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的哲學(36)
校長解決,老張去找孫八商議一切.

"張老師又來了!爹爹!"小三在院內喊.孫八正在屋里盤算喜事的花費忙著迎出老張來.兩個人到屋內坐下,孫八叫小三去沏茶.

"八爺預備的怎樣?有用我的地方告訴我,別客氣!"

"多辛苦!預備的差不多,只剩講轎子,定飯莊子.""怎樣講轎子?"

"花紅轎看著眼亮啊!"

"我知道用馬車文明!"

小三一溜歪斜的提著一把大茶壺,小四拿著兩個茶碗,兩個一對一句的喊著:"一二一"進來.老張孫八停住說話,等小三把茶倒好,孫八給了一人一個銅子."快去,買落花生吃,不叫不准進來!"

"好!吃完了再進來!"兩個孩子跑出去.

"馬車文明?萬一馬驚了把新娘摔下來,怎麼辦?怎麼辦?"孫八真心疼媳婦!

"馬就不會驚,就是驚了,和車行打官司,叫他賠五百元錢,順手又發一筆小財!"老張的哲理,永遠使孫八歎服,此為一例.

"是!就是!用馬車!你說城內那個飯莊好?""講款式呢,什刹海會賢堂;講寬綽呢,後門外慶和堂.那里真敞亮,三四家同日辦事也容得下.一齊辦事那才叫熱鬧!"老張看了孫八一眼,趕快把眼光收回到茶碗上去."張先主!你說咱們兩個一塊兒辦事,夠多麼好!"孫八自覺明敏異常,想出這麼好的主意.

"一塊湊熱鬧好極了,只是我的親友少,你的多,未免叫旁人說我沾你的光."老張輕輕搖著頭.

"好朋友有什麼占便宜不占!你朋友少,我的多,各自預備各自的酒席!誰也不吃虧!"人逢喜事精神爽,孫八現在腦子多麼清晰,好似一朵才被春風吻破的花那樣明潤."要不這麼著,你預備晚飯,我的早飯,早晨自然來的人少,可是啊,萬一來的多,我老張也決不含糊.如此省得分三論兩的算人數,你看怎樣?"

"就是!就是!我的晚頓!你去定菜,我聽一筆賬!我是又傻又懶,你多辛苦!"孫八向老張作了一個半截揖,老張深深的還了一鞠躬.

"馬車,飯莊我去定,到底那一天辦事?"

"那是你的事,合婚擇日你在行,我一竅不通!"孫八笑著說,自覺話說的俏皮.

"據我看,四月二十七既是吉日,又是禮拜天.你知道禮拜天人人有'飯約’,很少的特意吃咱們.可是他們還不能不來,因為禮拜天多數人不上衙門辦事,無可借口不到.八爺你說是不是?"

"就是!可有一層,親友不吃我,我不痛快!娶你八嫂的時候,我記得一共宰了三九二十七個大肥豬.我姥姥的外甥媳婦的干女兒還吃了我半個多月!"

"八爺,你要曉得,這是文明事,與舊禮完全不同啊!""是嗎?就是!"

"甚至于請人我也有新辦法!"

"既然一事新,為什麼不來個萬事新?古人說:'狗日新,又日新.’①狗還維新,而況人乎!"孫八得意極了,用了一句書上的話.

"是啊!八爺你算對了!我想,我們要是普請親友,既費飯又費話,因為三姥姥五姨兒專好說不三不四的話;聽著呢,真生悶氣,不聽呢,就是吵子.不如給他個挑選著請!""怎樣挑著請?"

"你聽著呀,我們專請有妾的親友,凡有一位夫人的概不招待.而且有妾的到那天全要攜妾出席,你看那有趣沒有!一來,是有妾的就有些身分,我們有志入政界,自然不能不拉攏有身分的人;二來,凡有妾的人多少總懂得些風流事,決不會亂挑眼,耍頑固.咱們越新,他們越得誇咱們文明,風流,有身分!八爺是不是?"老張慢慢的呷了一口茶."錯是不錯,可是那里去找那麼多有妾的人呢?"孫八問."你老往死葫蘆里想,現在維新的事不必認識才有來往!不管相識不相識,可以被請也可以請人.如此,我們把各城自治會的會員錄找出來,打聽有妾的,自然也是有身分的,送出二百張紅帖,還愁沒人來!再說,咱們給他們帖,就是他們不來,到底心目中有了咱們兩個.他們管保說:'看這兩個講自治的,多麼講交情,好體面,有身分!’八爺!我替你說了罷:'就是!張先生!多辛苦!’"

老張把薄嘴片輕輕的往上下翻,哧哧的低聲笑,孫八遮著嘴笑的面色通紅.

兩個笑了一陣,孫八低下頭去想老張說的一切話.……說的真對,老張是個人材!

"只有一件事我不放心,張先生!"孫八很害羞的說:"到底老龍不寫婚書是什麼心意,沒婚書拿什麼作憑據?我並不是有心擠兌你!"

"八爺!事情交給我,有錯你踢我走!你看這里!"老張掏出一張紙來."就是我的婚約,你拿著!龍家的姑娘娶不到,我老張的小媳婦歸你!"老張把那張紙放在孫八的懷里."不是這樣說,"孫八臉羞的象個六月的大海茄,遲遲鈍鈍的說:"我是太小心,決不是疑惑你辦事不可靠!我不能拿你這張婚書!"

"八爺!事情往實在里辦,"老張更激昂起來:"你拿著!什麼話呢,萬一有些差錯,我甯可叫把送殯的埋在墳地里,也不能對不起人!"他把那張紙強塞在孫八的衣袋里.孫八左右為難,只一個勁的擺手.……到底老張戰勝,然後笑著說:"可是這麼著,你要是把我的婚書丟失了,咱老張到手的鴨子可又飛了!不用說姑娘的身價多少,婚書上的印花稅票就是四角!"

老張又坐了半天,把已定的事,一一從新估計一番.諸事妥協,老張告辭回家.

"八爺!我們就彼此不用送請帖了?"老張出了大門對孫八說.

"自然不必!"孫八說.

…………

老張後來發的請帖是:"……下午四時,謹備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