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4.第6304章 實力壓縮
"傻小子,平時挺聰明的樣子,關鍵時刻就掉鏈子,你不覺得這樣的環境,對你其實是很有好處的嗎?"鬼東西忽然開口,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口氣教訓林逸.

"什麼好處?"林逸傻傻反問,他此時正帶著三人努力分辨方向,免得迷失在沙塵暴中,在原地打轉就完蛋了,所以對鬼東西的話一時也沒有太在意.

"你不覺得神識外放的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是一個很好的磨練機會嗎?你不覺得砂礫的瘋狂磨礪,是提升你肉身強度的方法嗎?你不覺得對你實力的壓制,是讓你厚積薄發的修煉坦途嗎?"鬼東西要是能夠出來,都恨不得說一句就用手指戳一下林逸的額頭,這麼多的好處,怎麼就能夠一個都看不出來的?

還能不能更笨一點?還敢不敢更笨一點?!

"啊?還能這樣啊?"林逸眼前一亮,頓覺豁然開朗,之前也不是他想不到,主要是因為把注意力都放在照顧其余人身上,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往修煉方面考慮.

不用鬼東西再督促,林逸直接將神識延伸出去,小心的接觸到身體外無數恐怖的沙子,僅僅是瞬息之間,那一部分神識就被撕裂開來,令他眼前陣陣發黑,好在這部分神識非常微小,還不至于太過影響到他.

奪天造化戰訣自行開始運轉,護著林逸的神識逐步去承受沙塵暴的洗禮,如此一來,也就保證了他不會一下子陷入失去意識的窘境中.

"小子,你真是一個幸運的家伙啊,我老人家也是才想到,這個秘境是最適合你目前修煉的地方了,奪天造化戰訣不但能夠提升實力,同時也可以修煉神識和肉身,可謂是一部萬能的功法,如今的環境,剛好可以將奪天造化戰訣的作用發揮到極致!你可以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機會啊!"鬼東西心中喃喃自語,並沒有把這番話告訴林逸,以免打擾了他的修煉.

對于靈獸一族而言,因為肉身本就強悍,而神識出眾的只是小部分頂尖存在,所以這個秘境的試煉等同于雞肋,有空在這里浪費時間,還不如去別的地方找找資源,但對林逸而言,此地卻是獨一無二的苦修聖地.

鬼東西身為前任青龍,雖然知道這里,卻也一直沒有放在心上,直到現在才想到對林逸的意義,好在也不算晚.

奪天造化戰訣運轉之後,沙塵暴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超過七成的沙子悄悄往林逸身邊聚集,幾乎把他變成了一個行走的黃沙大繭,而蕭翊藍古紮他們三個根本無法在林逸身邊停留,只能保持一定的距離.

離開林逸身邊之後,他們所要承受的壓力瞬間降低了好幾倍,已經屬于比較輕松就能夠承受的范圍,雖然不知道林逸身上發生了什麼,但他們能做的也只是跟在林逸身後,慢慢的往前移動.

此時的林逸已經陷入了一種玄妙的境遇中,他感覺到自己的神識和真氣正在不斷的凝煉,肉身的強度也在緩緩增強,玉佩空間中的蘊神丹被他時不時的丟一顆進口里,令他的元神宛如泡在溫泉中一般舒爽無比.

無論是誰,在這種情況下修煉都會承受無比的痛苦,而林逸卻把這種痛苦轉化為巨大的動能,推動著自己在大道上加速奔跑.

元神,肉身,真氣,三者第一次同時修煉,就好像為林逸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一般,璀璨的星空觸手可及!

無數雜質被沙塵暴的砂礫磨去,令林逸的實力穩步上升,他的肉身越來越強,神識和真氣的總量沒有變化,但其中的精煉程度,卻猶如18K鍍金和24K純金的區別一般,完全沒有可比性.

林逸沉浸于這種修煉的快感之中,幾乎忘記了時間的流逝,直到沙塵暴毫無征兆的停了下來,他才略微有些茫然的睜開了眼睛.

"老大,你沒事吧?"藍古紮第一個沖了過來,完全顧不上自己灰頭土臉的樣子.

立早憶和蕭翊也馬上跟了過來,兩人情況差不多,除了臉色有些蒼白,氣息略微有些衰弱之外,倒也沒有什麼問題.

"我沒事,你們都沒事吧?"林逸淡淡一笑,對三人點點頭,心中卻還在回味修煉時的感覺.

從實力等級上來說,林逸依然沒有突破開山期,但是此處對他的壓制,卻從玄升初期回升到了玄升初期巔峰,論起實際的戰斗力,比進入秘境之前最少增加了一倍.

"我們都還好,這沙塵暴持續了好幾天時間,突然停止,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立早憶苦笑搖頭,她可沒有奪天造化戰訣,身處秘境黃沙之中,完全就是一種折磨,實在不想第二次經曆.

"應該是我們已經通過了這一層的試煉,所以才會停止的吧?下一層的入口或許就在附近,大家注意一下,好好找找吧."林逸心中還有些可惜,覺得修煉的時間太短,居然不知不覺通過了沙塵暴,來到出口附近.

以後要是有時間,倒是可以再來閉關修煉一番,不過在這個環境下修煉的效果也是呈遞減狀態的,剛才結束之前,就遠遠不能和開始時候相提並論,繼續修煉下去,對林逸的提升恐怕也不會這麼快了.

"林兄,那邊有人來了!是不是追兵?"蕭翊忽然指著林逸的背後方向,流露出一絲驚愕來.

林逸的神識雖然已經凝練了許多,但可以延伸出去的距離也不過是提升到十幾米而已,近距離的戰斗沒問題,偵測卻還遠遠不如肉眼好使.

聽到蕭翊的提醒之後,林逸立即轉首看去,果然不遠處正有十幾個白衣蒙面人飛掠而來,從他們的樣子來看,絕對不會是援軍,追兵的可能性反倒是有九成以上.

"不用擔心,他們能夠進來,實力也會被極限壓縮,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林逸微微一笑,根本沒把這些白衣蒙面人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