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的哲學(44)
"姑娘,你自己的事還要留心啊!你知道婦女一過了年青的時候,可就……"龍樹古對龍鳳說.

"我明白!父親!不過,我立志等著李應!"龍鳳很堅決的說.

"可是他到那里去?是生是死?全不得而知!就是他沒死,為什麼他一封信也不給你寫,這是他愛你的表示嗎?""給我寫信不寫,愛我不愛,是他的事;我反正不能負他,我等著他!"

"那麼你不上奉天去?"龍軍官有些著急的樣子."我在這里等著他!"

"那就不對了,姑娘!奉天的工作是上帝的旨意!上帝選擇咱們父女到奉天去,難道我們不服從他嗎?"龍鳳眼含著淚,沒有回答.

"再說,"龍軍官接著說:"上奉天並與等李應不沖突,你可以在奉天等他呀!我們的事是私的,上帝的事是公的,我們不能只顧自己而誤了上帝的事業!"

"上帝的事業與人們的愛情有同樣的重要!我知道李應什麼時候回來,他回來而我走了,我們何年再能見面?父親,你上奉天,我依舊在這里,難道你不放心?"

"我是不放心!自從你母親死後,我寸刻離不開你!我要不為你,何苦受這些罪?"

他們父女全低著頭落淚,待了半天,龍鳳問:"要是我出嫁了,還能和父親一處住嗎?"

"那是另一回事,出嫁以前我不能離開你!姑娘別傲性,你再聽一回父親的話,那怕只此一回呢?"

怎樣新的人也不會把舊勢力鏟除淨盡,主張"非孝"的家庭革命者可以向父母宣戰,然而他受不起父母的央告,軟化;況且父母子女之間的愛情,有時候是不能以理智判斷分析呢?龍鳳無法!她明白什麼是"愛",可是她還脫不淨那幾千年傳下來的"愛"的束縛"愛"是子女對父母的孝敬!

龍樹古受華北救世軍總部的委派,到奉天立支部宣揚福音,所以他們父女有這一場的小沖突.龍樹古已與孫八說妥還債的辦法,而到奉天去的原因的一個,聽說是到奉天可以多掙幾塊錢.

龍鳳的苦處已非她一顆珍珠似的心所能容了!她懷疑了她的父親,到底他的一切設施,是不是為她?她把李應丟失了,設若李應沒有走,她的父親是否真意的把她給李應呢?她向來對于父親非常親愛,今日忽然改變?她真的愛李應,將來她的父親要是迫她嫁別人呢?……她看不清楚,想也想不明白,她懷疑她的父親,可是她還不敢不服從他.……教會中開歡送會,歡送龍家父女.禱告,唱詩循序作過,一位華北總會派來的軍官致詞,大意是:"信著上帝的支配,救世軍布滿全球;憑著我們的信力,驅逐一切魔鬼!去了私念,戴上上帝的衣帽;舍了生命,背起耶穌的苦架.犧牲了身體,尋求天國的樂趣!……這是龍家父女的責任……阿門!"

龍家父女一一和會中人握了手,致了謝,慢慢的走出教會.

趙四右手拿著一束玫瑰花,左手提著一小匣點心.雙手齊舉迎上龍家父女去.把花遞給龍鳳,把點心遞給龍軍官.然後對她說:

"這幾朵花是吉祥如意!"

對他說:

"這幾塊點心吃了解餓!"

說完,一語不發的垂手而立看著他們父女.

他們明白趙四的意思,笑著接了東西,向趙四道謝."你們幾時走?"趙四問.

"還有一半天的工夫."龍軍官回答.

"有用我的地方沒有?"趙四又問.

"有!"龍鳳沒等她父親張口,搶著說."四哥,你去給我買一點茶葉去!我今天五點鍾回家,你要買來,那個時候給我送去頂好!"

"就那麼辦!"趙四接了龍鳳的錢去出城買茶葉.…………

"你父親呢?"趙四問龍鳳.

"出門了,這是我叫你這個時候來的原因.四哥!我父親對我的態度到底怎麼樣,你明白不明白?"龍鳳十二分懇切的問.

"我不明白,"趙四說:"可我也不敢錯想了人!以前的事錯都在你們!"

"誰?"

"你與李應,李靜與王德!"

"怎麼?"

"不敢跑!不敢跑!現在,把跑的機會也沒有了!""四哥!"龍鳳歎了一口氣,"往事不用再說.我問你,李應是生是死?"

"他要是跑了,他就是活了;我沒得著他的消息,可是我敢這麼下斷語!"

"萬一他要回來,你可千萬告訴他,我還等著他呀!""我不上心,我是狗!"趙四當著婦女不敢起極野的誓!

"四哥!我謝謝你!以後的消息是全憑你作樞紐了!""沒錯,姑娘!"

"好!這是我的通信處,他回來,或是有消息,千萬告訴我!"

"可我不會寫字呢?"

"姓趙的趙你會寫罷?"

"對付著!"

"一張白紙上寫著一趙字,再求別人寫個信封,我就明白是他回來了!四哥,辦的到辦不到?"

婦人要是著急,出的主意有時候輕微的可笑,可是她們的赤子之心比男人多一點!

"辦的到!好!姑娘,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