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
索非把密碼盒攬在懷里,開始輸入這幾個字母,她內心充滿了喜悅。“一個蘊含智慧的古詞。”蘭登與提彬在一旁看著,此時仿佛也停止了呼吸。 “S-O-F-” “小心,”提彬敦促道:“一定要小心。” “I-A-” 索菲輸入了最後一個字母。“好了,”她低聲地說,抬頭望了望其他人:“我要把它打開了。” “記住里面有醋瓶子,”蘭登輕輕地說,既恐懼又喜悅:“你要小心才是。” 索菲知道,如果密碼盒與她年輕時打開的那些東西一樣,那她只要緊緊抓住這圓筒的兩頭——而不必去管什麼字母或號碼,然後用力一拉,慢慢的朝相反方向施壓。如果輸入的數字或字母剛好與密碼相符的話,那麼圓柱體的一端就會自動滑開。就像打開相機鏡頭的盒蓋,然後她就可以伸進手去,將卷起來的莎草紙寫就的文件取出來。而這些文件,都繞著裝醋的瓶子包了起來。不過,要是他們輸入不正確的密碼,索菲在圓石筒兩端施加的外力會在里面形成一種推力,它就會向下作用到圓石筒,並對里面的醋玻璃瓶產生壓力,如果用力推,最終就會把它損壞。 “要輕輕的拉。”她對自己說。 索菲以手心抱住圓柱體的兩端時,提彬和蘭登兩人都挨了過來。索菲滿懷著即將破譯密碼的喜悅,幾乎忘記他們想要在里面找些什麼。這就是郇山隱修會的拱心石吧。據提彬講,它里面有一幅可以幫助我們找尋聖杯的地圖,憑這張地圖,就能找到抹大拉的瑪利亞的墳墓,以及耶穌嫉妒在最後的晚餐上用過的珍貴器皿……還可以揭開無數不為人知的真相。 索菲緊緊抓住圓石筒,再次檢查所有的字母是否與指示器上顯示的相同。然後她慢慢地一推。然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她稍微再用力,突然,那圓石筒就像設計精巧的望遠鏡一樣“砰”的一聲開了,圓筒重的一頭還落在她的手中。蘭登和提彬緊張得差點要跳起來。索菲將圓筒的蓋子放在桌上,傾斜著圓筒,眯著眼睛看看里面有些什麼,她的心急速的跳動起來。 啊,有幅卷軸! 索菲往里瞅著那張卷起來的紙中間的空隙,她發現它被包在圓柱形的物體上,她認為那可能是只醋瓶。不過,奇怪的是,那張包在醋瓶子上的的紙並非通常用的薄莎草紙,而是羊皮紙。那就怪了,她心想。醋可溶解不了羊皮紙啊。她又看了看那幅卷軸的空隙,意識到中間的東西根本不是什麼醋瓶子,純粹是其他東西。 “怎麼啦?”提彬問她:“快把那卷軸取出來呀。” 索菲皺了皺眉,一把抓住那張卷起來的羊皮紙及被它包住的物品,將它們從圓筒里取出來。 “那不是莎草紙,這麼重!”提彬說道。 “我知道,紙里面塞了些東西。” “那是啥?是醋瓶子嗎?” “不是。”索菲把卷起來的羊皮紙攤開,露出了里面的東西。“是這個。” 蘭登看到羊皮紙包住的東西,心不由一沉。 “上帝啊,你祖父是位多麼了不起的建築師!”提彬說著,倒在了座位上。 蘭登驚奇地睜大了眼睛。“我看索尼埃才不會把事情弄得這麼簡單呢。” 桌上現在又多了一個密碼盒,但比以前的那個更小,它用黑色瑪瑙做就,一直放在前一個密碼盒里。想來索尼埃肯定對二元論很感興趣吧。兩個密碼盒。什麼東西都成雙的。雙重含義。男人女人。黑中有白,白中有黑。蘭登只覺得由象征性符號編織成的大網正向外撒了開去。白衍生了黑。 每個男人都脫胎于女人。 白色——女人。 黑色——男人。 蘭登伸過手去,將那個更小的密碼盒舉起來。它除了比大的小了一半,而且顏色之外,其外形與前一個並無二致。他聽到熟悉的潺潺聲。很明顯,他們以前聽說過的醋瓶子就在這個更小的密碼盒里。 “好啦,羅伯特。”提彬一邊說,一邊把羊皮紙推給他。“你會很高興聽到的,至少方向我們是找對了。” 蘭登仔細打量羊皮紙。他又看到另一首用精美書法寫就的四行詩,而且仍然采用了五步抑揚格。這首詩的含義非常模糊,不過他只需要讀第一行,就知道提彬這次到英國來定會不虛此行。詩的第一行是這樣的: 在倫敦葬了一位教皇為他主持葬禮的騎士。 詩的其余部分清楚地表明:要打開第二個密碼盒,就必須去拜訪位于這座城市某個地方的騎士墳墓。 蘭登激動地轉身看著提彬:“你認為這首詩指的是什麼騎土呢?” 提彬咧嘴笑了笑,“總不會是最難猜的吧。可我知道,答案就在要找的墳墓里。” 就在此時,在他們前方十五英里開外的地方,六輛警車沿著浸滿雨水的街道,向比金山機場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