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阿林加洛沙主教再次把法希打來的電話掛了時,他乘坐的那架可供住宿的渦輪螺旋槳飛機,正飛越過燈火閃爍的摩納哥城上空。他又一次跑到專為暈機者准備的袋子前,然而他太累了,即使想吐也吐不出來。 就讓它結束吧! 最近法希花樣百出,似乎總讓人難以預測。不過今晚,一切差不多都變得毫無意義了。事情進展得如何?所有的事情變化之迅速,實在令人難以控制。我讓塞拉斯去干了些什麼?!我自己又干了些什麼?! 阿林加洛沙雙腿顫抖著,走到飛機的座艙。“你給我掉轉方向吧。” 飛機駕駛員轉身瞥了他一眼,笑道:“你是在開玩笑,對吧?” “不,我要馬上到倫敦去。” “神父,你是在包機,又不是坐出租汽車。” “當然,我會給你補償的。你要多少?從這里往北飛倫敦只要一個小時,而且幾乎不要改變方向,所以——” “神父,這不光是錢的問題,還有別的一些東西。” “我給你一萬歐元,你馬上給我換個航向吧。” 駕駛員轉過身,吃驚地睜大了雙眼:“你說多少?你是什麼神父啊,怎麼帶這麼多的現金?” 阿林加洛沙折回到他的黑色公文包前,將它打開,拿出一張不記名債券,然後遞給飛機駕駛員。 “這是什麼?”駕駛員問道。 “梵蒂岡銀行開具的不記名債券,面值一萬歐元。” 駕駛員一臉疑惑。 “它跟現金一樣可以通用。” “可我要的是現金。”駕駛員說著,把債券遞了回來。 阿林加洛沙主教緊挨著座艙門才沒有倒下,他太虛弱了。“這關系到生死存亡的問題。你得幫幫我。我必須馬上到倫敦去。 駕駛員一眼看到這位主教手上戴著的金戒指:“給我來點貨真價實的東西怎麼樣?” 阿林加洛沙主教看了看戒指:“我可少不了這戒指啊。” 駕駛員聳了聳肩,轉過身,一動不動地望著後面擋風玻璃窗的外面。 阿林加洛沙內心湧起一股濃濃的悲哀。他看了看戒指。不管怎麼說,它所代表的一切,對他這位主教來說,很快就會不存在了。過了很長很長時間,他才把戒指從手指上摘下來,輕輕地放在飛機的儀表板上。 阿林加洛沙主教悄悄地從座艙溜了出去,到後面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來。十五秒後,他感覺到駕駛員往北傾斜了幾度。 即便如此,阿林加洛沙主教還是看不出前景有多麼的美妙。 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個神聖的目標,一次精心策劃的安排。然而現在,它就像一座紙牌做的房子,頃刻間坍塌了……至于結局如何,誰也不能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