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囚禁!
踏前斬!

長劍當頭落下,劍峰一閃,一捧鮮血被帶出!

紫軒滿臉地難以相信,低下頭去,卻見自己的胸腹之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猙獰的傷口,鮮血便是從這傷口之中流出,就連那紫色的長袍都已經被鮮血給滲透打濕!

怎麼可能,自己竟然!被一個大帝境界的螻蟻般的人物給打敗了?

紫軒身子顫了顫,想要向後退開去,但是龍傲天卻再次向前一步,長劍如影隨形,跟著紫軒向前更進一步!

劍氣從長劍之上透出,將紫軒體內的靈氣攪動地一塌糊塗.

紫軒臉色變了變,抬起頭,緊緊的盯著龍傲天,他伸出手來,想要將那遠處的雷霆槍拉到近前來,替他擋下龍傲天的劍!

但是他方才剛剛抬手,龍傲天便是陡然抽劍回身,然後猛地一腳當頭踏下,狠狠地砸在紫軒的肩膀上!

"轟!"一聲巨響,紫軒的身子便是從高空之中墜落了下去,重重地砸到了下方的山脈樹林之中,周遭方圓數十丈的大地都是塌陷了下去,揚起了陣陣的塵埃.

龍傲天淡淡地伸手一揮!雷霆神掌!

下方紫軒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天空之上又是一道巨大的手掌陡然出現,撕裂天地一般重重地砸到了他的身上!

"轟!高空中的雷霆槍失去了神采,其上所纏繞著的雷霆漸漸地散去,露出了長槍的本體.

龍傲天伸出手,將那長槍握在手中,然後身子慢慢地飄下,站在雷霆神掌之上,低下頭來淡淡地看著被雷霆神掌壓制地難以動彈,身受重傷的紫軒,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就憑你這點實力,怎麼也敢跑到別人家門口鬧事啊."

聽到龍傲天這麼說,那紫軒一張臉賬成了豬肝色,想要開口說話,奈何自己身子被壓在雷霆神掌之下,剛剛張開嘴巴,想要說點什麼時,一口鮮血便是從口中噴吐了出來,變了色的臉上滿是痛苦與怨毒.

將長槍插到地上,龍傲天慢慢地伸出了手來,一道強悍的靈氣從他的手掌之間流出,灌入了面前紫軒的身子之中!將其身體里面所剩無幾的靈氣全部給壓制了下去!

紫軒臉色變幻幾次,體內靈氣被壓制,一股血氣又是湧上了胸口.

他腦袋一歪,竟是就此昏迷了過去,看著已經昏迷了過去的紫軒,龍傲天臉色陰沉了下來,轉過頭看向遠處.

既然這紫軒也是來自萬劍宗,那麼,已經發現了這地方的他,龍傲天自然不能放回去.

當然了,留著紫軒,還有些用處,關于萬劍宗的一些事情,白靜所不知道的,或許眼前這個紫軒知道……

時間很快地流逝,自從紫軒被龍傲天活捉囚禁了之後,已經過去了兩個月,算算時間,距離那天宮洞府開啟也不過一兩個月之內的事情了.

那紫軒雖然身為至尊一重天的強者,但是重傷之下被龍傲天將丹田之中所有靈氣封住,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脫困機會.

他早就在一個月前便清醒了過來,身上傷勢也是稍稍恢複了些許,但是靈氣被鎖住,身體又受了如此嚴重的傷,想要徹底恢複,起碼也要幾年的時間了.

這段時間里,紫軒每每破口大罵,龍傲天便會隨手布置下一個屏障,將紫軒的所有聲音都給屏蔽住,使得其叫罵之聲,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得見.

那紫軒自己叫罵累了,自然便會停下,卻絲毫無法對龍傲天造成影響.

這日,龍傲天正自修煉,忽然感應到了什麼,從修煉之中醒了過來,睜開眼時,石室的門口便已經站著一個人了.

卻正是白靜,她臉色淡淡,相比之前的蒼白病態,臉上也是恢複了幾分血色,看來傷勢恢複得差不多了.

她看了眼地上盤腿坐著的紫軒,皺了皺眉,走進了石室之中:"這個家伙,你從哪里抓來的?"

龍傲天撇了撇嘴:"不是我抓來的,是他自己送上門來的."

那紫軒聽到有聲響,不由睜開眼,看見了面前不遠處竟然站著自己此行想要抓住的人,白靜,不由臉色微變,嘴角勾動了起來,露出了一抹喜意.

他開口,正要說什麼,卻見其旁邊龍傲天習慣性的一抬手,一道屏障便將他的身子給罩住了.

他張開嘴大喊大叫,但是聲音卻根本就傳不出去.

這可急壞了紫軒,他站起身來,想要穿過那屏障,但是對于身體之中已經沒有了靈氣的他來說,卻無異于癡人說夢!

白靜看了一眼在屏障之中張牙舞爪的紫軒,伸手一揮,將那屏障破開了去,然後她抬眼淡淡地看著紫軒開口道:"派的你來?"

紫軒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連連點頭道:"白靜師姐,沒想到你果然在這里,看來我之前感應到的確實是夜云陣啊."

白靜皺了皺眉頭,她沒有想到自己為了隱藏而專門設下的夜云陣竟然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不由又開口道:"除了你?還有哪些人在?"

聽到白靜這麼說,紫軒臉上的笑容更甚:"看來白靜師姐是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長老他們尋過來啊."

白靜心中卻是是擔心著這個問題,萬劍宗的這些內門精英弟子一個個實力已然不俗,大多數都已經突破了大帝境界,進階為至尊一重天或是至尊二重天.

而那些長老,個個都是已經進階至尊境界數百萬,千萬年的人.

那實力自然更加不俗,而萬劍宗本門最為精髓的劍法,更是只有地位達到長老方才可以修行.

萬劍宗,既然以劍名,萬劍宗內最精髓的劍法自然也是極其強大的.

所以白靜的心中自然對這些長老很是忌憚.

再想想她自己妖族的身份,以及自己在自己師傅房間之中所看到的那副畫卷.

白靜的心中便是不由的生出了些許煩躁,她冷笑一聲:"是嗎?但是在那之前,你已經死了!"

聽到白靜這麼說,紫軒卻全無害怕之意:"若是死在了白靜師姐的手中,那對我紫軒來說可是一種榮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