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9章 必須除掉!
"你問我?"林東方笑笑,想了想道:"這些孩子的家長."

"家長?"冰無情眼皮子一跳,有些皺眉道:"你知道你干了什麼嗎?"

"當然,孩子被人欺負了,我這個做家長的當然得出面平事,你說是不是?"林東方儼然一副家長語氣.

"你在挑釁雪劍派."冰無情冷哼了一聲,面無表情的臉上忽然多了幾分殺意,宣判道:"挑釁雪劍派你就是找死,你可以去死了."

說罷,壓迫在全場所有人頭頂的無情冰勢驀然消散一空,眾人這才有機會稍微喘口氣,沒見冰無情有任何動作,然而就在此時林東方的腳下沙地陡然下沉,整個人毫無征兆的深陷了下去,只在地面留下一個腦袋.

仔細一看,林東方整個身上都赫然多了一層冰凍白霜,連帶著陷住他的這個坑洞也徹底變成了一個寒氣逼人的冰窟窿.

"前輩!"離得最近的冷冷連忙就要伸手去救,她直到此刻才明白並不是冰無情撤掉了他的無情冰勢,而是將壓迫在眾人頭上的無情冰勢全部凝聚在了一點,所以才會瞬間爆發出如此之強的威勢.

不過沒等冷冷碰到林東方的手,緊接著卻連她也猛然一沉,雖然沒有像林東方這樣被陷住冰窟窿之中不能動彈,但整個人卻也被強大的無情冰勢結結實實的鎮在地上,這還只是冰無情分出了一小部分余力而已,即便如此也足夠冷冷喝上一壺的了.

"高估你了,不過如此而已."冰無情看著僵在那里的林東方,嘴角多了一道帶著幾分輕蔑的弧度,他以為遇上了難得的高手,結果卻是自己想多了,這個老頭能夠一巴掌扇倒雪劍鋒看來並不是因為有著金丹期的實力,而恐怕是另有隱情.

說著,在宋凌珊眾人的驚呼聲中,冰無情忽然俯下身子伸手抓向林東方.這個老頭敢當著他的面挑釁雪劍派,他只能將其腦袋當眾擰下來以儆效尤.

"住手!這是我北島青云門地盤,你膽敢亂來,就是與我整個北島青云門為敵!"辛易捷見狀再也顧不上其他.連忙在林東方和冰無情之間凝聚出一道真氣屏障,正是之前讓雪劍鋒吃了大虧的那一招,無論如何,他都絕不能讓林東方死在這里,尤其是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冰無情動作微微一頓.轉頭瞥了他一眼道:"我雪劍派已經躺了一個雪劍鋒,這個老頭自然也要死,公平合理."

說罷根本不顧辛易捷難看至極的臉色,冰無情單手成爪速度快到極致,幾乎只在一瞬之間便破掉了辛易捷的真氣屏障,直取林東方腦門.

好強!辛易捷頓時大吃一驚,彼此同為金丹初期高手,雖說真氣屏障被同級高手破去並不奇怪,畢竟這本身就不是什麼強大的防禦招式,而且對方可以以點破面占盡主動.但是破得像冰無情這麼乾淨利落的卻是第一次見.

這家伙在同級之中怕是數一數二的頂級存在啊!辛易捷心下大駭,情急之下他本來只是想靠真氣屏障爭取一點時間,哪想到這一招居然連稍微拖延一下都做不到,一下子就被人當成窗戶紙給捅穿了,反倒打了他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形勢萬分危急,辛易捷此刻唯一的辦法就是不顧一切全力攻擊冰無情,這樣說不定還能救下林東方一命,可是那就相當于跟他徹底撕破臉了,搞不好連整個北島青云門都要被卷進來,這個後果可是非同小可啊.

就在辛易捷猶豫的這一瞬間.冰無情凝聚了層層冰氣的冰爪距離林東方腦袋只剩咫尺之遙,這時忽然有人從其身下方一腳踢了上來,正是被其無情冰勢壓迫在地上的冷冷.

好歹也是築基中期高手,冷冷雖然被無情冰勢壓迫得站不起來.可即便躺著也是能夠發動攻擊的,尤其此刻冰無情還主動俯下身來,正是絕佳的機會,這一腳直取冰無情面門.

"哼,螳臂當車,可笑至極!"冰無情不屑的哼了一聲.心頭對冷冷剛剛冒出來的的那一點欣賞瞬間消散無形,冰爪動作絲毫不停,另一只手則輕而易舉的封住了冷冷的攻擊路線.

砰!冰無情毫無懸念的單手捏住了冷冷踢過來的左腳,緊接著就要順勢將其擰斷,憐花惜玉之類的字眼從來不會出現在他身上,既然冷冷敢襲擊他,那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至少在冰無情看來,只是擰斷一條腿算是很輕微的懲罰了,如果不是雪劍派高層勒令他必須將冷冷活著押送回去,他說不定都會直接動殺手,下手無情,要不然怎麼對得起他的名字.

不過沒等冰無情擰下去,手掌心卻忽然傳來一股徹骨的冰寒,因為修煉無情冰勢,他本身整個人就已經跟個冰人一般,然而這一股徹骨冰寒居然比他還要強烈得多,甚至令他不自覺打了一個哆嗦.

"碎冰體質!"冰無情頓時就反應了過來,他從來沒跟冷冷切磋過,對于碎冰體質的了解一向只限于傳言,本以為也就是比一般體質強一些而已,如今親身體會之後立馬就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以區區築基中期境界居然能令自己這個金丹初期都渾身發冷,碎冰體質果然逆天!

不行,這個女人必須除掉,否則等日後成長起來後患無窮!

冰無情當即改變了主意,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跟冷冷已經完全走到了對立面,而他從來都沒有給自己留下隱患的習慣,斬草除根才符合他的本性,至于事後雪劍派高層是否會怪罪他根本就懶得再管了,跟自己的安危相比起來,高層幾句嘰嘰歪歪又算得了什麼?

一念之間,冰冷的殺氣瞬間毫無保留傾瀉而出,攻勢受阻的冷冷頓覺不妙,然而此刻無情冰勢仍然在壓迫著她,她連站都一時站不起來,根本無處可逃.

而宋凌珊和吳臣天眾人實力太低更是幫不上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