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四
◎尺牘八十四首(本卷實為八十三首)

【答參寥三首(惠州)(之一)】

專人遠來,辱手書,並示近詩,如獲一笑之樂,數日喜慰忘味也。某到貶所半年,凡百粗遣,更不能細說,大略只似靈隱天竺和尚退院後,卻在一個小村院子,折足鐺中,罨糙米飯吃,便過一生也得。其余,瘴癘病人。北方何嘗不病,是病皆死得人,何必瘴氣。但苦無醫藥。京師國醫手里死漢尤多。參寥聞此一笑,當不複憂我也。故人相知者,即以此語之,余人不足與道也。未會合間,千萬為道善愛自重。

【答參寥三首(之二)】

颍沙彌書跡聳可畏,他日真妙總門下龍象也,老夫不複止以詩句字畫期之矣。老師年紀不少,尚留情詩句畫間為兒戲事耶?然此回示詩,超然真游戲三昧也。居閑,不免時時弄筆。見索書字要楷法,輒往數篇,終不甚楷也。只一讀了,付颍師收,勿示余人也。

雪浪齋詩尤奇偉,感激!感激!轉海相訪,一段奇事。但聞海舶遇風,如在高山上墜深谷中。非愚無知與至人,皆不可處。胥靡遺生,恐吾輩不可學。若是至人無一事,冒此險做甚麼?千萬勿萌此意。颍師喜于得預乘桴之游耳。所謂無所取裁者,其言不可聽,切切!相知之深,不可不盡道其實爾。自揣余生,必須相見,公但記此言,非妄語也。

【答參寥三首(之三)】

淨慧琳老及諸僧知,因見致懇。知為默禱于佛,令亟還中州,甚荷至意。自揣省事以來,亦粗為知道者。但道心屢起,數為世樂所移奪,恐是諸佛知其難化,故以萬里之行相調伏爾。少游不憂其不了此境,但得他老兒不動懷,其余不足云也。俞承務知為少游展力,此人不凡,可喜!可喜!今有一書與之,告專一人與轉達。仍有書,令兒子輩准備信物,令送去俞處,求穩當舶主,附與廣州何道士也。見說自有斤重腳錢,數目體例甚熟。

【答南華辯師五首(之一)】

竄逐流離,愧見方外人之舊。達觀一視,延館加厚,洗心歸休,得見祖師,幸甚!幸甚!人來,辱書,具審法體佳勝,感慰兼集。某到惠已二百日,杜門養疴,凡百粗遣,不煩留意念。

【答南華辯師五首(之二)】

專人遠來,獲手教累幅,具審法履佳勝,感慰兼集。又蒙遠致筠州書信,流落羈寓,每煩淨眾,愧佩深矣。承惠及罌粟鹽豉等,益荷厚意。泉銘模刻甚精。某此凡百如宜,不煩念及。未由瞻謁,懷想不已。熱甚,惟萬萬為眾自愛。

【答南華辯師五首(之三)】

所要寫柳碑,大是。山中闕典,不可不立石。已輟忙,揮汗寫出,仍作一小記。成此一事,小生結緣于祖師不淺矣。荒州無一物可寄,只有桄榔杖一杖,木韌而堅,似可采,勿笑!勿笑!舍弟及聰師等書信領足。此自有去人,已發書矣。張惠蒙去歲為看船,不得禮拜祖師及衣缽,甚不足。今因來人,令相照管一往,不訝喧聒。此子多病,來時告令一得力莊客送回也。留住五七日可矣。

【答南華辯師五首(之四)】

淨人來,辱書,具審法體勝常,深慰馳仰。至此二年,再涉寒暑,粗免甚病。但行館僧舍,皆非久居之地,已置圃築室,為苟完之計,方斫木陶瓦,其成當在冬中也。

【答南華辯師五首(之五)】

近苦痔疾,極無聊,看書筆硯之類,殆皆廢也。所要寫王維、劉禹錫碑,未有意思下筆。又觀此二碑格力淺陋,非子厚之比也。

【答王商彥】

忝親戚之末,未嘗修問左右,又方得罪屏居,敢望記及之。專人遠來,辱箋教累幅,稱述過重,慰勞加等,幸甚。即日履茲秋暑,尊體何如?某仕不知止,臨老竄逐,罪垢增積,玷汙親友。足下昆仲,曲敦風義,萬里遣人問安否,此意何可忘。書詞雅健,陳義甚高,但非不肖所稱也。蜀、粵相望天末,何時會合,臨書惘惘,未審受任何地。來歲科詔,聞峻擢,以慰願望。未間,更冀若時自重。

【與程天侔七首(之一)】

去歲過治下,幸獲接奉,別後有闕上問,過沐省記。遠辱手教,且審起居佳安,感慰兼集。長箋見寵,禮意過當,非衰老者所宜承當。伏讀,愧汗而已。未由會見,萬萬以時自重。

【與程天侔七首(之二)】

乏人寫公狀,幸恕簡略,示諭固合如命,但罪廢閑冷,眾所鄙遠,決無響應之理。近發書,多不答,未欲頻瀆也。幸矜察。

【與程天侔七首(之三)】

至後福履。增勝。辱訪,不果見,悚怍無量。寵惠羊酒、紙、茗,極荷厚意,答謝稽緩。不罪。不罪。

【與程天侔七首(之四)】

適辱訪別,豈勝悵仰。晚來起居佳勝。為餞蔡守,遂不得詣違。尚丐珍練。

【與程天侔七首(之五)】

少事干煩,過河源日,告伸意仙尉差一人押木匠作頭王皋暫到郡外,令計料數間屋材,惟速為妙。為家私紛冗,不及寫書,千萬勿罪!幸甚!

【與程天侔七首(之六)】

江君訪別,本欲作書,醉熟手軟,不能多書,獨遣此紙而已。老拙慕道,空能誦《楞嚴》言語,而實無所得,見賢者得之,便能發明如此。誦語精妙,過辱開示,感怍無已。龍眼晚實愈佳。特蒙分惠,感怍之至。錢數封呈,煩聒,增悚!

【與程天侔七首(之七)】

白鶴峰新居成,當從天侔求數色果木,太大則難活,太小則老人不能待,當酌中者。又須土パ稍大不傷根者為佳。不罪!不罪!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一)】

近聞使旆少留番禺,方欲上問。侯長官來,伏承傳誨,意旨甚厚,感怍深矣。比日履茲新春,起居佳勝。知車騎不久東按,倘獲一見,慰幸可量。未間,伏冀以時自重。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

竄逐海上,諸況可知。聞老兄來,頗有佳思。昔人以三十年為一世,今吾老兄弟,不相從四十二年矣,念此,令人淒斷。不知兄果能為弟一來否?然亦有少拜聞。某獲譴至重,自到此旬日外,便杜門自屏,雖本郡守,亦不往拜其辱,良以近臣得罪,省躬念咎,不得不爾。老兄到此,恐亦不敢出迎。若以骨肉之愛,不責末禮而屈臨之,余生之幸,非所敢望也。其余區區,殆非紙墨所能盡。惟千萬照悉而已。德孺、懿叔久不聞耗,想頻得安問。八郎、九郎亦然。令子幾人侍行?若巡按必同行,因得一見,又幸。舍弟近得書云,在湖口,見令子新婦,亦具道尊意,感服不可言。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三)】

專人至,承賜教累幅,感慰兼極。比日履茲春陽,尊體佳勝。知春夏間方按行此邦,豈勝系望。韶州風物甚美。園亭,德孺所治,殊可喜。但不知有可與為樂者否?未披奉間,更冀若時保練。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四)】

老兄近日酒量如何?弟終日把盞,積計不過五銀盞爾。然近得一釀法,絕奇,色香味皆疑於官法矣。使旆來此有期,當預醞也。向在中山,創作松醪,有一賦,閑錄呈,以發一笑。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五)】

數日聞使旆來此,喜慰不可言。方欲遣人奉狀,遽捧手教,感愧兼集。比日涉履風濤,起居佳勝。旦日瞻奉,並陳區區。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六)】

某深欲出迎郊外,業已杜門,知兄知愛之深,必不責此,然愧悚甚矣。專令小兒走舟次也。知十秀才侍行,喜得會見,不及別奉書。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七)】

昨日辱臨,款語傾盡,感慰深矣。經宿起居佳勝。所貺皆珍奇,物意兩重,敢不拜賜。少頃面謝。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八)】

謫居窮寂,誰複顧者。兄不惜數舍之勞,以成十日之會,惟此恩意,如何可忘。別後不免數日牢落,竊惟尊懷亦悵然也。但凝望沛澤北歸,將複會見爾。到廣少留否?比日起居何如?某到家無恙,不煩念及。未參候間,萬萬若時自重。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九)】

河源事,上下繆悠而已。有一信篋並書,欲附至子由處,輒以上干,然不須專差人,但與尋便附達,可轉洪、吉間相識達之。其中乃是子由生日香合等。他是二月二十日生,得前此到為佳也。不罪!不罪!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

兩甥相聚多日,備見孝義之誠,深慰所望。未暇別書,悉之!悉之!兒子適令干少事,未及拜狀。輒已和得《白水山》詩,錄呈為笑。並亂做得《香積》數句,同附上。前本並納去。“亞”字輒用“椏”字,蓋攀例也。呵呵。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一)】

近檢法行奉書,未達間,伏蒙賜教,並寄惠柑子,此中雖有,然似此佳者,即不識也。但十有一二壞爾。謹如教略嘗,不多啖也。比日還府以來,起居佳勝。某與兒子如昨,不煩念及。大郎、三郎有近耗未?歲暮無緣會合,惟若時珍練。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二)】

和示《香積》詩,真得淵明體也。某喜用陶韻作詩,前後蓋有四五十首,不知老兄要錄何者?稍間,編成一軸附上也,只告不示人耳。橋錢必不足用,學錢且告老兄留取。切告。切告。前所問者,已得實狀,本州必已申去,蓋亦只止是矣。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三)】

近鄉僧法舟行,奉狀必達。惠州急足還,辱手教,且審起居佳勝,感慰兼集。寵示詩域醉鄉二首,格力益清妙。深欲繼作,不惟高韻難攀,又子由及諸相識皆有書,痛戒作詩,其言切甚,不可不遵用。空被來貺,但慚汗而已。兄欲寫陶體詩,不敢奉違,今寫在揚州日二十首寄上,亦乞不示人也。未由會合,日聽除音而已。余惟萬萬若時自重。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四)】

承服溫胃藥,舊疾失去,伏惟慶慰。反複尋究,此至言也。拙恙亦當服溫平行氣藥爾。德孺書信已領,尚未聞所授,豈當到闕乎?兄亦歸覲耳,何用更求外補。惠及佳面,感怍。適有河源干菌少許,並香篆一枚,頗大,謾納去,作笑。有肉蓯蓉,因便寄示少許,無即已也。侯晉叔,實佳士,頗有文采氣節。恐兄不久歸闕,此人疑不當遺也,故略為記之。不罪!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五)】

少懇冒聞。向所見海會長老,甚不易得。院子亦漸興葺。已建法堂甚宏壯,某亦助施三千緡足,令起寢堂,歲終當完備也。院旁有一陂,詰曲群山間,長一里有余。意欲買此陂,屬百姓見說數十千可得。稍加葺築,作一放生池。囊中已竭,輒欲緣化。老兄及子由各出十五千足,某亦竭力共成此事。所活鱗介,歲有萬數矣。老大沒用處,猶欲作少有為功德,不知兄意如何?可,便乞附至,不罪!不罪!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六)】

此中魚湖之利,下塘常為啟閉之所,歲終竭澤而取,略無脫者。今若作放生池,但牢築下塘,永不開江,水漲冒,即聽其自在出入,則所活不貲矣。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七)】

廣州多松脂,閎甫嘗買,用桑皮灰煉得甚精,因話告求數斤。仍告正輔與買生者十斤,因便寄示。舶上硫黃如不難得,亦告為買通明者數斤,欲以合藥散。鐵爐敖,可作時羅夾子者,亦告為致一副中樣者。三物,皆此中無有。不罪。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八)】

某前者留博羅一日,再見鄧道士,所聞別無異者,方欲邀來郡中款問也。續寄丹砂已領,感愧之極。某于大丹未明了,直欲以此砂試煮煉,萬一伏火,亦恐成藥爾。成否當續布聞。比日得七哥書,遞中已附謝也。六郎、十郎各計安,未及別書。所要書字墨竹,固不惜,徐寄去也。外曾祖遺事錄呈。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十九)】

蜜極佳,荔枝蒙頒賜,謹附謝懇。蘇州錢ヘ,差一般家人,又借惠力院一行者契順,與宜興通問,萬里勞人,甚愧其意。因令附此書,或略賜照管,幸甚。卒子與借請少許,甚幸!甚幸!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十)】

忽複殘臘,會合無緣,不能無天末流離之念也。急足回,辱書,具審尊體康勝。仍示佳句五章,字字新奇,歎詠不已。老嫂奄隔,更此徂歲,想加淒斷,然終無益,惟日遠日忘,為得理也。某近苦痔,殊無聊,杜門謝客,兀然坐忘爾。新春,為國自愛,早膺北歸殊寵。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十一)】

某睹近事,已絕北歸之望。然中心甚安之。未話妙理達觀,但譬如元是惠州秀才,累舉不第,有何不可。知之免憂。詩屢欲和,韻又已更老手五賡,殆難措辭也,亦苦痔無情思耳。惠黃雀,感愧!感愧!子由一書,告早入皮筒,幸甚!幸甚!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十二)】

河南兄弟已歸左右,想哀慕之極,切希為親自寬也。近有慰疏,未暇別紙。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十三)】

殘臘只數日,感念聚散,不能無異鄉之歎,不審兄諸況如何?子舍已到否?新年不獲奉觴,惟祝早膺召命。未間,更乞為時自重。

【與程輔提刑二十四首(之二十四)】

人來,辱書。伏承履茲新春,起居佳勝。至孝通直已還左右,感慰良深。且聞有北轅之耗,尤副卑望。詠史等詩高絕,每篇乃是一論,屈滯它作絕句也。前後惠詩皆未和,非敢懶也。蓋子由近有書,深戒作詩,其言切至,云當焚硯棄筆,不但作而不出也。不忍違其憂愛之意,故遂不作一字,惟深察。吾兄近詩益工,孟德有言:“老而能學,惟吾與袁伯業。”此事不獨今人不能,古人亦自少也。未拜命間,頻示數字,慰此牢落。余惟萬萬為時自重。

【與廣東提舉蕭大夫二首(之一)】

春和,竊惟起居佳勝。某罪譴,得跡麾下,幸甚。到惠即欲上問,杜門省咎,人事俱廢,以故後時,想不深訝。未緣瞻奉,伏冀為時自重。

【與廣東提舉蕭大夫二首(之二)】

伏審使旆巡按至惠,得遂際見,何幸如之。某始寓僧舍,凡百不便。近因正輔至郡,許假館行衙,不及面稟,輒已遷入,悚側不已。想仁念顧恤,不深訝也。

【答王敏仲四首(之一)】

再辱手教,感戴深矣。仍審比日台候康勝,至慰!至慰!某凡百如昨。新屋旦夕畢工,即遷入。長子邁自浙中般挈,由循州徑路來,閏月可至此。漸似無事,可以卻掃室安居矣。新政愷悌,已穆然嶺海間矣。更蒙下訪,粗識仁人之用心也。欣慰之極,未緣面盡,臨書惋結。

【答王敏仲四首(之二)】

浮玉聞遂化去,殊不知異事,可聞其略乎?其母今安在?謗者之言,何足信也。丹元事亦告盡錄示,決不示人也。起居之語未曉,亦告指示。近頗覺養生事絕不用求新奇,惟老生常談,便是妙訣,咽津納息,真是丹頭,仍須用尋常所聞般運氵斥流法,令積久透徹乃效也。孟子曰:“事在易而求諸難,道在邇而求諸遠。”董生云:“尊其所聞則高明矣,行其所知則光大矣。”

【答王敏仲四首(之三)】

春候清穆,竊惟按馭多暇,起居百福,甘雨應期,遠邇滋洽,助喜慰也。某凡百粗遣,適遷過新居,已浹旬日,小窗疏籬,頗有幽趣。賤累亦不久到矣。未期瞻奉,萬萬為國自重。

【答王敏仲四首(之四)】

兩蒙賜教,慰感深至。曾因周循州行,奉狀,伏想已塵覽。即日台如何似?越人事嬉游,盛于春時,高懷俯就,想複與眾同之,天色澄穆,亦惟此時也。莫緣陪後乘,西望增慨。

【與范純夫】

某謫居瘴鄉,惟盡絕欲念,為萬金之良藥。公久已爾,不在多祝也。子由極安常,燕坐胎息而已。有一書,附納。長子邁自宜興挈兩房來,已到循州,一行並安。過近往迎之,得耗,旦夕到此。某見獨守舍耳。次子迨在許下。子由長子名遲者,官滿來筠省覲,亦不久到。恐要知。六婦與二孫並安健。過去日,留一書並數品藥在此,今附何秀才去。如聞公目疾尚未平,幸勿過服涼藥。暗室瞑坐數息,藥功何緣及此。兩承惠錫器,極荷意重。丹霞觀張天師遺跡,倘有良藥異事乎?令子不及別書,侍奉外多慰。子功之喪,忽已除祥,哀哉,奈何。諸子想各已之官,某孫婦甚長,旦夕到此矣。

【與蕭朝奉】

近得見令兄提舉,稍聞動止之詳,為慰。少事輒冒聞,幸恕率易。兒子邁般挈數房賤累,自虔易小舟,由龍南江至方口出陸至循州,下水到惠。賤官重累,敢望矜恤。特為于郡中諸公,醵借白直數十人送至方口,計未遠出州界,切望垂念。已於循州擘畫得數十人至方口迎之也。流落困苦,想加湣察。

【答王莊叔二首(之一)】

遠辱教書,具道三十年前都下與先人往還,伏讀感涕。仁人念舊,手簡見及,兄矣。書辭累幅,禮意莊重,此何過也。伏審斬焉在疚,哀慕之余,起居如宜。某罪廢遠屏,有玷知識,重蒙獎飾,衰朽增光,會合未期,尚冀節哀自重。

【答王莊叔二首(之二)】

某多病杜門,人事都絕,懶習已成,筆硯殆廢。承長箋寵貺,裁謝苟簡,愧負深矣。黃茅海瘴正作于秋。蒸暑麾汗,不能盡意,恕之。

【與循守周文之二首(之一)】

近日屢獲教,音及林增城。至又得聞動止之詳,並深感慰。桃、荔、米、酒,諸信皆達矣。荷佩厚眷,難以盡喻。今歲荔子不熟。土產早者,既酸且少;而增城晚者,不至,方有空寓嶺表之歎。忽信使至,坐有五客,人食百枚,飽外又以歸遺,皆云其香如練家紫,但差小耳。二廣未嘗有此異哉。又使人健行,八百枚無一損者,此尤異也。林令奇士幸此少留,公所與者,故自不凡也。蒸暑異常,萬萬以時珍嗇。

【與循守周文之二首(之二)】

鄭君知其俊敏篤問學,觀所為詩文,非止科場手段也。人去,忙作書,不及相見,且致此意。李公弼亦再三傳語。承許遠訪,何幸如之。海州窮獨,見人即喜,況君佳士乎?林行婆當健,有香與之,到日告便送去也。八郎房下不幸,傷悼。

【與封守朱朝請二首(之一)】

前日蒙示所藏諸書,使末學稍窺家傳之秘,幸甚!幸甚!恕先所訓,尤為近古。某方治此書,得之,頗有所開益。拜賜之重,如獲珠貝,又重煩令子運筆,益深愧感。老拙不揆,輒立訓傳,尚未畢工,異日當以奉呈也。新說方熾,古學崩壞,言之傷心。區區所欲陳,未易究也。臨紙慨然。

【與封守朱朝請二首(之二)】

公于《春秋》發明固多矣,舍弟頗治此學,異日相見,當出其書互相考也。然此書近遭廢錮,尚未蒙牽複,公尚敢言及耶?想當一噱。

【與李大夫】

近奉狀,已達。比日,伏計起居佳勝。旱勢如此,撫字之懷,想極焦勞。舊見《太平廣記》云,以虎頭骨縋之有龍湫潭中,能致雨,仍須以長綆系之,雨足乃取出,不爾雨不止。在徐與黃試之,皆驗,敢以告。

【與周文之二首(之一)】

近蒙寄示畫圖及新堂面勢,仍求榜名。嶺南無大寒甚暑,秋冬之交,勾萌盜發,春夏之際,柯葉潛改,四時之運默化,而人不知。民居其間,衣食之奉,終歲一律,寡求而易安,有足樂者。若吏治不煩,即其所安而與之俱化,豈非牧養之妙手乎?文之治循,已用此道,故以“默化”名此堂,如何?可用,便請題榜也。

【與周文之二首(之二)】

聞公服何首烏,是否此藥溫厚無毒?李習之傳正爾,噯之無炮制。今人乃用棗或黑豆之類蒸熟,皆損其力。仆亦服此藥,但采得,陰干,便搗羅為末,棗肉或煉,和入臼中,萬杵,乃丸服。極有力,無毒。恐未得此法,故以奉白。

【與人】

累日欲上謁,竟未暇。辱教,承足疾未平,不勝馳系。足疾惟葳靈仙、牛膝二味為末,密丸,空心服,必效之藥也。但葳靈仙難得真者,俗醫所用,多藁本之細者爾。其驗以味極苦,而色紫黑,如胡黃連狀,且脆而不韌,折之,有細塵起,向明示之,斷處有黑白暈,俗謂之有鴝鵒眼。此數者備,然後為真,服之有奇驗。腫痛拘攣皆可已,久乃有走及奔馬之效。二物當等分,或視髒氣虛實,酌飲牛膝,酒及熟水皆可下,獨忌茶耳。犯之,不複有效。若常服此,即每歲收AA58皂莢芽之極嫩者,如造草茶法,貯之,以代茗飲。此效,屢嘗目擊。知君疾苦,故詳以奉白。元素書已作,稍暇,詣見。

【與惠州都監】

君南來,清節干譽,為有識所稱,皆曰:“此東坡弟子由門下客也。”兩漢之士,多起于游徼卒史。至公卿者多矣。願君益廣問學,以期遠到。

【與史氏太君嫂】

某謫海南,狼狽廣州,知時侄及第,流落中尤以為慶。乃知三哥平生孝義廉靜自守,嫂賢明教誨有方,天不虛報也。明日當渡大海,聊致此書,嫂知意而已。

【與林濟甫二首(儋耳)(之一)】

眉兵至,承惠書,具審尊體佳勝,眷愛各安。某與幼子過南來,余皆留惠州。生事狼狽,勞苦萬狀,然胸中亦自有然處也。今日到海岸,地名遞角場,明日順風即過矣。回望鄉國,真在天末,留書為別。未間,遠惟以時自重。

【與林濟甫二首(之二)】

某兄弟不善處世,並遭遠竄,墳墓單外,念之感涕。惟濟甫以久要之契,始終留意,死生不忘厚德。

【答劉元忠】

近別,伏惟起居安勝。短箋不盡意,察之。柳伯通因會,為致區區。歐陽秀才談道甚妙,可與閑游。懷思文忠公,愛其屋上烏,況族子弟之佳者乎!余惟萬萬若時自重。

【答王敏仲】

兒子還,辱手書,具審起居佳勝,感慰兼極。舟行至扶胥,急足示問,乃知有袁州之命,歎惋不已。行止孰非天者?複何言哉!道眼所照,知已平適,但治行匆遽,亦少勞神矣。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一)】

別遽逾年,海外窮獨,人事斷絕,莫由通問。舶到,忽枉教音,喜慰不可言。仍審起居清安,眷愛各佳。某與兒子粗無病,但黎、蜒雜居,無複人理,資養所給,求輒無有。初至,僦官屋數椽,近複遭迫逐,不免買地結茅,僅免露處,而囊為一空。困厄之中,何所不有,置之不足道也,聊為一笑而已。平生交舊,豈複夢見,懷想清游,時誦佳句,以解牢落。此外,萬萬以時自重。舶回,匆匆布謝。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二)】

閣下才氣秀發,當為時用久矣。遐荒安可淹駐,想益輔以學以昌其詩乎?仆焚筆硯已五年,尚寄味此學。隨行有《陶淵明集》。陶寫伊郁,正賴此爾。有新作,遞中示數首,乃珍惠也。山川風氣能清佳否,孰與惠州比?此間海氣郁蒸,不可言,引領素秋,以日為歲也。寄貺佳酒,豈惟海南所無,殆二廣未嘗見也。副以糖冰精面等物,一一感銘,非眷存至厚,何以得此,悚怍之至。此間紙不堪覆瓿,攜來者已竭。有便,可寄百十枚否?不必甚佳者。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三)】

便舟來,辱書問訊既厚矣,又惠近詩一軸,為賜尤重。流轉海外,如逃深谷,既無與晤語者,又書籍舉無有,惟陶淵明一集,柳子厚詩文數冊,常置左右,目為二友。今又辱來貺,清深溫麗,與陶、柳真為三矣。此道,比來幾熄,海北亦豈有語此者耶?新春,伏想起居佳勝。某與小兒亦粗遣,窮困日甚,親友皆疏絕矣。公獨收恤如舊,此古人所難也。感怍不可言,惟萬萬以時自愛。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四)】

令子先輩辱書及新詩,感慰彌甚,筆力益進,家有哲匠矣,何複下問乎?老病百事皆廢,尤倦寫書,故止附此紙爾,不別緘也。不罪!不罪!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五)】

兒子比抄得《唐書》一部,又借得《前漢》欲抄。若了此二書,便是窮兒暴富也。呵呵。老拙亦欲為此,而目昏心疲,不能自苦,故樂以此告壯者爾。紙、茗佳惠,感忭!感忭!丈丈惠藥、米、醬、姜、糖等皆已拜賜矣。江君先輩辱書,深欲裁謝,連寫數書,倦甚,且為多謝不敏也。

【答程全父推官六首(之六)】

久不得毗陵信,如聞浙中去歲不甚熟,曾得家信否?彼土出藥否?有易致者,不拘名物,為寄少許。此間舉無有,得者即為希奇也。間或有粗藥,以授病者,入口如神,蓋未嘗識耳。

【答程天侔三首(之一)】

去歲僧舍屢會,當時不知為樂,今者海外無複夢見。聚散憂樂,如反覆手,幸而此身尚健。得來訊,喜侍奉清安,知有愛子之戚。繈褓泡幻,不須深留戀也。仆離惠州後,大兒房下亦失一男孫,悲愴久之,今則已矣。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耳。惟有一幸,無甚瘴也。近與小兒子結茅數椽居之,僅庇風雨,然勞費已不貲矣。賴十數學生助工作,躬泥水之役,愧之不可言也。尚有此身,付與造物,聽其運轉,流行坎止,無不可者。故人知之,免憂。夏熱,萬萬自愛。

【答程天侔三首(之二)】

近得吳子野書,甚安。陸道士竟以疾不起,葬于河源矣。前會豈非一夢耶?仆既病倦不出,然亦無與往還者,闔門面壁而已。新居在軍城南,極湫隘,粗有竹樹,煙雨晦,真蜒塢獠洞也。惠酒佳絕。舊在惠州,以梅醞為冠,此又遠過之。牢落中得一醉之適,非小補也。

【答程天侔三首(之三)】

新詩過蒙寵示,格律深妙,非淺學所能仿佛,歎誦不已。老拙無以答厚意,但藏之,永以為好爾。

【與鄭嘉二首(之一)】

舶人回,奉狀必達。比日起居佳勝,貴眷令子各安。某與過亦幸如昨。初賃官屋數間居之,既不佳,又不欲與官員相交涉。近買地起屋五間一龜頭,在南汙池之側,茂林之下,亦蕭然可以杜門面壁少休也。但勞費貧窘耳。此中枯寂,殆非人世,然居之甚安。況諸史滿前,甚可與語者也。著書則未,日與小兒編排整齊之,以須異日歸之左右也。小客王介石者,有士君子之趣。起屋一行,介石躬其勞辱,甚于家隸,然無絲發之求也。顧某念之,有可照庇之者,幸不惜也。死罪!死罪!柯仲常舊有契,因見道區區。

【與鄭嘉二首(之二)】

邁後來相見否?久不得其書,聞過房下臥病,正月尚未得耗,亦憂之。公為取一書,求瓊州海舶或來人之便,封題與瓊ヘ黃宣義托轉達,甚幸也。見說瓊州不論時節有人船便也。《眾妙堂記》一本,寄上。本不欲作,適有此夢,夢中語皆有妙理,皆實云爾,仆不更一字也。不欲隱沒之,又皆養生事,無可醞釀者,故出之。

【與僧隆賢二首(之一)】

某慰疏言。不意寶月大師宗古老兄捐眾示化。切惟孝誠深至,攀慕涕泗,久而不忘。仍承已畢大事,忽複更歲,觸物感慟,奈何!奈何!某謫居遼,無由往奠,追想宗契之深,悲愴不已。惟昆仲節哀自重,以副遠誠。謹奉疏慰。不次,謹疏。正月日,趙郡蘇某慰疏上。

【與僧隆賢二首(之二)】

舟、榮二大士遠來,極感至意。舟又冒涉嶺海,尤為愧荷也。寶月塔銘,本以罪廢流落,恐玷高風,不敢輒作,而舟師哀請誠切,故勉為之也。海隅漂泊,無複歸望,追懷疇昔,永望淒斷。

【與楊濟甫二首(之一)】

寶月師孫來,得所惠書,喜知尊體佳勝,眷聚各清安。至慰!至慰!某凡百粗遣,北歸未有期,信命且過,不煩念及。惟聞墳墓安靖,非濟甫風義之篤,何以得此,感荷不可言。舟師云當一到眉。此中諸事,可問其詳也。遠祝,惟若時珍重而已。

【與楊濟甫二首(之二)】

遠蒙厚惠蜀紙藥物等,一一如數領訖,感怍之至。人行速,無佳物充信,謾寄腰帶一條。俗物增愧,不罪!不罪!

【與元老侄孫四首(之一)】

元老侄孫秀才。屢得書,感慰。十九郎墓表,本是老人欲作,今豈推辭!向者猶作寶月志文,況此文,義當作,但以日近憂畏愈深,飲食語默,百慮而後動,想喻此意也。若不死,終當作耳。近來須鬢雪白加瘦,但健及啖啜如故爾。相見無期,惟當勉力進道,起門戶為親榮,老人僵仆海外,亦不恨也。

【與元老侄孫四首(之二)】

侄孫元老秀才。久不聞問,不識即日體中佳否?蜀中骨肉,想不住得安信。老人住海外如昨,但近來多病瘦瘁,不複往日,不知余年複得相見否?循、惠不得書久矣。旅況牢落,不言可知。又海南連歲不熟,飲食百物艱難,又泉、廣海舶絕不至,藥物醬酢等皆無,厄窮至此,委命而已。老人與過子相對,如兩苦行僧耳。然胸中亦超然自得,不改其度,知之,免憂。所要志文,但數年不死便作,不食言也。侄孫既是東坡骨肉,人所覷看。往京,凡百加周防,切祝!切祝!今有一書與許下諸子,又恐陳浩秀才不過許,只令送與侄孫,切速為求便寄達。余惟千萬自重。

【與元老侄孫四首(之三)】

侄孫近來為學何如?想不免趨時。然亦須多讀史,務令文字華實相副,期于適用乃佳,勿令得一第後,所學便為棄物也。海外亦粗有書籍,六郎亦不廢學,雖不解對義,然作文極峻壯,有家法。二郎、五郎見說亦長進,曾見他文字否?侄孫宜熟看《前、後漢史》及韓、柳文。有便,寄近文一兩首來,慰海外老人意也。

【與元老侄孫四首(之四)】

趙先輩儋人,此中凡百可問而知也。鄉里出百藥煎,如收得,可寄一二斤,趙還時可附也,無即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