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
◎尺牘七十九首

【答周開祖二首(之一)】

久別思渴,不言可知。一路候問來耗。忽辱教,喜慰良深。乍寒,起居佳勝。承脫湖北之行而得樂清,正如舍魚而取熊掌,甚可賀也。某忝命,甚便其私,即遂面話,此不盡懷。

【答周開祖二首(之二)】

長篇奇妙。無狀,每蒙存錄如此之厚,但賜多而報寡,故人知其慚拙,必不罪也。今輒和一首,少謝不敏,且資一笑。惠及海味,珍感。來人遽還,未有以報,但愧怍無窮。到郡不見令舉,此恨何極。嘗奠其殯,不覺一慟。有刻石,必見之,更不錄呈。有干,一一示及。李無悔近見訪,留此旬余,亦許秋涼再過也。

【答呂熙道二首(之一)】

平時企詠賢者,獨恨隔閡耳。既至治下,謂當朝夕繼見,而病與人事奪之,又迫于行,匆遽舍去,可勝歎耶。別來方欲上問,先辱手教,益增悚怍。比日起居何如?後會不可期,惟萬萬以時自重。

【答呂熙道二首(之二)】

南都住半月,恍然如一夢耳。思企德義,每以悵然。舍弟樸訥寡徒,非長者輕勢重道,誰肯相厚者。湖州江山風物,不類人間,加以事少睡足,真拙者之慶。有干不外。

【答范純夫】

向者深望軒從一來。而還,領手教,知徑赴治,實增悵惘。比日起居佳勝。日對五老,想有佳思。此間湖山信美,而衰病不堪煩,但有歸蜀之興耳。未由會集,千萬以時自愛。

【與道甫】

昨日特蒙不外鄙拙,袖出盛文相示,辭贍格老,覽之令人忘倦。非大手筆未及至此,受教良多。不敢擅為巾笥之藏,謹令人歸納文府。伏乞視至。未審從人何日成行?亦須示諭。

【與孫子思七首(之一)】

奉別未幾,思企已深,比日起居佳勝。聞軒從及境,即遂披對,豈勝慰喜。

【與孫子思七首(之二)】

事冗,有疏上謁,思企之深。不審起居佳否?來日輒邀從者同憲車議少事。本欲躬詣,為公擇見訪,不果。幸賜臨顧。

【與孫子思七首(之三)】

屢辱垂訪,尚稽走謁,經宿起居佳否?借示諸刻,一清心目,又足見雅尚之不凡也。謹卻馳納。

【與孫子思七首(之四)】

過辱枉顧,知事務冗迫,不敢久留語。紙軸納去,余空紙兩幅,留與五百年後人跋尾也。呵呵。耘叟詩亦佳。

【與孫子思七首(之五)】

疊辱車騎,往謝甚疏,惟故人深照,不以為譴也。經宿尊候佳勝,書四紙,並藥方馳上,須面授其秘也。並硯,不一一。

【與孫子思七首(之六)】

近辱軒從,雖屢接奉,既別,思仰無窮。人事袞袞,未遑上問,先枉寵訊。伏審起居佳勝,感慰兼深。仲通來,知在府中,計與子由輩游從甚樂。未緣再會,惟萬萬以時自重。

【與孫子思七首(之七)】

比來新詩必多,無緣借觀,豈勝渴仰。示諭諸公處,敢不出力,但恐言輕不能有益耳。

【與程得勝秘校二首(之一)】

近省榜到郡,首承高過,歡慰可量。沉困累年,行業充富,鄉曲榮耀,交游喜快,甚休!甚休!春風暄和,奉計即日起居安勝。禦試必更在上等。盤桓都下,為況何如。惟順時珍愛。

【與程得勝秘校二首(之二)】

某去秋因鄉人自高密過此,托致手書,不知達否?奉違累歲,無緣一接談笑,傾仰殊甚。榜中鄉人,所識惟吾兄一人,其余豈盡新俊耶!車馬必稍留都下,因風,無惜惠問。

【與人】

托庇鄰封,每荷存記,特辱榮訊,愧汗可量。即日履茲霜候,起居佳勝。未緣參見,惟日瞻企,尚冀以時珍衛,區區。

【與樂推官(黃州)】

疊辱臨訪,欲少款奉,多事因循,繼以臥病,愧負深矣。數日起居佳否?知明日啟行,無緣面別,尚冀保練,慰此區區。

【答李昭】

無便,久不奉書。王子中來,且出所惠書,益知動止之詳,為慰無量。比日尊體何如?既拜賜雪堂新詩,又獲觀負日軒諸詩文,耳目眩駭,不能窺其淺深矣。老病廢學已久,而此心猶在,觀足下新制,及魯直、無咎、明略等諸人唱和,于拙者便可格筆,不複措辭。近有李豸者,陽翟人,雖狂氣未除,而筆勢瀾翻,已有漂砂走石之勢,嘗識之否?子中殊少進,皆左右之賜也。何時一笑?未間,惟萬萬自重。

【答范蜀公四首(之一)】

李成伯長官至,辱書,承起居佳勝,甚慰馳仰。新居已成,池圃勝絕,朋舊子舍皆在,人間之樂,複有過此者乎?某凡百粗遣,春夏間,多瘡患及赤目,杜門謝客,而傳者遂云物故,以為左右憂。聞李長官說,以為一笑,平生所得毀譽,殆皆此類也。何時獲奉幾杖,臨書惘惘。

【答范蜀公四首(之二)】

蒙示諭,欲為卜鄰,此平生之至願也。寄身函丈之側,旦夕聞道,又況忝姻戚之末,而風物之美,足以終老,幸甚!幸甚!但囊中止有數百千,已令兒子持往荊渚,買一小莊子矣。恨聞命之後。然京師尚有少房緡,若果許為指揮從者干當,賣此業,可得八百余千,不識可納左右否?所賜手書,小字如芒,知公目益明,此大慶也。某早衰多病,近日亦能屏去百事,澹泊自持,亦便佳健,異日必能陪從也。

【答范蜀公四首(之三)】

承別紙示諭:“曲蘖有毒,平地生出醉鄉;土偶作祟,眼前妄見佛國。”公欲哀而救之,問所以救者。小子何人,固不敢不對。公方立仁義以為城池,操詩書以為干,則舟中之人,盡為敵國,雖公盛德,小子亦未知勝負所在。願公宴坐靜室,常作是念,當觀彼能惑之性,安所從生,又觀公欲救之心,作何形段。此猶不立,彼複何依,雖黃面瞿曇,亦須斂衽,而況學之者耶!聊複信筆,以發公千里一笑而已。

【答范蜀公四首(之四)】

顛仆罪戾,世所鄙遠,而丈人獨收錄。欲令撰先府君墓碑,至為榮幸,複何可否之間;而不肖平生不作墓志及碑者,非特執守私意,蓋有先戒也。反覆計慮,愧汗而已。仁明洞照,必深識其意。所賜五體書,謹為子孫之藏,幸甚!幸甚!無緣躬伏門下道所以然者,皇恐之至。

【答言上人】

去歲吳興倉卒為別,至今耿耿。譴居窮陋,往還斷盡。遠辱不遺,尺書見及,感怍殊深。比日法體佳勝。劄翰愈精健,詩必稱是,不蒙見示,何也?雪齋清境,發于夢想,此間但有荒山大江,修竹古木,每飲村酒,醉後曳杖放腳,不知遠近,亦曠然天真,與武林舊游,未見議優劣也。何時會合一笑,惟萬萬自愛。

【答通禪師(一作與圓通禪師)】

謫居窮僻,懶且無便,書問曠絕,故人不遺。兩辱手教,具審比來法體甚輕安,感慰深至。仆晚聞道,照物不明,陷于吏議,愧我道友。所幸聖恩寬大,不即誅殛,想亦大善知識法力冥助也。祿廩既絕困,而布衣蔬食,于窮苦寂淡之中,卻粗有所得,未必不是晚節微福。兩書開諭周至,常置坐右也。未緣展謁,萬萬以時自重。

【答道源秘校】

謫寄窮陋,首見故人,釋然無複有流落之歎。衰病迂拙,所向累人,自非卓然獨見,不以進退為意者,誰肯辱與往還。每惟此意,何時可忘。別來又複初夏,思企不可言。遠想,即日尊候佳勝。兩辱手書,懶不即答,計已獲罪左右,然惟故人能知其性氣,蓋懶作書者有素,中實無他也,更望寬之。知到官,又複對換,想高懷處之,無適而不可。江令竟不肯少留,健決非庸人所及也。無由面見,以時自重。

【與王慶源】

竄逐以來,日欲作書為問。舊既懶惰,加以閑廢,百事不舉,但慚怍而已。即日體中何如,眷愛各佳。某幼累並安。但初到此,喪一老乳母,七十二矣,悼念久之,近亦不複置懷。寓居官亭,俯迫大江,幾席之下,云濤接天,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客至,多辭以不在,往來書疏如山,不複答也。此味甚佳,生來未嘗有此適。知之,免憂。近文郎行,寄紙筆與叢郎,到甚遲也。未緣面會,惟萬萬自愛。

【答李寺丞二首(之一)】

久別渴詠,遞中辱書,且審起居清勝,至慰!至慰!某謫居粗遣,廢棄之人,每自嫌鄙,況于他人。君獨收恤,有加平素,風義之厚,足以愧激頹靡也。未緣會見,萬萬以時自愛。

【答李寺丞二首(之二)】

遠蒙分輟清俸二千,極愧厚意。然長者清貧,仆所知也。此不敢請,又重違至意,輒請至年終、來春,即納上,感愧不可言也。仆雖遭憂患狼狽,然譬如當初不及第,即諸事易了,荷憂念之深,故以解懸慮。

【與陳季常九首(之一)】

近因往螺師店看田,既至境上,潘尉與龐醫來相會。因視臂腫,云非風氣,乃藥石毒也。非針去之,恐作瘡乃已。遂相率往麻橋龐家,住數日,針療。尋如其言,得愈矣。歸家,領所惠書及藥,並荷憂愛之深至,仍審比來起居佳安。曾青老翁須《傳燈錄》,皆已領,一一感佩。《五代史》亦收得。所看田乃不甚佳,且罷之。蘄水溪山,乃爾秀邃耶?龐醫熟接之,乃奇士。知新屋近撰《本草爾雅》(謂一物而多名也。)見劉頌具說,深欲走觀。近得公擇書云,四月中乃到此。想季常未遽北行,當與之偕往耳。非久,太守處借人遣赍家傳去,別細奉書。

【與陳季常九首(之二)】

柴炭已領,感怍!感怍!東坡昨日立木,殊耽耽也。

【與陳季常九首(之三)】

王家人力來,及專人,並獲二緘。及承雄篇贊詠,異夢證成仙果,甚喜幸也。某雖竊食靈芝,而君為國鑄造,藥力縱在君前,陰功必在君後也。呵呵。但累書聽流言以誣平人,不得無所損也。懸弧之日,請一書示諭,當作賀詩,切祝!切祝!比日起居佳否?何日決可一游郡城?企望日深矣。臨皋雖有一室,可憩從者,但西日可畏。承天極相近,或門前一大舸亦可居,到後相度。未間,萬萬以時自重。

【與陳季常九首(之四)】

欲借《易》家文字及《史記》索隱、正義。如許,告季常為帶來。季常未嘗為王公屈,今乃特欲為我入州,州中士大夫聞之聳然,使不肖增重矣。不知果能命駕否?春但不惜,不須更為恨也。

【與陳季常九首(之五)】

鄭巡檢到,領手教。具審到家尊履康勝,羈孤結戀之懷,至今未平也。數日前,率然與道源過江,游寒溪西山,奇勝殆過于所聞。獨以坐無狂先生,為深憾耳。呵呵。示諭武昌田,曲盡利害,非老成人,吾豈得聞此。送還人諸物已領。《易》義須更半年功夫練之,乃可出。想秋末相見,必得拜呈也。近得李長吉二詩,錄去,幸秘之。目疾必已差,茂木清陰,自可愈此。余惟萬萬順時自重。

【與陳季常九首(之六)】

示諭武昌一策,不勞營為,坐減半費,此真上策也。然某所慮,又恐好事君子,便加粉飾,云擅去安置所而居于別路,傳聞京師,非細事也。雖複往來無常,然多言者何所不至。若大霈之後,恩旨稍寬,或可圖此,更希為深慮之,仍且密之為上。

【與陳季常九首(之七)】

稍不奉書,渴仰殊深。辱書,承起居佳勝。新居漸畢工,甚慰想望。數日得君字韻詩。茫然不知醉中拜書道何等語也。老媳婦云“一絕乞秀英君”,大為愧悚,真所謂醉時是醒時語也。蒙不深罪,甚幸。

雖知來篇非實語,猶且收執,庶幾萬一。莫更要寫脊記否?呵呵。柳簿云某奉訝者,不知得之于誰,安有此理。來書雄冠之語,亦無人見。但有答柳二書云,陳季常要寫脊記,欲與寫云。文武き寮,常居祿位,亦如與季常書作戲耳,何名為訝哉!想公必不以介意,不答最妙。日夜望季常入州,但可惜公擇將至,若不爭數日,而吾三人者不一相聚劇飲數日,為可惜耳。有人往舒,五七日必回,可見其的。若不來,續以書布聞。茶臼更留作樣幾日。近者新闋甚多,篇篇皆奇。遲公來此,口以傳授。余惟萬萬自愛。

【與陳季常九首(之八)】

疊辱來貺,且喜尊體已全康複。然不受盡言,遂欲聞公,何也?公養生之效,歲有成績,今又示病彌月,雖使皋陶聽之,未易平反。公之養生,正如小子之圓覺,可謂“害腳法師鸚鵡禪,五通氣球黃門妾”也。至禱。

【與陳季常九首(之九)】

孫巨源之侄,甚佳士,兼甚仰盛德,云當去請見。某告以季常不蓄烏巾十余年矣,又不欲便裹帽奉謁,他必自去見公也。鎮中得一好官人,亦非細事。叔書已附去。西方多事,此君卻了得,莫遂奮起否?見報,趙二罷相州取勘,他稱病乞不下獄,不知為何事,私甚憂之,公聞其詳否?又報舒乞郡。閑知之。

【答吳子野四首(之一)】

濟南境上為別,便至今矣。其間何所不有,置之不足道也。專人來,忽得手書,且喜居鄉安穩,尊體康健。某到黃已一年半,處窮約,故是宿昔所能,比來又加便習。自惟罪大罰輕,余生所得,君父之賜也。躬耕漁樵,真有余樂。承故人千里問訊,憂恤之深,故詳言之。何時會合,臨紙惘惘。

【答吳子野四首(之二)】

承三年廬墓,葬事誠盡,又以余力葺治園亭,教養子弟,此皆古人之事,所望于子野也。複覽諸公詩文,益增愧歎。介夫素不識,其筆力乃爾奇逸耶?仆所恨近日不複作詩文,無緣少述高致,但夢想其處而已。子由不住得書,無恙。寄示墓銘及諸刻,珍感!虞直講一帖,不類近世筆跡,可愛!可愛!近日始解畏口慎事,雖已遲,猶勝不悛也。奉寄書簡,且告勿入石,至懇!至懇!某再拜。

【答吳子野四首(之三)】

寄惠建茗數品,皆佳絕。彼土自難得。更蒙輟惠,慚悚!慚悚!沙魚、赤鯉皆珍物,感怍不可言。扶劣膏不識其為何物,但珍藏之,莫測所用,因書幸詳示諭也。近有李明者,畫山水,新有名,頗用墨不俗,輒求得一橫卷,頗長,可用木床繞屏,附來人納上。江郡乃無一物為回信,慚悚之至。兒子無恙,承問及。

【答吳子野四首(之四)】

每念李六丈之死,使人不複有處世意。複一覽其詩,為涕下也。黃州風物可樂,供家之物,亦易致。所居江上,俯臨斷岸,幾席之下,風濤掀天。對岸即武昌諸山,時時扁舟獨往。若子野北行,能迂路一兩程,即可相見也。

【與李公擇二首(之一)】

知治行窘用不易。仆行年五十,始知作活。大要是慳爾,而文以美名,謂之儉素。然吾儕為之,則不類俗人,真可謂淡而有味者。又《詩》云:“不戢不難,受福不那。”口體之欲,何窮之有,每加節儉,亦是惜福延壽之道。此似鄙吝,且出于不得已。然自謂長策,不敢獨用,故獻之左右。住京師,尤宜用此策也。一笑!

【與李公擇二首(之二)】

示及新詩,皆有遠別惘然之意,雖兄之愛我厚,然仆本以鐵心石腸待公,何乃爾耶?吾儕雖老且窮,而道理貫心肝,忠義填骨髓,直須談笑于死生之際,若見仆困窮便相憐,則與不學道者大不相遠矣。兄造道深,中必不爾,出于相愛好之篤而已。然朋友之義,專務規諫,輒以狂言廣兄之意爾。兄雖懷坎Б于時,遇事有可尊主澤民者,便忘軀為之,禍福得喪,付與造物。非兄,仆豈發此!看訖,便火之,不知者以為詬病也。

【答湖守刁景純二首(之一)】

因循不奉書,不覺歲月乃爾久耶?過辱不遺,遠賜存問,感激不可言也。比日,窮惟鎮撫多暇,起居勝常。吳興風物,夢想見之,嘯詠之樂,恨不得相陪,聞風謠藹然,足慰所望。夏暄,萬萬自重。

【答湖守刁景純二首(之二)】

舊詩過煩鐫刻,及墨竹橋字,並蒙寄惠,感愧兼集。吳興自晉以來,賢守風流相望,而不肖獨以罪去,垢累溪山。景純相愛之深,特與洗飾,此意何可忘耶?在郡雖不久,亦作詩數十首,久皆忘之。獨憶四首,錄呈,為一笑。耘老病而貧,必賜清顧,幸甚。

【答蘇子平先輩二首(之一)】

違別滋久,思詠不忘。中間累辱書教,久不答,知罪。知罪。遠煩專使手書勞問,且審比日起居安佳,感慰殊甚。書詞華潤,字法精美,以見窮居篤學,日有得也。某凡百粗遣,厄困既久,遂能安之。昔時浮念雜好,掃地盡矣。何時會合,慰此。

【答蘇子平先輩二首(之二)】

遠煩遣仆手書足矣,更蒙厚惠,足下困約中何力致此,愧灼不可言也。一一依數領訖,感怍而已。兒子令往荊南干少事,未還,還即令答教也。所要先丈哀詞,去歲因夢見,作一篇,無便寄去。今以奉呈,無令不相知者見。若入石,則切不可也。至祝。至祝。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一)】

自聞車馬出使,私幸得托跡部中,欲少布區區,又念以重罪廢斥,不敢複自比數于士友間,但愧縮而已。豈意仁人矜憫,尚賜記錄,手書存問,不替疇昔,感悚不可言也。比日履茲煩暑,尊體何如?無緣少奉教誨,臨書悵惘,尚冀以時保頤,少慰拳拳。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二)】

近奉書,想必達。比日,不審履茲隆暑,尊體何如?某臥病半年,終未清快。近複以風毒攻右目,幾至失明,信是罪重責輕,召災未已。杜門僧齋,百想灰滅,登覽游從之適,一切罷矣。知愛之深,輒以布聞。何日少獲,瞻望前塵,惟萬萬為時自重。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三)】

某謫居幽陋,每辱存問,漂落之余,恃以少安。今者又遂一見,慰幸多矣。沖寒,起居何如?區區之素,即獲面既。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四)】

頒示新詞,此古人長短句詩也。得之驚喜,試勉繼之,晚即面呈。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五)】

違闊數日,忄妻戀不去心。竊惟顧愛之厚,想時亦反顧也。比來跋履之暇,起居何如?某蒙庇如昨,度公能複來,當在明年秋矣。某杜門謝客,以寂默為樂耳。乍遠,萬乞為國自重。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六)】

凡百如常。至後杜門壁觀,雖妻子無幾見,況他人也。然云藍小袖者,近輒生一子,想聞之,拊掌也。惠及人參,感感。海上奇觀,恨不與公同游。東海縣一帆可到,聞益奇偉,曩恨不一往也。公嘗往否?大篇或可追賦,果寄示,幸甚!幸甚!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七)】

前日親見許少張暴卒,數日間,又聞董義夫化去。人命脆促,真在呼吸間耶?益令人厭薄世故也。少張徒步奔喪,死之日,囊橐罄然,殆無以斂。其弟麻城令尤貧,云無寸垅可歸,想公聞之淒側也。料朝廷亦憐之。如公言重,可為一言否?輒此僭言,不深譴否?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八)】

特承寄惠奇篇,伏讀驚聳。李白自言“名章俊語,絡繹間起”,正如此耳。謹已和一首,並藏笥中,為不肖光寵,異日當奉呈也。坐廢已來,不惟人嫌,私亦自鄙。不謂公顧待如此,當何以為報。冬至後,便杜門謝客,齋居小室,氣味深美。坐念公行役之勞,以增永歎。春間行部若果至此,當有少要事面聞。近見一僧甚異,其所得深遠矣。非書所能一一。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九)】

承愛女微疾,今已必全安矣。某病咳逾月不已,雖無可憂之狀,而無そ甚矣。臨皋南畔,竟添卻屋三間,極虛敞便夏,蒙賜不淺。朐山臨海石室,信如所諭。前某嘗攜家一游,時家有胡琴婢,就室中作《索涼州》,凜然有兵車鐵馬之聲。婢去久矣,因公複起一念,果若游此,當有新篇。果爾者,亦當破戒奉和也。呵呵。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十)】

近專人還,奉狀必達。忽複中夏,永日杜門,無如思渴仰何!不審履茲薄熱,起居何似?向雖畫扇,比已絕筆。昨日忽飲數酌,醉甚,正如公傳舍中見飲時狀也。不覺書畫十扇皆遍,筆跡粗略,大不佳,真壞卻也。適會人便寄去,為一笑耳。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十一)】

黃陂新令李籲到未幾,其聲藹然,與之語,格韻殊高。比來所見,從小有才,多俗吏。儔輩如此人殆難得。公好人物,故輒不自外耳。近葺小屋,強名南堂,暑月少舒。蒙德殊厚,小詩五絕,乞不示人。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十二)】

辱書,伏承尊體佳勝。驚聞愛女遽棄左右,竊惟悲悼之切,痛割難堪,奈何!奈何!情愛著人如膠油膩。急手解雪,尚為沾染,若又反覆尋繹,便纏繞人矣。區區,願公深照,一付維摩、莊周令處置為佳也。劣弟久病,終未甚清快。或傳已物故,故人皆有書驚問,真爾猶不恤,況謾傳耶?無由面談,為耿耿耳。何時當複迎謁?未間,惟萬萬為國自重。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十三)】

近來頗佳健。一病半年,無所不有,今又一時失去,無分毫在者。足明憂喜浮幻,舉非真實,因此頗知衛生之經,平日妄念雜好,掃地盡矣。公比來諸況何如?刷之來,不少勞乎?思渴之至,非筆墨所能盡也。

【與蔡景繁十四首(之十四)】

《西閣》詩不敢不作,然未敢便寫板上也。閣名亦思之,未有佳者。蔡謨、蔡廓,名父子也,晉、宋間第一流,輒以仰比公家,不知可否?徐秀才前會面聞,留此書,令請見。此人有心膽,重氣義,試收錄之,異日或有用也。公許密石硯,若有余者可輟,即付徐可也。

【與吳子野二首(之一)】

少時在冊府,嘗及接見先侍講下風,死生契闊,俯仰一世,乃與君相遇江湖,感歎不已。辱訪山中,殊不盡款意。數日,起居佳否?以拙疾畏風,不果上謁。解去漸遠,萬萬以時自重。

【與吳子野二首(之二)】

令子秀才,辱長箋之賜,辭旨清婉,家法凜然,欽味不已。老拙何以為謝,但有愧負。

【與幾道宣義】

久放江湖,務自屏遠,書問之廢,無足深訝。比日侍奉之暇,起居何如?某凡百如舊。向者以公擇在舒,時蒙相過,既去,索然無複往還,每思檻泉之游,宛在目前。聞河決陽武,曆下得無有曩日之患乎?得暇,遣數字慰此窮獨。

【與江禮秀才五首(之一)】

罪廢屏居,忽辱示問,累幅粲然,覽之茫然自失。比日侍奉外,起居無恙。仆雖晚生,猶及見君之王父也。追想一時風流賢達,豈可複夢見哉!得所惠書,詞章溫雅,指趣近道,庶幾昔人,三複喜甚。獨恨所稱道過當,舉非其實,想由相愛之深,不覺云耳。自是可略之也。久不得貢父翁書,因家信略為道意。無緣面言,臨紙惘惘。

【與江禮秀才五首(之二)】

向示《非國語》之論,鄙意素不然之,但未暇為書爾。所示甚善。柳子之學,大率以禮樂為虛器,以天人為不相知云云。雖多,皆此類耳。此所謂小人無忌憚者,君正之大善。至于《時令》、《斷刑》、《貞符》、《四維》之類皆非是,前書論之稍詳。今冗迫,粗陳其略,須面見乃盡言。然迂學違世,不敢自是,因君意合,偶複云爾。

【與江禮秀才五首(之三)】

所示徐君,為朝中知之者亦眾。不肖固嘗愛仰,然老朽無狀,豈能為之增重。向者亦獲從諸公之後,時掛一名,以發揚遺士,而近者不許連名,此事便不繼。然所示亦當在心,有問焉固當以此告也。

【與江禮秀才五首(之四)】

疊辱臨顧,感怍無量。錄示神告,得聞前人偉跡,固後生之幸。然事體不小,未敢輒作文字,非面莫究也。

【與江禮秀才五首(之五)】

十論、十二說已一再讀矣,不獨歎文辭之美,亦以見存誠求道之至也。科舉數不利,想各有時。箕裘不廢,半年可必也。曾過江游寒溪西山否?見邑人王文甫兄弟,為致意。近有書,必達之矣。

【與徐司封】

適辱車騎寵存,感怍無窮。晚來尊體佳勝。某與陳君略出至安國,遂覺拙疾稍作。欲告明日少休,後日恭與盛集,可否?無狀慚負多矣。幸甚。

【答湖守滕達道】

忽複中夏。永日杜門,思仰無窮。比來起居何如?張奉議來,稍獲聞問,甚慰所望。府第已成,雄冠荊楚,足使來者想見公之風度。無緣一寓目,但有企想。

【答陳季常三首(之一)】

侯馬鋪行,奉書未達。間領來誨,具審起居佳勝,至慰!至慰!答京洛書,過當!過當!此何足稱。先生篤于風義,至自割瘦脛以啖我,可謂至矣。然以化不為鷺鷥者,則恐未能也。彼不相知者,視仆之饑飽,如觀越人之肥瘠耳,雖象未易化也。鄉諺有云“缺口鑷子”者,公識之乎?想當拊掌絕倒。知過節入州,甚幸。未間,萬萬自重。(缺口鑷子者,取一毛不拔。恐未常聞,故及。)

【答陳季常三首(之二)】

別後凡四辱書,一一領厚意。具審起居佳勝,為慰。又惠新詞,句句警拔,詩人之雄,非小詞也。但豪放太過,恐造物者不容人如此快活,一枕無礙睡,輒亦得之耳。公無多奈我何,呵呵。所要謝章寄去。聞車馬早晚北來,恐此書到日,已在道矣。故不縷。

【答陳季常三首(之三)】

置中疊辱手示,並惠果羞,感愧增極。《酒隱堂詩》,當途中抒思,不敢草草作。公是大檀越,豈複持牌也。一笑。

【與錢世雄】

久不奉書,蓋無便,亦懶怠之罪,未深訝否?比日起居何如?某與賤累如常,曾托施宣德附書及《遺教經》跋尾,必達也。吳江宦況如何?僚有佳士否?垂虹聞已複舊,信否?旅寓,不覺歲複盡。江上久居益可樂,但終未有少田,生事漂游無根爾。兒子明年二月赴德興,人口漸少,當稍息肩。余無可慮。會合何時,萬萬自愛。因便往三衢,奉啟。

【答任德翁】

自蒲老行後,一向冗懶,不作書。子侄來,領手教,感愧無量。仍審尊體佳勝為慰。昆仲首捷,聞之欣快,起我衰病矣。當遂冠天下士,蔡州未足云也。陳季常歸,又得動止之詳,小四乃能爾,師中不死矣。此間凡事可問小大,更不縷。未期會晤,萬萬自愛。

【與周主簿】

罪廢衰朽,過辱臨顧,增愧汗也。晚來起居佳勝。甚欲詣謝,巾褐草野,不敢造門,幸加矜恕。

【與知郡朝散】

前日辱降屈,業已不出,無緣造謝。信宿尊體萬福。筠州茶芽少許,謾納上。並利心肺藥方拜呈。范醫昨呼與語,本學之外,又通星曆。甚可嘉也。

【與文郎】

不審荼毒以來,氣力何似,變故如昨。兩易晦朔,追慕無窮,奈何!奈何!中前人還,辱書,重增哽咽。吾親孝誠深篤,若不少節哀摧,惟意所及,不以後事為念,何以仰慰堂上之心。惟萬萬寬中強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