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季之神的孩子

盤古創造了空中的天堂,又為諸神創造了高聳在大地上的神都——巍巍昆侖,創造了陸地上所有的高山,海洋中星羅棋布的所有的島嶼.連續的緊張的工作,使他非常疲憊,他覺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因為終日的勞累而又倦又乏的身體了.于是他帶著一種滿意與愉快的心情,在昆侖山最高處的天庭里躺了下來.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躺竟然就是整整的二十年.在這二十年里,他的神祗之子早已長大成熟,變成英俊的青年和美麗的姑娘,並到了談情說愛,成家立業的時候.

性情溫雅的春神,智慧之神伏羲常彈著他的叮咚作響的金琴走過大地,在他的金琴的樂聲中,冬眠的動物,植物紛紛蘇醒過來,動物們煥發出蓬勃的朝氣,覺得自己的四肢與身體似乎注滿了無窮的精力;所有的小草,林木也都伸出了它們的嫩芽與花苞,舒展開它們的綠色的枝條;魚兒們聽到琴聲也活潑歡快地游動起來.冰塊融化,小溪與河水的水位開始上升,漲滿了遍開著五色野花的河谷.于是大地春回,萬象更新,天地間洋溢著一派喜氣洋洋,欣欣向榮的活力.
在這美麗的春景中,溫柔可親的生育之神女媧與英俊瀟灑的春神與智慧之神伏羲相愛,生下了許多著名的神祗.他們依次是:
溫暖的東風女神丹——她負責用和煦的春風喚醒冰雪覆蓋的大地,解除它們身上厚厚的銀色枷鎖.這位活潑可愛的女神被稱為惠風之神.她把自己的家安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之上,安在那些聳立在海水中的高山之上.她愛那活潑的蔚藍的大海,她喜愛那水天相接的大海上的一切.當她聽到父親的琴聲,匆匆地從東方飛來時,她也一並帶來了扶桑處太陽的溫暖和海上濕潤的水汽.于是,經過了一冬干燥與嚴寒折磨的大地終于再次感受到溫柔的撫慰與甘露般的滋潤.她後來和一位生活在海中的神祗結合,生下了一群溫柔,美麗的女兒——海上的和風,因此,這位可敬的母親也被稱為風後,風母,陸上的神祗則喜歡稱她為"風姨".
美麗的百花仙子與植物女神婉夷——她負責花草,植物的萌發與生長,讓它們在春天到來的時候布滿蕭條的大地——它們正因一冬的清冷而渴望著蔥蘢的綠色的覆蓋.
柔情的春雨之神云惠,她負責為剛剛萌發的生命提供必要的滋養和呵護,用細密的甘霖使它們更加茁壯地成長.人們常尊敬,欣喜地稱她為"甘霖之神".
士野雖是春神的孩子,但長大後卻與冰雪女神結了婚,在遙遠的北方安下了自己的新家.有時春天他回來探望父母,就把北方的寒冷也帶了回來.人們因此也稱他為春寒之神.
他們最為美麗的女兒名叫洛華.英俊與瀟灑的黃河之神馮夷有一次看到了她的容貌,從此就深深地迷戀于她的美麗.春神與女媧不願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那位看來非常風流,輕佻的神祗.馮夷就在一個冬天的早晨把他們的女兒偷偷帶走了.洛華正彈著父親的金琴練習春天的旋律,不想離開她的溫馨的家;但河神馮夷突然緊抓著她的如玉的手腕,用極富誘惑的甜言蜜語哄騙著這位美麗的少女.他頭上戴著白色的貝殼與綠色的水草的組成的華冠,臉上的笑容如同陽光般燦爛.最後,她還是抵擋不住河神的誘惑,與他一同離開了自己的家.馮夷替她拿著那把美麗的金琴,在一座山林里卻因慌亂撞到了一棵樹上.琴弦發出嗡嗡的顫音,大地被震得轟轟作響,山頂那冰封的巨石也搖搖欲墜.天地萬物都以為春天就要開始了.于是,白色的冰雪一邊報怨著冬天的短暫一邊極不情願的開始融化,小草與種子也開始從厚實的大地下面探出的嫩芽——它們似醒未醒,還帶著一種懶洋洋地睡意.伏羲聽到琴聲趕來,馮夷只好自己一人匆匆溜走.天地萬物不見春之琴再次彈響,也沒聽到從前所熟悉的春之曲的旋律,便再次懨懨睡去,恢複了剛才千里冰封的原狀,小草與種子也把它們的綠色的頭部飛快的縮回地下,重新了開始它們的冬眠.
馮夷不甘心就此罷休,就在有一次若華雪天出游的時候遠遠跟隨著她.當她在洛水邊與女友玩著滑雪,擲雪的游戲時,河神馮夷終于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鼓動波浪沖上岸來,將載著她的車馬牽引到他的水下,馮夷牽著她的小手引領她來到自己的洞府,使這美麗的少女成為自己的妻子.馮夷為洛華在黃河水底修起高大華美的新房,房頂鋪的都是一些碩大的銀亮的魚鱗.每當光線透過水面射在房頂時,它們總會閃爍出彩虹似的七色的光芒.新房的內室牆壁上鑲嵌著一顆顆華美的珍珠,到了傍晚,不用燈燭仍然明亮得如同白晝一樣.新房兩側的外牆上,砌著一層紫色斑紋的貝殼,院子內栽種著各式各樣的美麗的珊瑚,這真是一座最為美麗,浪漫的新房了.當他們一同乘著銀車出游的時候,馮夷就會命令無數的白黿與江豚作為前導,讓一群群身體兩側生有斑彩的金色鯉魚跟隨在他們身後.
思女心切的春神父母在悲憤交集的心情中又生下了名為陽侯的兒子,他長大後成為海洋中的怒潮之神和錢塘江的江神,常常在黃河與江海中掀起如山的狂瀾,令每一個見到他的威力的人都膽顫心驚,跪下祈禱.女媧請求偉大的創造之父盤古主持公義,為她索回自己的愛女.盤古為他們調解的結果是,馮夷歸還伏羲的金琴,在每年的頭三個月須讓洛華回家與父母團聚在一起,還要讓她成為清澈蜿蜒的洛水女神;每年的後九個月洛華則要跟隨自己的丈夫住到沉靜的水下,盡到一位已婚的妻子的責任.總算能有三個月的時間與自己的愛女生活在一起了,每當女兒回到他們家中的時候,春神伏羲與生育之神女媧的臉上就會布滿笑意,他們的家中也洋溢出盈盈的喜氣.春天之神這才命令百花重新開放,草木與林樹也暗自慶幸再也不必忍受長冬與嚴寒的禁錮了.
伏羲與女媧其他的孩子則分管智慧園里的事情.蒼頡是一位掌管智慧之園大門鑰匙的知識之神,他仔細觀察禽鳥的足跡,木石的裂紋,樹木的剪影,云水的流動等萬物的形象而發明了文字.創造之父盤古因他偉大的發明而令天空落下三天的谷雨,邪惡的鬼神卻因為擔心自己罪行的昭著而徹夜號哭.蒼頡的兄弟金提是一位心靈手巧的美術之神;士達是一位能夠為人奏出美妙旋律的音樂之神;紫晨是有著豐富的激情與想象的詩歌與文學女神.子英是一位迷人的舞蹈之神,還賜人智力與靈感——她總是在人枯思冥想,陷入絕境時才使人茅塞頓開,恍然大悟;鳥明則可賜人非凡的語言上的才能,因為他是一位語言之神.如果高興,他甚至可以使你能與鳥獸蟲魚進行對話.紀通則是一位能使普通的土石磚木在他手下具有鮮活生命的雕塑之神.視默是一位對萬事萬物都充滿一種強烈好奇心的興趣之神;曆史與記憶女神則名叫秋林.

熱情,有力的夏神與農業保護神朱襄被嫵媚溫柔的愛神云若俘虜了心靈與情感,他們結婚生下的孩子有:
著名的火神祝融,也是高聳的衡山之神.他熾熱的胸膛之中蘊積著無限的能量,棗紅色的臉龐總是閃著灼灼的火光.祝融常常騎著一只噴吐烈火與濃煙的紅色烈馬完野.這匹馬原是共工所生的諸怪之一,後來被祝融馴服,從此就成了他的座騎.祝融後來與春雨女神云惠結合,生下樂神長琴與溫泉女神丁竽.
煙神與陶神甯封.他與赤色面龐的哥哥火神祝融長得不同,他身材高大,而且臉龐黧黑,披頭散發,面貌顯得很是丑陋與凶狠.他常常飛翔,狂舞在他的哥哥周圍,胸前抱著一個肚大口小的雙耳陶器,髒亂的長發松散地拖在身後,像是一個妖魔.他從陶器中噴出滾滾濃煙,幫助哥哥行著破壞的勾當.他是昆侖神山上高明的陶匠,能夠燒制出各式各樣的陶瓷器物,以供諸神在聖山與天堂間用餐,飲酒,歡宴.他也是人間所崇拜的陶神,受到從事制陶制瓷業者的恭敬的祭祀.
雨神屏號,他總愛穿著一身寬大,長袖的衣袍,居住在南方海底的岩洞里.每當他從海底升起時,他的衣袍中總是蓄積著大量的海水.當他飛到天上垂下他的袍袖,狂暴的雨水就會從云端中直瀉而下,飛流如注.
南風之神因,又是一位司掌著萬物生長與活力的神祗.他總是騎著一只似鹿非鹿的怪獸飛廉.它長著一雙巨大的黑色雙翅.只要它拍打起自己這雙巨大的雙翅,大地上就會掀起陳陣狂風,于是飛砂走石,天昏地暗.
彩虹女神青絳.她常在雨後天霽的時候把她的七彩長袖舒展開來,高掛天空,向人們預示著天色轉晴.她是人們心目中美麗和如意的象征.
百臂巨人桑林.他長著五十雙粗大有力的臂膊,是一位著名的身高力大的巨人.他曾贈給女媧所創造的人類強健的肌肉與有力的臂手,使這些英雄即使赤手空拳也敢于同勇猛的虎豹相搏擊.他後來娶百花仙子婉夷為妻,生下光榮的友愛女神春虔.
勇敢之神吳回.他賜人無比的勇氣與信心,使人敢于冒險並建立偉大的功業.他後來與一位可愛的草原女神青萍生下著名的虎心獅膽的兒子陸終.
有昆山之神榆罔,它負責守護昆山上的玉苑玉樹.
有鹽神宿沙,他曾在父親炎帝與海神禺京的爭執中幫助父親和妹妹的填海工作,把一座座鹽山傾倒進大海之中,致使浩瀚的大海變得苦咸無比.
還有俞附,歧伯兩位醫藥之神.他們常駕駛著白鹿所拉的云車,到大海中的五座仙山中去采集草藥,到遼闊的大地上為人治病療疾.後來俞附生下人間神醫扁鵲,而歧伯卻因為人類中的壽星彭祖被黃帝用雷電擊中,變成了一只長嘴尖爪的啄木鳥.
夏神朱襄與愛神云若所生的女兒們全都是著名的愛情之神,負責掌管諸神包括人類的愛情:
美麗迷人,風情萬種的多情與浪漫女神瑤姬——她出生時右手即緊握著一塊美麗的瓊瑤,上面刻著一個深深的"愛"字.于是她的父母便用金鏈把這塊珍貴的玉石穿著掛在她的脖子上,並給她命名為瑤姬.她司掌母親云若神聖的愛之火炬,有時不免"玩火自焚",成為一位不折不扣的"博愛"女神.
嬌美而又柔弱的相思之神幽燕.她因為陷入對一位早逝英雄的強烈而又難以實現的愛情抑郁終身,成為永遠多淚的相思之神.從此之後,她不再談婚論嫁,又是一位人們公認的純潔的處女之神.她所流下的眼淚,常常變成晶瑩可愛的紅豆.她的淚水傾灑到地上,立刻就會長出一株株茂盛的紅豆;人們也叫它為相思樹.她常把這些紅豆送給年輕的男女,他們卻因此而陷入了永不得安的陷阱之中,因為他們立刻就會害上刻骨的相思.這種相思會像蛇蟲似的咬齧著他的心靈,直到相見的那一刻.但他們一分手,相思就會更甚于往日,因為紅豆已經長進了他或她的心里,並紮下了深根,長出了鮮活的嫩芽.後世曾有詩人深情的對它詠歎: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
緣份之神赧玉,她只賜給青年男女短暫的相會與難得的機緣,在這極短的時間內,他們眼中就會射出愛的火花,他們就會在心中對對方一見鍾情.即使時間流逝,時過境遷,當他們再次相會時也能因這一面之緣,一瞥之情而共結百年之好.
有楚楚動人的純潔的少女之神精衛,她曾經在東海的波濤中化身為一只冤鳥與誓禽,後來她又重新複活,成為少女的保護神.

英俊白晰的秋神,懲罰之神少昊與活潑而美麗的草原女神郁儀生下的子女有:秋收之神蓐收;涼爽宜人的西風之神石夷;多愁善感的秋雨之神祭;露神紫瑩;飛霜女神青女;能夠使諸神飲而忘情的酒神杜康;植物之神句芒.
蓐收把宮殿建築在西方高高的天山之上.每當少昊扳動天庭中季節的轉輪,使它從炎熱的綠夏指向涼爽的金秋,星辰之神臾區也緊接接著轉動起天球的把柄,讓它像時鍾一樣在天上依序指向不同的星座.這時的蓐收就會駕起一輛有著純金輪輻的馬車,從西方的天山飛向東方的大地,他的車上滿載著紫色的葡萄,金黃的稻谷,火紅的高粱,莢角彎彎的大豆,云朵似的棉花,還有呲牙咧嘴的石榴,散發著誘人清香的蘋果,脆甜多汁的鴨梨……他把這些東西從車上取下,擲向綠色的原野,擲向青蔥的山林.整個世界流光溢彩,洋溢著飽滿,成熟與豐收的喜慶.草木垂下它們籽實累累的頭部,又香又甜的瓜果爬滿了盡力誘惑著每一個經過它身邊的動物,即使牛羊在這豐饒的季節里也變得更加肥美與健壯.秋收之神蓐收或是步履蹣跚的漫步于大地,或是搖搖晃晃地駕駛著他的以谷穗裝飾的金車,這是因為他喝多了杜康所釀美酒的緣故,所以西風里總帶著一股淡淡的酒香.
當肅殺之神石夷吹響西風蕭蕭的號角,所有的草木都感到了沁人的涼意,楓葉如火,草木搖落,清露銀霜,林野開始變得蕭條.多愁善感的露神紫瑩與秋雨之神祭看到這蕭條的秋景便會落下一陣陣淒冷的淚滴,她們每看到一樣事物總會想到它的未來,想到它隨時光流逝而漸漸消蝕毀損的樣子,心中不由得一陣陣傷感與悲戚.
愛好淨潔的霜神青女總愛把大地變成一片銀白,她不喜歡其他的花草,只允許菊花與蘭草在她的季節里生長,綻放出縷縷芬芳.瀟灑的酒神用蜜甜的葡萄釀成清冽而馨香的飲料,使得諸神與人類在這冷清的季節忘掉了自己的憂愁,陶醉于一種虛幻的幸福之中.所有的生靈都對杜康的釀造喜愛有加,卻不想到災厄之神也正在杜康的身後蠢蠢欲動,露著陰險的獰笑.
植物之神句芒雖然是秋神少昊的兒子,但是他不喜歡秋天給大地帶來的肅殺與淒涼,他喜愛春之神祗使大地生機盎然的工作,再加上他與美麗,柔情的百花女神婉夷相愛,所以他就住到了東方,成為春之諸神的一員.伏羲讓他司掌神聖的生命之泉,負責用生命之泉澆灌春天的植物,使它們生機勃勃,綠意盎然.他與婉夷結合,生下兩位子女.這兄妹二人一個名叫仲康,是真理之神;一個名叫芳馨,是誠善之神.
少昊與郁儀還生下了人人喜愛的幸福女神韶華,幸運女神姚潔,吉祥之神泰逢.他們司掌的是人們一生所最想擁有的東西:幸福,運氣,吉祥,平安.
幸福女神韶華身旁常常圍繞,飛翔著一群鳴聲嚶嚶的如意鳥,它們可以隨意變幻自己羽毛的色彩,使它們看起來是那麼絢麗多姿.她同時也是一位成功女神,在每一個成功者身前鋪成一條灑滿金光的平坦大道,用鮮美的花環來裝飾他們,用令人羨慕的青春與美色來獎勵他們.
幸運女神姚潔常常手持一只銀白色的神杖,上面有一枚金色的星星.它是用一整顆名貴的寶石雕刻而成,閃爍著璀璨的光芒.它的名字就叫幸運之星.這枚大星下面還用細細的金鏈懸掛著許多小星,如果她賜給人一顆這樣的小星,他就會一生幸運無憂.
吉祥之神泰逢手中常拿著一只玉如意,下面綴著帶有紅穗的吉祥結.他能使每一個心地善良而又真心求助于他的人無病無災,平平安安,使他們化險為夷,逢危呈祥.
少昊與郁儀也生下有嘴角冷笑,心腸狠毒,能給人帶來沉重不幸的災厄之神赫胥,他身旁飛翔著三只黑嘴烏鴉,它們對著某人大叫幾聲,這人就必有陰險的厄運附著于其身上.
秋神少昊與草原女神郁儀還生有能夠賜予或者剝奪人們金錢財產的財富之神大庭,使人長生不老或短命而夭的壽命之神柏皇,也有雙面的報應女神戚-—她住在高高的天堂之上,所以能夠看清人世間的一切.她對善行的人露出的是無比美麗與迷人微笑的臉,對惡行之人顯露的則是橫眉怒目,咬牙切齒,奇丑奇惡的一張臉.她還掌管著天上閃閃發光的天門之鑰,專司天門的開啟與關閉.
還有司掌無情懲罰的獨目三兄弟——威生,倍伐與般,他們被人稱為"懲罰的使者"或"懲罰三兄弟".他們三人雖然都是只有一只眼睛,但它生在面容的正中,碩大而明亮,能夠看清人們在黑暗隱密的角落所犯下的任何罪惡.威生與倍伐就用他們隨身佩帶的黑色的痛苦之弓與恐怖之箭來射入他們的心里,讓他們心里即刻產生無窮的痛苦與恐慌,即使身處最安全之地也會惶惶如喪家之犬,將宰之畜一樣坐臥不安,內心如煮.般則專門制作這種懲罰之箭,他用傷者之血,亡者之骨,垂死之人的痛苦,地獄鬼魂的悔恨,再加上諸神的憤怒之火作為箭支的材料,以增加這種利箭對罪惡與暴行威懾的力量.

高大有力的冬神兼戰神高陽小時候是由他的哥哥秋神少昊撫養長大的.少昊為了訓練這位將來的戰神,使他安心學習,掌握各種技能,便將幼年的他安置在東海中靠近扶桑之地一個名叫朝鮮的半島之國.少昊請了一位海島女神做高陽的保姆,並給他做了一只精美的能夠自動彈奏的金琴供他娛樂.在他力氣漸長時,他請善射的太陽神帝俊做他的老師,教他如何駕馭狂奔的烈馬,如何射中高空的飛鳥.高陽很快就熱愛上了這項充滿刺激與驚險的活動,而把那架精美的七弦的金琴扔進了波濤洶湧的大海,說:"還是讓女人去學這種優雅纏綿的音樂吧,男人本來就是為了戰斗與責任而生的!我要在戰場上與別人一決高下."那只能夠自動彈奏的金琴從此就靜靜地躺在東海的波濤之下.每當風輕月明,大海無波的夜晚,如果你靜靜立在海邊,就會聽到從海下傳來的一陣陣悠揚,美妙的琴聲.
秋神少昊送給他的弟弟高陽一柄厚實沉重的長劍,這把劍名為曳影,能夠聽從高陽的呼喚,騰空飛起刺向敵人.不管刺向哪里,無不克敵致勝.這把劍如同它的主人一樣每天總是好動不停,當它躺在劍匣里的時候總是不斷的躁動,並發出猶如龍吟虎嘯似的鳴聲.高陽十分喜愛這把劍,無論走到哪兒,都把它隨身攜帶著,隨時練習擊劍的技巧與自己的力量.
事情正如他所願,當那把寶琴在大海之中叮咚作響第七個年頭,他終于成為一位人人敬畏的戰爭之神.閃光的利劍,棗紅色的駿馬和一面繡著飛龍的旗子是他的標志.他的另一只手里時常端著滿溢烈酒的牛角杯.英雄們在戰斗之時常常呼喚著他的英名,以求他的庇佑.他的周圍隨侍有八位勇敢的戰士:伯奮,仲堪,叔獻,蒼舒,大臨,庭堅,仲容,叔達.他們臉上畫著油彩,身背殺人的弓箭與鋼刀,雙眼噴吐著怒火與殺氣,合稱為戰斗之子.他們全都是狂暴的嗜血之徒,無情殺戮的屠夫和劊子手.只要戰場上還有一個活著的生命,他們就不會善罷甘休.他們四位步行,四位騎馬;有的手持利劍,有的手持金盾,還有的光著臂膀手持雙刃戰斧,每一個都是殺氣騰騰.
但高陽在成為戰神之後的第一次戰役中就打了敗仗,成為一個甘心屈服的"降將".因為他和另外一人同時都射到了空中的一只大雁,在追逐,爭奪這只受傷的飛鳥之時他才發現對手原來是一位非凡美麗的森林女神.她穿著一雙紅色的雪靴,身上是剪裁得非常得體的鹿皮的衣服.她手中執著一張長弓,身後插著滿袋的利箭.愛情使他那顆桀傲不訓的心靈第一次充滿了一種奇異的溫情感覺,使他那堅定的目光變得迷離朦朧與熱情起來.他愛上了這位同樣精于射箭的美麗女神.那位常在森林中逡巡,狩獵的女神郁華也和他個性相同,所愛的也是血腥的追逐與殺戮.因為她弓箭所用的材料是紫杉,所以紫杉是她的愛木,她的居處就在那紫杉最多,終年蔭蔽的山林.戰神高陽把他親自射中的一只雄性野豬的獠牙送給森林女神作為禮物,而森林女神郁華也回送給他一只剛被自己射中的梅花鹿的雙角.看吧,就連他們的定情禮物也顯得那麼與眾不同,表現出一種豪邁與英武的個性.
他們結合生下的孩子有呼嘯的北風之神伯強,有須發和衣服上都掛著晶凌的冰神大封,有窈窕秀麗,輕盈活潑的雪花女神素娥,有主持正義,憎惡虛假與偽善的公正之神大常.高陽與郁華還生有另外三位著名的美麗女神:有手舉鮮花的勝利女神凱華——她後來嫁給容貌雖然不夠英俊但說話機智而風趣的知識之神蒼頡,生下了崇尚自由的光榮女神忻儀;有文雅端莊的和平女神曼容——伴隨她的總是一群哨音悅耳的白鴿,人們對這些美麗的白鴿喜愛有加,稱其為可愛的"和平鴿";還有身材曼妙,嬌豔如花的侍酒女神儀狄——她後來嫁給酒神杜康,專門為昆侖山上諸位神祗面前的金杯傾滿香味怡人的瓊漿.

戰爭是不會讓女人走開的.愛神云若折服于戰神高陽那男子漢的英武與堅毅,就把手中所持的愛情金炬上的聖火吹進他的心中,使他終于掙脫郁華的懷抱,走到她的身旁.他們兩個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生下了三個孩子.但這種不光榮的愛情遭到了森林女神郁華滿懷怨憤的詛咒,報應之神戚使愛神與戰神所生的幾個孩子容貌,性情都與常人明顯不同.
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名叫上駢,他是一位能夠明察秋毫,諦聽入微的視聽之神.他甚至能聽到青草與羊毛生長,螞蟻之間交談的聲音,能夠看出蚊子之間眼睛與耳朵的大小,數得清它們身上極為纖細的毫毛,並能看出星星每天傍晚是否出現在他們原來的位置.不過,他卻是一位人面馬身的畸形的怪物.他的身上長滿了眼睛與耳朵,如果仔細檢查一下,他身上眼睛與耳朵的數目竟都達到了100只之多.
他們的第二個孩子是命運悲慘,注定短命的老童,壽命之神柏皇規定他度過的每一天都要相當于別人的一年,他將在一百日之內告別這個光明的世界,淪入黑暗的幽都,與可憐的鬼魂們永遠為伴.作為他短暫生命的補償,命運女神允許他可以從下面三種命運中任意挑選出一個:成為一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享受最奢侈,最豪華的生活而死;作為世界上疆域最廣大的國家的君王,使自己永垂青史;做一個窮苦的農夫,但可以有一個愛他的妻子並為其生下兩個注定成為永生神祗的孩子.他選擇了最後的第三種命運.于是老童與一位名叫嬌福的山林女神生下了力大無窮的巨人重與黎.孩子們的成長速度也同樣驚人.當父親老童離家十多天後回來時,妻子所生的兒子們已經長得十分高大.老童看到妻子在朦朧的夜色中與兩個高大而英俊的小伙子親密地依偎在一起,頓時怒火中燒.他馬上用腳跺開門,抽出腰中的長刀就要向那兩個小伙砍去.妻子驚呼並攔阻他,也被他一下打昏在一邊.兩個兒子一齊上來與他搏斗,終于把他打倒在地.其中一個兒子正想用棍子結果他的性命,他們的母親蘇醒過來,對他們大聲喊道"停下,快停下——他就是你們的父親!"妻與兒子們盡心的侍奉並不能挽留老童迅速消逝的生命.不過,稍令老童欣慰的是,當他度過這匆匆的百日,降入黑暗的地府之時,他的兒子也已經變成了兩個頂天立地,極為高大而強壯的巨人.
高陽與云若的最後一個孩子名叫尊盧,他更為可憐,因為他一出生的時候就已是童顏鶴發,長須雪白.為了挽救這個兒子的生命,愛神云若與獵神郁華最終達成了和解:云若把戰神高陽歸還給郁華,郁華同意使他的這位兒子成為永生的神祗.雖然他的壽命得已延長,但他的相貌已不可改變.他就是後來著名的"月下老人",像他的母親云若一樣,也是一位司掌著人們愛情與婚姻的媒妁之神.他常常騎著一只梅花鹿,拄著一只藤杖,杖上懸掛著一只酒壺和一冊"姻緣簿",笑呵呵地把一條條紅線拴在癡情男女的手腕上.這條不可見的紅線使他們哪怕遠隔千山萬水,也會一起走到婚姻的殿堂上.常常有一些帶著透明翅膀的小精靈飛翔在他的頭頂與身旁,時刻伴隨著他,幫他做著這美好的工作.
月下老人尊盧的家門前立著一塊高大峭拔的巨石,上面有"三生石"這三個鮮明的朱漆大字.如果青年男女癡心相愛,無論在何時何地,他們的愛總是那樣執著而深沉;他們立下宏誓,要永遠相愛,絕不分開;這位善良的媒神便會把他們的名字刻在這塊石頭上,使他們能夠有三世的姻緣相愛相聚,作為對他們熾烈而芬芳的愛情的獎賞.
森林與狩獵女神郁華重新奪回了自己的丈夫,但她心中對愛神的怨忿總是難以釋懷.後來她生下了一位天性冷漠的無情女神方凝,專門與愛神作對.方凝面容美麗而冰冷,她常常用寒冷的冰雪做成箭支,射進人的心里,被射之人便會冰冷無情的拒絕對方的追求與示愛.無論他的條件是多麼優秀,他對自己的愛情又是多麼癡誠而濃烈,她都會照樣無動于衷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任由對方萬念俱灰,痛不欲生,任由對方被愛情之火燃灼得體無完膚,遍身傷痛.

光明的白晝之神少典與希望女神安登這時又生下了他們最後一位也是最為偉大的一個孩子,因為他出生在黃河南岸熊耳山中一個名叫軒轅的小丘上(現在河南新鄭),旁邊有一條名叫姬水的小河潺潺流過,所以他們便用這個小山丘的名字"軒轅"來稱呼這位未來的諸神之王,並用"姬"作為他的姓氏.在他的出生的那一天,太陽比每天都要明亮,星月也顯得比每天都要皎潔.高山上的密林為他俯首,平日沉靜的大海為他歡騰,雪白的浪潮一直漫卷到大海最外面的沙灘上.軒轅是那麼聰慧,神異,以至于他的父母和命運女神都對他非常喜愛.他們賜予他既有預見未來的非凡智慧,又有移山填海般的巨大力量.有一個繁星閃爍的夜晚,命運女神對軒轅的父母光明與正義之神講出了關于這個孩子的預言:不久之後,他將以"黃帝"之名成為昆侖山新的主宰;他將統治萬民與萬國,成為天上地下,整個宇宙的天帝.在昆侖山下的大地上,一個源遠流長的古老民族將因為是他的子孫而無比驕傲與自豪.
黑暗的夜神玄冥與正義女神計蒙這時也生下了一位偉大的女神,她因為出生在昆侖山下的太華山上,也因山而名之為"太華".她注定將要成為一位永生而偉大的女神.她出生的時候,大地上開滿了鮮花,河流潺潺歌唱,空中百鳥飛翔,歡鳴,似在為她的出生而歌唱.她是一位司掌醫藥的女神,是一位堅貞賢淑的美德女神,同時她也是一位人類婚姻的保護神.聰慧秀麗,嫵媚端莊的太華後來還將因為與黃帝軒轅的結合而成為無比尊貴與顯赫的天後.她有七位美麗的青衣侍女,是她的信使.她們常會變成七只迅捷疾飛的青鳥,幫助諸神之後傳達她的意旨,並負責為天後采集千年靈芝,萬年雪蓮等奇異藥草,制成可以使人不死或者永葆青春美麗的靈藥.當她作為一位勇敢的女神走上戰場的時候,常有三只矯健的五彩羽毛的鳳凰駕著一輛銀車,載著她沖鋒陷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