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朱特的一家 從前,有個商人叫哈邁。他有三個兒子,老大叫薩勒,老二叫莫約,最小的叫朱特。哈 邁辛辛苦苦把三個兒子拉扯大,但他對小兒子朱特過分疼愛,結果朱特遭到兩個哥哥的嫉 妒。 哈邁老了,看到兩個哥哥歧視小兒子,深怕自己死後,小兒子會受欺負,為此,他邀請 族人、法官和一些德高望眾的人,拿出自己的錢、物,擺在他們面前,說道: “請各位按照法律規定,將這些財物分為四份吧。” 大家遵照他的囑咐,把財物分出來。 哈邁把其中的三份分給三個兒子,自己留下一份,以資養老。然後,他說道:“我把我 的全部財產都分給他們了,從此我不欠他們什麼,他們弟兄之間也不存在什麼厚此薄彼了。 我活著時把財產分給他們,是為了免得我死後,他們為遺產而吵鬧。我自己的這份養老金, 將用來維持我老伴的生活。” 不久,哈邁死了。 由于對財產的分配不滿,老大、老二一同去找朱特的麻煩,要他再交出一些財物。他們 對他說:“父親的財產全都給了你。” 于是兄弟之間爭吵不休,以至告上了法庭。當日分家在場的人都到庭作證,法官根據事 實,制止了朱特兩個哥哥的勒索。官司打下來,朱特和他的兩個哥哥都花了錢,誰也沒占到 便宜。 過了不久,朱特的兩個哥哥又去告發他。為了打官司,雙方又花了不少冤枉錢。 官司沒贏,朱特的兩個哥哥始終不甘心,老想奪走他的財產。他們開始走歪門路,出錢 賄賂貪官汙吏。朱特也疲于應付,老是陪著花冤枉錢。弟兄三人的錢財一天天地落到貪官汙 吏手中,終于都變成了窮光蛋。 老大和老二窮得沒有辦法,這才去找老母親,用盡各種手段欺負她、打她,最後攆她 走,他們霸占了母親的財產。母親哭哭啼啼找到朱特,說:“你的兩個哥哥打我,趕走我, 還搶了我的財產。”邊說邊咒罵起來。 朱特安慰她道:“媽媽,別咒罵了。他們這樣忤逆不孝,會受到安拉懲罰的。媽媽,現 在我一貧如洗,兩個哥哥也窮得要命。弟兄不各睦,打了幾場官司,半點好處沒有得到,反 而把父親留下的財產都花光了,叫別人譏笑我們。現在,總不能為了他們不孝,我又去跟他 們爭吵,又去打官司吧?算了。您暫且在我這兒住下,我儉省些供養您。只希望您能替我祈 禱。安拉會賞賜給我們衣食的。至于兩個哥哥,安拉會懲罰他們的。” 朱特一個勁兒勸慰母親,直到她心平氣和,答應住下後,才帶著魚網出去打魚。 朱特靠打魚為生,常去湖里、海里打魚,有時打得十條魚,有時二十條,最多時能打三 十條。他靠賣魚得的錢,養活自己和母親,生活漸漸好起來,吃穿不愁了。相反的,他的兩 個哥哥好吃懶做,無所事事,終日跟一班流氓地痞結伴,逍遙浪蕩。不久,又花光了從母親 處搶得的財物,很快就變成乞丐了。 他們只好偷偷找母親,向她訴苦要點食物。母親非常善良,想照顧他們,常拿些面餅給 他們充饑,囑咐道:“你們吃了快走。你弟弟的生活也不富裕,叫他看見,他會責怪我 的。” 有一天,她正拿東西給老大和老二吃,不巧朱特正好回到家中。母親覺得害臊,深怕他 生氣,可是朱特卻笑道:“兩位哥哥,你們好啊!歡迎你們來看我們!”他擁抱著哥哥們, 露出誠懇、善良的微笑,又說: “很希望你們常來看望母親和我,不然,我們會感到寂寞的。” “向安拉起誓,我們一直想你,可是不好意思來見你。我們為過去的事害臊,現在我們 非常後悔,一切都是魔鬼從中作祟,但願安拉保佑。我們弟兄分開了,的確沒有幸福可 言。” 母親眼看兒子們和好,非常高興,對朱特說:“兒啊,承蒙安拉恩賜,你的收入日漸增 加,我們是富裕之家了。” “是的,”朱特說,“安拉是仁慈的,我們生活安康了。我歡迎兩位哥哥在這兒住下, 我們在一起生活吧。” 朱特和面包商人 朱特和他的兩個哥哥親親熱熱地一起住了一夜。 第二天吃過早飯後,他像往常一樣,帶著魚網出門打魚。他的兩個哥哥則隨意逛蕩。中 午母親端出飲食給兩個哥哥吃喝。傍晚,朱特買回肉和蔬菜,煮好後,母子們一塊兒就餐。 日複一日,朱特天天打魚賺錢,供養家人。他的兩個哥哥享受他的勞動成果,終日逍遙。 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 這天,朱特照例帶著魚網到海邊打魚。第一網是空的,第二網也是空的,一條魚也沒有 打到。他念叨:“這兒沒有魚!”然後換了個地方,但仍然沒打到魚。他接連換了好些地 方,從早到晚忙了一整天,沒有一點收獲。 他歎道:“好奇怪!海中難道沒有魚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他發愁地背著魚網悻悻而歸,想著沒有東西帶回家去,母親和哥哥們怎麼辦呢?他拖著 沉重的腳步,經過面包鋪門前,看見不少人手中正拿著錢爭買面包,面包鋪生意興隆,他頹 喪地站在一邊。賣面包的對他說:“喂,朱特!買塊面包吧!”他不吭聲。 賣面包的又對他說:“如果手頭沒錢,你先拿去吃,以後給錢好了。” “好吧,請賒五毛錢的面包給我吧。” “你再拿五毛錢去花吧,算是訂魚的錢,明天你帶二十條魚來吧。” “好極了,嗯!明天一定給你帶來。” 朱特拿了面包和錢,買了吃的東西,心想:“明天安拉會保佑我的!”他匆匆趕回家 中。他母親作飯,大家吃了,便去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他帶著魚網,准備出門時,他母親說:“別忙,吃過早飯再去吧。” “您和哥哥們吃吧。”他說完走出門,來到海濱,撒網打魚。這一天,又是接二連三的 空網,毫無收獲。後來他仍是邊換地方,邊打魚,忙到太陽落山,仍然兩手空空,一無所 獲。無奈,他只好又背上空魚網,踏上歸途。他唯一可以借貸的地方是面包鋪。他遲疑地來 到鋪子上,賣面包的看見他的窘況,忙把面包和錢給他,對他說: “沒關系,朱特,明天還我錢好了。” 朱特本想道歉,賣面包的卻只顧一個勁兒說:“去吧,沒關系!用不著客氣。你肯定沒 有收獲,我見你兩手空空,便什麼都明白了。要是明天還打不著魚,你也只管來拿面包去 吃。別不好意思,什麼時候有了再還我。” 第三天,朱特改去一個小湖打魚。忙忙碌碌,從日出到日落,網中還是空空如也,只好 又硬著頭皮借錢,賒面包過日子。 朱特和第一個摩洛哥人 朱特連著七天沒打著一條魚,處境艱難,生活窘迫。第八天,他對自己說:“今天上哥 倫湖去碰碰運氣吧!”于是滿懷希望來到哥倫湖畔。正要下網,突然一個MGL人出現在他 面前,朱特仔細端詳,見那人騎著一匹騾子,衣著考究,騾背上搭著繡花鞍袋。 那人從騾子上下來,親切地問候:“你好,朱特。” “先生,你好。”朱特回答他。 “朱特,有一件事我要請你幫忙。你要是聽我的,對你只會有好處,而且你會成為我的 朋友呢。” “先生,你有什麼事,盡管吩咐,我一定聽你的,你怎麼說我怎麼做。” “那好!你念念《古蘭經》第一章吧。” 朱特于是念了《古蘭經》第一章。摩洛哥人取出一條絲帶,對他說: “你用這根帶子緊緊地綁住我的雙臂,把我推到湖里,然後你等著看。假如我的手伸出 水面,你就快撒網打撈我;要是看見我的腳伸出水面,那就說明我死了。你不用害怕,也不 用管我,你要做的就是把騾子牽到集市上去,交給一個叫密爾的猶太商人,他會賞你一百個 金幣,你拿著花吧。只是希望你一定替我保守秘密。” 朱特聽了他的話,答應照辦。 摩洛哥人對他說:“綁緊點!”之後,又說:“快把我推下湖去吧。”朱特用力一推, 他掉到了湖里,一會兒,只見水面上露出兩只腳,朱特明白這位先生淹死了,便照他的話, 牽了騾子,來到集市上,遠遠地看見一個猶太人坐著。那人一見騾子,歎道:“人死了!” 接著又說:“是貪心毀了他呀!”于是從朱特手中收下騾子,給了他一百塊金幣,告訴他好 好保密。 朱特用這錢買了吃的,又到面包鋪里還了買面包的錢,說道:“請你收下這金幣。” 賣面包的接過錢,對他說:“還該給你兩天的面包呢。” 朱特和第二個摩洛哥人 朱特上市場,給屠戶一枚金幣買了肉,說道:“剩下的錢放在這兒,你記上帳就行 了。”他又買了些菜,帶回家去。這時,他的兩個哥哥正纏著他母親要吃的,母親說:“我 可什麼也沒有,你們等弟弟回來再說吧。” 朱特進屋去,把吃的遞給哥哥們,說:“你們吃吧。” 兩個哥哥慌忙搶過來,餓狼一般地大吃起來。 朱特把剩下的錢交給母親,說道:“媽媽,替我把錢收好。我要是不在家,哥哥們餓了 的話,您讓他們自己去買吃的好了。” 這天晚上,朱特美美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他又帶著魚網,來到了哥倫湖畔。他正准備張網打魚,又見一個摩洛哥人 騎著騾子,突然來到他面前,騾背上搭著鼓鼓的鞍袋。這人對他說: “你好,朱特。” “先生,你好。”朱特驚奇地回答。 “朱特!昨天有沒有一個騎著這種騾子的摩洛哥人上你這兒來過?” 朱特心里怕極了,不敢承認,怕他追問昨天那人的死因,把自己當作是凶手,只好一口 否認,對他說:“我可沒有看見誰。” “唉!那個人是我的同胞兄弟,他竟死在我前面了。” “我什麼也不知道。” “咦?難道不是你綁住他的手臂,把他推下湖的嗎?當時他還對你說:‘如果我的手露 出水面,你快撒網打撈我;要是我的腳露出水面,那證明我死了。你把騾子牽去交給猶太商 人密爾,他會給你一百金幣的。’後來他的雙腳露出水面,你把騾子牽去交給那個猶太人, 不是還得到了一百塊金幣嗎?” “你既然什麼都知道,為什麼還要問我呢?” “我請你把昨天做的那件事,同樣做一次。這次是我要下水,好嗎?” 于是他取出一條絲帶,交給朱特,說:“捆住我的雙手,推我下水。假如我同我兄弟一 樣不幸的話,請你把騾子牽去交給猶太人,向他索要一百塊金幣。行了,動手吧。” 朱特走近他,照他的吩咐做了。 一會兒,朱特瞧見他的兩只腳浮出水面,心想:“淹死了!安拉保佑,若是每天來個摩 洛哥人這樣做的話,那我可從每個死人頭上得到一百金幣!這足夠了。”之後,朱特牽著騾 子回到城里。 猶太人看見他,歎口氣說:“又死了一個!” “你多保重吧。”朱特安慰他。 “這是貪得無厭的下場。”猶太人說著,給朱特一百金幣,收下了騾子。 朱特懷揣著金幣,歡歡喜喜回到家中,把錢交給母親。母親感到驚奇,問道:“兒啊! 你從哪兒弄來這些錢的?” 朱特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母親。他母親聽完說道:“兒啊,我怕你吃虧,從今天 起,你別上哥倫湖去捕魚了。” “媽,是他們自願這麼干的。況且做這種事,不費吹灰之力,每天可掙一百金幣啊!既 然有這樣的美事,我為什麼不去?安拉保佑,我還要繼續到哥倫湖去,摩洛哥人越多越 好。” 朱特和第三個摩洛哥人 第三天,朱特照常又到哥倫湖去。正要張網打魚,又有一個摩洛哥人騎著騾子,來到他 面前,騾背上的鞍袋里鼓鼓的,裝的東西更多。 摩洛哥人對他說:“朱特,你好啊!” 朱特一驚,回答一聲,心下想道:“為什麼他們一個個都知道我呢?” “有一個摩洛哥人來過這兒嗎?” “是的,有兩個。” “他們上哪兒去了?” “讓我把他們推到湖里淹死了。你是不是隨他們之後來的另一個?” 摩洛哥人微笑了一下,歎道:“可憐的人啊!難逃命運之困厄啊。”于是他跳下騾子, 也取出一條絲帶,交給朱特,說道:“朱特,把你做過的事兒替我再做一回吧。” “時間緊迫,我很忙,要做就快快伸手,讓我綁你吧。” 摩洛哥人順從地照辦了。 朱特把他緊緊地綁起來,一推,他就跌落到水中。過了一會,朱特看見他的雙手伸出水 面,並聽他喊道:“善良的人喲,快撒網吧!” 朱特馬上撒下網,將這人打撈起來。只見他兩手握著兩條紅珊瑚色的魚,急著向朱特 說:“快從鞍袋里取出兩個盒子,打開遞給我。” 朱特立刻取出兩個盒子,替他打開。他把兩條魚分別裝在這兩個盒子里,蓋上蓋,然後 一個勁兒擁抱親吻著朱特,說道:“安拉賜福你。若是你不撒網救我,我非但捉不住這兩條 魚,還會淹死在湖里呢。” “先生,安拉保佑你!請你將以前淹死在湖里的那兩人的來曆,以及這兩尾魚和那個猶 太人的情況告訴我好嗎?” “告訴你吧,朱特,以前淹死的那兩個人是我的同胞兄弟,名叫阿卜杜拉·勒木和阿卜 杜拉·阿德,我的名字則是阿卜杜拉·邁德。那個猶太人,則是偽裝的,名叫阿卜杜拉·侯 木,原是穆斯林中的馬列克派。我們是弟兄四人。我父親名叫阿卜杜拉·宛土。他教會我們 識別符咒、魔法,教我們開啟寶藏的本領。我們認真學習,潛心鑽研,造詣頗深,甚至鬼神 都得供我們役使。 先父去世後,留給我們豐富的遺產。一切財物、典籍都由我們弟兄四人分享。其中一部 名叫《古代軼事》的古典著作,是價值連城的孤本,里面詳細記載了各種寶藏的所在地,以 及識別符咒的奧秘。那是我父親的傑作,它的豐富內容我們只記得一小部分,因此誰都希望 擁有它,以便埋頭鑽研,弄懂這方面的知識。因此我們弟兄之間各持己見,爭吵不休,各不 相讓。我們爭到非請太先生到場調解不可,他是我們父親的導師,是他將先父撫養成人,並 教會他各種知識的。他叫肯西奴·艾卜塔,是學術泰斗。他說:‘把書給我吧。’ 他拿著那部典籍,對我們說:‘你們都是我的孫子,我誰也不會虧待。誰要享有這部遺 著,他就得先上佘麥爾答寶藏中去作一次冒險,把藏在里面的一具觀象儀、一個眼藥盒、一 枚戒指和一把寶劍取來交給我。這四件寶物啊,各自用處可大了。就說那枚戒指吧,有個名 叫臘爾頓·哥綏的魔鬼專為它服務,誰擁有那枚戒指,把它戴在手指上,便擁有至高無上的 權力,帝王將相都不及他權重一時,再寬再廣的國土,他都能夠統治;那把寶劍嘛,揮舞它 的人完全可以敵過一支大軍,只須拔劍一揮,敵人便望風而逃,揮劍時如果再念一聲:殺死 他們吧!劍鋒便閃出電光,消滅全部敵人;那具觀象儀呢,擁有它的人可以觀盡天下各地的 情況,無論要想觀察何時何地,都可一目了然,要看什麼地方,只消把觀象儀對向那個地 方,當地的一切便盡攝入觀象儀中,如果他討厭某個城市,存心毀滅它,只消把觀象儀對准 太陽,那城市便化為灰燼;那個眼藥盒呢,凡是用過里面的眼藥水的人,均可以看見埋在地 下的各種寶藏。這四件寶物很有用。我對你們只有一個要求:不能開啟寶藏的,他就沒權利 享有這部遺著。誰能開啟寶藏,取來四件寶物交給我,這部遺著就歸他了。’ 我們聽了他的話,都同意他提出的條件。他又對我們說:‘孩子們,你們要知道,佘麥 爾答寶藏是被紅王的兒子們控制著的。你父親曾企圖開啟寶藏,可是失敗了,因為紅王的兒 子們為躲避他,逃往埃及去了。你父親跟蹤而去,但他們潛到哥倫湖里,躲起來,受到護符 保佑。你父親沒有法力戰勝他們,達不到目的,最後失敗而歸。你父親曾向我訴求此事,我 代他占卜,預知那個寶藏必須借助埃及一個叫朱特的小伙子之手才能開啟,才能捉住紅王的 兒子們。朱特以打魚為生,你們可到哥倫湖畔找到他。要破除那道符咒,必須由朱特捆住追 蹤者的雙臂,將他推到湖里,跟紅王的兒子們搏斗,若他的兩手露出水面,則象征勝利,這 時候需要朱特撒網打撈他。幸運的人,就能捉住紅王的子嗣,倒黴的人則敗在紅王子嗣的手 里,淹死在湖中,兩腳露出水面。’ 聽了太先生的一番話,我們都很興奮。阿卜杜拉·勒木和阿卜杜拉·阿德異口同聲地 說:‘我們要去,即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我說:‘我也要去。’只有阿卜杜拉·侯木 跟我們的意見相反,他說:‘我可沒有這個愛好。’因此我們說好讓他扮成猶太商人,上埃 及去。我們中誰不幸死去,他就接收遺下的騾子、鞍袋,並支付一百金幣。 阿卜杜拉·勒木頭一個找到你,結果他敗下陣來,死在湖里;第二天阿卜杜拉·阿德也 被殺害;第三天我跟他們較量,他們打不過我,讓我捉住了。” “你捉住的人在哪兒?”朱特問。 “你沒看見嗎?我已經把他們裝進盒子了。” “那是魚啊!” “它不是魚,是魚形的妖魔。你要知道,朱特,開啟寶藏,還得靠你幫忙。你願意聽我 的,陪我上非斯城走一趟,一起開啟寶藏嗎?開了寶藏,你要什麼,就有什麼。我把你當親 兄弟看待,准保你滿載而歸。” “我家里有兩母親和兩個哥哥,他們全靠我供養。我要是跟你走了,誰管他們呢?” “這並不是理由。如果只是錢的問題,那我先給你一千塊金幣,拿去交給你母親好了。 不出四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回來了。” “行,先生,給我一千金幣。等我送到家中交給我母親後,就跟你一起去吧。” 去摩洛哥的旅途 阿卜杜拉·邁德取出一千金幣,交給朱特。朱特帶著錢,高興地回到家中,對母親說了 他和摩洛哥人的奇遇,把一千金幣交給她,說道:“媽媽,這里是一千塊金幣,您收起來安 排生活,暫且度日。我跟那個摩洛哥人走一趟,約莫四個月後,我就可以滿載而歸了。媽 媽,替我祈禱吧。” “兒啊,你走了我會寂寞的。我真替你擔心。” “媽,您放心好了,安拉會賜我平安的。那個摩洛哥人心眼好極了。”他竭力誇贊摩洛 哥人。 “兒啊,但願如此!你且跟他去吧,興許他會給你帶來好運。” 朱特辭別母親。阿卜杜拉·邁德一見朱特,便問:“跟你母親商量好了嗎?” “好了,她讓我去。” “好的。來,我們共騎這頭騾子走吧。” 于是他們騎著騾子,動身啟程。從正午開始,一直跋涉到夕陽西下,朱特饑腸轆轆。他 見摩洛哥人身邊什麼也沒帶,便問他:“先生,你也許忘了帶吃的東西了吧。” “你餓了?” “嗯。” 于是他們跳下騾子。摩洛哥人叫朱特:“給我取下鞍袋。”待他取下鞍袋,他又問: “老弟,你想吃什麼?” “什麼都行。” “向安拉起誓,你應該說明白,你到底想吃什麼?” “面包和奶酪。” “唉!可憐的人呀!面包和奶酪太低檔了,你選更好的食物吧。” “我餓極了,隨便什麼都行,只要是吃的。” “喜歡紅燒雞嗎?” “很喜歡。” “喜歡吃蜜糖飯嗎?” “很喜歡。” “喜歡吃……”摩洛哥人連著報出二十四個菜名。 朱特聽了,心想,他瘋了。既無廚房,又無廚師,他哪兒去弄來這些美味佳肴?別讓他 老空想了吧。于是他急忙回答:“夠了,夠了。你手邊什麼也沒有,卻報上這麼多美味來, 你是存心讓我難受啊!” “有的,朱特。” 摩洛哥人說著把手伸進鞍袋,取出一個金盤,盤中果真裝著兩只熱氣騰騰的燒雞;他第 二次伸手進去,取出一盤烤羊肉;他一次次地從鞍袋中取,竟真的取出先前數過的二十四種 菜肴,一樣也不少。他說道:“吃吧,可憐的人!” 朱特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說道:“先生,難道你的鞍袋里有廚房和廚師嗎?” 摩洛哥人哈哈大笑,說:“這個鞍袋施過魔法,里面有個奴仆供人差使。在同一時間 里,我們就是向他要一千個菜,他也可以立即兌現的。” “真奇妙的鞍袋啊!”朱特贊不絕口。 他倆狂飲大嚼,飽餐了一頓。吃完,倒掉剩飯剩菜,將空盤放回鞍袋里,又隨手取出一 個水壺,澆著水盥洗一番。飯畢,他們做了祈禱,然後收拾上路。他倆跨上騾子,繼續跋 涉。摩洛哥人問道:“朱特,我們從埃及到這兒來,你知道走了多少路程嗎?” “不!我不知道。” “我們已經走了一個月的路程了。” “這是怎麼回事?” “朱特,你要知道,這匹騾子是一匹神騎,它一天能走一年的路程。今天是為了照顧你 才慢慢走哩。” 他們走啊,走啊,向摩洛哥靠近。一日三餐都從鞍袋中取出豐富的食物來享用。如此曉 行夜宿,一直走了四天。路上朱特需要什麼,摩洛哥人便從那神奇的鞍袋中取出來給他,使 他心滿意足。 到達非斯城 第五天,他們終于到達非斯城。一路上,摩洛哥人邁德碰見許多熟人,他們個個都向他 打招呼問好,吻他的手。他邊走邊應付,一直來到一幢房子跟前。一敲門,門馬上開了,開 門的是邁德的女兒,她像月兒般美麗可愛。邁德吩咐道: “拉侯曼呀,快給我們打開宮門吧!” “好的,爸爸,我馬上就去。”她回答著,轉身匆匆走進房里。朱特望著她那輕盈嫋娜 的身姿,差點神魂顛倒,贊美道:“她真是一位高貴的公主啊!” 拉侯曼開了宮門,邁德取下騾背上的鞍袋,說道:“你去吧,願安拉恩賜你。”他剛一 說完,地面突然裂開,騾子鑽了進去,隨即那裂口又合攏來,恢複了原狀。朱特十分驚懼, 叫道: “承蒙安拉保佑,我們居然一直安全地騎在它背上。” “朱特,我告訴過你,這匹騾子是神騎。別大驚小怪的,讓我們進屋去吧。” 他倆進入屋中。無數華麗的陳設和名貴的珠寶玉石映入朱特的眼簾,他十分驚異。坐下 後,朱特喊道:“女兒,給我拿那個包袱來。” 拉侯曼遞上一個包袱,放在她父親面前。邁德打開包袱,取出一套名貴衣服,說道: “朱特,穿起這套好衣服吧。” 朱特穿上這套價值千金的衣服,頓時面目生輝,一表人才,有若摩洛哥的王公貴族。邁 德又伸手從鞍袋中取出杯盤碗盞,擺出有四十種美肴的一桌筵席,讓朱特吃喝。他說:“尊 貴的客人,請用餐吧!請原諒我不知道你的口味。你喜歡吃什麼盡管說,我會馬上給你拿出 來。” “向安拉起誓,先生,我不挑食。你不必問我,你想到什麼就上什麼吧。現在我有吃的 東西就行了。” 朱特在邁德家中住了二十天。邁德對他視若上賓,殷勤款待。他每天換一套新衣服,鞍 袋中有各種山珍海味供他享用,凡是需要的東西都從鞍袋里取,一切都不必花錢買。 第一次進寶藏 到了第二十一天,邁德對朱特說“今天就是開啟佘麥爾答寶藏的日期。走吧,朱特,我 們這就去吧。” 于是兩人各騎了一匹騾子,帶著仆人出城,向前探路。中午,他們到達郊外一條水流湍 急的河邊。邁德下騾,吩咐兩個仆人:“開始准備吧。” 仆人聽從吩咐,每人牽一匹騾子,各向一個方向走去。 不一會兒,有一人帶來一頂帳篷,掛了起來,另一人搬來被蓋、枕頭,鋪在帳中。然 後,兩個仆人又出去了一會,這次他們拿來裝魚的那兩個盒子和那個神奇的鞍袋。邁德讓朱 特坐在他身邊,從鞍袋里取出吃的,一塊兒吃喝。飯後,他捧著兩個盒子開始施法念咒語, 直念得兩條紅魚在盒中呼救,說道:“世間的預言者啊!我們應命來了!請憐憫我們吧。” 邁德並不理會,只顧念咒,直念到盒子爆炸成碎片,飛向空中,兩條紅魚變成兩個被綁住的 人。他們喊道: “相信我們吧,預言家!你要把我們怎麼辦呀?” “如果你們跟我簽約,開啟佘麥爾答寶藏的話,我就不為難你們。” “我們願意簽約,替你做這件事,但你必須把打魚人朱特找來,因為那個寶藏之門,必 須借助朱特的手才能開啟,也只有哈邁的兒子朱特才可以進去。” “朱特正在這兒,聽你們說話呢。” 他們簽訂了開啟寶藏之門的協議,邁德于是答應放他們。之後,,邁德取出一根竹竿、 一塊紅玻璃片系在一起,又把幾塊木炭放在一個香爐中,把木炭吹燃。他一手拿著乳香, 說:“朱特,我要念咒語、撒乳香了。我念咒時,你不能開口說話,否則會毀壞咒語的。現 在我來告訴你怎麼做,好讓我們順利地完成任務。” “告訴我怎麼做,告訴我吧。”朱特說。 “你要知道,我念了咒語,撒下乳香,河水便隨之干涸,你眼前會出現一道金門,像城 門那樣高大,上面掛著兩個金屬大門環。你走過去,把門輕輕一敲;等一會,再敲第二次, 比頭次稍微重些;再等一會,再敲第三次。之後,里面的人由于不知符咒被毀掉,會問: ‘誰敲門呀?’你告訴他:‘我是打魚人朱特·哈邁。’里面的人這時便會開門出來,手持 一把寶劍,說道:‘你要真是朱特,伸直脖子,讓我砍下你的頭吧。’你不必害怕,只管伸 脖子讓給他,因為他砍下這一劍,自己就會馬上倒下去,死在你面前,你不會受傷,也不會 痛苦。假若你不讓他砍,便會死在他手里。 這樣就破除了他的護符。你再走進去,直到第二道門前,然後敲門。這回會出來一個騎 士,騎著戰馬,手執長矛,說道:‘這是人、神不能來的禁地,是誰把你引來的?’他說著 舉矛要刺你,你挺胸讓他刺。他一刺,也會馬上倒在地上,變成一具尸體。你不能反擊,否 則你就會被刺死。 然後,你繼續向前,到第三道門前一敲,就會出來一個手持弓箭的人,他向你進攻,你 挺胸迎接,讓他射你,他會馬上倒在地上,變成死尸。你如果反擊,他會射死你。 你再向前走到第四道門前,一敲,大門會應聲而開,跳出一個龐大的野獸,張牙舞爪地 沖向你,像要一口吞下你。你別害怕,也不必逃避,等它接近你,你伸手給它,它會立刻死 掉,而你不會受傷。 你接著往里走,到第五道門前,一敲,會出來一個黑奴,問道:‘你是誰?’你告訴 他:‘我是朱特。’他說:‘如果你是朱特,請去開第六道門吧。’你走到門前,就說: ‘耶穌啊,請告訴摩西快來開門吧!’這樣,門會應聲而開,你會看到門里左右各有一條大 蟒蛇,張著血盆大口,要想吞食你。你走進去,讓大蟒蛇各銜住你的一只手,它們就會死 去。你若反抗,反而會被大蟒吞掉。 你繼續走進去,到第七道門前,一敲。這回你母親會開門出來見你,對你說:‘歡迎 你,我的兒子,到我身邊來,我會為你祝福。’你對她說:‘站開!脫掉你的衣服!’她 說:‘兒啊!我是你的親生母親,對你有養育之恩,你怎麼能讓我赤裸身體呢?’你對她 說:‘你不脫,我就殺死你。’你取下右面牆上掛著的寶劍,用劍逼她脫衣服。她會欺騙 你,向你苦苦哀求,你可不能心軟。她每脫一件衣服,你得催她馬上脫下一件,不停地脅迫 她,逼她一直脫光,她才會倒下去。這時候才能算破除了整個魔法護符,你的安全才有了保 障。然後,你可以直入寶藏了。那里面金銀成堆,你別管它。寶庫的正上方有間密室,門上 掛著帷幕。你揭開帷幕,就可以看見那個叫佘麥爾答的預言者睡在一張金床上,他頭上有 圓月般閃光的觀象儀,身上佩著一把寶劍,手上戴著一枚戒指,脖子的項圈上系著一個眼藥 盒。那四件法寶,你必須全都取來。你一定要記牢我告訴你的各種方法,一點兒也不能忘 記。你照我的指示一步一步地做下去,才不會吃虧的。” 邁德一次次耐心地重複這些話,直到朱特對他說:“我明白了。不過按你剛才所說的那 樣,可真要有天大的膽量,才能破除魔法呢!這太恐怖了。” “別害怕,朱特。他們都是失去靈魂的幽靈。” “好吧!一切都托付給安拉吧。” 一切商量妥當後,邁德撒下乳香,念了咒語,河水逐漸枯竭,河床里現出寶藏的大門。 朱特走到門前,一敲,里面果然傳出詢問聲:“誰敲寶庫之門?” “我是朱特·哈邁。”他回答後,果然大門洞開,有人沖到他面前,舉劍大喊:“伸出 你的脖子吧。”他伸長脖子,那人一砍,便倒下去死了。他用邁德教的方法,同樣開了第二 道門,並一直順利地破除了前六道門的護符。 最後,他母親出現了,對他說:“兒啊!你好嗎?” “你是誰?” “我是生你養你的母親啊。兒啊!我十月懷胎,痛苦分娩,好不容易才生下你呢。” “把你的衣服脫下來吧。” “你是我的兒子,怎麼竟讓我赤身露體呢?” “快脫吧!否則,我砍掉你的腦袋。”朱特用寶劍逼著她,“你不脫,我就殺死你。” 他們彼此糾纏、爭執。朱特的母親在他的脅迫下,終于脫下一件衣服。朱特喝道:“快 脫剩余的。”經過多次糾纏,她又脫下一件。當她脫得身上只剩下一件衣服時,忿忿地對朱 特說:“兒啊!我真是白養你了。你讓我脫得只剩一件衣服,這像話嗎?你真狠心,這是大 逆不道的!” “是的,你是對的,你留下那件衣服吧。” 朱特剛說完,他母親便大聲喊起來:“他借了!你們來揍他呀。”寶庫中眾人聞聲趕 到,一齊動手,拳頭雨點般地落在他身上。這一頓揍,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他被暴打一頓後,被扔出門外。寶庫的大門又關上了。 第二次進寶藏 朱特被趕出門外,邁德忙救起他,接著河水泛濫起來。邁德不斷念咒語,才把朱特念 醒。邁德問道:“可憐的人喲,你到底干了些什麼?” “我沖破各種障礙,到達我母親那里。我逼著她脫衣服時,我們爭執起來。當她脫得只 剩一件衣服時,對我說:‘別再凌辱我吧。’我可憐她,不再逼她脫,可是她喊了起來: ‘他錯了,你們來揍他吧。’霎時間,不知從哪里來了許多人,對我拳打腳踢,差點把我打 死。他們把我拋出門外,我一直昏迷,別的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不是一再囑咐,叫你別做錯嗎?這樣倒好,你不僅害人,而且害己。如果她脫光衣 服,那我們就成功了。而現在,你只能呆在我這兒,等到明年的今天,我們再從頭開始,重 新來開啟寶藏吧。”他說著大聲一喊,兩個仆人迅速趕到,他們拆卸下帳篷,牽來兩匹騾 子,各騎一匹,悵然回到非斯城。 朱特仍住在邁德家中,好吃、好喝,每天一套新衣,生活得安逸舒適。不知不覺過了一 年。邁德對朱特說:“這一天終于又到了,讓我們再去探寶吧。” “好的!”朱特答道,于是跟邁德一起,騎上仆人預備好的騾子,又一次來到河邊。仆 人張開帳篷,鋪好被褥,邁德取出食物,二人飽餐一頓後,邁德仍像上次那樣取出竹竿、玻 璃片和乳香,說道:“朱特,請聽我囑咐。” “不!邁德先生,我忘不了挨的毒打,當然也忘不了你的囑咐。” “這麼說,你會記住我的囑咐?” “當然,我記得清清楚楚。” “愛護你的生命吧。其實那個婦人不是你真正的母親,她是以你母親的形象出現的一道 護符。她要阻撓你去取寶。第一次你能僥幸生還,如果再出差錯,你可難免殺身之禍了。” “這次如果再犯錯誤,就讓他們燒死我吧。” 邁德撒下乳香,一念咒語,河水又干涸了。 朱特走到寶庫門前,一敲,大門應聲而開。他一如既往地前行,破除護符,叫開七道大 門,又見到他母親。只聽他母親的聲音又道:“兒啊,歡迎你!” “誰是你的兒子,該死的妖怪,快給我脫衣服吧。” 她見陰謀不得逞,只好把衣服一件件地脫掉,脫到最後一件進,朱特嚴厲催逼:“該死 的妖精,快脫!”她剛脫下最後一件衣服,立刻變成干尸,僵直地倒下。朱特沖了進去,只 見寶庫中金銀成堆,可他不管,一直沖到密室,果然見到預言家佘麥爾答躺在床上,腰佩寶 劍,手戴戒指,胸掛眼藥盒,頭上擺著觀象儀。朱特從他身上取下寶劍、眼藥盒、戒指、觀 象儀,然後一路退出密室。只聽得仆人向他歡呼祝賀道: “祝賀你,朱特!你成功了!” 他在一片歡呼慶賀聲中走出寶庫,回到邁德身邊。 邁德停止念咒語,滅了乳香,跳起來擁抱他,問候他,收起四件寶物。然後,兩個仆人 收了帳篷,牽來兩匹騾子,兩人跨上騾子,一起悠哉悠哉地轉回非斯城。 朱特帶寶還鄉 回到家中,邁德從鞍袋里取出食物,擺出豐盛的筵席款待朱特,說道:“吃吧,吃 吧。”于是兩人飽餐一頓。宴畢,邁德說道:“朱特!你為我的事背井離鄉,成全了我,我 要回報你。你希望得到什麼,請盡管說,我會滿足你的願望的。你付出了辛勞,這是你應得 的。” “先生,你能把這個鞍袋送給我嗎?” “行,你拿去吧。如果你還需要什麼,我也會給你。這個鞍袋只能給你吃的東西,用處 不太大,這次你遠道奔波,辛苦一場,我許諾要讓你滿載而歸,除了這個鞍袋外,我還要送 你一袋金銀珠寶。你回家後,去做買賣,賺些錢來貼補家用吧。至于食品,你不用花錢,想 要什麼,盡管伸手到鞍袋里取,仆人會給你預備的。就是每天要一千種菜肴,也不會落空 的。” 邁德又取了個鞍袋,分別裝上金子、珠寶,送給朱特,並命仆人牽來騾子,把兩個鞍袋 搭在騾背上,說道:“騎這匹騾子回家吧,這個仆人會領你到家的。之後你取下鞍袋,把騾 子交仆人帶回來。希望你嚴守秘密。走吧,安拉保佑你。” “願安拉賜你福份。”朱特衷心感激邁德,向他告辭,跨上騾子,隨仆人啟程,離開摩 洛哥,直往埃及。 經過一天一夜的跋涉,他第二天清晨到達埃及。 剛進城門,他就看見母親坐在路邊乞討,有氣無力地喊道:“看在安拉的情面上,給點 吃的吧!”他見狀後大吃一驚,立刻下騾,撲在母親身上。母親一看是小兒子回來了,不由 得放聲痛哭。他趕緊扶母親騎上騾子,替她牽著缰繩,回到家中,卸了鞍袋,讓仆人帶走騾 子,母子倆才坐下來談心。 他問道:“媽媽!兩位哥哥好嗎?” “都好。” “您怎麼會上街討口呢?” “兒啊,媽媽太餓了。” “我臨出門,第一天曾給您一百金幣,第二天又給您一百金幣,動身那天還給了您一千 金幣。這麼多錢呢?都上哪兒去了呢?” “兒啊,你的兩個哥哥把錢騙走了,說是要去做買賣,但他們一拿走錢就再也不管我 了。我沒有吃的,只好乞討。” “媽媽,我現在回來了,生活不成問題,您再也不要操心憂愁了。這個鞍袋里有用之不 盡的金銀財寶呢。” “兒啊,你真幸運!安拉賜福你,加倍賞賜你呢。兒啊,昨天,我餓了整整一夜,你快 給我弄點吃的吧。” “好!”朱特笑著問:“您想吃什麼,說吧。我這就給您拿,不用上街去買,也不必烹 調。” “兒啊,你哪有什麼可吃的東西?” “喏!這鞍袋里有各式各樣的食物呢。” “那你隨便弄點什麼吃的吧。” “您說的對。貧困則饑不擇食,但富裕時,就想吃點好的。我現在可是富翁了,您想吃 什麼,盡管說吧。” “給我一塊熱面包,一片干乳酪吧。” “媽媽,面包、乳酪跟您現在的身份不相稱了。” “你知道我的身份,就估量我的身份給我吃的吧。” “媽媽,您的身份應該吃紅燒肉、紅燒雞、辣椒炒飯。此外,您還適合吃整羊裹飯、瓜 裹飯、雞裹飯、肋肉嵌米、面絲糖和蜜、糖、蜜餞、杏仁餅這類名貴食品呢。” 她以為兒子在取笑她,說道:“唉!你這是怎麼了?我可不敢做這樣的夢呢。” “您以為我瘋了嗎?” “你給我列出這麼多美食,誰買得起?誰有那麼高的技藝?” “我發誓,一定馬上把這些食物拿給您。” “可是我怎麼沒看見呢?” “把鞍袋拿給我吧。” 她取出鞍袋,伸手去探,里面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朱特接了過去,一伸手卻從里面 取出各種菜肴,他一樣接一樣地把各種名菜取出來、擺好,請母親吃喝。他母親望著這些食 品,十分驚詫,說道:“兒啊!這個鞍袋真奇妙,一會兒就變出這麼多好吃的。我問你,這 些熱騰騰的菜肴是從哪兒來的?” “媽媽,告訴您吧,這個鞍袋是那個摩洛哥人送給我的,曾被施過魔法,里面有個奴 仆,人們想吃的東西,只須報出名字來,對他說:‘鞍袋的仆人啊,給我某種東西吧。’馬 上就會應驗的。” “我能伸手進去問他要嗎?” “行!您伸手要吧。” 她試探著伸手進去,說道:“鞍袋的仆人啊!請給我一盤肋肉嵌米吧。”她剛說完,果 然從袋中取出一盤肋肉嵌米。 接著朱特又要了面包和其它食物,母子繼續吃喝。朱特說:“媽媽,照規矩,吃完飯後 空盤仍須收在袋子里,如有剩余飲食,可以騰在別的器皿里。您要好生保存鞍袋,嚴守秘 密,不管我在不在家,您需要吃的,盡可從鞍袋里索取。除您享用之外,還可以供給哥哥們 吃喝,並拿些食物救濟那些窮苦人。” 母子兩邊吃邊談話。 這時候,朱特的兩個哥哥突然闖了回來。原來巷子里的一個小孩子對他們說,你弟弟衣 著華麗,騎著騾子,帶著仆人回家來了。他們聽了都很吃驚,有些心虛,一個說:“糟糕! 但願我們不曾冒犯母親,她會把我們虐待她的情況告訴弟弟的,現在去見弟弟的面,多害臊 呀!”另一個說:“母親是慈愛的。即使她告訴了弟弟,可是弟弟也一樣疼愛我們。我們向 他道歉,他會寬恕我們的。”于是兩個約著走回家。 朱特見了哥哥們,忙起身迎接,熱情地問候一番,說道:“來吧!來吧!一塊兒吃一 點。” 他們太餓了,疲憊不堪,坐下來,大吃大喝了一頓。飯後,朱特說:“兩位哥哥,請把 剩余的這些飯菜拿出去,送給那些可憐的窮苦人吃吧。” “弟弟,別送了,留著我們當晚飯吃吧。” “晚飯時,保證你們有更多好吃的呢。” 他們順從朱特,把剩余的飯菜帶出去,沿街走著,每遇到可憐的窮人,便對他說:“你 拿去吃吧。”布施完飯菜,他們才把空盤子帶回家。朱特讓母親把盤子收藏在鞍袋里。 朱特遭劫難 當天晚上,朱特走進房子,從鞍袋中取出四十盤菜肴,回到客廳,陪哥哥坐下,對他母 親說:“媽媽,給我們晚飯吃吧。”他母親進屋,見飯菜已經取出來,便鋪上桌布,把菜肴 一盤盤端了出來,擺成一桌豐盛的筵席。母子們坐下吃喝。飯後,朱特又吩咐哥哥:“這些 剩下的飯菜分給窮人吃吧。”他們照辦,又把飯菜拿出去,施舍給窮人。 回家後,朱特又取出甜食來吃。吃完,他說道:“剩下的送給鄰居吃吧。” 第二天,他們同樣吃喝享受。從此他們盡情吃喝,生活非常富有。 這樣過了十天,他的哥哥們覺得奇怪,老大薩勒和老二莫約湊在一起,想出一條計策, 趁朱特不在家,鬼鬼祟祟地約著去見母親,說道:“媽媽,我們餓了。” “等一等,我給你們拿吃的。”她說著走進房去,從鞍袋中取出飲食,拿給他們吃喝。 “媽媽,你沒生火做飯,為什麼吃的卻是熱的?” “呃!這是從鞍袋中取出來的。” “鞍袋?那是怎麼一回事呀?” “鞍袋曾被施過魔法,有著護符……”她把實情都告訴了她的兩個兒子,還囑咐道: “你們可要保密啊!” “是的。不過希望母親告訴我們,你用什麼辦法取食物呢?” 她又把一切都告訴了兩個兒子。 他們如法炮制,果然取到了食物。這一切都瞞著朱特。他們明白鞍袋的作用後,野心勃 勃,想奪取鞍袋,薩勒對莫約說:“兄弟,我們在老三面前抬不起頭來,靠他施舍過日子, 這要到什麼時候才算完呢?我們為什麼不想個辦法,把鞍袋搶過來呢?” “有什麼辦法得到它?” “我們把弟弟騙賣給蘇士地區的頭目吧。” “怎樣才能騙賣他?” “我和你一起去蘇士,讓那個頭目帶兩個伙計到我們家來吃飯。至于弟弟這方面,我會 說服他。今晚你等著瞧我的吧。” 薩勒和莫約密謀出賣朱特,兩人相邀著到那蘇士地區頭目家中,對他說道:“老爺!我 們特來見你,是因為有一件讓你高興的事。” “哦?有什麼事?”頭目表示歡迎。 “我們兩個是親兄弟,此外還有一個頑劣無用的弟弟。家父過世後,遺下一份財產,分 為三份,他拿走一份,吃喝嫖賭、花天酒地地揮霍完了,便來找我們的麻煩,賴我們的財 產。我們被迫和他打官司,花了很多錢,把我們弄窮了。就這樣,他還不放過我們,因此我 們打算賣掉他。請老爺買下他吧。” “你們設法騙他到這兒來,我會很快送他去做苦工的。” “那可不行。最好今晚你帶兩個人到我家去作客,等他睡熟後,我們會協助你,五個人 一起動手捉住他,拿木頭塞住他的嘴,趁黑夜帶走他,到時候隨你怎麼對待他。” “我知道了,就這麼辦吧。我出四十個金幣,怎樣?” “賣!今晚你帶人來,我們在巷口等你。” “好的,你們回去吧。” 薩勒和莫約回到家中,跟朱特聊了一會兒家常,薩勒便走到朱特面前,吻他的手。朱特 覺得奇怪,問道:“哥哥,你怎麼了?” “弟弟,有件事情我很為難。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好朋友,你不在家時,他常請我去吃 飯。今天我去探望他,他又請我吃飯,我說:‘不行,我得和我弟弟在一起。’他說:‘讓 你弟弟也來好了。’我說:‘他不願來,還是你和你弟弟來我家吃飯吧。’我是隨便應酬一 句的,誰知他欣然同意,答應今晚帶他弟弟來我家吃飯。我怕你不願見他們,所以征求你的 意見,是否能以你的名義請他們吃晚飯?若是不方便的話,我只好上鄰居家去招待他了。” “何必上鄰居家呢?是我們的屋子太窄,容不下他們嗎?是我們沒東西款待他們嗎?這 種事不必跟我商量。我們家境已好轉,食物豐富,足夠招待客人。以後有人上我家來,我不 在,你們就向母親索取吃的,她會給你們的。好了,你去請他們吧,好運會隨著客人光顧我 們家的。” 薩勒千恩萬謝,吻了朱特,就走出門去,坐等到太陽西沉。果然,頭目等人如約前來。 薩勒忙領他們進屋。朱特友好地招呼客人,請他們坐下,陪他們聊天。朱特不知來者不善, 友善地接待他們,讓母親准備晚飯。朱特從鞍袋中取出四十盤珍饈美味,擺成盛宴款待他 們。來人不明底細,還滿以為是薩勒請的客。 飯後,又聊了一會。晚上,朱特取出甜點待客,直吃到夜深人靜,才上床睡覺。 等朱特睡熟,這群人就躡手躡腳、悄悄地行動起來。朱特從夢中驚醒過來時,嘴里已經 塞著木節,身體也被牢牢地綁住了。趁著夜色,他們把他送往蘇士地區。 從此,他開始過著囚徒般的苦役生活。 薩勒和莫約被監禁 第二天清晨,薩勒和莫約一起去見母親,問她:“媽媽,弟弟還在睡覺嗎?” “你們去叫醒他吧。” “他睡在哪呀?” “跟客人們在一起。” “也許我們還沒有起床,他就跟客人走了。媽媽,弟弟很喜歡摩洛哥,醉心于寶藏,和 摩洛哥人親密無間。他們曾讓他一塊兒去摩洛哥開掘寶藏呢。” “他又跟摩洛哥人見面了?” “昨晚上他們不是在這里吃飯的嗎?” “或許他跟他們去了,願安拉保佑!他是個幸運的人,這回一定大有收獲。”母親說著 傷心地哭了起來,又感到一陣空虛。 “該死的老太婆!”薩勒弟兄破口大罵:“你怎麼這樣疼愛朱特?從前我們出門也好, 回來也好,你沒一點反應。朱特一走,你卻這麼悲哀,難道我們不是你的兒子嗎?” “你們當然也是我的兒子,可是你們不孝順。你們的父親死後,你們沒做過一件好事。 朱特卻不同,他做了許許多多好事。他孝順我,使我感到愉快,我當然關心他,為他多擔一 些心。你們不也一樣享他的福嗎?” 薩勒和莫約聽了母親的話,惱羞成怒,一邊破口罵她,動手打她,一邊毫不講理地沖進 房中,搜出兩個鞍袋,嚷道:“這是父親的財物。” “不,向安拉起誓,這是朱特從摩洛哥帶回來的。” “你胡說!這當然是父親的,我們該分享它。” 他們瓜分了鞍袋中的金銀珠寶,可是為爭奪那個施了魔法的鞍袋,兩人爭執起來。薩勒 說:“歸我吧。”莫約說:“不行。”兩人爭吵不休,母親在旁邊勸道:“孩子們,金銀珠 寶的鞍袋,你們已經分完了,剩下的這個,分不成兩份,也不值錢,我看還是交給我保管 吧。你們需要吃東西時,我就給你們取出來,要是破壞了它,就得不到任何吃的了。我呢, 只要有東西糊口也就滿足了。我是你們的母親,以後還是希望你們和睦相處、正正經經地做 人。不然,以後你弟弟回來,你們會沒臉見他的。” 他們不聽母親的勸告,分贓不平,連日吵鬧,結果鞍袋的秘密被國王的一個衛士聽見 了。那衛士路過他家,聽見吵鬧聲,從窗戶往里窺探,把他們分財不勻的情形全聽到了。第 二天,他把夜里聽到的秘密詳細報告了國王佘睦·道圖。 于是,國王派人逮捕了薩勒和莫約,押到宮中,經過嚴刑拷問,終于弄清了事件的原 委,兄弟倆的鞍袋被沒收了,人也遭到監禁。此後他們母親的生活,由國王供給。 朱特得到魔戒 朱特在蘇士地區做了一年苦工後,跟其他同船渡海,不料,船在途中觸礁遇險,僅朱特 一人生還。上岸後,他艱苦地跋涉到一個阿拉伯人的帳篷中,說明他失事的經過。帳篷中有 個吉達商人,同情他的遭遇,對他說:“埃及人,你如願意替我做事,我可以管你吃穿,帶 你上我家鄉吉達去。” 朱特表示願意,從此,就隨商人踏上了到吉達的旅程。他忠厚老實,干活賣力,頗得主 人的歡心。 後來主人去朝覲,帶了他同行。到了麥加,朱特去游聖寺時,無意間碰見了他的摩洛哥 朋友邁德,與他共敘別情。朱特忍不住傷心流淚,講了一遍他的遭遇,邁德非常同情他,帶 他到自己的寓所去。他給了他一身華麗衣服,對他說:“朱特,你已經擺脫困境了。”他說 著,拿沙盤替他卜卦,測出了他哥哥的遭遇,對他說:“朱特,你的兩個哥哥已被逮捕,埃 及國王把他們關進了監獄。我希望你搬到我這兒來,這對你有好處。” “我要征得主人的同意,才能搬來。” “你欠他錢嗎?” “不。” “好吧!做事應該有始有終。你先去征求他的同意,然後搬過來吧。” 朱特回到那位主人面前,對他說:“我碰見我哥哥了。” “你去領他來,我們請他吃飯吧。” “不用,他是個富人,有好多仆人伺候他呢。” 商人給了他二十枚金幣,說:“朱特,你好自為之吧。” 朱特告別商人,在路上看見一個窮人,便發慈悲,把二十枚金幣慷慨地全部贈予他。朱 特匆匆趕到邁德的寓所,跟他一起生活,度完了朝聖的佳期。 一天,邁德把從佘麥爾答寶庫中取得的戒指送給他,說:“這個給你,它會帶給你好 運。它有一個能干的仆人,叫臘爾頓·哥綏。你擁有它,世上的一切應有盡有。只要一擦戒 指,它的仆人會馬上來聽命的,要什麼都行。”他說著,擦了一下戒指,仆人應聲出現,大 聲說道: “主人!我來了。您需要什麼?是重建城市,還是毀滅城市?是毀滅軍隊,還是要國王 完蛋?” “臘爾頓·哥綏,這位是你的新主人。從今以後,你聽命于他。”邁德指著朱特叮囑仆 人,隨即令他隱去,接著對朱特說:“你一擦戒指,哥綏就會出現。你要什麼,盡管吩咐 他,他不會抗命的。把戒指好好收藏起來,將來回到家,你可以借它報仇,千萬別輕看了這 個戒指的價值。” “好的,請允許我回家鄉去吧。” “你讓戒指幫忙好了。等仆人出現時,你騎在他背上,對他說:‘你必須在今日之內送 我回家去。’便可達到目的。他不會違背你的。” 朱特解救兩個哥哥 朱特對邁德感激不盡,向他告別後,一擦戒指,臘爾頓·哥綏立刻出現,向他說道: “主人!我應命而來,請吩咐吧。” “今天送我到埃及吧。” “遵命。”他說著背起朱特,升上天空,從中午不停地飛到半夜,到達了埃及,送朱特 到了他家的院子里,然後他才隱去。 朱特進入房內,他母親看到他,一下子翻身起床,招呼他,問候他,然後她傷傷心心地 敘述了他走後,哥哥被捕、國王搶走金銀珠寶和鞍袋的經過。他聽了,覺得兩個哥哥實在太 過份,他安慰母親說:“媽媽,再不必為失去那些寶貝發愁了,我要把哥哥們從監獄里救出 來呢。”說完,他一擦戒指,臘爾頓·哥綏立刻出現,說道: “主人!我應命而來,請吩咐吧。” “馬上從國王的監獄里救出我的兩個哥哥吧。” 臘爾頓·哥綏霎時鑽入地下,依命行事。 薩勒和莫約在獄中備受折磨,處境淒涼,不想再活下去。其中一個歎道:“兄弟啊!向 安拉起誓,這種牢獄里的苦難日子要熬到什麼時候呀?我們還不如死了算了。”正當他們絕 望之際,獄中的地面突然裂開,臘爾頓·哥綏出現了。他救出薩勒弟兄兩人,把他們送到家 中。 他們受到驚嚇,不省人事,過了好一會,才慢慢蘇醒過來,發覺自己已在家中。見朱特 和母親坐在一起,並對他們說:“兩位哥哥沒出事,這就好了。” 兩個哥哥聽了朱特的安慰,羞愧地低下頭,難過地流淚,對弟弟感激不盡。 朱特說道:“別哭了,你們出賣我,是你們貪婪過度,受了妖魔的蠱惑。我只好拿約瑟 來解嘲了。他的哥哥們對待他的毒辣手段,比你們更殘酷呢。他們把約瑟扔在枯井里。你們 干了同樣的事情,快快向安拉求饒吧!安拉是仁慈的,他會饒恕你們。我呢,你們不必多 慮,我不跟你們計較,我會原諒你們的。” 朱特好言安慰他的兩個哥哥,讓他們安心,然後把他在蘇士地區的遭遇,到麥加城碰到 邁德,獲得戒指的經過,一一敘述了一遍。他們聽了,說道: “弟弟,你饒恕我們吧。今後我們再不會這樣了,否則你怎麼處罰我們都行。” “沒關系,這沒有什麼。國王怎樣對待你們的,請告訴我吧。” “他拷打、威脅我們,把兩個鞍袋搶走了。” “沒關系,我不怕他。” 朱特的宏偉宮殿 朱特一擦戒指,臘爾頓·哥綏出現在他面前。他的兩個哥哥見此情景,非常害怕,以為 朱特要叫他殺死自己,因此慌忙向母親求救,說道:“媽媽,看在我們母子情份上,求你替 我們說情,救救我們吧。” “兒啊!你們別怕,他不會傷害你們。”朱特的母親安慰他們道。 接著朱特吩咐仆人:“我命你到王宮,把國王寶庫中的金銀財富全都給我搬來,一點不 留,把他搶走的那個鞍袋也奪回來。” “是,遵命。”仆人回答著。 一會兒後,王宮中的全部財寶和兩個鞍袋全被搬到朱特家中。哥綏說:“報告主人,全 都拿來了,王宮中什麼也沒留下。” 朱特把裝金銀珠寶的鞍袋交給他母親收藏,另一個則自己留著,又吩咐仆人:“我命你 今天連領夜給我建一幢宏偉的宮殿,必須金碧輝煌、富麗堂皇。限黎明之前修完。” “遵命!”仆人執行命令去了。朱特從鞍袋中取出飲食,和母親、哥哥們一起吃喝享 受,飽餐一頓,然後上床睡覺。 仆人臘爾頓·哥綏接受建宮殿的使命後,不敢怠慢,把助手們召集起來,給他們派活 兒,眾魔分工合作,緊張地工作著,整整忙了一夜。黎明未到,便建成一幢非常巍峨的宮 殿。 第二天一早,臘爾頓·哥綏去見朱特,說:“報告主人,宮殿已經建成,請您過目。” 朱特帶著母親和兩個哥哥走出大門,眼睛頓時一亮,一座世間少有的高大輝煌的宮殿映 入眼簾。他不費吹灰之力,一個晚上就建成了這座宮殿,他高興得心花怒放,欣然對母親 說:“媽媽,您願意搬到這幢宮殿里來居住嗎?” “當然,我願意。”她慌忙說。 朱特一擦戒指,仆人出現在他面前,說道:“主人!我應命而來,請吩咐吧。” “我命你給我挑選白種和黑種姑娘各四十人,再選男仆和奴隸各四十名,安排在宮殿 里,供我使喚。” “遵命!”仆人領命,率領四十名助手,到印度、蘇丹、波斯各國,選了一批美麗的少 女和精壯的小伙子,帶入宮殿,獻給朱特。朱特見了,非常滿意,吩咐仆人:“給他們每人 一套最華麗的衣服吧。” “是。” “也替我們母子各准備一套。” 仆人遵循命令,馬上准備齊全,給他們穿戴起來。朱特指著母親吩咐奴婢們:“這位老 太太是你們的主人,你們過來吻她的手吧。從今以後,你們中不論是誰,都得小心伺候老人 家,不准違背她。” 姑娘和小伙子們衣著整齊,按朱特的吩咐,吻了他們母子的手。從此宮殿中熱鬧起來, 朱特仿佛國王一般。他的兩個哥哥一身華裳,像是宰相。新建的宮殿高大而寬敞,朱特和他 母親住在正殿里,薩勒和莫約各帶一部分奴婢,分別住在側殿中。這樣,各人住在自己的殿 中,儼然是帝王將相的氣派。 國王設計對付朱特 國王佘睦·道圖宮中的國庫管理官開庫取東西,發現庫中空空如也,寶物不翼而飛。他 嚇得大叫一聲,昏倒在地上。一會兒,他慢慢蘇醒過來,翻身爬起來,急忙鎖好庫門,跑到 國王面前,奏道:“報告陛下,國庫中的寶物一夜之間全都不見了。” “我庫中的財物嗎?這是怎麼回事?” “真是怪事,我一點也沒動過庫中的寶物,怎麼會不見了?昨天我到庫里去,里面還裝 得滿滿的,今天卻什麼也沒了。庫門關著,鎖沒壞,牆也好好的,好像盜賊並沒到過里面 啊。” “那兩個鞍袋呢?” “都不見了。” 國王聽了,憤怒透頂,支撐著站起來,吩咐說:“走,帶我去看看。”他隨管庫的到庫 中一看,果然空蕩蕩的,于是氣得不得了,大喊道:“是誰膽大包天,敢偷我的寶物?”他 怒吼著召見文武百官,興師問罪。 大臣們得到緊急命令,一個個誠惶誠恐地奔跑上殿,不知國王為何大發雷霆。國王氣得 臉都變了形,說:“各位大臣,你們中是誰不畏王法,竟然偷到我的頭上來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文武官員齊聲驚問。 “你們去問管庫的吧。” 大臣們心懷好奇,向管庫的打聽。 管庫的說:“昨天庫里還裝得滿滿的,今天我開門進去,里面的財物去不翼而飛。我仔 細檢查過,門窗、牆壁好好的,一切都原封未動。” 大家聽了管庫的話,面面相覷,十分驚詫,誰也不出聲。這時,前次密告朱特兩個哥哥 的那個護衛挺身而出,說道:“報告陛下,昨晚,我看見許多匠人在修建一座宮殿,干了一 個通宵。今天早晨,就建成了一幢無比富麗堂皇的宮殿。我一打聽,據說是朱特回來了,宮 殿正是他建的。他變得擁有萬貫財產,他的兩個哥哥也被他從獄中救了出去,他家中婢仆成 群,過著帝王般的生活。” “嗯,你們快去監獄里看看。”國王吩咐大臣。 大臣們奉命,奔到監獄里,薩勒和莫約早已無影無蹤。于是他們又蜂擁奔到殿前,報告 結果。國王長歎一聲,說道:“我的仇人算是給找到了。那個劫獄放走薩勒和莫約的人,顯 然也是將我財產洗劫一空的人。” 大臣們聽了都摸不著頭腦。宰相問道:“陛下,到底這個人是誰?” 國王怒不可遏地說道:“就是那兩個犯人的弟弟朱特!兩個鞍袋也是他偷走的。我命你 派五十名士兵去,把朱特兄弟幾個全都給我逮來,絞死他們。記住封存他們的全部財產。快 去!馬上去!把他們綁來!不殺他們難解我心頭之恨!” “陛下息怒,暫時忍一忍吧,安拉是最能容忍的。仆人犯了過失,安拉都不急于處罰 他。如果傳聞是實,那麼一個能在一晚上建築一幢宮殿的人,必定是天下無敵的。弄不好捉 不到朱特,反而會上他的當,吃大虧。主上權且忍耐,待為臣弄清真相,籌劃周密,再作理 論。陛下遲早會如願的。” “好!你給我出個主意吧。” “我派使臣去請他前來赴宴,向他表示友好,暗中把他囚禁起來,靜觀他的動靜。如果 他確實厲害,我們就斗智不斗力;他要是軟弱無能,我們就下手捉住他。到時陛下就可以任 意處置他了。” “好的,照你說的辦吧。” 宰相于是派了一個叫埃密爾·鄂斯曼的官員去請朱特。臨行,國王又親自囑咐使臣: “你一定要把他帶來。” 朱特與國王的兵馬 埃密爾·鄂斯曼為人粗魯愚蠢,驕傲無禮。他帶領五十名隨從,大搖大擺地來到朱特門 口。這時,朱特的一個仆人正坐在門前。他走過去,問道:“喂!你們主人在哪兒?” “他在宮殿里。”仆人冷淡地回答一聲。 使臣起火了,喝道:“壞奴才!我跟你說話哪,你死氣沉沉地也不起身,不害臊嗎?” “滾開,少羅嗦!” 使臣不知他是鬼神,一聽此言,怒發沖冠,舉起拐棍要打他。仆人見他動武,一下子跳 起來,撲過去奪下他的拐棍,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揍了四十棍。那五十名隨從一看主子挨了 打,一齊拔出寶劍,向仆人砍殺。 “狗雜種,你們要動武嗎?”仆人大吼一聲,掄起拐棍,打得他們頭破血流,抱頭鼠竄 而逃。等他們逃跑了,仆人才又從容地回到門前坐下。 使臣和他的隨從們狼狽不堪地逃回王宮。使臣向國王訴苦,奏道:“報告陛下,我奉命 請客,到朱特門前,只見一個仆人大模大樣地坐著,他見了我們,目空一切,態度輕蔑,我 跟他說話他也不起身。我火了,舉起拐棍要打他,可是他反奪了我的拐棍,打了我一頓,我 的隨從都挨了他的狠打。我們招架不住,敗陣而逃。” 國王一聽,氣昏了頭,吩咐道:“派一百人去抓他。” 宰相遵命,派出一百士兵趕到朱特門前。那仆人也不通報,與他們大打一番,把他們全 打跑了,又若無其事地回到門前坐下。 宰相派去的一百人大敗而歸,回宮報告,說道:“啟奏陛下,我們打不過他,只好逃回 來了。” 國王越發生氣,吩咐道:“出動二百人去對付那個家伙吧。” 宰相又遵命,派二百人趕到朱特門前,但仍然招架不住,又被打得逃回宮中。國王吃驚 之余,對宰相說:“你親自調五百人馬,速去把那個仆人和朱特兄弟給我抓來。” “陛下,不必帶人馬,臣一人前去就夠了。” “好的。你要隨機應變啊。” 宰相卸下寶劍,身穿素服,手持念珠,獨自一人來到朱特門前。 他彬彬有禮地向仆人問好。仆人回道:“人啊!你要做什麼?” 宰相聽仆人稱他為人,知道仆人屬于神,心里一怔,哆嗦地回道: “請問你們的主人朱特在家嗎?” “是,他在宮殿里。” “請你告訴他,國王佘睦·道圖在王宮設宴請他,請向他致意,敬請他光臨。” “你等一等,我先去請示。” 宰相規規矩矩地站在門前,等候回話。 朱特與國王 仆人走進宮殿,對朱特報告:“主人,剛才發生了一些事。國王先派了一個使臣,帶了 五十名隨從前來見你,態度無禮,被我打跑了;接著他們增派一百人來,同樣被我打敗;然 後派來二百人,仍然被我打退;現在他卻派了宰相一個人來,說是請你赴宴,你怎麼決 定?” “哦!讓宰相來見我吧。” 仆人遵循命令,回到門前,對宰相說:“相爺,我們主人請你進去,有話對你說。” “遵命。”宰相回答著,進入宮殿,見朱特威風凜凜,儼然是極有權勢的帝王,他座位 上鋪著的華麗毯子令帝王遜色。宰相望著畫棟雕梁、富麗堂皇的宮殿,感到難以置信。在這 里,即使是他這樣一位堂堂的宰相,也自慚形穢,顯得寒磣。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吻了地 面,祝福朱特。朱特問道: “閣下光臨寒舍,請問有何見教?” “您的朋友,國王佘睦·道圖陛下向您致意。他一向渴望著與閣下見面,特設宴席,恭 請閣下赴宴,不知閣下能否賞光?” “既然是我的朋友,請替我向他致意,請他做我的客人,到我這兒來赴宴。” “遵命。”宰相同意了。 朱特取出戒指,召喚仆人。他吩咐道:“給我一套好衣服。”仆人遵命,立刻拿來一套 衣服。朱特把衣服拿給宰相,說道:“送給你穿吧。”宰相順從地穿上衣服,朱特又囑咐 道:“請把我的話轉告給國王陛下。” 宰相從未穿過如此華麗的衣服,欣然告退,急急忙忙回到宮中,把朱特的氣派和他宮殿 的內幕情況全都報告了國王,最後說道:“朱特准備了筵席,請陛下赴宴。” 國王非常高興,欣然同意,立刻吩咐衛隊:“給我牽馬來,你們也都騎上戰馬,隨我赴 宴去。” 于是國王率領大批人馬,浩浩蕩蕩,前去赴宴。到達朱特宮中,只見院落中站滿了膀大 腰圓的武士,不禁有些詫異。原來朱特等宰相走後,吩咐仆人:“去把你的助手招來,扮成 一支隊伍,站在院子里,好讓國王見了有所畏懼,知道我比他實力強大。”仆人遵命招來二 百名助手,扮成武士,威風八面,勇猛過人,因此國王看見他們,感到恐怖、畏懼。 國王來到宮殿中,走近朱特,見他坐在一張豪華的、非帝王將相可以比擬的寶座上,不 禁肅然起敬,恭恭敬敬地問候他,祝福他,可是朱特卻若無其事地端坐著,不予理睬,並沒 有給他預備座位,也不請他坐。國王感到尷尬,既不能坐下,也無法退出,進退兩難。心 想:“即使他有三分畏懼我,那也不至于對我不理不睬,也許是因為我虐待過他哥哥的緣 故,他在報複我吧。” 正當他左思右想時,朱特突然對他說: “國王陛下!像你這樣的父母官,我認為不該隨便虐待百姓,更不該隨便沒收別人的財 物。” “閣下請原諒我吧!我受貪婪引誘,才做出那件蠢事。誰不犯錯誤和過失呢?如果世間 不存在錯誤和過失,那也就用不著寬恕了。” 國王承認自己的錯誤,懇求原諒。 最後朱特慨然原諒了他,說道:“願安拉饒恕你。”于是讓他坐,格外尊敬他,叫他的 兩個哥哥擺出筵席,殷勤款待國王。宴罷,朱特贈給國王的衛士每人一套衣服,賓主盡歡而 散。 國王帶衛隊欣然回宮。 從那以後,他與朱特情投意合,感情很好。每天都上朱特宮殿中,甚至于在朱特宮殿舉 行朝拜。他們的友誼日益深厚。 朱特登上王位 國王就這樣與朱特成了密友。有一天,國王找宰相密談,說出了心里的擔心:“愛卿, 朱特能力太強,我怕他有朝一日會來篡奪我的權位。” “陛下,請別顧慮,篡位的事恐怕不可能吧。因為朱特現在的境況已是遠在國王之上。 他要是奪取江山,做了國王,身份反而會降低。如果陛下擔心,不如索性把公主嫁給他。他 做了駙馬,成為陛下的東床快婿,你們翁婿便利益相聯了。” “那好,請你做媒,促成好事吧。” “陛下,你請他來赴宴,我們陪他在客廳中聊天,叫公主收拾打扮起來,穿戴華麗,從 客廳門前走過。他看見公主的美貌,必然一見鍾情。這時我見機行事,假裝瞞著陛下悄悄告 訴他,那就是公主,他會向陛下求婚的。一旦陛下把公主許配給他,你們翁婿便成為一體, 陛下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如果他一命嗚呼,陛下還可以繼承他龐大的財產呢。” “對!你說得對。” 國王于是備辦筵席,請朱特赴宴。 朱特應邀到王宮,和賓客們坐在客廳里吃喝談笑。傍晚時份,國王派人到後宮吩咐王 後,讓她替公主穿戴整齊,打扮漂亮後,帶到客廳走一走。王後遵命把公主打扮得花枝招 展,領她從客廳門前姍姍地走過。朱特一見公主的倩影,頓時神魂顛倒,抑制不住羨慕之 情,喟然長歎。 宰相機靈地問道:“閣下沒事吧?怎麼你的臉色如此蒼白,是不是不舒服?” “閣下!這位小姐是誰?” “哦!那是公主殿下。你要是看中她,我就去勸國王,把她許配給你。” “那多謝了!請告訴國王,讓我們結成眷屬吧。以我的生命起誓,你要什麼,我給你什 麼。國王想要什麼樣的聘禮,盡管開口吧。” “你的希望會實現的。” 宰相跟朱特談妥後,這才悄悄地對國王說:“陛下!朱特希望娶阿西葉公主為妻,托我 做媒求親,希望陛下別使臣失望,接受臣的這番好意吧。陛下需要什麼樣的聘禮,他隨時奉 獻。” “聘禮不必收了。他肯接受小女為妻,我感到不勝榮幸。” 第二天早朝一完,國王就召集文武官員、紳士和法官,共聚一堂,替朱特和阿西葉公主 舉行訂婚儀式,寫下婚書。朱特派人取來盛金銀珠寶的那個鞍袋,作為聘禮。接著就舉行了 婚禮。婚禮上鼓樂齊鳴,熱鬧非凡。 朱特娶了阿西葉公主,成為王親國戚,過了一段悠閑舒適的日子後,國王駕崩。 由于朱特深得人心,舉國一致要求他繼承王位。他謙虛退讓,拒不接受,可是人人擁戴 他,他最後終于登上王位。 朱特做了國王,派匠人在先王陵園建了一幢羅馬式的清真寺,並撥出一筆經費,做慈善 事業,救濟貧困潦倒的窮人。後來,他又花大筆錢財重建宮殿,廣設寺院,以自己的姓名給 王宮所在的街道命名。之後,他請他的兩個哥哥為左右宰相,以便大家共謀國事。 朱特遇難被殺 朱特和兩個哥哥共同執政。一年後,薩勒便對莫約說:“兄弟,這太令人喪氣了!難道 我們就這樣,給朱特當一輩子奴隸嗎?他活著,我們就難以執政,只能低三下四。我想,我 們應該殺死他,占有那戒指和鞍袋才行。” “你見多識廣,出個主意吧。” “如果我出主意,殺了他後,你願尊我為國王,你當宰相;戒指歸我,鞍袋歸你嗎?” “我願意。” 于是,薩勒和莫約為獨攬大權,享受極樂,共同設計謀殺朱特。 一天,他倆約好一齊去見朱特,說道:“兄弟,我們打算請你到我們家里一塊兒吃喝, 大家樂一樂。”他倆花言巧語,用好聽的話欺騙朱特,最後,一邊拉他走,一邊說道:“走 吧!我們一起去吃喝、快樂吧。” “好吧,不過上哪位家中去呢?”朱特終于同意了。 “先到我家,然後再上莫約家吧。” “行,這沒關系。”朱特答應著,先到了薩勒的相府。薩勒在飲食中下了毒藥。朱特吃 了立即中毒,肌肉松馳,軟弱無力。薩勒趁他奄奄一息的時候,去脫他手上的戒指,朱特掙 紮著不讓脫,薩勒一刀割掉了他的手指,搶走了戒指。 薩勒在戒指上一擦,仆人立刻出現在他面前,說道: “主人!我應命而來,請吩咐吧。” “去捉住我弟弟莫約,殺死他,然後把朱特和莫約的尸體一同拿去拋在軍中示眾。” 仆人遵命,殺了莫約,把兩具尸體拿去拋在軍中。當時官兵正在吃喝,突然看見了兩具 尸體從天而降,大吃一驚,全都目瞪口呆,問道: “是誰殺了國王和宰相呢?” “是我的主人薩勒吩咐我這樣做的。” 戒指的仆人剛說完,薩勒趕到了,說道:“官兵們!你們盡情吃喝吧。現在我擁有朱特 的魔力戒指了。這位是戒指的仆人。我命令他殺了莫約,免得他來和我爭奪王位,因為他奸 險成性,我怕他謀殺我。朱特也同樣被殺掉了。現在我是你們的國王,要是你們不願意,我 就叫戒指的仆人把你們全都殺死。” “我們全都願意。”官兵們趕緊回答。 薩勒自投羅網 薩勒派人埋葬了兩個弟弟,命令官員一齊入朝。于是人們有的參加葬禮,有的列隊上 朝。薩勒威風凜凜地高踞王位。文武官員懾于他的權威,只好正式推他為國王。接著他對官 員們說: “我要取我弟弟的老婆為妻,你們立刻辦好我們的結婚手續。” “等過了寡婦再嫁的限期①再舉行婚禮吧。”官員們建議。 “我不懂什麼限期不限期!我非今晚成婚不可。” 官員們被迫替他寫好婚書,派人通知阿西葉公主。公主聽了也不反對,說:“今晚讓他 進洞房吧。” 接著她收拾打扮,准備起來。 夜里,薩勒進入洞房,阿西葉公主假裝笑逐顏開,伺候他,暗中卻把毒藥放在杯中,毒 死了薩勒,脫下他手上的戒指。為了不讓它再挑起人們的爭斗,她把戒指砸得粉碎。然後, 她去見最高執法官,報告情況。最後她說道:“希望你們另請高明者做你們的國王吧。” 注:①按伊斯蘭教規規定,寡婦再嫁,有一限期,即必須經過一次月經,證明無孕;如 果有孕,須待生育以後,否則就是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