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22)
石隊長甚忙,可是也很自在.他的心里極忙,忙得象剛開春的蜜蜂.他的臉上和身上可是沉穩的象個老牛.王宅所有的人都喜歡他.他不常說話,可是只要一開口就招人笑.他的嘴很甜,一張嘴不是"二叔"就是"四大媽".他的手又很勤,人家的眼睛向茶壺那邊一轉,他馬上端過茶去;人家剛要欠身,他過去把火添上.他有力氣,又不偷懶,他一個人作了三個人的事.

他並不教大家起疑心,因為他替他們作事,並非故意的討好,而自有他的打算一種狡猾的誠實.他常常念道:"俺可就是吃的多咧!"大家放心了他,他的熱心幫忙,敢情是為多吃一口.于是,四大媽在餐後,還給他藏起兩個大餅子來.

他不愛多說話,可是抽冷子也會說個頂放肆的農村間的笑話,招得大家把肚子笑疼.別人笑,他板著臉.女人們臉紅了,他滿不在乎.連男帶女都善意的指著他說"真是活寶!"

在他的種種工作中,他最喜歡挑水.自從他上工,王宅的水缸,壇子,罐子,永遠是浮著沿兒的水.一看缸中空了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馬上他挑起水桶就走.他不僅到離王宅最近的井去汲水,他各處去找井,他的理由是試一試各井的水,看看哪一口井的水最甜.

當他挑水桶在街上走的時候,他的眼睛給同他來的弟兄們點了名.他們誰也不招呼他,大家的眉毛往上一挑便彼此會意.有的面向南,手抓抓頭,他知道了:這家伙是住在南門外.有的用手摸摸鼻子,他知道了:這家伙已住在城內.他不用向他們作暗號,因為他的水桶上有很顯明的"王宅"兩個字.他把水桶換換肩,他們知道了:要小心.他把水桶放下,休息一會,他們曉得等候命令.

他真勤,真愛挑水,王宅的人都曉得了他有挑水的癮.看他,當挑出空桶的時候,他故意的教水桶左右的搖擺,口中哼唧著又象老鷹叫,又象是一種什麼古怪的梆子腔,他的快活簡直象每頓都吃肉餡的餃子似的,當把水挑回來,離朱漆大門不遠的時候,喝,他一手扶著一頭的繩子,水桶紋絲不動,他的大腳象在地上彈似的,快步如飛.直到晚上入寢,他才摸著肩上紅腫起來的肉,偷偷的說幾聲:真要命!

他不敢早睡,也不敢晚起,他怕夜里說夢話,教別人聽去.別人都睡了,他才睡;別人都沒起來,他先起來;這樣,他才放心自己.他很疲乏,有時感到焦躁,可是他須管住自己的脾氣真要命!

在井台上,他遇見了李德明也挑著一副水桶來打水.石隊長一邊汲水,一邊下命令:"你回去報告這里的情形,趕快回來!不容易進城,就到老鄭那里去,他會幫忙!"李德明邁步就走.石隊長急切的說:"水桶!真要命!"

文城的人這幾天頗有點死而複活的樣子,而敵人的檢查與防備也就更嚴的,所以石隊長告訴李德明"不容易進城,就去找老鄭."

文城的人們不曉得軍情,但是敵軍一調動,他們便想到國軍來反攻.他們的苦痛無法解除,他們的恥辱無法洗刷,他們的生命無法得到安全,除了國軍反攻.在最初,他們怕敵兵.後來,他們恨敵兵.現在,他們覺到敵兵是應當被殺死的東西.敵兵的調動多半是在夜里,文城的人們在晚上九點鍾就不敢出門,可是他們的耳朵並沒有聾.他們聽到城外火車的不斷的響聲,城內路上的馬嘶與車聲.他們不能入睡,不約而同的想到"里應外合".假若國軍真攻到,他們願意破出命去參加戰斗.他們覺得唐連長雖死而並未曾死,他永遠活著,光榮的活著.他們才是真死了呢,雖然還帶著一口氣.他們收納了石隊長帶來的人,冒臉!但是他們願意冒險,只有冒險才能救活他們自己.他們沒有打聽,而自然的認識了王宅的新來水夫.他裝得那麼象;但是他瞞不了大家:大家久希望來個英雄;現在,英雄來了!

象螞蟻相遇,彼此碰一碰頭上的須,象蜂巢有什麼危機,蜂兒們馬上都緊張起來,文城的人們雖然沒有任何顯明的表示與動作,可是全城都有一種不活動的活動,不言而喻的期待,安靜的緊張.象聽見樹葉飄落,便知秋已來到似的,王舉人的心里也有些不安.他知道的比大家更多一點,可就也更多一些不安.他知道敵兵是出去消滅山下的軍隊,可是他知道出去的敵軍已經有不少已經回來帶著彩,或已經一聲不出了.

他常常無緣無故的出一身冷汗.假若國軍攻到,他怎麼辦呢?是的,他是為保護他的生命財產才投降的;但是,這是個可以邀得諒解的理由嗎?他覺得自己是已立在懸崖上,一陣風便能把他吹下去粉碎他.他沒有從什麼氣節,名譽上著想而懺悔,他只後悔投降了敵人而仍不能安全.這種後悔慢慢變成憤怨,恨老天爺為什麼把他放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教他前怕狼,後怕虎的受罪!

正是在他這麼怨天尤人的時候,石隊長把帶來的信交給他.

"怎麼?你"王舉人的臉上白得象張紙.

"我是石隊長,請你寫回信!"

"寫回信?"

"到了你將功折罪的時候了!"石隊長的話象預備了許多時候的,簡單扼要的.

"我並不知道多少他們的事,你看……"他說不下去了,他的喉中被一股怨氣噎住.

"從今天起,你得設法多知道點他們的事,告訴我!""干什麼呢?"

"我們好反攻!"

"反攻?又打仗?又"他以為日本人既攻下城來,文城就從此不會再有戰事,一直到他整整齊齊的入了棺材.他死後,日本人是永遠占據著文城呢,還是國軍再打回來呢,便與他一點不相干了.

"當然!快寫信!我給你半天的限,你要是想陷害我呢,我還有許多同伴呢,會在一點鍾內要你的老命!我挑水去啦!"石隊長很有禮貌的走出來.

王舉人足足的發了半個鍾頭的楞.弄來弄去,原來他自己的家里就是個戰場兩邊的人都有,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動手打起來,怎麼辦呢?

他不敢多在家里,誰知道什麼時候石隊長一變臉,就把他打死呢!

他也不敢多到維持會去.平日,他只截三跳兩的去一會兒,有什麼要緊的公事,自有人送到他的家里來.現在,假若他天天去,而且東看看,西問問,豈不教日本人疑心他麼?沒辦法!

這時候,夢蓮來了,他嚇了一跳.他仿佛已經不大認識了她,他很喜歡看見她,可是又覺得她很疏遠,疏遠了已經好久好久.

她很瘦,眼上有個黑圈,好象剛才病過一場似的,可是,她的臉上帶著一點琢磨不透的笑意.

"爸爸!"她的確是笑了.

"干什麼?"

"二狗這兩天怎樣?"

"什麼怎樣?"

"那件事!我想啊,爸爸,一山大概是死了!"她低下頭去.

"怎麼?"

"老沒有來信了!"她抬起頭來,趕緊又低下去."噢!"他燃著了火紙,想了一會兒."你想明白了?二狗不壞!"

"我是這麼想,咱們跟二狗親密一點,他好多幫你忙!這兩天,"她望外打了一眼,把聲音放低,"外邊好象又亂.他要是多告訴咱們消息,兵來將擋,咱們好有個准備呀!""好孩子!對!"舉人公要笑,但只抿了抿嘴,表示出自己有涵養.

這時候,大門內有人發威二狗的聲音.

二狗進大門.石隊長挑著滿滿的兩大桶水也進大門.他往旁邊一閃,為是讓開二狗,可是水桶一歪,灑得二狗的皮鞋與褲腿上全是水,二狗的小眼瞪得無法再大一點,"混賬!混賬!"

石隊長放下水桶,解開破襖,脫下來,跪下,給二狗擦鞋嘴中唏唏的干出氣,他說不出什麼來.

二狗的氣消下去一點,口中還罵著,可是沒有前兩聲那麼有力了."滾開!越擦越髒!"

"我叫石頭,鄉下人!"石隊長羞慚滿面的慢慢往起立,輕輕抖著破襖."老爺!你要教俺賠,俺可貼不起咧!"夢蓮在二門里向外探了探頭.二狗立刻擺出寬大與漂亮:"誰教你賠?賠得起!"說罷,疾步往里走,希望追上夢蓮.她已經走出相當的遠,但是忽然立住,回了頭,二狗的眼暈了一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