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伊麗莎白馬上又高興得頑皮起來了,她要達西先生講一講愛上她的經過。她問:你是怎樣走第一步的?我知道你只要走了第一步,就會一路順風往前走去;可是,你最初怎麼會轉這個念頭的?

我也說不准究竟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看見了你什麼樣的風姿,聽到了你什麼樣的談吐,便使我開始愛上了你。那是好久以前的事。等我發覺我自己開始愛上你的時候,我已經走了一半路了。

我的美貌並沒有打動你的心;講到我的態度方面,我對你至少不是怎麼有禮貌,我沒有哪一次同你說話不是想要叫你難過一下。請你老老實實說一聲,你是不是愛我的唐突無禮?

我愛你的腦子靈活。

你還不如說是唐突,十足唐突。事實上是因為,你對于殷勤多禮的客套,已經感到膩煩。天下有種女人,她們無論是說話、思想、表情,都只是為了博得你稱贊一聲,你對這種女人已經覺得討厭。我所以會引起你的注目,打動了你的心,就因為我不象她們。如果你不是一個真正可愛的人,你一定會恨我這種地方;可是,盡管你想盡辦法來遮掩你自己,你的情感畢竟是高貴的、正確的、你心目中根本看不起那些拚命向你獻媚的人。我這樣一說,你就可以不必費神去解釋了;我通盤考慮了一下,覺得你的愛完全合情合理。老實說,你完全沒有想到我有什麼實在的長處;不過,隨便什麼人,在戀愛的時候,也都不會想到這種事情。

當初吉英在尼日斐花園病了,你對她那樣溫柔體貼,不正是你的長處嗎?

吉英真是太好了!誰能不好好地待她?你姑且就把這件事當做我的德性吧。我一切優美的品質都全靠你誇獎,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可只知道找機會來嘲笑你,跟你爭論;我馬上就開始這樣做,聽我問你:你為什麼總是不願意直捷爽快地談到正題?你第一次上這兒來拜訪,第二次在這兒吃飯,為什麼見到我就害臊?尤其是你來拜訪的那一次,你為什麼顯出那副神氣,好象完全不把我擺在心上似的?

因為你那樣板起了臉,一言不發,使得我不敢和你攀談。

可是我覺得難為情呀。

我也一樣。

那麼,你來吃飯的那一次,也可以跟我多談談嘍。

要是愛你愛得少些,話就可以說得多些了。

真不湊巧,你的回答總是這樣有道理,我又偏偏這樣懂道理,會承認你這個回答!我想,要是我不來理你,你不知要拖到什麼時候;要是我不問你一聲,不知你什麼時候才肯說出來。這都是因為我拿定了主意,要感謝你對麗迪雅的好處,這才促成了這件事。我怕促成得太厲害了;如果說,我們是因為打破了當初的諾言,才獲得了目前的快慰,那在道義上怎麼說得過去?我實在不應該提起那件事的。實在是大錯特錯。

你不有難過。道義上完全講得過去。咖苔琳夫人蠻不講理。想要拆散我們,這反而使我消除了種種疑慮。我並不以為目前的幸福,都是出于你對我的一片感恩圖報之心。我本來就不打算等你先開口。我一聽到我姨母的話,便產生了希望,于是決定要立刻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

咖苔琳夫人倒幫了極大的忙,她自己也應該高興,因為她喜歡幫人家的忙。可是請你告訴我,你這次上尼日斐花園來是干什麼的?難道就是為了騎著馬到浪搏恩來難為情一番嗎?你不沒有預備要做出些正經大事來呢?

我上這兒來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看看你。如果可能的話,我還要想法子研究研究,是否有希望使你愛上我。至于在別人面前,在我自己心里,我總是說,是為了看看你姐姐對彬格萊是否依然有情,我就決計把這事的原委向他說明。

你有沒有勇氣把咖苔琳夫人的自討沒趣,向她自己宣布一遍?

我並不是沒有勇氣,而是沒有時間,伊麗莎白。可是這件事是應該要做的;如果你給我一張紙,我馬上就來做。

要不是我自己有封信要寫,我一定會象另外一位年輕的小姐一樣,坐在你身旁欣賞你那工整的書法。可惜我也有一位舅母,再不能不回信給她了。

且說前些時候,舅母過高地估計了伊麗莎白和達西先生的交情,伊麗莎白又不願意把事情向舅母說明白,因此嘉丁納太太寫來的那封長信一直還沒有回答,現在有了這個可喜的消息告訴她,她一定會喜歡,可是伊麗莎白倒覺得,讓舅父母遲了三天才知道這個消息,真有些不好意思。她馬上寫道;──

親愛的舅母,蒙你寫給我那封親切而令人滿意的長信,告訴了我種種詳情細節,本當早日回信道謝,無奈我當時實在情緒不佳,因而不願意動筆。你當時所想象的情況,實在有些過甚其辭。可是現在,你大可愛怎麼想就怎麼想了。關于這件事,你可以放縱你的幻想,想到哪里就是哪里,只要你不以為我已經結了婚,你總不會猜想得太過分。你得馬上再寫封信來把他贊美一番,而且要贊美得大大超過你上一封信。我要多謝你沒有帶我到湖區去旅行。我真傻,為什麼到湖區去呢?你說要弄幾匹小馬去游園,這個打算可真有意思。今後我們便可以每天在那個園里兜圈子了。我現在成了天下最幸福的人。也許別人以前也說過這句話,可是誰也不能象我這樣名副其實。我甚至比吉英還要幸福;她只是莞爾微笑,我卻縱聲大笑。達西先生分一部分愛我之心問候你。歡迎你們到彭伯里來聖誕節。──你的甥女。(下略)

達西先生寫給咖苔琳夫人的信,格調和這封信不一樣,而班納特先生寫給柯林斯先生的軹,和這兩封信又是全不相同。

賢侄先生左右:我得麻煩你再恭賀我一次。伊麗莎白馬上就要做達西夫人了。請多多勸慰咖苔琳夫人。要是我處在你的地位,我一定要站在姨侄一邊,因為他可以給人更大的利益。

愚某手上

彬格萊小姐祝賀哥快要結婚的那封信,寫得無限親切,只可惜缺乏誠意。她甚至還寫信給吉英道賀,又把從前那一套假仁假義的話重提了一遍。吉英雖然再也不受她蒙蔽,可仍然為她感動;雖說對她不再信任,可還是回了她一封信,措辭極其親切,實在使她受之有愧。

達西小姐來信上說,她接到喜訊時,正和她哥哥發出喜訊時一樣歡欣。那封信寫了四張信紙,還不足以表達她內心的喜悅,不足以表明她是怎樣懇切地盼望著嫂嫂會疼愛她。

柯林斯先生的回信還沒有來,伊麗莎白也還沒有獲得柯林斯太太的祝賀,這時候浪搏恩全家卻聽說他們夫婦倆馬上要到盧家莊來。他們突然動身前來的原因,是很容易明白的。原來咖苔琳夫人接到她姨侄那封信,大發雷霆,而夏綠蒂對這門婚事偏偏非常欣喜,因此不得不火速避開一下,等到這場暴風雨過去了以後再說。對伊麗莎白說來,在這樣的佳期,自己的好朋友來了,真是一件無上愉快的事,只可惜等到見了面,看到柯林斯先生對達西那種極盡巴結阿諛的樣子,便不免認為這種愉快有些得不償失。不過達西卻非常鎮定地容忍著。還有威廉-盧卡斯爵士,他恭維達西獲得了當地最寶貴的明珠,而且還恭而敬之地說,希望今後能常在宮中見面。達西先生甚至連這些話也聽得進去,直到威廉爵士走開以後,他方才聳了聳肩。

還有腓力普太太,她為人很粗俗,也許會叫達西更加受不了。腓力普太太正象她姐姐一樣,見到彬格萊先生那麼和顏悅色,于是攀談起來很是隨便,而對達西則敬畏備至,不敢隨便,可是她的出言吐語總還是免不了粗俗。雖說她因為尊敬達西而很少跟達西說話,可是她並不因此而顯得舉止文雅一些。伊麗莎白為了不讓達西受到這些人的糾纏,便竭力使他跟她自己談話,跟她家里那些不會使他受罪的人談話。雖然這一番應酬大大減少了戀愛的樂趣,可是卻促進了她對未來生活的期望,她一心盼望趕快離開這些討厭的人物,到彭伯里去,和他一家人在一起,舒舒服服過一輩子風雅有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