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3章 分發丹藥
"加入你們?你們是誰?"冰無情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細縫.

"問得好,不過這個答案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機會只有一次,要不要加入我們,兩位現在就給句痛快話吧."京太揚直接道.

"連你們是誰都不肯說,現在就讓我們做決定?"雪劍鋒頓時躊躇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飯,這個京太揚突然上門說這些事,如果說的都是真的話,那麼他和冰無情所要付出的代價絕對小不了,萬一是個火坑呢?

"好,我應了."冰無情倒是回答得十分干脆,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不是吧?你就這答應他了?萬一是陷阱呢?"雪劍鋒嚇了一大跳.

冰無情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是不是陷阱都無所謂,最多無非一死而已,現在這種情況難道比死能好到哪里去嗎?"

"說得好,確實是個痛快人!"京太揚聞言大喜,這兩人之中明顯冰無情的價值更大,既然冰無情肯點頭,那麼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一大半,足可在中心總部記上一功了.

眼見冰無情毫不猶豫就要跟京太揚走,雪劍鋒頓時也急了,一咬牙追上了兩人:"死就死了,我也跟你走!"

事到如今,他也明白他老爹雪立平恐怕是沒什麼辦法了,雪劍派已經明擺著要拋棄他和冰無情,既然如此還不如學冰無情孤注一擲,說不定真能翻身呢?

至于這麼做算不算背叛雪劍派,根本就已經不在他的考慮范疇了,雪劍派既然都已經拋棄他了,背叛又算得了什麼!

"很好,放心吧,我保證你們去了之後只有驚喜,絕對不會失望!"京太揚嘿嘿一笑,當即帶著兩人避開雪劍派弟子的耳目,偷偷從小路繞了出來,回到眼鏡博士和大豐哥的藏身之處.

看著站在面前的冰無情和雪劍鋒,眼鏡博士不禁對京太揚大加贊賞:"太好了!這麼快就把他們兩個帶了過來,你這效率不錯,很能干啊!"

"上峰過獎!"京太揚聞言喜出望外.

"好好干吧,我們中心就是需要像你這麼有能力的人,回頭我會親自向藍博士舉薦你的,你以後前途無量啊."眼鏡博士隨口示恩道.

"多謝上峰,屬下必定肝腦塗地,死而後已!"京太揚連忙單膝跪地,以表忠心.

"好了,你先退下吧."眼鏡博士揮了揮手,示意他要親自跟冰無情和雪劍鋒二人對話.

京太揚連忙點頭退下,一旁大豐哥皺了皺眉:"那我呢?"

"你跟他們又不一樣,你可是這次行動的帶隊負責人,有什麼好避嫌的?"眼鏡博士儼然一副把大豐哥當成貼心自己人的語氣,說白了就是為了好好籠絡住大豐哥,這是一顆准備深埋地下的棋子,只有讓他覺得自己安全,日後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京太揚和其他築基期高手留在外圍戒備,現場就只留下了四個人,眼鏡博士,大豐哥,冰無情還有雪劍鋒.

"兩位既然肯跟京太揚過來,想必都已經想清楚了,不過有句丑話要說在前面,一旦加入進來,以後就永遠沒有反悔的余地,否則生不如死,我們既然有能力把你們捧起來,自然也就有能力把你們重重摔下去,到時候落個不人不鬼的可就太淒慘了,兩位最好真的考慮清楚再說."眼鏡博士語氣莫測道.

"既然選擇過來,我就不會反悔,當然前提是你們能夠兌現承諾."冰無情雖然是一介廢人毫無實力可言,但此刻面對眼鏡博士和大豐哥卻是一點不怵,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仍是那個強大的金丹初期高手呢.

"我也是一樣."雪劍鋒跟著道.

"好,你們盡可放心,我當然會兌現給你們的承諾,要不然只是招攬兩個廢人而已,對我們又有什麼好處呢?"眼鏡博士笑道.

"那麼,可以開始了吧?"冰無情當即道,旁邊雪劍鋒更是目光灼熱,滿臉都是迫不及待.

"好."眼鏡博士點點頭,從黑袍之中摸出兩枚丹藥遞給二人,淡淡道:"這兩枚丹藥足可令你們恢複實力,不過這只是第一步,之後才是重頭戲!"

"這是五品大還丹?"雪劍鋒見狀大喜,然而只看了一眼就臉色一變,一副上當受騙的表情勃然大怒道:"不,這根本就不是五品大還丹,你竟敢蒙騙我們!"

冰無情同樣神色不善,他之所以答應得這麼快,純粹就是抱著孤注一擲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思,這里面的風險就算用腳趾頭都想得出來,如果對方真是存心蒙騙,他跟雪劍鋒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翻身機會.

"五品大還丹?誰說想要治好你們的傷勢就必須用五品大還丹了?"眼鏡博士雖然籠罩在黑袍之下,但從語氣就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表情,必然充滿戲謔和玩味.

"難道不是?"冰無情和雪劍鋒相視一愣,他們兩個人的見識絕對不能算淺薄了,可是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除了五品大還丹其他無論什麼丹藥都不可能治好他們.

"呵呵,到底是不是吃了就知道了,有沒有這個膽子?"眼鏡博士玩味的看著二人道.

"這……"雪劍鋒頓時陷入了猶豫掙紮,然而他旁邊的冰無情卻是一聲不吭,毫不猶豫就接過丹藥吞了下去,他是一個崇尚絕對理性的人,深知眼下這個處境沒有別的選擇,與其猶豫不決自己嚇自己,反倒不如直接下定決心一條路走到黑.

"不錯,很不錯,我很欣賞你."眼鏡博士毫不掩飾對冰無情的欣賞,如果能夠讓這個家伙真心歸附,成為自己的左右手,日後必然能夠無往而不利,這是打著燈籠都沒處找的人才啊!

冰無情服下丹藥之後臉色微微一變,隨即什麼話都沒說,直接當場就盤膝而坐,開始配合藥力嘗試著運功療傷.

雪劍鋒看得欲言又止,他倒是很想問一下冰無情此刻到底是個什麼感覺,以此來決定自己到底要不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