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你們尋找的圓球,本應在這位騎士的墓里。” 聖殿教堂里的騎土石像無一例外地仰面躺著,頭靠在呈長方形的石枕上。索菲只覺得一陣透心涼。詩里提到的“圓球”,不禁使她想起那晚在她祖父的地下室里看到的景象。 “神婚”。圓球。 索菲不知道是否有人在這個禮拜堂里舉行過這樣的儀式。這件圓形房間,似乎是專門為舉行這樣的儀式而建造的。一張長長的靠背石椅,圍著中央一塊光禿禿的空地。圓形劇場,就像剛才羅伯特說過的那樣。她想象著到了晚上,戴著面具的人擠滿了這個房間,舉著火把反複地吟唱,在屋中央上演“與上帝交流”的盛況。 她好不容易才強迫自己不去那樣想,跟著蘭登和提彬一道,走向第一批騎土石像。盡管提彬堅持調查要小心行事,索菲還是急不可耐的跑到他們前面,匆忙把左邊五尊騎士石像打量了一遍。 她仔細審視這些墳墓,認真觀察起它們之間的共性與差異來。每個騎士都仰面躺著,但有三位騎土將雙腿伸得筆直。而其他兩名騎士則將腿並攏起來。不過,這種奇怪的差異似乎跟失蹤的圓球沒有多大關系。她仔細觀察他們的衣服,發現其中兩位在鎧甲外面穿了戰袍,而其他三位騎士則穿著長達腳踝的長袍。這同樣說明不了什麼問題。索菲于是轉而去注意他們的另外一個也是唯一的差別——即他們不同的手形位置。兩名騎土劍握在手,兩名在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還有一位雙手叉腰。索菲看了很長時間,才聳聳肩,她沒看到任何表明圓球失蹤的線索。 她感到背心口袋里密碼盒的分量,便回頭瞥了蘭登和提彬一眼——那兩個男人慢慢地走著,他們還在看第三尊騎土的石像哩,不過他們顯然也沒交到什麼好運。她無心去等,便轉過身,向另一組騎士石像走去。她穿過開闊的空地,不停地吟誦那首詩,她不知讀過多少遍了,到現在,她已經完全可以憑記憶背誦出來。 “在倫敦葬了一位教皇為他主持葬禮的騎士。 他的行為觸怒了上帝,因為違背了他的旨意。 你們尋找的圓球,本應在這位騎士的墓里。 它道破了玫瑰般肌膚與受孕子宮的秘密。” 索菲來到第二組騎士石像群旁邊,她發現這些石像跟第一批沒有什麼兩樣。盡管它們躺在地上,披著鎧甲,佩戴寶劍,然而姿態卻各不相同。 但第十座,也就是最後一座墳墓除外。 她忙跑過去,睜大了眼睛低頭打量起來。 沒看見有什麼石枕,沒看見披著鎧甲,沒看見穿長袍,也沒看見它佩帶寶劍。 “羅伯特,雷爵士。”她大叫起來,整個房間里都聽得到她的回聲。“這里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哩。” 那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然後開始從房間的另一頭向她奔來。 “你是說圓球嗎?”提彬激動地喊著,一邊飛快地從對面跑了過來。他的拐杖“篤篤”地發出時斷時續的聲響。“是不是圓球不見了?” “不對,”索菲皺眉望著第十座墳墓:“我們好像少了一尊騎士石像呢。” 兩個男人來到她的身邊,低頭疑惑地看著這第十座墳墓。他們在這片空地里,沒看見躺了什麼騎士石像。這座墳墓,根本就是個密封的石盒。這個石盒呈梯形,底部小,往頂部不斷加寬,上面一個很尖的蓋子。 “這位騎士石像怎麼不見了呢?”蘭登很是吃驚地問道。 “太有意思了。”提彬摸摸下巴,說道:“這種怪事我都忘了。很多年我都沒到這里來了。” “這副棺材,”索菲說,“從外表上看,好像是與其他九座墳墓同時建造的,並且出自同一位雕刻家之手,所以,這尊騎士像為什麼不是露天,而是被放進盒子里呢?” 提彬搖搖頭:“這是教堂的一個謎。據我所知,至今還無人知道其中的緣由呢。” “沒什麼事吧?”祭台助手走了過來,神情頗為不安。“如果我冒犯了你們,還請你們多加原諒。不過,你們告訴我是來這里撒骨灰的,可我看你們怎麼像是來觀光的呢?” 提彬怒氣沖沖地看著他,然後轉身對蘭登說:“雷恩先生,顯然你家的慷慨並沒有像以前那樣能給你們換來在此駐足的充足時間啊。所以,我們還是把骨灰拿出來處理算了。”他轉向索菲說:“雷恩夫人,你說呢?” 索菲跟著一道演戲,她從口袋里把羊皮紙包著的密碼盒取出來。 “好啦,”提彬對祭台助手大聲喝道:“你能不能暫時離開一小會?” 祭台助手站著沒動,而是緊盯著蘭登,說:“你很面熟啊。” 提彬動了怒氣:“這也許是雷恩先生每年都來這里的緣故吧。” 索菲這時害怕起來。說不定他曾在去年梵蒂岡播出的電視節目里看見過蘭登呢。 “我從沒見過雷恩先生。”祭台助手聲稱。 “你弄錯了吧。”蘭登禮貌地說:“我相信我們去年還見過面呢。諾爾斯神父只是沒正式介紹我們認識罷了,可我一進來就認出了你。好了,我知道這次多有得罪,不過,如果你多給我幾分鍾的時間,那我現在可能就會走開很遠,並把骨灰撒進墳墓里了。”蘭登說起話來一字一頓,提彬不住地點頭稱是。 祭台助手看來更起了疑心:“可這些不是墳墓啊。” “對不起,你說什麼?”蘭登接口問道。 “它們當然是墳墓了,”提彬大聲地宣稱:“你在胡說什麼呀?” 祭台助手搖了搖頭:“墳墓埋的是尸體。可這些是雕像。是獻給真人的禮物。這些石像下面並沒有什麼尸體。” “但這是個地下墓穴呢。”提彬嚷道。 “只有過時的曆史書上才會這麼講。1950年教堂改造期間,人們都相信這是一個地下墓穴,但結果發現里面什麼東西也沒有。”他轉身對蘭登說:“我還以為雷恩先生知道這件事情呢,因為就是他家人發現了這個事實啊。” 屋內一陣不安的寂靜。 直到附屬建築物的門“砰”的被打開,才打破了屋里的寂靜。 “一定是諾爾斯神父,”提彬開了口:“你要不要去看看?” 祭台助手雖不相信,但還是大搖大擺地向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拋下蘭登、索菲與提彬三人,心情抑郁地面面相覷。 “雷,”蘭登小聲地說:“他說什麼?墳墓里沒有尸體?” 提彬有點心煩意亂:“我不清楚,我總以為——當然,肯定是這個地方了。我無法想象他在說些什麼。這是毫無意義的。” “我可以再看看那首詩嗎?”蘭登問。 索菲從口袋里拿出密碼盒,小心翼翼地遞給了他。 蘭登展開了羊皮紙,一邊讀詩,一邊將密碼盒放在手中。“沒錯,這首詩肯定是在暗指墳墓,而不會是指雕像。” “這首詩有沒有可能是錯的呢?”提彬問:“雅克,索尼埃是否犯了跟我一樣的錯誤?” 蘭登考慮了一下,搖了搖頭:“雷,你在說你自己吧。這座教堂是郇山隱修會的軍隊聖殿騎士們建造的。有跡象表明,如果把一些聖殿騎士的尸體埋在這里,郇山隱修會的長老定會認為是個不錯的主意。” 提彬目瞪口呆:“不過這地方很好嘛。”他突然轉身面向那些騎士石像,“我們發現肯定少什麼了!” 祭台助手進得附屬建築物里來,卻驚訝地發現里頭一個人也沒有。“諾爾斯神父?”我剛才明明聽到開門的聲音哪,他想。他繼續向前走,直到能看到教堂的入口。 一位穿著晚禮服的瘦男人站在門口,抓著頭皮,看起來十分的茫然。祭台助手氣得大喊——聲,意識到剛才讓其他幾個人進來後忘了重新關門,這才使可憐兮兮的鄉巴佬從外面的街道上跑進來,看他的樣子,倒像是在尋找去參加婚禮的路線怎麼走呢。“對不起,”他喊道,從一根巨大的石柱旁邊跑過去:“我們還沒開門哩。” 在他背後,突然響起衣服窸窸窣窣的聲音。祭台助手還沒來得及轉身,頭卻先被扭轉了過去。一只強有力的手,從後面緊緊捂住他的口,使他的喊聲不至于被人聽到。這只捂住他的手雪白雪白的,他還聞到了酒的味道。 那個一本正經穿著晚禮服的男人,平靜地拔出一把很小的左輪手槍,徑直瞄准了祭台助手的前額。 祭台助手覺得下身熱了起來,他意識到是自己失禁了。 “你給我仔細聽著,”穿晚禮服的男人低聲說道:“我要你馬上離開這里,不要做聲,然後跑掉,不要停。你聽清楚了嗎?” 祭台助手口不能言,只有拼命地點頭。 “要是你報警的話——”穿晚禮服的男人用槍低著他:“我們肯定會找你的。” 祭台助手于是迅速從外面院子里跑了出去,一刻也不敢停,直到雙腿發軟,精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