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忌諷齊王納諫
鄒忌修八尺有余,而形昳麗。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信,而複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

旦日,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曰:“吾與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明日,徐公來,熟視之,自以為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見威王曰:“臣誠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齊,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宮婦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內,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觀之,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過者,受上賞。上書諫寡人者,受中賞。能謗議于市朝,聞寡人之耳者,受下賞。”

令初下,群臣進諫,門庭若市。數月之後,時時而間進。期年之後,雖欲言,無可進者。燕趙韓魏聞之,皆朝于齊,此所謂戰勝于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