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科萊中尉站在維萊特莊園的客廳里,注視著逐漸熄滅的煙火,深感沮喪。法希比他早到了一些時辰,此刻正在隔壁的房間里,對著電話筒大聲叫嚷,企圖以此調整他沒能准確找到那輛失蹤的“陸虎攬勝”車的情緒。 現在,那輛車不論在哪里都有可能,科萊心想。 科萊沒有直接按照法希吩咐的去做,並再次跟蘭登失去了聯系,他很感激PTS往地面打了個彈洞,這至少給他找到一個借口,說他們已經交過火。法希的情緒仍然很低落,科萊感到,等塵埃落定之時,必然會產生一些可怕的反響。 倒黴的是,他們在這里找到的線索似乎根本無助于幫他們弄清楚事態的進展如何,也無助于查明有誰參與其中。門外的黑色“奧迪”牌轎車已經被人冒名使用假信用卡租借走了,而且車牌在國際刑警組織的數據庫里也找不到相應的資料。 另一位特工急匆匆地走進起居室,一臉急切的神色。“法希上尉呢?” 科萊頭也不抬,眼睛盯著燃燒後余下的灰燼:“他在打電話呢。” “我已經掛了。”法希大步走了進來,厲聲說:“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特工回答說:“閣下,總部剛從蘇黎世儲蓄銀行的安德烈·韋爾內那里得到消息,他說想跟你私下里談談,要把說過的謊話糾正過來。” “哦?”法希說道。 科萊這才抬起頭來。 “韋爾內承認蘭登與奈芙今晚到過他的銀行。” “我們也想到了。”法希說:“不過韋爾內為什麼要撒謊呢?” “他說他只想跟你說,不過他已經同意了全方位的合作。” “那他都提了什麼條件?” “他要我們別將他銀行的名字披露在報紙上,還要我們幫他找回一些被盜的資產。聽他的口氣,蘭登和奈芙似乎從索尼埃的銀行賬戶上偷走了什麼東西。” “你說什麼?”科萊沖口說道:“怎麼會呢?!” 法希毫不畏縮,他的眼睛一動不動地注視著那名特工。“他們究竟偷了什麼東西呢?” “具體情況韋爾內沒有說,但他好像願意竭盡全力將東西弄回來。” 科萊拼命地想象這件事情是如何發生的。難道有可能是蘭登和奈芙用槍威脅了銀行的職員?或者有可能是他們強迫韋爾內開啟了索尼埃的賬戶,然後用裝甲貨車幫助他們逃之夭夭?盡管道理上也說得過去,科萊還是不太相信索菲·奈芙會卷入到那種事件里去。 從廚房里傳來另一位特工的聲音:“上尉在嗎?我在撥通提彬先生的縮位號碼,我正往布爾歇機場打電話。情況有些不妙了。” 三十秒後,法希把東西整理好,准備離開維萊特莊園。他剛得到消息,知道提彬在布爾歇機場附近有一架私人飛機,而那架飛機早在半個小時前就已經飛走了。 那個接聽電話的布爾歇機場工作人員聲稱他並不知道飛機上栽了些什麼人,也不知道他們飛往何處。在布爾歇機場,飛機是從不按時間表起飛的,也沒有什麼飛行日志的記錄。即使是一個小型機場,這也是很不合法的。法希確信,只要他施加適當的壓力,就會找到所要尋找的答案。 “科萊中尉,”法希一邊朝門外走去,一邊氣急敗壞地喊道,“我馬上就走,你負責這里的PTS調查工作。如果情況有變,你就酌情處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