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卷 第十二章啞伯
五位強看來到了旎傲天日才呆過的島之後,眉頭也是緊緊的皺了起來,精神力開始不斷的查看周圍的氣息,想要找到什麼蛛絲馬跡.剛才他們明明捕捉到了一個已經突破到元嬰期的修士的氣息,可是現在再仔細一看竟然什麼都沒有了,僅剩下那還沒有平息的靈氣.

"嗯?人呢?"為首的青袍老者不禁的有些喃喃的道,顯然是對于東方震的忽然消失有些不解,他剛才可是清清楚楚的感應到了一股元嬰期強者的氣息,而且這股氣息絕對是修真者的氣息,不是異能也不是異族的氣息,絕對是修真者的氣息,可是現在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現,這讓他心中有些震驚不已.

要知道他可走出竅期的修真者,一個元嬰期的修真者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隱藏好氣息這簡直就是就是不可能的事,別是一個剛剛突破元嬰期的修真者,身上的氣息不可能做到收斂自如,就算是一個元嬰期的老怪物,恐怕也做不到這一點,而且這個人突破的速度也是令他有些匪夷所思,從靈氣波動到最後的消失竟然僅僅過去了不到一個時.

不到一個時從金丹期突破到元嬰期這個結果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夠接受,要知道正常況下想要突破元嬰期即使是在修真界沒有個一個時也是不可能的,在地球更是沒有半天的時間不可能實現.

"清虛老道,怎麼樣,你發現了什麼東西沒有?"那個渾身邋遢的老者拿起酒壺灌了一口酒醉眼惺忪的對著青袍老者道,目前這里只有他們兩個是修真者,其余的三個人都跟他們不是一路的,所以邋遢老者對著他道.

"來慚愧,我什麼都沒有發現,對方好像已經不在這個地方了,鐵劍道友不知道有什麼發現沒有?"青袍老者微微一愣隨即開口道.

"你也沒有發現?奇怪了,明明剛才就在這里的"對方絕對是剛剛突破元嬰期,可是竟然不在這里,難道他身上有能夠隱藏氣息的法寶?算了,不管了"反正使我們修真界的人.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對我們都沒有太大的損害,老道我走了!"邋遢老看見狀開口道,隨即掃視了一眼對面的三個異族冷哼一聲,隨即離開了,青袍老看見狀也同樣冷哼一聲離開了.

至于其余的三個人,那個身穿晚禮服一臉邪異的人從一開始就滿臉憤怒的望著那個滿臉慈悲之色的老者,仿佛雙方之間有不共戴天的仇似的.

"哈哈哈"德古拉,彼得,你們兩個慢慢玩"老狼我不奉陪了!"狼頭人見到兩個人的樣子之後哈哈哈大笑一聲,隨即朝著北方飛去,被狼人這麼一,那個邪弄的男人,冷哼一聲,望著金袍老者冷冷的道:"該死的彼得,總有一天我要吸干你的血,讓你們教廷所有的人都成為我的血奴!"完之後身體一下子變成了一只巨型的蝙蝠朝著遠處掠去.

見到吸血鬼遠去的身影之後"金袍老者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寒芒,臉上的慈悲之色也是消失不見,喃喃的道:"又是東方的異教徒,他們竟然又出了一個強者,看來得上報萬能的主了"總有一天主的光輝能夠灑遍全世界!"完之後掃視了一眼周圍然後有些不甘心的朝著遠處閃去.

龍傲天帶著東方震一個閃身就回到了東方家所在的天心別院,來到這里之後,發現東方家的幾個人都在這里,而且看樣子身上的氣息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加,原來的兩個金丹中期的高手,此時一個變成了金丹頂峰"另一個稍差一點達到了金丹後期,其余的兩個則都進階成了金丹中期,最難得的是"那個東方天明竟然也達到了金丹初期,顯然是收獲最大的.

見到龍傲天帶著東方震忽然出現在這里之後"東方家的眾人的神中也是露出了一絲敬畏的神,剛才他們已經知道了龍傲天竟然已經達到了合體期以上,雖然不知道具體修為,但是能夠瞬移肯定是在合體期以上了,一般的合體期只能夠自己瞬移,可是龍傲天竟然輕松的帶著一個人瞬移,由此可見龍傲天的修為有多麼恐怖了.

"龍先生,你們回來了!老祖宗突破了嗎?"東方天明最先反應過來忍不住開口問道,雖然東方天明現在已經是金丹期的修真者了,但是一直以來跟世俗打交道比較多,所以對龍傲天的稱呼仍然沒有改變,對此龍傲天自然是不會去計較了.

龍傲天見狀淡淡的點點頭,一邊的東方震則是有些激動的道:"沒錯,我現在已經在龍前輩的幫忙之下,成功突破到了元嬰期!",顯然是對于自己突破到元嬰期十分的興奮.

"太好了,恭喜老祖宗!"東方家的幾個人頓時滿臉興奮的道,雖然他們的修為都是金丹期,但是輩分上相差還是很大的,東方震的輩分要比其余的幾個人都要高不少,同時要是龍傲天不來的話,用不了多久東方震的壽元就會耗盡了,到時候只能坐化了.

現在龍傲天幫他突破了生死玄關,成功進入了元嬰期,自然是十分的興奮了.

"好了,都起來吧.以後龍前輩就是我們東方家的貴賓子,不管龍前輩有什麼需要,我們都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去滿足,你們都挺明白了沒有!?",東方震開口道.

"知道了老祖宗,我等明白!",幾個人連忙開口道.

"龍前輩,不知道,您現在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雖然我們東方家的實力不如龍家還有天云派,但是也不是吃素的,要是龍前輩有什麼差遣的話就盡管吩咐!"東方震轉過身對著龍傲天道.

"嗯,這件事暫時你們東方家就不用插手了,到時候用到你們的時候我自然是會跟你們的,我現在有一件事要問的就是,當初忽然殺出的那個強看到底是什麼人,你們有沒有什麼線索?"龍傲天道.

怎麼對方也是救了自己一命,對于自己的救命恩人龍傲天是絕對不會虧待的,所以龍傲天打算找到對方.

"這個?恐怕讓龍先生失望了,那位高手的實力最起碼有金丹中期以上,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查到對方的身上還有下落,當初只知道那個強者重傷逃遁了,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東方天明開口道.

"原來是這樣!"龍傲天聽到東方天明的話之後也難免有些失望,搖搖頭道.

"傲天,你自己查一下不就行了,現在整個地球的金丹期的強者就那麼點,大部分都是身居高位的人,不太可能受到重創的,你只要看看有沒有受傷的金丹期強者不就行了!",一邊的蕭逸忍不住開口道.

"呃,這個,也是,我怎麼把這個東西忘了,呵呵,多謝蕭逸老哥了!"龍傲天聽到蕭逸的話之後一拍腦袋恍然大悟的道,隨即龐大的神識瞬間籠罩了全國,所有的金丹期的高手的氣息都在龍傲天的神識籠罩之下一覽無遺.

要找一個普通的人的話對于龍傲天來也是十分的麻煩的,不過尋找這種強者,還是十分的簡單的,他們的氣息可是與眾不同的,因此龍傲天根本就沒有耗費太大的力氣就找到了他們的存在.

金丹期強者竟然有上百人,基本上都是一些老怪物了,符合龍傲天要求的只有不到十個,由此可見金丹期強者根本就不是那麼容易受創的.

"嗯?怎麼可能!?啞伯?竟然是啞伯?啞伯竟然是金丹期強者?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龍傲天忽然在上海荒郊的一個隱蔽的洞穴中看到了一個令他十分難以置信的人.

並不是這個人有多麼厲害,而是這個人竟然是他前世認識的人,而且十分的熟悉的人,這個人正是以前的時候在他家看大門的一個啞巴,龍傲天稱他為啞伯,以前的時候啞伯給龍傲天的印象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老者,基本上平時都呆在他家的別墅的外院,擺弄擺弄花草之類的,除此之外什麼都不干.

可是現在龍傲天忽然發現自己眼中的那個風燭殘年的老者竟然是一個恐怖的金丹期強者,這個發現讓龍傲天有些難以置信,此時啞伯身上的氣息十分的紊亂,經脈多處受損,金丹也是受到了重創,傷勢可以是嚴重至極,要不是他強行的用修為穩住的話,恐怕他現在早就死去了,即使是這樣他的況也是十分的不容樂觀.

現在龍傲天已經百分之百的確定,啞伯肯定就是那個暗中出手之人了,想到這里龍傲天心中對于啞伯也是產生了一種感激,同時也對啞伯的身份產生了很大的好奇,顯然啞伯絕對不是籍籍無名之輩,一個金丹期強者怎麼會是一個普通人,這中間一定有什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