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章
倫敦的天主事工會活動中心位于奧姆宮街5號,它是一座外表樸素的磚房,從樓上可以俯瞰到肯辛頓花園的北大道。塞拉斯從未到過那里,然而當他以步代車向那棟房子走去時,他的心中逐漸有種越來強烈的前來尋求避難的感覺。盡管下著雨,雷米還是把車停在離房子不遠的地方,讓他下車,為的是使豪華轎車遠離熱鬧的大街。塞拉斯並不介意走路。雨,正在洗刷著天地間的一切。 塞拉斯聽從了雷米的建議,他把槍擦拭乾淨,把它放進帶柵條的爐篦里。他很高興把它處理掉了,感覺輕松了許多。他的雙腿因為一直被綁著,至今還有點疼,然而他曾經承受過的苦難遠比這大得多。不過,他倒是在為被雷米綁在車子後面的提彬而感到驚奇。這個英國佬肯定要吃一番苦頭了。 “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呢?”早在開車到這里來時,塞拉斯就已經問過雷米。 雷米聳聳肩:“還是讓教主做決定吧。”他以一種奇怪的果斷語氣說道。 此刻,塞拉斯向天主事工會的房子走去。雨下得更大了,將他身上的長袍淋了個濕透,他前天留下的傷口,因為雨淋的緣故,此時像針一樣刺痛了他的神經。他正准備將過去二十四小時的罪孽統統拋諸腦後,以便淨化自己的靈魂。如今,他的使命已經完成。 塞拉斯穿過小院,來到大門前。他發現門沒有鎖,卻一點也不感到奇怪。當他從地毯上走過時,樓上的電子鍾驟然響了起來。在這些居住者每天要花上大部分時間閉門禱告的大廳里,鍾,是在尋常不過的擺設。塞拉斯聽到頭上的木板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 一位身披大氅的男人走下樓來。“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他的目光很和藹,似乎毫不在意塞拉斯那令人吃驚的外表。 “謝謝。我叫塞拉斯,是天主事工會的成員。” “你是美國人嗎?” 塞拉斯點點頭:“我來城里就呆一天。我可以在這里歇歇腳嗎?” “那還用說,四樓有兩間房子空著呢。要不要我去給你拿些面包與茶來?” “謝謝。”塞拉斯此時已經餓壞了。 塞拉斯上樓挑了一個有窗戶的房間,他脫下身上被雨淋濕的長袍,只穿著貼身的衣服,跪在地上禱告。他聽到主人上了樓,將盤子放在門邊。塞拉斯做完禱告,吃完東西,便躺下睡覺。 三層樓以下,有人正打電話進來。接電話的,是剛才接待塞拉斯的天主事工會的那個人。 “這里是倫敦警察局,”打電話的人說道:“我們在尋找一名患了白化病的修道士。我們已經聽說,他可能就在你們那里。你見過他沒有?” 天主事工會的人大吃一驚:“他是在這里。他闖了什麼禍嗎?” “他真的在你們那里?” “是的,他正在樓上禱告呢。到底出什麼事了?” “你別放他走。”那位警官下了命令:“也不要跟任何人說。我馬上就派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