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赫魯納·拉德執掌哈里發權柄時,有一天,他在大殿中聽取從大臣的朝呈。一個小太監 突然平捧一頂鑲滿各式各樣名貴寶石的純金王冠,到禦前跪下,吻了地面,奏道:“啟顫陛 下,祖白綠王後問候陛下。她說陛下已經知道,她為陛下做的這頂王冠,冠頂端還需要一顆 碩大的寶石作為裝飾,但她自己無論如何也找不出一顆合意的,因此請陛下給她想個辦 法。” 聽了王後的請求,大國王哈里發吩咐侍從:“去,立即去找一顆碩大的寶石,拿來交給 王後。” 侍從急忙按照王後的要求,四處尋找,可是翻遍了整個寶庫,即始終找不到一顆合適 的,只得惶惶不安地據實回奏大國王。哈里發聽了大為失望,悶悶不樂,自言自語道:“連 一顆讓王後滿意的寶石都沒有,我怎麼配作哈里發?怎麼還能稱萬王之王呢?你們這些該死 的家伙!趕快給我到集市上去搜購吧。” 侍從們奉了王後,急忙趕到集市去購買,但商人們卻說:“陛下需要寶石,找找巴士拉 的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①吧。” 大國王哈里發聽了,吩咐宰相張爾凡寫信給巴士拉城執政官穆罕默德·蘇貝德,命他把 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送到京城晉見大國王。 宰相張爾凡照哈里發的旨意寫了一封信,打發大國王哈里發的掌刑官馬什倫前去送信。 馬什倫帶著書信,快馬加鞭趕到巴士拉,找到執政官穆罕默德·蘇貝德,呈上書信。蘇貝德 為馬什倫洗塵歡迎,百般尊敬他,恭敬地手捧書信讀了一遍,說道:“聽明白了,謹遵吩 咐。”于是下令隨從帶馬什倫去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家中找他。 馬什倫和蘇貝德的隨從一起來到克遼尼,一敲門,一個仆從應聲開門。馬什倫對他說: “告訴你們主人,大國王哈里發召他晉見,有事吩咐他。”仆人進去報告。 不一會兒,克遼尼聞訊,匆匆跑來,見馬什倫和蘇貝德的隨從仍站在門外,趕忙跪下行 禮,說道: “恭迎大駕,請里面坐吧。” “我們不能再耽擱了,必須趕快回京,大國王哈里發還等著你呢。” “請各位靜候片刻,待我收拾一下行李。” 克遼尼再三懇求,費盡唇舌,眾人才隨他進屋去。只見走廊中掛著綠色的金線刺繡的緞 子帷幕,裝飾豪華富麗。克遼尼吩咐仆人引客人到家中的澡堂里沐浴。澡堂中,牆壁鑲金嵌 銀,還有名貴的云石,浴池中混著薔薇水。仆人們侍奉殷勤。浴畢,每人另配一套繡金衣 服,這才請進客廳。 克遼尼頭上戴著鑲滿珠寶玉石的頭巾,坐在廳中,廳里到處用絲綢裝飾,一應家什、擺 設都嵌鑲著金銀、珍珠、寶石,富麗堂皇,光彩奪目。主人請馬什倫坐下,吩咐擺筵。只見 杯盤碗盞全是鑲金磁器,盛著各式各樣令人垂涎欲滴的山珍海味,琳琅豐盛。馬什倫眼看這 種鋪張的排場,暗自歎道:“喲!向安拉起誓!這樣的筵席,即使是在大國王哈里發宮中, 也難得一見。”隨後觥籌交錯,賓主開始暢飲到夜深。酒足飯飽後,每人得到五千金幣的禮 錢,才盡歡而散。 第二天,克遼尼又送給客人們每人一套繡金藍袍,招待仍然殷勤豐厚。馬什倫不由催促 起來,要他趕快啟程,說道:“以哈里發的名義,我們可不能再耽擱了。” “我的主人,”克遼尼說,“務請再等待一天,待明天我准備妥貼,就可以動身隨你進 京了。” 第三天,一切准備妥當,克遼尼騎上仆人牽來的騾子。那騾子金鞍銀轡,嵌著珠寶玉 石。他意氣風發地隨馬什倫上路。馬什倫眼看他仍如此鋪張,私下想:“瞧,他若這樣一副 打扮去宮里,大國王哈里發一定得追問他致富的原因。”他們辭別蘇貝德,率領仆從,離開 巴士拉,踏上旅程,日夜兼程向京城進發。 到了巴格達,克遼尼在馬什倫的陪同下,進宮謁見哈里發。他坐在哈里發的身旁,畢恭 畢敬地和哈里發談話,說道:“啟稟陛下,我帶來了一點兒薄禮,作為您的忠實奴仆,打算 呈獻給陛下,以表寸心。” “好呀,你拿出來看看吧。” 克遼尼得到允許,吩咐仆人抬上一個箱子,在哈里發的面前打開,取出幾件珍貴的擺 設,其中一株金樹,純金打造的枝干,翡翠做的綠葉,用珍珠寶石雕作果子,玲瓏逼真,非 常別致。然後他吩咐仆人抬上第二口箱子,取出一個綢緞帳篷,上面鑲滿各種名貴的珍珠寶 石,繡著各種飛禽走獸,耀眼奪目,華貴無比。哈里發看見這種舉世無雙的禮物,笑逐顏 開,非常高興。 “陛下。”克遼尼說,“我把這些禮物奉獻給陛下,可不是有什麼私心或者企圖。其實 是因為我想,自己是一個普通人,這樣的東西,只有陛下您才配享用。如果陛下允許,我還 可以在陛下面前表現自己的一點微末技藝。” “你想做什麼就做吧,看看你的特長也好。” “聽您的吩咐。” 克遼尼鼓起嘴巴,嘴唇上下努動,舉手一招,宮牆上的雉堞便慢慢移到他面前,然後他 舉手一揮,雉堞又回到原地;接著,他眨眨眼,面前突然出現一幢宮殿;他一開口說話,宮 內的鳥兒便與他交談起來。哈里發看到這種情景,十分驚奇,問道: “你這種本領是從哪兒學來的?從前只知道你叫懶漢艾博·穆罕默德,卻不知道你有如 此驚人的絕技。聽說你父親是澡嘗中做推拿按摩的,並沒有留下什麼遺產給你,可是你怎麼 會比我還富有呢?” “陛下,請聽我說吧!我的經曆真是離奇。要是記錄成書,可以讓後人引以為鑒呢。” “好的,克遼尼,你就講給我聽吧。” “陛下,願您長命百歲,永享福壽。人們叫我懶漢,先父也不曾留下一點遺產給我,這 都是事實。我父親原本沒有做過大事,他一生都在澡堂中替人按摩。我小時候,真算得上是 天下第一懶人。我懶到如此不堪的程度,就算是睡在烈日下,被曬得汗流浹背,也懶得挪動 身子,到蔭涼地方去。我就是在那種情況下,昏昏噩噩度了十五個春秋。先父去世時,不曾 留下一些財產,我家境貧寒,全靠我母親在外面做女傭維持生計,我自己卻一天到晚躺著不 動。 有一天,我母親拿著五個銀幣,到床前對我說:‘兒啊,聽說長者艾博·木朱爾要去中 國做生意,他是個好心人,心地善良,一向憐憫孤苦伶仃的窮人。這兒有五個銀幣,你快起 來,跟我一起去見他,求他幫助你,用這五塊錢買中國貨帶回來。或許安拉恩賜,咱們能賺 幾個錢糊口。’ 當時我不以為然,懶得起身。我母親生氣了,發誓說,要是我不起來隨她去,她就不再 管我,一輩子不再搭理我,讓我餓死算了。 聽了母親的話,我知道因為我太懶惰的緣故,惹得她非常生氣,于是哀求著說:‘媽! 扶一扶我吧。’她于是扶我起來。我說:‘幫我把鞋子拿來吧。’她于是拿來鞋子。我說: ‘替我穿上吧。’于是她又把鞋子套在我腳上。我說:‘抱我下床吧。’她把我抱下床。我 說:‘攙著我走吧。’她攙著我慢吞吞一步一挪地來到海邊,找到老人的家,她向老人打個 招呼,問道:‘你老人家是艾博·木朱爾嗎?’ ‘是呀,你有什麼事?’ ‘這是五個銀幣,煩勞您老人家幫幫我的兒子,為我們買幾件中國貨帶回來,借您老人 家的福澤,也許我們能賺幾個錢呢。’ ‘你們認識這個小伙子嗎?’艾博·木朱爾問同伴們。 ‘認識,他叫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可是我們從來沒見他出過門,今天算是打破常 規了。’ ‘以安拉的名義,孩子,把錢給我吧。’于是他收下五個銀幣,我和母親就此告別。他 和伙伴們則乘船遠航而去。 艾博·木朱爾和他的同伴一帆風順地航行,很快到了中國,賣掉帶去的貨物,采購了一 些土特產,然後他們辦好各種手續,啟程回國。在海洋中航行了三天之後,艾博·木朱爾突 然對同伴們說:‘趕快停船。’ ‘有什麼事嗎?’同伴們問他。 ‘你們知道,我把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托我的事情忘了,我們還是轉回去,替他買 幾件有利可圖的貨吧。’ ‘向安拉起誓,你別讓我們往回走吧,我們已經在海上漂泊了三天,吃的苦頭已經夠多 了。’ ‘我的義務沒有盡到,不掉頭回去怎麼成呢?’ ‘我們還是別走冤枉路了。我們湊一下,抽出比五個銀幣多幾倍的錢給他好了。’ 艾博·木朱爾聽從伙伴們的建議,同意如此。于是大家為他慷慨解囊,捐獻出一筆款。 船繼續往阿拉伯航行,途經一個島嶼,島上人煙稠密,他們便停下船登陸,收購礦石、珍 珠、海貝和其它的土特產。一個當地人牽著一群猴子,其中有只禿毛的,經常受到同類的欺 侮,主人稍不留神,它們便一哄而上,把它推到主人身上。主人一生氣,少不了打它一頓, 把它四肢捆起來,不准它動彈,這只猴子很可憐。艾博·木朱爾看到這種情景,惻隱之心油 然而生,對它的主人說:‘這只猴子賣給我吧?’ ‘你要買,我當然願意賣給你。’ ‘我身邊有別人的五個銀幣,你願意以五個銀幣的價錢,把猴子賣給這銀幣的主人 嗎?’ ‘好呀,願安拉因它而賜你福壽。’ 艾博·木朱爾付了錢,把猴子交給仆人,拴在船中,于是揚帆啟錨,繼續航行。 路經一個小島,他們又停船上岸。商人們紛紛出錢,請當地土人潛到海底,幫他們打撈 珍珠和海產。那只猴子看到有許多人潛水,自己解開脖子上的繩索,躍入水中,潛到海底。 艾博·木朱爾見猴子跳到海中,不禁悲哀地歎道:‘唉,真主保佑,這真是個劫難,我替那 可憐人買的一只猴子也沒了!’ 商人們同聲歎息,深為同情,一個個都以為猴子丟了,替艾博·木朱爾感到難過。過了 一會兒,潛水撈珠的人一個一個陸續回到岸上,那只猴子竟然也隨他們一起鑽出水面。它雙 爪握滿名貴的珍珠,竄到艾博·木朱爾面前,把珍珠拋在地上。艾博·木朱爾萬分驚異,說 道:‘這只猴子真是不可思議,還很有用處呢。’ 商人們帶著珠寶,揚帆啟航,向歸途航行。路經一個叫祖努基的島嶼,上面住著好吃人 肉的野人。船剛到岸,就被野人團團圍住。商人們全都被抓住,當天就讓野人吃掉幾個,其 余的被緊縛著慢慢等死。他們感到恐懼、愁苦,大家面面相覷,認為這次活不成了。可是到 了夜里,那只猴子偷偷來到艾博·木朱爾面前,替他解了繩子。其余的人見此情景,齊聲說 道:‘艾博·木朱爾,也許安拉借你的手來拯救我們吧。’ ‘你們各位要記住,憑著安拉的意願,我們能夠得救,全是依靠這只猴子。現在我決定 捐給它一千金幣呢。’ ‘如果我們平安脫險,大家都願意捐給它一千金幣。’ 那只通人性的猴子立刻過來,一個一個依次解了他們的繩索。他們恢複了自由,悄悄地 逃到海濱,見船仍然靠在岸邊,絲毫無損,便急急忙忙上船,迅速升起帆,全力以赴地逃 跑。 到了安全地帶,艾博·木朱爾對商人們說:‘各位朋友!大家應當遵守諾言,把認捐給 猴子的錢拿出來吧。’ ‘當然,這就給你。’ 于是,每人捐出一千金幣,猴子為此掙得了一筆巨款,由艾博·木朱爾代為保管。一路 上商船順流而行,終于平安回到巴士拉。商人們受到親朋好友的熱情迎接。艾博·木朱爾一 上岸就問道: ‘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在哪兒?’ 消息傳到我母親耳里,她跑到我床前對我說:‘兒啊,艾博·木朱爾已經回來了!你快 起來去見他,向他致意,看他給你捎來什麼。也許安拉會給你點兒什麼,使你賺點小錢 呢。’ ‘媽,’我說:‘包我下床,攙著我出門,我們到港口去見他去。’ 我拖拖拉拉,慢吞吞、懶洋洋地來到港口,走到艾博·木朱爾面前。他一見我便說: ‘祝福你,我的孩子!憑著安拉的意願,你的錢不僅救了我的性命,而且讓所有的人都脫離 了絕境,’他接著說:‘這只猴子,是我替你買來的,你先帶回家,過一會兒我上你家來, 把實情告訴你。’ 我把猴子牽回家,邊走邊想:‘向安拉起誓,這可是很奇怪的商品哩!’到了家中,我 對母親說:‘媽!我要好好睡覺,你卻非讓我起來做買賣,現在請你看看這奇怪的貨物 吧。’我大失所望,無精打采地待在家里。 一會兒,艾博·木朱爾的仆人熙熙攘攘擠到我家里,問道: ‘你是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嗎?’ ‘不錯,我就是克遼尼。’我說。這時候,長者艾博·木朱爾出現在他們身後。我趕忙 起身迎接,吻他的手,他對我說:‘來,到我家里去吧。’ ‘好的,這就走。’我答應著隨他去到他家里。他吩咐仆人拿出許多錢幣,對我說: ‘孩子,安拉賜福你了。這是你那五個銀幣賺來的利潤。’于是他把錢裝在箱中鎖起來,把 鑰匙遞給我,吩咐仆人抬上箱子,然後對我說:‘這些錢都是你的,帶著他回家去吧。’ 我遵照艾博·木朱爾的吩咐,領仆人把錢帶回家中。 我母親突然看見有了那麼多金錢,喜不自禁,非常高興,說道:‘兒啊,安拉賜你這麼 多金錢,救助你,從此你別再一天到晚懶洋洋,振作起來,還是上市場去做買賣吧。’ 我聽從母親的話,打起精神,一改往日的懶惰習氣,在集市開了一間鋪子,做起生意 來。那只猴子一直跟著我,飲食起居都和我在一起。不過它每天一大早都要出去一趟,耽擱 到正午才回來,每次總要帶回一個足有一千金幣的錢袋,規規矩矩地放在我面前,然後陪我 坐在鋪中,看我做生意。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我的財富越積越多,竟然成了富翁。于 是我廣置房屋田產,買了奴仆車馬,過上富足快樂的有錢人的生活。 一天,我和猴子照常坐在鋪中做買賣,它突然抬頭東張西望,一反常態,情形顯得很古 怪,叫人莫名其妙。我暗自想著:‘發生了什麼事了?’我正摸不著頭腦的時候,猴子突然 說起人話來,喊道: ‘艾博·穆罕默德!’我聽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不知所措。 它接著對我說:‘你別害怕,我告訴你真實情況。你知道,我其實是一個神仙,因為過 去你的處境艱難,我才前來幫助你的。現在你已經成為富翁,你手中的錢財如山,多得連你 自己也不清楚數目。現在我給你一個建議,如果你照我說的去做,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好 處呢。’ ‘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盡管談吧。’ ‘我打算把一個月兒般美麗的女郎嫁給你為妻。’ ‘怎麼會有這種事?告訴我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明天你要穿上最華麗的衣服,騎著配有金鞍銀轡的騾子,在賣糧的集市中找到瑟律普 的鋪子,去和他談談,對他說:我希望娶令媛為妻,因此前來求婚。如果他說你太窮,或嫌 你地位不夠,門第不高,你就送他一千金幣。他要是嫌少,你可不斷增加,拿錢證明給他 看。’ ‘好的!’我說。 于是,我在第二天,穿上最華麗鮮豔的衣服,跨上配著金鞍銀轡的騎騾,身後擁著十個 仆人,到賣糧食的集市中,找到瑟律普的鋪子。我見他坐在鋪中,便下馬趨前問候,坐下和 他談起來。 他對我說:‘你到這兒來,有何貴干?我能幫上你什麼忙嗎?’ ‘不錯,我是有事請求你。’ ‘什麼事情?’ ‘我希望娶令媛為妻,特意來向你求婚。’ ‘你一沒有錢,二沒有名望,門第又不高,怎麼配得上我的女兒呢?’ 我從腰纏里掏出裝有一千金幣的錢袋,雙手捧著遞給他。說道:‘這是送你的,拿去用 吧。就當這是我的名望和門第吧。古人說得好: 誰的手里有銀幣, 他便能花言巧語、信口開河, 親朋好友也甘願他擺布, 視他高人一等, 只因金錢給他點綴、粉飾, 才不致在人前原形畢露,窘迫不安。 因為富人即使胡言亂語, 也能招來阿諛奉承, 金錢是金科玉律, 窮人赤誠坦白的金玉良言, 卻遭人們譏笑、鄙夷, 被誣為無稽妄語。 時不論上下古今, 地不分東西南北, 只有金錢財富, 才會使人威嚴美麗, 呵!金錢!詭辯者的舌頭, 殺人放火者的利器。’ 我吟讀一段古人的詩句,瑟律普聽了,低頭沉思不語。一會兒,抬頭對我說:‘你如果 真想跟我的女兒結婚,給我三千金幣的財禮。’ ‘好啊,就照你說的辦。’我滿口答應,吩咐仆人回家取來三千金幣,恭敬地送給他。 錢一到手,他一骨碌爬起來,吩咐家仆鎖好店門,邀約幾個朋友一起來到我家,在證人面前 寫下婚書,對我說: ‘十天後舉行婚禮好了。’ 我滿心歡喜,得意洋洋地背著家人,悄悄地對猴子敘說,告訴它求婚的經過。當時它誇 贊說:‘你做得很好!’後來到了臨近結婚的日子,猴子對我說: ‘我有一樁事請求你,如果你替我做了,那麼什麼事情我都聽你的吩咐。’ ‘什麼事?你說吧。’ ‘在新娘子的洞房旁邊,有一間貯藏室,門上的銅環下有一把鑰匙,你轉動鑰匙,開門 進去,里面放著一個鐵箱,四角插著畫有符咒的旗幟,箱中有盛滿金錢的托盤,周圍纏繞著 十一條小蛇,盤中還有只綁著腳的白冠大公雞,旁邊擺著一把刀子。你拿那把刀子,宰掉雄 雞,劃破旗幟,再掀翻鐵箱。這就是我對你唯一要求的事。’ ‘好吧,我一定照辦。’我不假思索就答應了,隨即去瑟律普家中,先找到猴子告訴我 的那間貯藏室,然後和新娘見面。我的新郎如花似玉,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她 的美麗窈窕難以言傳,我不由得又是驚訝,又是歡喜。 當天夜里,待新郎睡熟了,我悄悄地起來,躡手躡腳地取下鑰匙,開了貯藏室,宰了雄 雞,劃破旗幟,掀翻鐵箱,照猴子所說的一切做了。不料就在這個時候,新娘驚醒過來,發 現貯藏室被打開,公雞被殺死,驚叫道: ‘完了,沒法子了!萬能的安拉拯救我吧!我就要被妖怪擄走了。’ 新娘剛說完,整個屋子就被一群妖怪圍起來,在一片恐怖的喧囂聲中,新娘被攫走了。 隨後瑟律普痛心疾首地跑到我面前,嚷著:‘艾博·穆罕默德!你做的好事?難道你就是這 樣照顧我的女兒的嗎?為了保護我的女兒不被鬼怪擄走,我求神在貯藏室中設置了這道符 咒。那個凶殘的妖怪六年前就想方設法,要搶走我的女兒,可是因為符咒保護,一直沒有得 逞。現在一切都讓你給搞糟了!我們家里沒有你呆的地方,你快給我滾吧!’ ‘我從瑟律普家中出來,垂頭喪氣地回到自己的家,猴子不見了。我四處找尋,卻始終 不見它的蹤影,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只猴子就是前來劫奪我妻子的妖怪。我知道自己中 了它的詭計,殺了大公雞,破壞符咒,親手替它清除了劫奪我妻子的障礙,我都做了些什麼 呀?我萬般懊惱,氣得捶胸頓足,撕破衣服,抽打面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後來我離開家,來到荒郊野外,漫無目的地到處游蕩,不知該到哪里去才好。我正迷迷 糊糊,走投無路的時候,忽然看到前面有一褐一白兩條蟒蛇在搏斗,我隨手拾起一塊石頭, 猛擲了過去,剛巧把那條凶暴的褐蛇打死了。白蛇得以脫身而逃。 過了一會,那條白蛇又出現了,身後尾隨著另外十條白蛇。它們圍著褐蛇的尸體,一起 噬咬,把褐蛇咬得支離破碎,只剩下一個腦袋,這才得意洋洋地四散爬開。我看到這種情 景,十分詫異,猛地感到頭昏眼花,一個踉蹌,便倒在地上,躺著正傷心絕望之時,我突然 聽見遠處仿佛有人吟唱: “拋開命運的束縛, 才能無拘無束地翱翔。 靜夜里你敞開胸懷, 安詳地抱枕安眠, 不必顧慮重重。 因為轉瞬間你一覺清醒, 真主會使乾坤轉變。” 聽了這樣的吟誦之後,我的心越發不安,左右張望,百思不得其解。忽然身後又有人高 聲吟道: “穆斯林呀! 《古蘭經》給你帶來福澤, 是你的引路人, 它能使你歡樂幸福。 神鬼的欺詐利用無足輕重, 因為我們是高尚的人類, 伊斯蘭教是我們崇高的信念。” 聽了吟誦的聲音,我不由自主地說道:“歌吟的人呀,以真主的名義起誓,告訴我吧, 你是誰?” 我剛一說完,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他說道:“你別害怕,我們是善良的神,曾經受 過你的恩惠。如果你有什麼願望,只要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效犬馬之勞,使你實現自己的願 望。” “我正遭受滅頂之災,我的願望你真能實現嗎?世上還有誰遭受我這樣的苦難呢?” “大概你就是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吧?” “不錯,我就是克遼尼。” “我是剛才那條白蛇的兄弟。你殺死了它的宿敵,替它解了圍。我們是一母同胞的四個 手足兄弟,我們十分感激你的恩情。你要知道,那只欺騙利用了你的猴子是一個妖怪,它是 為了能擄走瑟律普的女兒,才如此精心設計來利用你的。多年以來,它一直企圖搶走她,可 是因為那道符咒的阻擋,始終沒能得手。如果你不破壞那道符咒,它是無法接近你的妻子 的,你不要再為這件事而煩惱憂愁。為了報答你的恩情,我們會幫助你殺死妖怪,找回妻子 的。” 他說罷,大喊一聲,如晴天霹靂,他的部下便應聲出現在他面前。他問部下猴子的去 向,其中有個回答說:“我知道它在哪兒。” “它住在哪兒?” “它住在銅城里,那里終年見不到太陽。” “艾博·穆罕默德!”蛇神對我說,“讓他們中的一個背著你前去尋找,他會教你如何 救出妻子的。不過背你的也是個妖怪,在去的路上,你可千萬不能對他提真主的名字,否則 他扔掉你逃去,你會被活活地摔死呢。” “好的,我記住了。” 于是他的部下中的一個走到我面前,弓起身子,說道:“跨在我背上吧。”他背著我飛 離大地,直上高空。我看到天上的星星像山巒一般巨大,聽見天神們不斷地贊頌。他背著我 飛在云端,指給我看各種神奇景象,並一一作了解釋,還忠告我不可說出真主的尊名。 正當我們在天上飛行的時候,誰料突然出現一個怪人。他身穿綠袍,面孔發光,披頭散 發,手持火星四濺的利刃,來到我面前,說道:“艾博·穆罕默德,你快念誦信仰箴言吧, 否則,我就用這把利刃殺死你。”我十分害怕,忘記了禁止贊頌真主的警告,應聲念道: “安拉是唯一的主宰,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 我剛念到這兒,怪人就舉起利刃在虛空中一晃,妖怪立刻化為灰燼,我也從空中跌下, 落到波濤洶湧的海洋中。幸虧附近駛來一只小船,船中五個水手把我救起來。他們跟我嘰嘰 喳喳說些什麼,可我不懂他們的話,不知所以,只能比手劃腳一番。他們帶著我航行,捕上 些魚,烤熟了給我吃。 我和他們在海中航行了三十多天,最後靠岸,他們帶我進城,引我去見國王。我見到國 王,跪下去吻了地面,不想國王懂得阿拉伯語,並非常歡迎我到來,還賞賜我衣服,說道: “從此你就作我的隨從好了。” “這座城市叫什麼名字?”我問國王。 “這座城市叫胡諾督,屬于中國。” 國王讓宰相帶我游覽城市,據說那座城市的居民曾是邪教徒,因而受到上天懲罰,全都 變成石頭。我在城中四處游逛,看見林木繁茂。 我就住在城中,轉眼就是一個月。有一天,我出城來到郊外,坐在河畔歇腳,迎面來了 一個騎士,一見我便問:“你是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嗎?” “不錯,我就是克遼尼。” “你可知道,我們曾受過你救命之恩。” “你是誰?” “我是那條白蛇的兄弟。現在你已經離你的妻子不太遠了。”他脫下衣服,披在我身 上,還說道:“你別擔心,那個被燒成灰的妖怪只是我們手下的一個奴仆而已。”于是他讓 我騎在他背上,帶我飛到一處山邊,對我說:“順著兩山之間的峽谷向前走,就能到達銅 城,在那兒我再告訴你如何進城吧。” “好,我聽你的吩咐。”我照他說的在峽谷中一直向前走,來到城下,果然發現城牆是 銅築的。我順著城牆兜了一個圈子,卻找不到城門。這時候白蛇的兄弟突然重新出現,施法 術使我隱身,不讓人看見,又給我一把畫有符咒的寶劍,然後轉身離去。不久,我身旁響起 一片嘈雜的尖叫聲,出現許多古怪的人,眼睛都長在胸膛上,他們去能看見我,這些人問 道:“你是誰,是誰把你扔到這兒來的?” 我如實告訴他們自己的情況。他們聽了,說道:“我們是白蛇的部下,你所說的被猴妖 劫入城的那個姑娘,我們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前面有一道清泉,你順著水流的方向走, 就可進入城中。” 我依照他們的指點,隨著流水,經過地下水道,果然進入城中。我見妻子正斜倚在一張 金交椅上,周圍用緞簾遮擋著,近旁有一座花園,里面長滿金樹葉、翡翠葉的樹木,結滿寶 石、白玉、珍珠、珊瑚。妻子見到我,喜形于色,問道: “我的主人啊!是誰把你帶到這兒來的?” 我向她敘述別後的遭遇。她聽了說:“你要知道,這個該詛咒的妖魔,他十分愛我,不 管是對他有利還是對他有害的事都告訴我了。他說城中有一道符咒,他可以用它毀掉整座銅 城,只要他一聲令下,這里所有魔鬼全都聽他的吩咐。他說那道‘符咒藏在一根柱子的頂 上。” “那柱子在什麼地方?那符咒到底是什麼樣的?” 她把柱子指給我看,說:“符咒是鷹形的,上面寫著咒語,但我不知道確切寫的是什 麼。你快去把它取下來,扔進火爐,點燃麝香,等到清煙升起,便會出現一群魔鬼,它們對 你會畢恭畢敬的,你吩咐什麼,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憑著安拉的名義,快去取下符 咒,照我說的去試一試吧。” “好,我這就去。”我依言走到柱前,按照妻子的吩咐去做,果然立刻招來一群魔鬼, 齊聲說道:“我們前來聽命,主人!我們都是你的奴仆,你請吩咐吧。” “去把劫掠我的妻子的妖怪給我綁起來。” “是,主人。聽您的差遣。” 他們呼嘯而去,不一會功夫就把妖怪五花大綁著,帶到我面前,說:“我們遵命把他綁 來了。”我把這群魔鬼打發走,然後回到妻子身旁,給她講了取符的經過,最後說道:“我 的愛人!和我一塊兒回家去吧!” “好,我們這就一塊兒走吧。” 我帶她鑽入地下水道,順原來的路走出銅城,回到那個屬于中國的城里,請國王送我們 回家。國王命人帶我們來到港口,安排了一只帆船。一路順風,我們回到巴士拉。 回到家中,妻子去探望她的父母,彼此感到十分高興。然後,我燃起麝香,燒了符咒, 那群魔鬼危刹時出現在我面前,說道:“我們前來候命,要我們做什麼?只管吩咐吧。” 我吩咐他們把銅城中所有的金銀、珠寶、錦帛、綢緞全部如數搬到我家里。他們遵照命 令搬來以後,我又吩咐他們把猴子帶來聽我發落。 不一會兒,他們把那只卑鄙奸詐的猴子押來,我指著它痛罵道:“你這該死的妖怪!你 為什麼欺騙我?”隨即下令把它禁閉起來,于是群魔拿來一個銅質膽瓶,把它塞進去,拿錫 封上瓶口,把它永遠禁錮起來。 從此以後,我和妻子和和美美地過著幸福的生活。直到今天,我家里庫存的金銀、珠 寶、錦帛、綢緞仍然是不計其數。陛下,您若有什麼需要,我可以招來鬼仆,聽您的吩咐。 這一切全是真主的賞賜呀。” 大國王哈里發赫魯納·拉德聽了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非凡的經曆,非常驚喜。為了 答謝他的忠心和厚禮,賞賜給他幾件禦用珍品。從此,艾博·穆罕默德·克遼尼移居巴格達 城,在哈里發的庇護下,和妻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而且長命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