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蘭登記得很清楚,提彬剛剛憑記憶寫完了為數22個的所有的希伯來字母。經過允許,他采用了相應的羅馬字母,而不是希伯來字母,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用准確無誤的希伯來式的發音來朗讀這些字母。 ABGDHVZChTYKLMNSOPTzQRShTh 提彬念道:“阿勒夫(Alef),貝特(Belt),達勒(Dalet),赫依(Hei),維夫(Vav),紮因(Zayin),切特(Chet),特德(Tet),尤德(Yud),卡夫(Kaf),拉姆德(Lamed),墨姆(Mem),納恩(Nun),薩姆西(Samech),阿因(Ayin),佩因(Pei),紮迪克(Tzadik),庫夫(Kuf),雷希(Reish),希因(shin),塔夫(TaV)。” 提彬誇張地擦了擦眉頭,然後繼續費力地鑽研下去。“在正式的希伯來書寫體系里,元音字母是不需要寫出來的。所以,如果用希伯來字母拼寫鮑芙默神這個單詞,就會失去三個元音,只剩下——” “五個字母。”索菲脫口叫道。 提彬點了點頭,又開始寫起來。“好了,這就是用希伯來字母拼寫鮑芙默神這個單詞的正確形式。為了清楚起見,我把省略的三個元音字母也在這里寫出來。” BaPVoMeTh “當然,你得記住,”他繼續補充道:“希伯來語一般是從相反的方向寫起的,但這里我們照樣能夠運用埃特巴什碼。接下來,我們必須將所有的這些字母,按照與原先排列方向相反的順序重寫一遍,用這種方式來創造我們自己的替換系統。” “還有一個更簡便的方法。”索菲把筆從提彬的手里拿過來:“它對所有反射性的,包括埃特巴什碼在內的替換密碼都很管用。這是我在皇家霍洛威大學學到的小把戲。”她先從左到右寫了字母的前一半,然後又在下面從右到左寫剩下的那部分字母。“密碼分析專家把它稱作重影,單看部分很複雜,再看就容易明白了。” ┌─┬─┬─┬─┬─┬─┬─┬─┬─┬─┬─┐ │A│B│G│D│H│V│Z│Ch│T│Y│K│ ├─┼─┼─┼─┼─┼─┼─┼─┼─┼─┼─┤ │Th│Sh│R│Q│Tz│P│O│S│N│M│L│ └─┴─┴─┴─┴─┴─┴─┴─┴─┴─┴─┘ 提彬瞄了索菲寫的東西一眼,笑著說:“不錯嘛。看到霍洛威大學的後生們術業有專攻,我真的很高興吶。” 蘭登看著索菲畫的替換矩陣,不禁越發顫栗起來。他想,以前最早使用埃特巴什碼的那些學者,在破譯當今很出名的什薩克城(Sheshach)之謎的時候,其激動興奮之情,也不過是如此吧。多年來宗教學者們一直對《聖經》上提到的什薩克城的說法頗為不解。因為查遍所有的地圖,翻遍所有的文獻,也找不到這個城市,但它卻多次在《聖經》中的《耶利米書》里提到,如什薩克城的國王啦,什薩克城啦,以及什薩克城的臣民等。最後,有位學者運用埃特巴什碼進行分析,而顯示出來的結果幾乎讓人要暈厥過去。分析表明,什薩克城實際上就是另一個特別有名的城市的代名詞。其解析過程非常簡單。 什薩克城,用希伯來語拼寫就是:Sh-Sh-K。 Sh-Sh-K,如果用以上的密碼矩陣來加以替換,就變成了B-B-L。 B-B-L,用希伯來語的話來講,就是巴比倫城。 分析表明,神秘的Sheshach城就是通常所說的巴比倫城,自此引起了一場《聖經》考據熱。幾周之內,通過采用埃特巴什碼進行分析,《舊約》里好幾個令人費解的詞又相繼找到了解釋,使原先那些學者連想都沒想過的許多隱藏的含義浮出了水面。 “我們也差不多了。”蘭登低聲地說,按捺不住內心激動的情緒。 “還差一點呢,羅伯特。”提彬說。他掃了索菲一眼,笑道:“你准備好了沒有?” 索菲點了點頭。 “好的,鮑芙默神,如果用無元音字母的希伯來語,就是這樣:B-P-V-M-Th。現在,我們簡單運用你畫的埃特巴什替換矩陣,將這些字母轉換成五個字母的密碼。” 蘭登的心“咚咚”地跳起來。B-P-V-M-Th。陽光正從窗戶外傾瀉進來。他看著索菲的密碼替換矩陣,開始慢慢地進行轉換。B是Sh……P是V…… 提彬高興得像聖誕節晚會上快樂的小孩。“還有,埃特巴什碼顯示——”他突然停住了。“天哪!”他的臉色刷地蒼白起來。 蘭登立刻抬起頭來。 “你怎麼啦?”索菲趕忙問。 “你們不會相信吧。”他看了看索菲。“特別是你。” “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真是聰明,”他喃喃自語:“聰明絕頂了!”提彬重新在紙上寫了一遍。“來,鼓勵一下。這就是你要的密碼!”他把剛寫過的東西給他們看: Sh-V-P-Y-A。 索菲有點不悅:“什麼玩意嘛?” 蘭登也沒有立刻看出來。 提彬的聲音顫抖起來,似乎充滿了敬畏:“其實,這個宇在古代就是智慧的意思。” 蘭登又看了這些字母。“一個蘊含智慧的古詞,能揭開這卷軸的秘密。”過了一會,他總算明白過來。他從未想到會是這樣。“一個蘊含智慧的古詞!” 提彬大笑起來:“非常正確!” 索非看著那個詞,又看了那個刻度盤,很快便意識到蘭登與提彬都犯了同樣嚴重錯誤。 “這不可能是密碼。”她爭辯道:“刻度盤上的密碼盒沒有Sh。它用的是傳統羅馬字母。” “你看看這個。”提彬在一旁敦促道。“有兩點請你記住。第一,希伯來語中代表Sh音的符號也可以發S音,這可以根據方言口音而定,就像字母P也可以讀作F那樣。” “SVFYA?”索菲想,大惑不解。 “真是天才!”提彬補充說:“人們經常用字母V來替換元音字母O的!” 索菲看那幾個字母,試著把它們讀了出來:“S-o-f-y-a。” 她聽到自己讀的聲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Sophia?這個詞拼作Sophia?!” 蘭登熱切的點了點頭。“對呀!Sophia在希臘語中字面義就是智慧的意思。你的名字,究其根源,其字面義就是智慧的意思。” 索菲突然非常想念起祖父來。他竟然用我的名字來編制這密碼!她的喉嚨似乎被打上了個結。一切似乎是那麼的完美。然而當她扭頭去看那五個字母時,她意識到還有一個問題。“等等——Sophia有六個字母呢!” 提彬始終面帶著微笑:“你再看看這首詩吧。你祖父是這麼寫的:‘一個蘊含智慧的古詞。’” 提彬眨了眨眼:“在古希臘語里,‘智慧’這個詞就拼作S-O-F-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