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明歸神亙古千秋
從夫去國即遭殃,青塚柔魂也斷腸。

孩稚亦能說海氏,趨祠拜倒叫貞娘。

話說有量見銀子已落人手,回家與海氏正沒擺布,忽見顯瑞領著許多人,吵至家中,說他受雇不赴,誤運漕糧,當得何罪?竟不把他夫妻開口,立刻逼脅海氏上船,放在第三艙安下。

海氏愁容淚眼,甚是可憐,雖事處萬分無奈,並無一言報怨丈夫,只是愈加韜斂,再不露一些頭面。一連幾天,顯瑞左計右算,竟不能一見。走去怨悵楊二道:“你還允我做夫妻,如今要看看也不能夠。”楊二道:“畢竟是怕丈夫礙眼,你何不調他開去,事就可為。”顯瑞笑道:“此說大通。”遂回去將二十兩銀子,對有量道:“煩你到蘇州替我買些苫纜家伙,若買得相巧,所有余下來的銀兩,都送與你酬勞,誓不改口。”

有量為利所動,滿口應諾。進艙與海氏說別,海氏料是設的計策,心內大驚。忙止道:“你我離井背鄉,只煢煢二人相依,還怕人算計,你怎好遠去?況我是年少女人,落在這只船上,不知是禍是福,你若有此行,我舉目無親,只身無靠,譬如羊坐虎牢,危可立待,切不可去!”言罷,悲哭不勝。有量道:“懸弧四方,男兒壯志,大丈夫周流天下,求名圖利亦人之常情,豈可拘拘系于一處。且我到蘇州,不過三五日,即便回來,這顯瑞亦是老實之人,你何必多心致疑?料亦無甚大事。”海氏哭道:“你怎不知利害?莫說三五日,只消你前腳出門,我後腳遭殃,是亦未可知。你想此處是個什麼所在?卻丟我一人在此,萬萬不可亂動。”有量滿心只認做沒事,又說道:

“那個男子漢不出門,怎說得這等怕人!自古說道‘許人一諾,千金難移。’我既對他說了,再無不去之理。但我雖然外去,想顯瑞諸人青天白日,亦未敢行橫于你。設若有不測之事,你操持堅守,自己保重,他也何法以處。況我轉眼就回,有何妨礙?我包管你得沒事。”海氏又大哭道:“你若決意要去,甯可帶我同去,你我自做夫妻,從不曾一日相拋。情願生死同在一處,今日決難相離。”遂扯住丈夫衣服,哭泣酸心,哀聲淒楚。有量見海氏這樣光景,亦覺動情傷心,戀戀不舍,又再慰了一番。外邊顯瑞見有量許久不出來,恐事有反卦,即催喊登舟。卻進艙將有量扯出,扶上一只小船,如飛的去了。海氏痛心哭倒艙中,好不傷心。正是:

無計留君住,傷心只自知。

再說運糧舊例,每年祭金龍四大王,定演神戲。次日,恰值做戲之期,顯瑞就欲于是日挑撥海氏。絕早起來刑牲,叫長年藍九捧盤盛血。藍九失手將盤一側,把血撥在滿地,顯瑞大怒,將藍九揪過來打了一個臭死。藍九被打頭青臉腫,敢怒而不敢言。顯瑞心懷不悅道:“我今日一天好事,全在這一本戲上成功,侵早就被這狗頭失手,弄了一身穢物,好沒利市。也罷,一索不要忌諱。”遂將戲場做在船旁緊靠海氏艙口,不遠先備一桌齊整酒席,喚那兩個相好的舟婦,送去與海氏,說是“頒神惠”。海氏閉門不納,一味峻拒。顯瑞又將簾子掛在艙門口,令二婦請他看戲。海氏一發不肯一顧,把門關得如鐵桶相似。顯瑞大失所望,越發著迷。

次日又去怨悵楊二道:“他連戲也不肯出來看,莫說想做夫妻,就只指望做個萍水相逢,還料然不能,豈不枉費我許多物料。”楊二亦譏笑道:“那里有個女來就男的事。你何不進他艙去下手,我只能弄的他上你的船,至于上手之事,我怎能幫助得你。你好不聰明你是一個有力量的男子漢,反不能制一個柔弱女子麼?”顯瑞點首笑道:“兄言大是有理。”就忙忙回來,取白銀五錠,令二婦進艙款款對海氏說道:“林郎多致娘子些須微物,權奉娘子一笑,待另日再制首飾珠帛,替娘子妝戴。”海氏大怒,拿起銀子,就向艙外一擲,大聲罵道:“該死奴才,坐牢強盜,好生無狀!誰在我面前,敢輕薄嚼舌!”罵得性起,連兩個婦人也被他一頓臭罵,嚇得夾著一泡騷尿,飛奔出來。顯瑞亦甚駭〔然〕,又私忖道:“騎虎之勢也怕不得許多,只得要強做了。”

于是到半夜里,將艙板撬開,鑽將進去,只望乘他睡熟,掩其不備,就好行強。那知海氏端端正正坐在里面,見顯瑞進來,遂大喊:“殺人。”同船諸人雖然聽得,都畏怕顯瑞,不敢則聲。顯瑞見他叫喊,全然不怕,竟奔海氏用力亂扯,海氏盡力號叫。呼喊愈急,驚動鄰船,眾人一齊聲張道:“林某莫要弄出事來,不是當耍的。”顯瑞見已驚破多人,意氣阻喪,自料決然難妥,方才放手,索興而回。心內十分不快,只得匆匆安寢。正是:

掏盡西江水,難洗滿面羞。

顯瑞雖然出來沒趣睡覺,一心卻還聽著海氏艙中,耳中微聞哭苦命親夫數聲,以後漸漸哭得聲低,哀哀淒慘。再停一會,又聞之聲,顯瑞忙喚二婦去看時,已自投繯瞑目,時乃六年正月二十七日事也。顯瑞傍徨失措,忙將尸骸藏在米中,等待過江時,好拋入江里。又恐漏消息,遂禁住船上人,不許上岸。過了幾天,顯瑞與兄弟林四商議道:“有量目今將好回來,倘然要起人來怎麼處?”林四畫策道:“可懸十兩銀子,做個信約,若船上有那個能去殺了有量回來。除此之外,還謝他十金。”顯瑞依計而行。果然登時有人應募,卻是藍九欣然願去,除殺有量。顯瑞大喜,再三囑咐縝密,務在必妥回來,還有重謝。藍九道:“這事打什麼緊,包管停當,不勞耽心。”遂拿著信約銀子,悄悄上岸。

打了一個幌,一直竟奔到監兌理刑朱公處出首。朱公大驚,怕張揚出去,致惡賊逃之,立刻傳經曆繆君國瑞,親拿惡賊。

繆公極有作為,但出首之人藏躲。糧舟人多,不知林顯瑞在那只船上。忙到官衙,取兌糧簿籍一查,上載:某月日衛官審潘遐下旗丁林顯瑞米若干。繆君遂急出城去,見雷衛官,時已二鼓,雷衛官從夢中驚醒出來,接見繆公,對他道:“適奉上司嚴檄,某船藏匿逃人,特來查勘。”雷衛官倒吃了一嚇,即刻同至某船,叫船上人俱來點名。點至顯瑞,繆公道:“這就是逃人,與我鎖起來。”眾人驚愕,顯瑞尚昂昂雄辯,只見藍九從燈影中跳出執證,顯瑞已知為其所賣,嚇得啞口無言。繆公遂連夜送監。次早,顯瑞令人將白金私獻繆公,求他緩獄。繆公將獻金之人,重責三十板,將銀擲出,隨即到船上驗尸。藍九就往米中爬出,繆公領眾人上前一看,只見玉色柔膚勃勃如生,面貌一些未改,臉上淚痕還在,衣服雖然鶉結,卻褲與裙連,裙與衣連,里外上下,互相交綴,兜底密縫。乃是他丈夫去後,恐有奸人暗算,自己細細連縫的。當時看的人,就如山擁,無不嘖嘖歎異。繆公分付掩好,不可輕露貞肌,當日合城官府俱來看視,忙催棺盛殮。理刑朱公回衙,將顯瑞痛責四十並一央棍,定成斬罪。當時顯瑞面般謀算,教兄弟林四,到某處投牒,說運難于更替;到某處訴辨,說海氏苑于反□〔與〕顯瑞無干。朱公堅執不聽,做成死招,申詳上司。林四聞知,〔當〕頭一悶,捶胸跌腳在淮安飯店,吐血數升而死。顯瑞計窮,方〔才〕追悔,深恨楊二害他,斷不令他獨生,遂將楊二唆哄之毒,海氏前後貞烈之狀,偏(遍)告同獄,所以一發流傳甚悉。正是:

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

再說有量在蘇州,忽得一夢,夢見妻子抱住他哭道:“我的苦命親夫!你從今以後,再休想見你妻子了。我已被人陷害,身入黃泉,我仇賊不日亦死,你還在此做甚?你可速速回家,帶我幽魂回去。我于冥冥之中,自常隨你,你亦不必苦楚。我自恨命薄,不能與你白頭相守,半路相舍,心如刀割。你須另娶別室,家門保重為是。”言罷,哽咽而去。有量從睡夢中驚醒,甚是駭異,即刻收拾到來,乃顯瑞下獄之第三日也。撫棺痛哭,死去更醒。正哭間,恰值江陰營兵侄海永潮,亦得一夢,故此同日趕至,捶胸大慟,遂一齊進城連告楊二。時楊二正逃避在外,左逃右逃,只是不得走離常州,早被差人拿獲,扭解送官。才到城門,只見那看的眾人動了公忿,忽聽得一聲喊,眾人俱向前拳打腳踢,磚頭棒槌如雨點般,一齊亂下,將楊二登時打做個肉餅兒,竟不分出個頭足了。差人只得空手去回複本官。

那常州一府官長士民,莫不到海氏棺前一吊,詩文累積成山,何服子余連樵負板,以及嬰兒婦女,無不趨棺歎息。有前進士趙正安,率子侄並耆老周時南等,到棺前欲傳像議祀,啟官一看,時已七十余日,容貌如生,色不萎腐。邑庠瞿懋昭捐地以葬,醫學牛以端為首,募構立祠,旬日立辦。今祠在龍嘴。

過有數月,理刑朱公已請下旨意,將顯瑞梟首正法。眾人猶將瓦礫,一齊打得稀爛,人人稱快。海氏自立祠之日腳,托夢邑中鄉老,日日神靈赫曜,香火日上一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