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第一場樹林。泰門所居洞穴之前

詩人及畫師上。

畫師

照我所記得的這地方的樣子,離他的住處不會怎麼遠了。

詩人

他這人真有點莫測高深。人家說他擁有大量的黃金,這謠言是真的嗎?

畫師

真的。艾西巴第斯就這樣說;菲莉妮婭和提曼德拉都從他手里得到過金子;還有那些窮苦的流浪的兵士們,也拿了不少去。據說他給他的管家一筆很大的數目呢。

詩人

那麼他這次破產不過是有意對他的朋友們的試探罷了。

畫師

正是;您就會看見他再在雅典揚眉吐氣,高踞要津。所以我們應該在他佯為窘迫的時候向他獻些殷勤,那可以表現出我們的熱腸古道,而且要是關于他的多金的傳言果然確實的話,那麼我們枉道前來,也一定可以滿載而歸了。

詩人

您現在有些什麼東西可以呈獻給他的?

畫師

我現在只是專誠拜訪,東西可什麼也沒有;可是我將要允許他一幅絕妙的作品。

詩人

我也必須貢獻他一些什麼東西;我要告訴他我准備寫一篇怎樣的詩送給他。

畫師

再好沒有了。這年頭兒最通行的就是空口許諾,它會叫人睜大了眼睛盼望,要是真的實行起來,那倒沒有什麼希罕了;只有那些老實愚蠢的人,才會把說過的話認真照辦。諾言是最有禮貌、最合時尚的事,實行就像一種遺囑,證明本人的理智已經害著極大的重症。

泰門自穴中上。

泰門

(旁白)卓越的匠人!像你自己這樣一副惡人的嘴臉,是畫也畫不出來的。

詩人

我正在想我應當說我預備寫些什麼獻給他:那必須是一篇描寫他自己的詩章;諷刺人世繁華的虛浮,指出那跟隨在盛年與富裕後面的,是多少逢迎諂媚的丑態。

泰門

(旁白)你一定要在你自己的作品里充當一個惡徒嗎?你要在別人的身上暴露你自己的弱點嗎?很好,我有金子給你哩。

詩人

來,我們找他去吧。要是我們遇見了有利可獲的機會而失之交臂,那就太對不起我們自己的幸運了。

畫師

不錯,趁著白晝的光亮不用你出錢的時候,應當趕快找尋你所要的東西,等到黑夜到來,那就太晚了。來。

泰門

(旁白)待我在轉角的地方和你們相會吧。黃金真是一尊了不得的神明,即使他住在比豬窩還卑汙的廟宇里,也會受人膜拜!你驅駛船只在海上航行,你使奴隸的心中發生敬羨;你是應該被人們頂禮的,讓你的聖徒們永遠罩著只接受你的使喚的瘟疫吧。我現在可以去見他們。(上前。)

詩人

祝福,可尊敬的泰門!

畫師

我們高貴的舊主人!

泰門

我曾經看見過兩個正人君子嗎?

詩人

先生,我常常沾沐您的慷慨的恩施,聽說您已經隱居避世,您的朋友們一個個冷落了蹤跡,他們那種忘恩的天性——啊,沒有良心的東西!上天把所有的刑罰降在他們身上也掩蔽不了他們的罪辜!嘿!他們居然會這樣對待您,他們整個的心身都在您的星辰一樣的仁惠之下得到化育!我簡直氣瘋了,想不出用怎樣巨大的字眼,才可以遮蓋這種薄情無義的彌天罪惡。

泰門

不要遮蓋它,讓人家可以看得清楚一些。你們都是正人君子,還是把你們的本來面目公之大眾吧。

畫師

我們兩個人常常受到您的霖雨一樣的賞賜,感戴您的恩澤的深厚。

泰門

嗯,你們都是正人君子。

畫師

我們專誠來此,想要為您略盡微勞。

泰門

真是正人君子!啊,我應當怎樣報答你們呢?你們也會啃樹根喝冷水嗎?不見得吧。

畫師

詩人

為了替您服役的緣故,只要是我們能夠做的事,我們都願意做。

泰門

你們是正人君子。你們已經聽見我有金子;我相信你們一定已經聽見這樣的消息了。老實說出來吧,你們是正人君子。

畫師

人家是在這樣說,我的高貴的大爺;可是我的朋友跟我都不是因為這緣故才來的。

泰門

好一對正人君子!你畫了全雅典最好的一幀臉譜,描摹得這樣栩栩如生。

畫師

不過如此,不過如此,大爺。

泰門

正是不過如此,先生。至于講到你那些向壁虛造的故事,那麼你的詩句里那種美妙婉轉的辭藻,真可以說得上筆窮造化。可是雖然這麼說,我的兩位居心正直的朋友們,我必須說你們還有一個小小的缺點,不過這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缺點,我也不希望你們費許多的力量把它改正過來。

畫師

詩人

請您明白告訴我們吧。

泰門

你們會見怪的。

畫師

詩人

我們一定會非常感激您的開示。

泰門

真的嗎?

畫師

詩人

不要疑惑,尊貴的大爺。

泰門

你們都相信著一個大大地欺騙了你們的壞人。

畫師

詩人

真的嗎,大爺?

泰門

是的,你們聽見他信口開河,看見他裝腔作勢,明明知道他不是個好東西,偏偏跟他要好,給他吃喝,把他視為心腹。

畫師

我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大爺。

詩人

我也不知道。

泰門

聽著,我很喜歡你們;我願意給你們金子,只要你們替我把你們這兩個壞朋友除掉:隨你們吊死他們也好,刺死他們也好,把他們扔在茅坑里淹死也好,或是用無論什麼方法作弄他們,然後再來見我,我一定會給你們許多金子。

畫師

詩人

請您說出他們的名字來,大爺;讓我們知道他們究竟是誰。

泰門

你向那邊走,你向這邊走。你們一共只有兩個人,可是你們兩人分開以後,各人還有一個萬惡的奸徒和他在一起。要是你不願意有兩個惡人在你的身邊,那麼不要走近他。(向詩人)要是你只要和一個惡人住在一處,那麼不要和他來往。去,滾開!這兒有金子哩。你們是為著金子來的,你們這兩個奴才!你們替我做了工了,這是給你們的工錢;去!你有煉金的本領,去把這些泥塊煉成黃金吧。滾開,惡狗!(將二人打走,返入穴內。)

弗萊維斯及二元老上。

弗萊維斯

你們要去跟泰門說話是不可能的,因為他這樣耽好孤寂,除了只有外形還像一個人的他自己而外,他覺得什麼都是對他不懷好意的。

元老甲

帶我們到他的洞里去;我們已經答應雅典人,負責向泰門說話。

元老乙

人們不是永遠始終如一的;時間和悲哀使他變成這樣一個人。要是命運加惠于他,恢複了他舊日的豪富,他也許仍舊會恢複原來的樣子。帶我們見他去,碰碰機會吧。

弗萊維斯

這就是他所住的山洞了。願平和安甯降臨在這兒!泰門大爺!泰門!出來,跟您的朋友們談談。雅典人派了兩位最年高有德的元老來問候您了。跟他們談談吧,尊貴的泰門。

泰門自穴中上。

泰門

撫慰眾生的太陽,燒起來吧!你們有什麼話?快說,說過了就給我上吊去。願你們說了一句真話就長起一個水疱!說了一句假話就會在舌根上爛一個窟窿!

元老甲

尊貴的泰門——

元老乙

雅典的元老們問候你,泰門。

泰門

我謝謝他們;要是我能夠替他們把瘟疫招來,我願意把它送給他們。

元老甲

啊!忘記那些我們自己所悔恨的事吧。元老們眾口一詞地誠意要求你回到雅典去;他們已經考慮到許多特殊的榮典,等你回去接受。

元老乙

他們承認過去對你太冷酷無情了;現在雅典的公眾已經感覺到他們為了不曾給泰門援手,已經失去了一座患難時可以倚畀的長城,所以他們才突破成例,叫我們前來表示歉忱,並且向你呈獻他們無限的愛敬和不可數計的財富,補贖他們以往的過失。

泰門

你們這一番話,真說得我受寵若驚,差一點要感激涕零了。借給我一顆愚人的心和一雙婦人的眼睛,我就會聽了這種溫慰的言語而哭泣起來,尊貴的元老們。

元老甲

那麼請你跟我們一同回去,在我們的雅典,也就是你的雅典,接受大將的尊位;你一定會得到人民的感謝,他們會給你絕對的權力,你的美好的聲名將和威權同在。我們不久就可以逐退那來勢洶洶的艾西巴第斯,他像一頭橫沖直撞的野豬似的,搗毀了祖國的和平。

元老乙

向雅典的城牆搖揮他的咄咄逼人的劍鋒。

元老甲

所以,泰門——

泰門

好,先生,很好;那麼就這樣吧:要是艾西巴第斯殺死了我的同胞,讓艾西巴第斯知道,泰門是全不介意的。要是他把美好的雅典城劫掠一空,把我們那些善良的老人家們揪著胡須拉走,讓我們那些聖潔的處女們去受那瘋狂的、獸性的戰爭的汙辱,那麼讓他知道,告訴他,泰門這樣說,為了憐憫我們的老人和我們的少年,我不能不對他說,泰門對于這些是全不介意的,隨他高興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因為只要你們還有不曾割斷的咽喉,他們的刀是不會嫌血汙的。至于我自己,那麼,那橫暴不法的敵人營里的每一把屠刀,都比雅典最可尊敬的咽喉更能獲得我的好感。所以我現在把你們交付在幸運的天神的照顧之下,正像把一群竊賊交付給看守的人一樣。

弗萊維斯

去吧,一切全都沒用。

泰門

我剛才正在寫我的墓志銘;你們明天就可以看見。健康和生活使我害了長久的病,現在我的宿疾已經開始痊愈,從虛無中間我得到了一切。去,繼續活下去;願艾西巴第斯給你們災難,他也在你們手里遭災,到頭來大家同歸于盡吧!

元老甲

我們的話都是白說。

泰門

可是我愛我的國家,人家雖然說我喜歡看見宗國的淪亡,其實我卻不是那樣的人。

元老甲

這才說得不錯。

泰門

請你們替我向我的親愛的同胞們致意——

元老甲

這樣的話從您的嘴里出來,足見志士襟懷,畢竟與眾不同。

元老乙

它們進入我們的耳中,也像得勝榮歸的勇士,在夾道歡呼聲中返旆國門一樣。

泰門

替我向他們致意;告訴他們,為了減輕他們的憂慮,解除他們對于敵人劍鋒的恐懼,釋免他們的痛苦、損失、愛情的煩惱以及在生命的無定的航程中這脆弱的凡軀所遭受的一切其他的不幸起見,我願意給他們一些善意的貢獻,指點他們避免狂暴的艾西巴第斯的憤怒的方法。

元老乙

我很高興他說這樣的話;他會重新回去的。

泰門

我有一棵樹長在我的住處的附近,因為我自己需用,不久就要把它砍下來,告訴我的朋友們,告訴全雅典的人,叫他們按照各人地位的高低分別先後,凡是有誰願意解除痛苦,就趕快到這兒來,在我那棵樹未遭斧斤以前自己縊死。請你們這樣替我對他們說吧。

弗萊維斯

不要再跟他絮煩了,他總是這個樣子的。

泰門

不要再來見我;對雅典說,泰門已經在海邊的沙灘上築好他的萬世的佳城,洶湧的波濤每天一次,向它噴吐著泡沫;到那里來吧,讓我的墓碑預示著你們的命運。讓怨懟不掛唇,讓言語消滅,災難和瘟疫將會糾正一切!墳墓是人一世辛勤的成績;隱去吧,陽光!陪著泰門安息。(下。)

元老甲

他的憤懣不平之氣,已經深植在天性之中,再也消解不掉了。

元老乙

我們對他的希望已經完了,還是回去憑著我們殘余的力量,想些其他的辦法,盡力挽救危局吧。

元老甲

事不宜遲,我們快回去。(同下。)

第二場雅典城牆之前

二元老及一使者上。

元老丙

難為你探到了這樣的消息;他的軍力果然像你所說的那樣雄壯嗎?

使者

他的實際的力量,比我所說的還要強大得多;而且他的行軍非常迅速,大概就要到來了。

元老丁

要是他們不能勸誘泰門回來,我們的處境可真是危險萬分呢。

使者

我在路上碰見一個信差,是我舊日的朋友,雖然我們各事一方,可是我們從前的交誼使我們泯除猜忌,像朋友一般互吐真情。這個人是艾西巴第斯差他飛騎送信到泰門的洞里去的,那信上要求他協力助攻雅典,因為這次舉兵一部分的原因也就是為了他。

元老丙

我們的兩個同僚來了。

甲乙二元老自泰門處歸。

元老甲

別再提起泰門的名字,別再對他存什麼希望了。敵人的鼓聲已經近在耳邊,一片塵沙揚蔽了天空。進去,趕快准備起來;我怕我們要陷入敵人的羅網了。(同下。)

第三場樹林。泰門洞穴,相去不遠有草草砌成的墳墓一座

一兵士上,尋找泰門。

兵士

照他們所說的樣子看來,大概就是這兒了。有人嗎?喂,說話呀!沒有回答!這是什麼?泰門死了,他的大限已到;這墳墓是什麼野獸給他蓋起來的,這兒是沒有人住的地方。一定是死了;這便是他的墳墓。墓石上還有幾行字,我可認不得;讓我用蠟把它們-下來;我們的主將什麼文字都懂,他年紀雖輕,懂的事情可多哩。他現在一定已經在驕傲的雅典城前安下了營寨;攻陷那座城市是他的意志的目標。(下。)

第四場雅典城牆之前

喇叭聲;艾西巴第斯率軍隊上。

艾西巴第斯

吹起喇叭來,讓這個懦怯的、淫穢的城市知道我們的大軍已經來到。(吹談判信號。)

元老等登城。

艾西巴第斯

在今天以前,由你們胡作非為,肆行不義,把你們的私心當作公道;在今天以前,我自己以及一切睡在你們權力的陰影下面的人,誰都是叉手-徨,有冤莫訴。現在忍無可忍的時間已經到了,蹲伏慣了的脊骨,在重重的壓迫之下,喊出“受不住了”的呼聲;現在無告的冤苦將要坐在你們寬大的安樂椅上喘息,短氣的驕橫將要狼狽奔逃了。

元老甲

尊貴的少年將軍,你當初因為些微的誤會一怒而去的時候,雖然你還是無拳無勇,我們無須恐懼你的報複,可是我們仍舊召你回來,好意撫慰你,用逾量的恩寵洗刷我們負心的罪戾。

元老乙

就是對于改換了形貌的泰門,我們也曾用謙恭的使節和優渥的允諾懇求他眷念我們的城市。我們並不全是冷酷無情的人,也不該不分皂白地同受戰爭的屠戮。

元老甲

我們這一座城牆,並不是建立于得罪你的那些人之手;這些巍峨的高塔、標柱和學校,更不應該為了私人的錯誤而同歸毀滅。

元老乙

當初驅迫你出亡的那些人,因為自愧缺少應付非常的才能,中心慚疚,都已憂郁逝世了。尊貴的將軍,帶領你的大軍,高揚你的旗幟,開進我們的城中吧;要是你不顧上天好生之德,你的複仇的欲望必須得到滿足,那麼請你在十人中殺死一人,讓那不幸接觸你的鋒刃的作為犧牲吧。

元老甲

不是每一個人都犯罪;因為從前的人鑄下了錯誤而向現在的人報複,這不是合乎公道的措置;罪惡和土地一樣,都不是世襲的。所以,親愛的兄弟,帶你的隊伍進來吧,可是把你的憤怒留在外面。寬恕你所生長的雅典搖籃,也不要在盛怒之中把你的親人和那些得罪你的人同時駢戮,像一個牧人一般,你可以走到羊欄里,把那些染疫的牲畜揀出,可不要漫無區別地一律殺死。

元老乙

你要什麼都可以用微笑取得,何必一定要用刀劍的威力誅求呢?

元老甲

你只要一踏到我們壁壘森嚴的門口,它們就會砉然開啟,讓你仁慈的心為你先容,通報你善意的來臨。

元老乙

拋下你的手套,或是任何代表你的榮譽的紀念物,表示你這次攻城的目的,只是伸雪你的不平,不是破壞我們的安全;你的全部軍隊可以駐紮在我們城里,直等我們簽准了你的全部要求為止。

艾西巴第斯

那麼我就摔下我的手套。下來,打開你們未受攻擊的城門;把泰門的和我自己的敵人交出來領死,其余一概不論。為了消釋你們的疑慮、表明我的正直的胸襟起見,我還要下令嚴禁部下的士兵擅離營地,擾亂你們城市中的治安,凡是違反禁令的,一律交付你們按法嚴懲。

元老甲

元老乙

真是光明正大的說話。

艾西巴第斯

下來,實踐你們自己的允諾。(元老等下城開門。)

一兵士上。

兵士

啟稟主將,泰門已經死了;他葬身在大海的邊沿,在他的墓石上刻著這幾行文字,我因為自己看不懂,已經用蠟把它們-了下來。

艾西巴第斯

殘魂不可招,

空剩臭皮囊;

莫問其中誰:

疫吞滿路狼!

生憎舉世人,

歿葬海之-;

悠悠行路者,

速去毋相溷!

這幾行詩句很可以表明你後來的心緒。雖然你看不起我們人類的悲哀,蔑視我們涼薄的天性里自然流露出來的淚點,可是你的豐富的想像使你叫那蒼茫的大海永遠在你低賤的墳墓上哀泣。高貴的泰門死了;他的記憶將永留人間。帶我到你們的城里去;我要一手執著橄欖枝,一手握著寶劍,使戰爭孕育和平,使和平醞釀戰爭,這樣才可以安不忘危,鞏固國家的基礎。敲起我們的鼓來!(眾下。)

注釋

泰倫(Talent),古希臘貨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