點勢力,但是面對道上的勢力他們就有些不夠看了,所以看相許德拉的目光中有些畏懼.

"你,你想怎麼樣!?"朱羅忍不住哆嗦的道,不敢看許德拉的樣子.

"好了,許德拉,這里沒你什麼事兒,到一邊去!"龍傲天見狀淡淡的道.

"哦,知道了,老大!"許德拉有些不甘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