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該怎麼辦!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該怎麼辦!

"你現在知道害怕了,你剛才干什麼去了.?我警告你不要挑戰我的極限,不然,有的是你好受的."老天的聲音冷的讓人害怕,那王者的眼中更是閃出了一絲驚恐,她心里已經猜到龍傲天要做什麼了.

這是老天將一只大手緩緩地從王者的衣服之中伸進.

剛一觸碰到,王者的皮膚,那王者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可以感受到,那王者的血液和皮膚都已經凝固了.

看來那王者果然是很怕這樣.龍傲天眯著眼睛問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你的新世界到底是怎樣構設的?你不妨告訴我,也許我可以幫助你."

龍傲天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那王者也放松了下來,看著龍傲天眼睛一斜說道:"告訴你有什麼,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我可以做得很好.等我們將新世界完全建設成功的時候,就沒有你什麼事了,在新的世界里,女人可以和女人在一起,跟男人在一起,我們的愛情都是超越了性別的,像你這種汙穢之人,是不會在我們的新世界里存活下去的."

龍傲天冷笑一聲,原來她的最終目標就是想建設一個新的世界,區別于現在的世界之中,在那個世界里的一切規則都是她制定的,還美其名曰什麼新世界,說的那麼偉大,其實都是為了滿足她個人的享樂.

"你笑什麼?"那王者不解的問道龍傲天.

"你說我笑什麼?我笑你可笑,像那些民眾,竟然能死心塌地的相信你,也不知道你給他們洗了什麼腦!你現在的宮殿能建造得這麼華麗,都是靠壓榨他們剝削他們而建造成的吧!"伏天都已經看穿了這王者的這點小伎倆,可是王者卻不承認,只是倔強的瞪著龍傲天,龍傲天的大手一下子,在了那王者的眼睛之上,將她的眼睛蓋住,悠然的說道:"你看什麼,誰讓你這樣,你心里難道,對我說的話不贊同嗎?我難道說的不是實話嗎?"

王者只是冷眼看著龍傲天不再說話,看來一切都被龍傲天猜中了,她再辯解也沒有什麼作用,而且現在所有的民眾都聽他的,一個龍傲天也不可能顛覆大家的思想.

"我勸你最好不要對我們的事情多做阻礙,等我偉大的新世界建設成功以後,所有的人都可以在新世界里,得到心的自由,就算他們為了建造新世界而獻上自己的性命,那他們的靈魂也會在天堂極樂享受到新世界的光芒與新世界的幸福,在那里沒有痛苦,沒有悲哀,沒有貧窮與煩惱,沒有世俗的眼光,有的只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與享樂."到這種關頭,那王者竟然還能,理直氣壯的將黑白顛倒.

"喝,你可真能洗腦不過你這一招在我這里根本不管用.既然你這樣說,那你為什麼要讓那些相信你的民眾,過著苦行僧一般的生活,而你卻在這里山珍海味,金銀珠寶,你看你這里的華貴程度,已經堪比金主了.就因為你,他們就要過著那樣,惡劣的生活,把所有的一切都供奉給你,敬獻給你嗎?"我說,開始聊天對,這王者還有所喜愛,因為他,天使的面龐,魔鬼的身材,可現在對這王者,就只有魔鬼思想的厭惡感了.

這王者面對龍傲天的質問,沒有一絲絲的悔意改和反省,反而更加激烈的反擊道:"他們這樣做是在積累他們後世的幸福,我是他們的神,他們將我供奉的越來越好,供奉給我的越來越多,他們在新世界里獲得的幸福將會是無邊的,他們現在自己苦行僧一般的休行,就是為了淨化心靈,清除前世的孽障."

那王者的眼睛有一股奪人魂魄的力量,看著她那上下開合的紅嘴唇,和一雙會說話的眼睛,龍傲天覺得自己都要深陷其中了.

龍傲天盡量不看她的眼睛,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你不要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為你自己開脫罪名,你分明就是通過這種洗腦式的手段達到你個人的目的,壓榨群眾,剝削他們的生活,讓所有的人為你生存."

"你怎麼能這樣說?你對我的不敬重,以後一定會受到懲罰的,天神一定會將你所有的不幸,一一呈現在你的眼前,那個時候你就知道,你現在對我所犯下的罪孽是多麼的深重."那女子突然,露出了迷之自信和迷之笑容,兩陀飛虹浮現在了臉頰,整個人的狀態也輕松愉悅了起來.

不過她這樣的威脅,可能別人會有所顧慮,但是龍傲天卻絲毫沒有一點點的害怕,因為他就是要做這個宇宙的統治者,沒有人可以制裁龍傲天,不管是神還是仙或者妖魔鬼怪,都會臣服在龍傲天的腳下.

這個王者的精神力量已經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了,龍傲天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徹底摧毀了王者的精神信仰和力量.誅人先誅心.想讓整個空間的人醒悟過來,只有這樣做,但是過于急躁地將他們,信奉了幾千萬年的信仰,一下子全盤崩壞的話,他們的心里難免也會受不了,這個空間發生動蕩也是不可避免的.

雖然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但是龍傲天竟然在這其中開了一個小差.

因為他將自己的大手,附上了王者身體的那一刻,竟然感覺到了那王者的皮膚是如此的嫩滑有彈性,按理說她已經在這里統治了幾千萬年,還能有這樣的狀態,絕非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

出于好奇龍傲天竟然在那王者平坦的小肚上來回的撫摸滑動著,伴隨著王者整個身體的僵硬,龍傲天一邊滑動一邊問:"你到底是何方妖孽?竟然幾千萬年以來還可以將整個的身體,狀況保持到現在這樣程度,這絕對不是什麼正常的自然狀態,你一定是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法術?"

"這樣說,可就讓我不愛聽了,什麼叫做見不得人的法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