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
索菲盯著提彬看了好一會兒,然後轉身看著蘭登問道:“聖杯是個人嗎?” 蘭登點點頭。“實際上是個女人。”從索菲茫然的表情中,蘭登知道她已經被弄得暈頭轉向了。他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時,也有這樣的反應。直到明白了聖杯的象征意義,他才搞清了聖杯和女性之間的聯系。 提彬顯然也是這麼想的。“羅伯特,也許現在是你這位象征學專家把事情說明白的時候了。”他走到桌子一頭,找了一張紙,放在蘭登面前。 蘭登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筆,說道:“索菲,你熟悉代表女性和男性的圖示嗎?”說著,他在紙上畫了一個很常見的代表男性的圖示含和一個代表女性的圖示早。 “當然了。”索菲說。 蘭登平靜地說道:“可是這並不是最早代表男性和女性的圖示。許多人都誤認為這個代表男性的圖示源于盾牌和長矛,而這個代表女性的圖示則源于能照出她們美麗容貌的鏡子。實際上這些標記源自古代天文學用來代表行星的男神馬爾斯和女神維納斯的標記。原來的標記更加簡單。”蘭登在紙上又畫了一個圖示。 /\ 他接著說道:“這是最早代表男性的圖示。男性生殖器的基本形狀。” 索菲說道:“確實很像。” 提彬補充道:“原本如此。” 蘭登接著說道:“這個圖示的正式名稱為‘刀刃’,它代表著進攻和男子氣。實際上,時至今日,這個圖示還被用在軍隊的制服上來表示軍銜。” 提彬笑著說道:“確實如此。你的生殖器越多,軍銜就越高。男人真是本性難移啊。” 蘭登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讓我們繼續。可以想象,代表女性的標志方向完全相反。”他在紙上又畫了一個圖示。“這個叫做聖餐杯。” \/ 索菲抬頭看著他,滿臉驚訝。 蘭登看出她已經開始聯想了。他說道:“聖餐杯就像一個酒杯或容器。但更重要的是,它還像婦女的子宮。”蘭登盯著她說道:“索菲,根據傳說,聖杯是一個聖餐杯,一個酒杯。但是,這樣的描述隱藏了聖杯的實質。也就是說,傳說只是把聖杯作為一個重要事物的比喻。” “女人。”索菲說道。 蘭登微笑著說道:“一點沒錯。杯子實際上是古代代表女性的標記。那麼聖杯代表的就是神聖的女性和女神了。她現在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實際上是被教廷毀滅了。女性的力量和創造生命的能力非常神奇,而這對當時正在崛起的男性統治的羅馬教廷構成了嚴重的威脅。于是他們就把神聖的女性說成是魔鬼,並說她們不聖潔。按照他們的說法,是男人而不是上帝創造了‘原罪’,而夏娃則偷嘗了禁果,招致了人類的墮落。一度被奉為神聖的生命創造者的女性現在成了敵人。” 提彬附和道:“認為女性是生命締造者的觀點是很多古代宗教的基礎。生育後代是件非常神奇而又充滿了力量的事。然而,令人傷心的是,基督教的哲學決定通過忽略女性的生理特征來抹滅女性的創造力量,而把男性尊為‘創造者’。《創世紀》告訴世人夏娃是用亞當的肋骨做成的。女人成了男人的衍生物,而且還是罪人。《創世紀》結束了對女神的崇拜。” 蘭登說道:“聖杯代表著失落的女神。當基督教產生時,所謂的邪教並沒有輕易地消亡。關于騎士們尋找聖杯的傳說實際上是關于尋找聖女的故事。那些宣稱‘尋找聖杯’的騎士是以此來掩蓋真相,以免受到羅馬教廷的迫害。當時的教廷欺壓婦女,驅逐女神,燒死不信奉基督教的人,而且還禁止異教徒崇拜聖女。” 索菲搖搖頭,說道:“對不起,當您說聖杯是個人時,我還以為那是個真人呢。” 蘭登說道:“是個真人。” 提彬興奮得站了起來,脫口而出:“但並不是指所有人。那位特殊的女性攜帶著一個重大的秘密,一旦秘密泄露,將會動搖基督教的根基!” 索菲激動地問道:“這位婦女在曆史上很有名嗎?” “非常有名。”提彬拿起拐杖,向走廊走去:“朋友們,到我的書房去繼續討論吧,我將很榮幸地給你們看一幅達·芬奇為她畫的肖像。” 廚房里,男傭雷米·萊格魯德一言不發地站在電視機前。新聞中正播放著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照片……雷米剛剛為這兩個人送過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