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確實是十位數,”索菲說道。當她仔細地查看那張照片時,對密碼學的感覺被喚醒了。 13—3—2—21—1—1—8—5 祖父把賬號寫在了盧浮宮的地板上! 當索菲第一次在盧浮宮的木地板上看到這個凌亂的斐波那契數列時,以為這串數字的唯一目的只是讓警署請密碼員來參與偵破,從而讓索菲有機會參與其中。後來,她認識到這些數字還是破解另外幾行詞句的線索——一個打破順序的序列……一個數字之謎。現在,更加使她驚異的是,她發現這些數字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含意。幾乎可以肯定,這些數字肯定是打開祖父的神秘保險箱的關鍵。 “他是使用雙關語的大師。”索菲轉過身對蘭登說道,“他喜歡有多層意思的東西。喜歡在密碼里套密碼。” 此時,蘭登已走近了傳送帶邊上的計算機裝置。索菲抓起那張電腦打印的照片,跟了上去。 那個裝置的鍵盤和銀行自動取款機的鍵盤相似。顯示屏上顯示著十字形標志。鍵盤旁邊有一個三角形的孔。索菲毫不猶豫地把鑰匙插進那個孔里。 屏幕馬上刷新了。 賬號: ---------- 光標閃爍等待著。 十位數。索菲念著照片上的數字,蘭登把它們輸了進去。 賬號: 1332211185 最後一個數字輸入完畢後,屏幕又刷新了,出現了用幾種不同的語言寫成的信息。最上面的一段是英語。 注意: 在按確認鍵之前,請核對您輸入的賬號是否准確。 如果計算機無法識別您的賬號,為了安全,系統將自動關閉。 “終審判決,”索菲皺著眉頭說道,“看來我們只有一次機會。”普通的自動提款機一般都會允許用戶輸入三次密碼,然後才會沒收他們的銀行卡。不過,這一台顯然不是普通的取款機。 蘭登對照著照片上的數字仔細地核對輸入,確認無誤後,他說道:“數字沒錯。” 他指了指確認鍵,“按吧。” 索菲把食指伸向鍵盤,但一種奇怪的感覺突然襲來,她猶豫了。 “按呀。”蘭登催促道,“韋爾內馬上就回來了。” “不對。”她把手指拿開。“這個賬號不正確。” “肯定對!十位數。還會是什麼?” “這個賬號太沒有規律了。” 太沒有規律?蘭登不同意這個說法。每家銀行都會建議他們的用戶隨機選擇密碼,這樣就不會被人猜到。這家銀行當然也會建議用戶隨機選擇密碼。 索菲刪除了剛剛輸進去的所有數字,抬頭看著蘭登,目光中流露出自信。“這個理應很隨意的賬號竟能重新排列成斐波那契數列,這也太偶然了吧?” 蘭登明白她已有了主意。來這里之前,索菲就曾把這組數字排成了斐波那契數列。隨便一組數字能排列成斐波那契數列的可能性有大呢? 索菲又敲起了鍵盤,邊回憶邊輸入了一組不同的數字。“而且,就祖父對符號學和密碼的偏愛來說,他應該會選擇一組對他來說有意義的、容易記住的數字。”把數字全部輸進去之後,她狡猾地笑了一下。“看上去很隨意,但實際不然。” 蘭登看了看屏幕。 賬號: 1123581321 蘭登一時沒看懂。可是當他回過神,就明白索菲所言極是。 斐波那契數列: 1—1—2—3—5—8—13—2l 當斐波那契數列混合成一組十項數字的組合時,根本就無法辨認。容易記住,但從表面看卻很隨意!這是一個永遠都不會被忘記的極為巧妙的十位數密碼。而且,這也充分說明了為什麼盧浮宮地板上那組凌亂的數字可以重新排列成這著名的數列。 索菲伸出手按下確認鍵。 毫無動靜。 至少他們沒有覺察出有什麼動靜。 就在那一刻,在他們腳下的那個巨大地下金庫里,一個機械手被激活了。這個機械手在雙軸傳送裝置上滑動著,尋找與輸入賬號相匹配的保險箱。金庫里,上千個一模一樣的塑料箱子在巨大的鐵架上排成一行,看上去就像教堂地下室里的一排排靈柩。 機械手迅速地移動到正確方位,然後垂了下來,用電子眼確認了一下上面的條形碼。接著,機械手非常准確地抓起箱子沉重的把手,把箱子直直地提了起來。傳送裝置上的齒輪轉動著,機械手把箱子運到金庫的另一頭,然後在一個靜止的傳送帶上方停了下來。 機械手輕輕地放下箱子,收了回去。 緊接著,傳送帶迅速地轉動了起來…… 蘭登和索菲看到傳送帶轉了起來,長出了一口氣。他們站在傳送帶旁,就像在行李提取處等待神秘行李的疲憊旅客。 傳送帶從一個伸縮門下面的窄縫里穿進來,延伸到他們右側。鐵門滑了開來,一個很大的塑料箱子從傾斜的傳送帶上運了過來。那個箱子是個笨重的黑色塑料箱,比索菲想象的要大得多,就像一個沒有氣孔的寵物空運箱。 箱子沿斜坡滑到他們面前。 蘭登和索菲靜靜地站在那里注視著這個神秘的箱子。 跟這家銀行的其他東西一樣,這個箱子的所有零部件——從鐵扣到頂端的不干膠條形碼以及結實的把手一一—都是由機械制造的。索菲覺得它就像一個巨大的工具箱。 索菲迅速地打開箱子上面的兩個扣,看了一眼蘭登。然後,兩個人一起抬起沉重的蓋子,向後掀開。 他們走上前,朝箱子里望去。 索菲看第一眼時,還以為箱子是空的。不過,接下來她在箱子底上看到了一件東西。 那是個打磨光滑的木盒,有鞋盒那麼大,配著精美的合頁。木頭是深紫色的,發著黯淡的光,上面有粗線條的紋理。紫檀木,索菲認了出來。這是祖父最喜愛的木材。盒蓋上鑲嵌著一朵美麗的玫瑰花圖案。她和蘭登交換了一下困惑的眼神。索菲側過身,拿起盒子仔細端詳。 天哪,它竟然很沉! 索菲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放到大桌子上。蘭登站到她身邊,和她一起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小小的財寶箱。這就是祖父要他們來拿的東西! 蘭登驚異地看著盒蓋上手工雕刻的圖案——那是一朵五瓣玫瑰。他以前曾多次看到過這種玫瑰的圖案。他低聲說道:“五瓣玫瑰。這是隱修會用來代表聖杯的標志呀。” 索菲轉過身,看著他。蘭登看得出索菲的心思,他也有相同的疑慮。盒子的大小、重量以及隱修會代表聖杯的標志似乎都暗示著一個不可思議的結論。耶穌的聖杯就在這個木盒子里!蘭登再一次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的。 索菲低聲說道:“這個盒子倒是挺適合放聖杯。” 但里面不可能是聖杯。 索菲把盒子拽過來,准備打開。可是,就在她拖動盒子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盒子里傳出汩汩的水聲。 蘭登把盒子拿起來。里面有液體? 索菲也感到迷惑不解。“剛才你有沒有聽到……” 蘭登困惑地點點頭,“液體。” 索菲伸手慢慢地打開盒扣,掀起蓋子。 里面的東西是蘭登從沒見過的。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那絕對不是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