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七  子部七
○儒家類存目三

△《藤陰劄記》·(無卷數,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孫承澤撰。承澤有《尚書集解》,已著錄。是編乃其講學之語,共一百

餘條。大抵以程、朱為宗,而深詆金谿姚江,亦頗涉及史事。其論元許衡、劉因

一條,謂衡不對世祖伐宋之問為是。而以因作《渡江賦》有我有名而眾,彼無義

而小,留我奉使,讎我大邦云云,過於尊元抑宋為非。不知二人生長北方,由金

入元,皆非宋之臣子。乃於一百餘年之後,責其當尊邈不相關之趙氏,可謂紕繆

之至矣。

△《學約續編》·十四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孫承澤編。初,承澤嘗輯周、程、張、朱之言為《學約》一編。是編又

以明薛瑄、胡居仁、羅欽順、高攀龍四家之語仿《近思錄》之例,訂為一集以續

之。前有自記稱,《學約》於二程同時不入堯夫。考亭同時不入南軒、東萊,故

茲編亦不入月川、楓山、後渠、涇野、念菴、涇陽、少墟諸家云。

△《考正晚年定論》·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孫承澤撰。是書以王守仁所作《朱子晚年定論》不言晚年始於何年,但

取偶然謙抑之詞,或隨問而答之語,及早年與人之筆錄之,特欲借朱子之言以攻

朱子,不足為據。乃取朱子《年譜》、《行狀》、《文集》、《語類》等書,詳

為考正。以宋孝宗淳熙甲午為始,朱子是時年四十有五,其後乃始與陸九淵兄弟

相會。以次逐年編輯,實無一言合於陸氏,亦無一字涉於自悔。因逐條辨駁,輯

為是編。考晚年定論初出之時,羅洪先致書守仁,所辨何叔京、黃直卿二書,已

極為明晰。是書特申而明之,大旨固不出羅書之外。至謂守仁立身居家,並無實

學,惟事智術籠罩,乃吾道之莽、懿。又取明世宗時請奪守仁封爵會勘疏,及不

准恤典之詔以為口實,則摭拾他事以快報複之私,尤門戶之見矣。

△《明辨錄》·二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孫承澤撰。是書取諸儒辟佛之言,彙載成帙。上卷首載昌黎《原道》及

《佛骨表》,而傅奕疏及太宗斥蕭瑀詔轉列於後,其餘辨論陸九淵、楊簡、王守

仁之說者亦備記之。下冊則皆諸儒語錄辨駁佛氏之學者。

△《紫陽通志錄》·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高世泰編。世泰有《五朝三楚文獻錄》,已著錄。是編本徽州汪知默等

輯其紫陽書院講會之語,名曰《理學歸一》,寄示世泰。適孫承澤以《學約續編》、

魏裔介以《知統翼錄》先後寄至。世泰因合刁包《潛室劄記》、陳揆《省心日記》

諸條並梓行之。其曰《通志》者,蓋謂通彼此應求之志,以明為學之出於一源。

卷末自附格致講、學講各一篇,又有講畢送難之語,頗涉禪宗窠臼。蓋猶沿明季

書院之餘習也。

△《聖學入門書》·(無卷數,江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陳瑚撰。瑚字言夏,號確菴,太倉人。前明崇禎壬午舉人。是書分大學

日程、小學日程二種。大學日程曰格致之學、誠意之學、正心之學、修身之學、

齊家之學、治平之學,於八條目之中複分條目,各為疏解。小學日程曰入孝之學、

出弟之學、謹行之學、信言之學、親愛之學、文藝之學,其條目較之大學為簡。

其用功之要曰日省敬怠,日省善過,末附日程格式於後。每日為空格,以四格記

晨起、午前、午後、燈下,以二格總記敬怠,善過,又有半月總結之法。蓋即仿

袁黃《功過格》意,惟不言果報,稍異乎有為而為。然科條密於秋荼,非萬緣俱

謝,靜坐觀心,不能時時刻刻操管繕錄也。

△《學言》·三卷(山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白允謙撰。允謙字子益,陽城人。前明崇禎癸未進士,改庶吉士。入國

朝授秘書院檢討,官至刑部尚書。此書皆其講學之語,上卷五十九條,下卷六十

條,又續一卷,凡八十一條。其曰無我之我是謂真我,無知之知是謂良知。又曰

聖人無內無外,仁可智也,智可仁也。皆語涉惝怳,非篤實之學也。

△《此菴語錄》·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胡統虞撰。統虞字孝緒,武陵人。前明崇禎癸未進士,入國朝官至國子

監祭酒。此書前二卷為成均語錄,乃官祭酒時與諸生講論者,附原性、或問、學

規三種。三卷至七卷為四書語錄,八卷為萬壽宮語錄,末二卷為此菴語錄,以別

乎成均、萬壽宮也。其學禰姚江而祖象山,專持良知之說,於朱子頗不能盡合。

如記陸子靜鵝湖講喻義一章,滿座為之揮淚。講畢,朱晦菴長跪以謝曰:“熹平

生學問,實實未嘗看到此處。”其軒輊類多如此,亦可謂深於門戶之見者矣。

△《理學傳心纂要》·八卷(湖北巡撫采進本)

國朝孫奇逢撰,漆士昌補。奇逢有《讀易大旨》,已著錄。士昌,江陵人,

奇逢之門人也。奇逢原書,錄周子、二程子、張子、邵子、朱子、陸九淵、薛瑄、

王守仁、羅洪先、顧憲成十一人,以為直接道統之傳。人為一篇,皆前敘其行事

而後節錄其遺文,凡三卷。又取漢董仲舒以下至明末周汝登,各略載其言行以為

羽翼理學之派,凡四卷。奇逢歿後,士昌複刪削其語錄一卷,攙列於顧憲成後,

共為八卷。奇逢行誼,不愧古人。其講學參酌朱、陸之間,有體有用,亦有異於

迂儒。故湯斌慕其為人,至解官以從之游。然道統所歸,談何容易。奇逢以顧憲

成當古今第十一人,士昌又以奇逢當古今第十二人。醇儒若董仲舒等猶不得肩隨

於後,其猶東林標榜之餘風乎?

△《歲寒居答問》·二卷、《附錄》·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國朝孫奇逢撰。皆自錄朋友答問之語。奇逢之學主於明體達用。宗旨出於姚

江。而變以篤實。化以和平。兼采程、朱之旨,以彌其闕失。故其言有曰:門宗

分裂,使人知反而求之事物之際,晦翁之功也;然晦翁歿而天下之實病不可不瀉。

詞章繁興,使人知反而求之心性之中,陽明之功也;然陽明歿而天下之虛病不可

不補。是其宗旨所在也。舊本前有《附錄》一卷,為奇逢所作格物說及楊東明興

學會約八條。既曰《附錄》,不應弁首,或裝輯時誤置卷端耳。

△《潛室劄記》·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刁包撰。包有《易酌》,已著錄。其書以平日所見隨筆劄記。王士禎

《池北偶談》,嘗稱其中為蓋世豪傑易,為愜心聖賢難一條;又稱其趨吉避凶蓋

言趨正避邪,若認作趨福避禍便誤一條。然所言心性及格致誠敬,類多拾前人緒

餘。其謂讀《春秋》而不知胡傳之妙,不可以言《春秋》。亦不出里塾拘墟之見。

又稱吾輩第一座名山在《大學》知止一節,且謂此山又不在書本上,還只在腔子

里。語殊虛渺,尤不免墮入姚江門徑矣。

△《張界軒集》·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時為撰。時為字景明,餘干人。前明福王時貢生。是編乃其族孫司直

所刻,目列十六卷。首序傳目錄一卷,次為學約言四卷,次讀近思錄紀言一卷,

次六一寤言一卷,次喪禮去非一卷,次讀左言一卷,次語錄一卷,次詩文六卷,

故總以集名。然讀左言、語錄、詩文皆未刻,刻者皆講學之書,仍以集名,非其

實也。江右之學,大抵以陸氏為宗。時為生胡居仁之鄉,乃獨從居仁宗朱子,故

其言平正篤實者居多,然頗有主持太過者。如曰六經載道之書,非止為治天下之

書,是徒知尊崇性命,菲薄事功,而不知大人之學由格致而治平,中庸之理自中

和而位育也。又謂程子云淡風輕一詩,與陰陽四時相准,四句分配四時之氣,一

句亦分配四時之氣,如云淡二字是春氣,風輕二字是夏氣,近午二字是秋氣,天

字是冬氣,恐程子吟詩之時斷無此意,即伶倫制律,後夔典樂,周公輯頌,亦斷

無此法也。他如擬奏疏於朝,請旨定天下傳奇為六等,古今無此政體。又擬定假

名著書者視殺人之罪加一等,古今亦無此律令。其於程朱之學,殆猶食而未化歟。

△《性圖》·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黃采撰。采字亮公,號複堂,南城人。是書立為六圖,以發明心性之旨。

一曰性圖,二曰心圖,三曰情質圖,四曰氣質圖,五曰心性情氣質總圖,六曰中

和圖。附以辛未會語及再複陶企夫書,皆辨論六圖之義。其大旨以孟子四端為說,

力矯靜觀未發之失,論頗篤實。惟以心與性分為二物,則究未為協也。

△《學案》·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國朝王甡撰。甡字無量,金壇人。是編大旨主於救姚江末流之失。首錄四書

之文,列為孔子、顏子、曾子、子思、孟子學案。即繼以朱子《白鹿洞規》,次

以程端《蒙董銖學則》,而終以朱子《敬齋箴》。蓋因雙峰饒魯之書而為之。其

四書及《敬齋箴》,則甡所加也。

△《存性編》·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顏元撰。元字渾然,號習齋,博野人。明末,其父戍遼東,歿於關外。

元貧無立錐,百計拮據,覓其骨歸葬,故世以孝子稱之。其學主於厲實行,濟實

用,大抵源出姚江,而加以刻苦,亦介然自成一家,故往往與宋儒立同異。是書

為其《四存編》之一。大旨謂孟子言性善,即孔子言性相近、習相遠,語異而意

同。宋儒誤解相近之義,以善為天命之性,相近為氣質之性,遂使為惡者諉於氣

質,不知理即氣之理,氣即理之氣。清濁厚薄,純駁偏全,萬有不齊,總歸一善,

其惡者引蔽習染耳。其以目為譬,則謂光明能視即目之性,其視之也則情之善,

視之詳略遠近則才之強弱,皆不可謂之惡,惟有邪色引動,然後有淫視。是所謂

非才之罪,是即所謂習。又謂性之相近如真金,輕重多寡雖不同,其為金俱相若

也。惟其有差等,故不曰同;惟其同一善,故曰近。舉天下不一之姿,以性相近

一言包括,是即性善,是即人皆可以為堯舜。舉世人引蔽習染無窮之罪惡,以習

相遠一言包之,是即非才之罪,是即非天之降才爾殊。其說雖稍異先儒,而於孔、

孟之旨會通一理,且以杜委過氣質之弊,正未可謂之立異也。至下卷分列七圖以

明氣質非惡之所以然,則推求於孔、孟所未言,使天地生人全成板法,是則可以

不必耳。

△《存學編》·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顏元撰。是書為其《四存編》之二,以辨明學術為主。大旨謂聖賢立教

所以別於異端者,以異端之學空談心性,而聖賢之學則事事徵諸實用,原無相近

之處。自儒者失其本原,亦以心性為宗,一切視為末務,其學遂於異端近,而異

端亦得而雜之。其說於程、朱、陸、王皆深有不滿。蓋元生於國初,目擊明季諸

儒崇尚心學,放誕縱恣之失,故力矯其弊,務以實用為宗。然中多有激之談,攻

駁先儒,未免已甚。又如所稱打諢、猜拳諸語,詞氣亦叫囂粗鄙,於大雅有乖。

至謂性命非可言傳云云,其視性命亦幾類於禪家之恍惚,持論尤為有疵。殆懲羹

吹{艹齏}而不知其矯枉之過正歟。

△《存治編》·一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顏元撰。是書為其《四存編》之三。大旨欲全複井田、封建、學校、徵

辟、肉刑及寓兵於農之法。夫古法之廢久矣,王道必因時勢。時勢既非,雖以神

聖之智,藉帝王之權,亦不能強複。強複之,必亂天下。元所云云,殆於瞽談黑

白,使行其說,又不止王安石之周禮矣。

△《存人編》·四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顏元撰。是書為其《四存編》之四。前二卷一名《喚迷途》,皆以通俗

之詞勸喻僧、尼、道士歸俗,及戒儒者談禪,愚民尊奉邪教。三卷為明太祖《釋

迦佛贊解》一篇。太祖本禪家機鋒語,元執其字句而解之,非其本旨,且辟佛亦

不必借此贊,恐反為釋子藉口。四卷附錄束鹿張鼎彝《毀念佛堂議》,及元所撰

《辟念佛堂說》、《擬更念佛堂諭》。則元尋父骨至錦州,應鼎彝之請而作,時

鼎彝為奉天府尹也。

△《教民恒言》·一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經注義》,已著錄。是書本聖諭十六條衍為通俗

之詞,反覆開闡,以訓愚蒙。前列講約二圖,蓋其家居時所作也。

△《致知格物解》·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魏裔介撰。是編上卷載程子、朱子格致之說,下卷列諸儒格致之說,而

附以裔介所作辨二篇,一曰致知格物非物欲扞格,一曰致知格物非去不正以全其

正。又與孫承澤論學書一篇、或問一篇。

△《周程張朱正脈》·(無卷數,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魏裔介編。是編首錄周子《太極圖說》,次張子《西銘》、《東銘》,

次周汝登所輯《程門微旨》,次國朝孫承澤所輯《考正晚年定論》,及朱子與廖

德明問答。題曰《正脈》,以諸儒之脈在是也。其自序謂周海門所輯《程門微旨》,

王陽明所輯《朱子晚年定論》,未足發蒙啟迷。於《微旨》取十之五,於王陽明

所輯則盡刪之,而取北海考正定論云云。然《微旨》內如覺悟便是性一條,及漢

江老父云心存誠敬固善,不若無心一條,依然王門之宗旨,則持擇猶未審也。

△《論性書》·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魏裔介撰。是書引《書》、《易》、《孝經》、《論語》、《家語》、

《左傳》、《禮記》、《中庸》、《孟子》、《孔叢子》、《子華子》、《荀卿

子》、《論衡》、《老子》以及唐、宋以來諸家論性之語,而衷以己說。末自附

性說二篇。

△《約言錄》·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

國朝魏裔介撰。是編乃順治甲午冬裔介在告時所筆記。內篇多講學,外篇則

兼及雜論。

△《續近思錄》·二十八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國朝鄭光羲撰。光羲字夕可,無錫人。是編前集十四卷,采薛瑄、胡居仁、

陳獻章、高攀龍四人之說,後集十四卷,采王守仁、顧憲成、錢一本、吳桂森、

華貞元及其父儀曾六人之說。前有光羲自序云:不有朱子,孔子之道不著;不有

高子,朱子之道不著。朱子依然一孔子,高子依然一朱子。朱子功不在孟子下,

高子功不在朱子下。然講學之家,申明聖賢之緒論以引導後學則有之矣。動擬之

於孔子,孔子豈若是易為哉?

△《朱子聖學考略》·十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朱澤澐撰。澤澐字止泉,寶應人。朱、陸二派,在宋已分。洎乎明

代弘治以前,則朱勝陸。久而患朱學之拘,正德以後則朱、陸爭詬,隆慶以後則

陸竟勝朱。又久而厭陸學之放,則仍申朱而絀陸。講學之士亦各隨風氣,以投時

好。是編詳敘朱子為學始末,以攻金谿姚江之說。蓋澤澐生於國初,正象山道

弊,鹿洞教興之日也。

△《廣祀典議》·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國朝吳肅公撰。肅公有《讀禮問》,已著錄。是書力辟二氏及諸淫祀,持議

甚正。然皆儒者之常談,可以無庸複述。

△《二程學案》·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國朝黃宗羲撰。其子百家續成之,宗羲有《易學象數論》,已著錄。是編以

二程造德各殊,因輯二程語錄及先儒議論二程者,各為一卷,百家又以已意附論

各條之下。然黃氏之學出王守仁,雖盛談伊、洛,姚江之根柢終在也。

△《讀書質疑》·二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國朝王錟撰。錟有《宗譜纂要》,已著錄。是書仿諸儒語錄隨筆劄記,

不出前人緒論。或故為恍惚之語。如云曆家以布算論天,不是理,亦不是數。儒

者數在理中,卻布算不得,布算數之巧,非數之正。亦殊支離也。

△《欲從錄》·十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國朝王錟撰。是編之名,蓋取顏子欲從末由之意,摘錄孔子、子思、顏子、

曾子、孟子、周子、二程子、張子、朱子之言,而廣引諸家以闡發之。於孔子則

取《易》系辭及《論語》,於子思則取《中庸》,於顏子則取《易》系辭一條,

《論語》數條,於曾子則取《論語》、《大學》,於《孟子》則取不忍、養氣、

性善諸條,於周子則取《太極圖說》、《通書》,於二程則取《遺書》,於張子

則取《西銘》、《正蒙》,於朱子則取《近思錄》。然皆寥寥數則,自謂聖賢秘

奧已盡於此,似不然也。

△《臆言》·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朱顯祖撰。顯祖有《希賢錄》,已著錄。是編乃其劄記之語。論皆醇正,

而亦患陳因。如云行莫大於仁,德無加於孝之類,雖聖人不易斯言矣。然何必顯

祖始能言也。

△《儒宗理要》·二十九卷(內府藏本)

國朝張能鱗編。能鱗有《詩經傳說取裁》,已著錄。是書取宋五子著述,分

類編錄,周子二卷,張子六卷,程子六卷,朱子十五卷。書前各有小序一首,本

傳一篇,別無發明。

△《理學辨》·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王庭撰。庭字言遠,嘉興人,順治己丑進士,官至山西布政使。是書以

宋、明諸儒互有得失,因以己意訂正之。意在掃眾說之轇轕,破諸家之門戶,

然過於自用,往往不醇。譚旭《謀道續錄》曰:偶過坊間,見王言遠《理學辨》,

悅其名也,購得之。時一披覽,百孔千瘡,殊不可耐。據其所言,宋代直無完儒。

異哉!邪說之害道一至此乎?如以混沌言太極,以心知言性,以用言道,以心言

理,天人看作兩股,內外判成兩截。甚至周子無極等說,程子性即理等說,邵子

道為太極等說,張子鬼神二氣良能等說,都一例譏彈,而其辟朱子也尤甚。又謂

釋氏見性成佛,與《中庸》未發之中相似。又謂吾儒體認未發以前氣象,與禪家

不思善不思惡時看本來面目相近。又謂老子是《易》之坤道,儒者是《易》之乾

道,和合三教,全無義理。其他支離破碎,非聖叛經,並取陸、王之學者尤難縷

述。最不通者,羅整菴一生辟禪,深得儒學源流之正,與章楓山同蒞南廱,極為

相得。胡敬齋歿時,整菴年方弱冠,讀書本里雙龍觀內,尚未知名。渠謂楓山目

以禪學,敬齋攻之尤力,竟以二公之議白沙者坐於整菴,真可笑也云云。其詆訶

雖未免稍過,要亦庭之好為異論有以致之也。

△《常語筆存》·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

國朝湯斌撰。斌有《洛學編》,已著錄。斌學術出於孫奇逢,介在朱、陸二

派之間,而有體有用,號曰醇儒。是書凡二十餘條,於存心、養性、稽古、敬身

之道皆抒所心得,末有斌子溥跋。蓋此乃斌平時常語以教子弟生徒,溥及斌門人

姚岳生等所追記者。今編入《湯子遺書》,題曰《語錄》是也。此蓋初出別行之

本耳。

△《理學要旨》·(無卷數,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耿介編。介有《中州道學編》,已著錄。是書輯周、程、張、朱五子之

書為一帙,書首各列小傳。其於周子錄《太極圖說》,複摘錄《通書》六章,於

明道程子錄《定性書》、《識仁說》、論氣質之性及語錄;於伊川程子錄《顏子

所好何學論》、《四箴》及語錄;於張子錄《西銘》及語錄;於朱子之書亦止采

《仁說》一篇及語錄四十條。

△《朱子學歸》·二十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鄭端編。端有《政學錄》,已著錄。是書成於康熙癸亥。采摭朱子緒論,

分類編輯,列為二十三門,門為一卷。自序稱少讀朱子《近思錄》,而求明儒高

攀龍所編《朱子節要》,數年不得。及此書既成,複得節要一冊,取以相質,亦

不至大相剌謬云。

△《溯流史學鈔》·二十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沐撰。沐有《周易疏略》,已著錄。是編乃其講學之語。首曰敦臨堂

錄,其初自內黃罷歸時作。次曰關中錄,游臨潼時作。次曰嵩高錄,游嵩山時作。

侯重喜序,稱二錄作於避薦潛跡之時。考沐前後兩任縣令,不知中間數年何以忽

為隱士也。次曰釣談錄,因歲歉流寓禹州作。次曰燕邸錄,重至京師求官時作。

次曰蜀中錄,官資縣時作。次曰天中錄,再罷官後主天中書院時作。以上共為十

八卷。其第十九卷則論昏喪、葬祭、處女、死節、廬墓諸事,其二十卷則游梁講

語也。其曰溯流者,自序謂取水哉水哉之義。其曰史學,則是書實非史論,沐亦

自無明文。命名之義,不可得而知矣。

△《閑道錄》·三卷(湖北巡撫采進本)

國朝熊賜履撰。賜履有《學統》,已著錄。是書大旨以明善為宗,以主敬為

要,力辟王守仁良知之學,以申朱子之說,故名曰《閑道》。蓋以楊、墨比守仁

也。其間辨駁儒禪之同異,頗為精核,惟詞氣之間,抑揚太過。以朱子為兼孔子、

顏子、曾子、孟子之長,而動詈象山、姚江為異類,殊少和平之意,則猶東林之

餘習也。其中如云一個分萬個,萬個又分萬個,萬個合一個,一個又合一個。然

既已合為一個,不知所云又合之一個竟指何物。又云無方無方之方,無體無體之

體,無外無外之外,無內無內之內,無終無終之終,無始無始之始;又云自寂自

感,自感自寂,恒寂恒感,恒感恒寂;又云無斷無續,無出無入;皆不免故為杳

冥恍惚之詞。又云食知味,行知步,知性知天,亦不外此。尤不免仍涉良知之說。

其謂老氏無止無理,不曾無欲,佛氏空止空理,不曾空欲,亦不甚中其病。至謂

學不聞道,雖功彌六合,澤及兩間,止是私意,以陰抑姚江之事功,尤為主張太

過,轉以心性為玄虛矣。

△《下學堂劄記》·三卷(湖北巡撫采進本)

國朝熊賜履撰。賜履既重訂所作《閑道錄》,乃舉向所劄記,摘其與是錄相

發明者三百三十有三條,定為此編。前有康熙乙丑自序,末條自記成是書時年已

五十矣。大旨仍以辨難攻擊為本。其說有曰:是陸而非朱者,不可不辨。是朱而

並是陸者,不可不為之深辨。又曰:孟子本靜重簡默之人,今日距楊、墨,明日

辟告、許,辨論衎衎,迄無甯日,時為之也。朱子之在淳熙也,亦然。辟五宗之

狂禪,訂百家之訛舛,殫力竭精,舌敝穎禿,豈得已哉,亦時為之也。當今日而

有衛道其人者乎?孟、朱之徒也。其自負亦不淺矣。然引蕭企昭之言詈王守仁為

賊,未免已甚。且其中如論《易》之類,謂六十四卦也說不盡,乾坤二卦也不消。

是亦不免參雜恍惚之論矣。

△《性理譜》·五卷(湖北巡撫采進本)

國朝蕭企昭撰。企昭字文超,漢陽人。順治丁酉副榜貢生。縣志稱其喜講性

命之學,與熊賜履友善。故賜履著書,嘗引其說。所著有《客窗隨筆》一卷,

《再筆》二卷,《闇修齋日記》一卷,《雜筆》一卷。企昭卒後,其兄廣昭裒為

一編,總名之曰《性理譜》,亦曰《蕭季子語錄》。其書大旨在於伸程、朱而辟

陸、王,與賜履《閑道錄》所見同。

△《大儒粹語》·二十八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顧棟高撰。棟高字季任,又字未餘,吳江人。是書摘錄周子、二程子、

張子、楊時、謝良佐、呂大臨、尹焞、羅從彥、李侗、胡宏、朱子、陸九淵、

張栻、呂祖謙、黃榦、蔡沈、陳淳、真德秀、許衡、薛瑄、王守仁、陳獻章、胡

居仁、顧憲成、高攀龍、劉宗周二十七家講學之語,彙為一編。諸儒門徑各殊,

棟高合而一之。大旨援新安以合金谿,為調停之說者也。

△《紫陽大旨》·八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秦云爽撰。云爽字開地,號定叟,錢塘人。是編成於順治辛丑,專為王

守仁《朱子晚年定論》而作。分八門,一曰朱子初學,二曰論已發未發,三曰論

涵養本源,四曰論居敬窮理,五曰論致知格物,六曰論性,七曰論心,八曰論太

極。大約以第一卷所載實為未定之論,二卷以下則真知灼見,粹然一出於正。守

仁之論,亦間附載以互證。其何叔京書顛倒年月之類,羅欽順等所已駁者,不複

糾焉。

△《會語支言》·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陸鳴鼇撰。鳴鼇字石菴,仁和人。嘗官河陽縣知縣,與趙士麟友善。鳴

鼇罷官歸,會士麟巡撫浙江,延入書院講學。因輯錄平日議論問答之語以為此編。

大要在闡明心性,而往往以習靜養生闌入二氏之說。如謂儒家亦作禪和機鋒語,

非釋氏之私,牽合殊甚。又引沙門竺公與王坦之約,先死者當相報語,後經年,

王於廟中見師來言,惟當勤修道德,以昇躋神明。謂此一則,數善備焉。亦涉語

怪,不能盡衷於醇正也。

△《性理大中》·二十八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

國朝應捴謙撰。捴謙有《周易應氏集解》,已著錄。是書因《性理大全》而

增損之。更其篇籍,刪其繁文,補其闕略,初創稿於康熙庚寅,越六年複為訂正,

至辛酉始定為今本。故卷端有自序,又有重訂一序。其退《太極圖說》於末卷。

蓋即呂祖謙題《近思錄》以陰陽性命之說錄於首卷,而致知力行之方反錄於後,

懼學者騖於高遠意。其凡例稱自聖學失傳以後,開辟洪荒,豈無所自,嘉言自漢、

唐以來,累累而有。亦平心之公論。然既稱薛瑄守朱學之成,王守仁間有異同矣;

所敘道統,又明代止錄守仁一人,而瑄反見黜,何也。

△《憤助編》·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蔡方炳編。方炳有《廣輿記》,已著錄。其父懋德,嘗取前人格言,分

條輯錄,以自砥礪。方炳得其手稿,每攜以自隨,未及編次,而為人竊去。至年

六十餘,因采擇諸儒緒論,仿懋德原編體例,複為此書以補之。

△《體獨私鈔》·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黃百家撰。百家字主一,餘姚人。康熙中嘗以薦預修明史。其父宗羲為

劉宗周門人,故百家是編皆發明宗周之說。首揭宗周慎獨宗旨,一一考辨,曰闡

章。次以專言獨者,曰明句。又采取古聖賢能慎獨之人,曰證人。又取先儒舊訓

有合於慎獨之義者,曰證言,皆參以其父宗羲所論,而推闡以己意。

△《王劉異同》·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黃百家撰。是書大旨,在以劉宗周慎獨之說,補王守仁良知之罅漏。首

述二家立說之異,繼證二家之同,末采擇兩家文集中語以類次之,而終以其父宗

羲所撰王、劉兩傳。

△《學術辨》·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

國朝陸隴其撰。隴其有《古文尚書考》,已著錄。是書凡上、中、下三篇,

皆辨姚江之學。上篇發其端,中篇實其病之所在,下篇究其弊之所極。已載入

《三魚堂集》中。此曹溶《學海類編》摘錄別行之本也。

△《問學錄》·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陸隴其撰。是編大旨,主於力辟姚江之學以尊朱子。然與王守仁辨者少,

而於近代之說調停於朱、陸之間,及雖攻良知而未暢者,駁之尤力。其中有抑揚

稍過者,如高攀龍遭逢黨禍,自盡以全國體。其臨終遺表,有君恩未報、願結來

生二語。此自老臣戀主,惓惓不已之至情,而隴其以其來生之說流於佛氏為疑,

未免操之已蹙。《朱子文集》有與鞏仲至書曰,仍更洗滌得腸胃間夙生葷血脂膏。

夙生二字與來生何異,隴其何竟不糾耶?王守仁開金谿之派,其末流至於決裂猖

狂,誠為有弊;至其事業炳然,自不可掩。而隴其謂守仁之道不得大行,繼守仁

而行其道者,徐階也;使守仁得君,其功業亦不過如階。似亦未足以服守仁之心。

至於朱子之學上接洙泗,誠宋以來儒者之宗。隴其必謂讀《論語》固能興起善意,

然聖言簡略,又不若《小學》、《近思錄》、《朱子行狀》尤能使人興起善意。

似亦過於主持。蓋明之末年,學者以尊王詆朱為高,其勢幾不可遏。隴其篤守宋

儒,力與之辨,不得不甚其詞,然亦稍失和平之氣。且隴其官靈壽時,已自摘此

書要語入之《松陽抄存》中,則所未摘取者,雖不存可也。

△《信陽子卓錄》·八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

國朝張鵬翮撰。鵬翮有《忠武志》,已著錄。是書凡分七目,曰體道,曰致

和,曰存省,曰修己,曰治人,曰閑道,曰博物。俱采輯前言往行,附以己說。

名曰《卓錄》,取如有所立卓爾之義也。

△《王學質疑》·一卷、《附錄》·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烈撰。烈有《讀易日抄》,已著錄。是書攻擊姚江之學,凡分五篇,

一辨性即理之說,一辨致知格物之說,一辨知行合一之說,一為雜論,一為總論。

其附錄則首為朱陸異同論。次為史法質疑,通論史體。次為讀史質疑五篇;一論

明孝宗時閹宦之勢;一論李東陽之巧宦;一論《宋史》以外不當濫立道學傳,亦

為王學而發;一論王守仁宜入功臣傳,而以明之亂亡全歸罪於守仁;一論萬曆時

爭東宮爭梃擊諸臣之非。當王學極濫之日,其補偏救弊,亦不為無功,然以明之

亡國歸罪守仁,事隔一百餘年,較因李斯而斥荀卿,相距更遠,未免鍛煉周內。

夫明之亡,亡於門戶。門戶始於朋黨,朋黨始於講學,講學則始於東林,東林始

於楊時,其學不出王氏也。獨以王氏為禍本,恐宗姚江者亦有詞矣。至以守仁弘

治己未登第,是年孔廟災,建陽書院亦火,為守仁所致之天變,尤屬鑿空誣蔑。

是皆持之過急,轉不足以服其心者也。若梃擊一案,當以孫承宗事關國本不可不

辨,事關宮闈不可深辨之說為正。而烈以抗論諸臣多出王學,遂謂主瘋顛者為是。

殊不思福王奪嫡,途人皆知,即事關鄭妃,不能行法,亦不可無此窮究之論,坐

罪於其羽翼,以陰折再發之逆萌。如其默默相容,僅以瘋顛坐張差,則彼計得逞,

可以坐擅天下。即計不成,不過僅損一刺客,何憚而不重試乎?故諸臣之爭,雖

明知其不可行,而於事不為無益,未可黨同伐異,顛倒天下之是非也。陸隴其跋,

於此條再三剖析,蓋亦深覺其失矣。夫學以克制其私也。烈所云云,於門戶之私

其尚有未能克制者乎?

△《太極圖說遺議》·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毛奇齡撰。奇齡有《仲氏易》,已著錄。周子《太極圖說》,本《易》

有太極一語,特以無極二字,啟朱、陸之爭。奇齡又以其圖與《參同契》合,並

引唐玄宗《禦制上方大洞真玄妙經序》無極二字為證。因及於篇中陰陽、動靜、

互根等語,謂皆非儒書所有,立議原不為無因。惟是一元化為二氣,二氣分為五

行,而萬物生息於其間,此理終古不易。儒與道共此天地,則所言之天地,儒不

能異於道,道亦不能異於儒。猶之日月麗天,萬方並睹,不能謂彼教所見日月非

我日月也。苟其說不悖於理,何必定究其所從出?奇齡此論,不論所言之是非,

而但於圖繪字句辨其原出於道家,所謂舍本而爭末者也。

△《教習堂條約》·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

國朝徐乾學撰。乾學有《讀禮通考》,已著錄。此書乃其教習庶吉士時所定

學規,曹溶收之《學海類編》者也。考乾學教習庶吉士時,為康熙二十四年乙丑。

其條約雖極早出,亦當在四五月間。溶即以是年病卒,且遠在嘉興,不應得見其

條約,編入叢書。或溶歿之後,傳鈔者又有所竄入也。《學海類編》真偽糅雜,

有謬至不可理解者,頗為讀者所詬病。觀於此卷,則其真出溶手與否,固在疑似

之間矣。

△《萬世玉衡錄》·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蔣伊撰。伊字謂公,常熟人。康熙癸丑進士。由翰林院庶吉士改陝西道

監察禦史,官至河南提學副使。是編乃其初登第後恭進禦覽之書也。前有進書奏

疏,其書分門編次,共六十四類,每類之中又自分法、戒二類。所采上起唐、虞,

下迄明季。其曰《萬世玉衡》者,蓋取司馬遷《天官書》之說,以玉衡為北斗杓

也。

△《儒門法語》·(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彭定求編。定求有《周忠介公遺事》。已著錄。是編凡錄宋朱子、陸九

淵,明薛瑄、吳與弼、陳獻章、王守仁、鄒守益、王敬臣、羅洪先、王畿、顧憲

成、高攀龍、蔡懋德、魏校、羅倫、馮從吾、呂坤、孟化鯉、劉宗周、陳龍正、

黃道周二十一家講學之語,少或一二條,多至十數條。定求自有所見,即附識於

後。其卷首題詞有云:功殊博約,候分頓漸,自朱、陸立言始。要之,入門異而

歸墟同,無容偏舉也云云。可以見其宗旨矣。

△《三子定論》·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王複禮撰。複禮有《家禮辨定》,已著錄。王守仁作《朱子晚年定論》,

顛倒年月,以就己說,久為諸儒所駁。複禮欲申陸、王而又揣公論既明,斷斷不

能攻朱子。故噓守仁已燼之焰,仍為調停之說。凡朱子定論一卷,陸子定論一卷,

王子定論一卷,後附學辨、論斷共一卷,皆采諸家之言。附論一卷,則複禮自為

說也。困絀之餘,仍巧為翻案之計,蓋所謂不勝不止者也。

△《正修錄》·三卷,《齊治錄》·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于准撰。准字萊公,永甯人,江南總督成龍子也。官至江蘇巡撫。是編

因成龍雜抄之稿,與蔡方炳編次增益之。《正修錄》所采凡一百三十八家之言,

不分門目。《齊治錄》所采則分幼學養蒙、閑家善後、士子守身、縉紳居鄉、以

道事君、任職居官、勸諭愚民、慎重刑獄、善俗戢奸、催科撫字、備荒救災十一

門,亦雜采諸家之說,所取不拘一格。其凡例稱成龍不從理學中立名,絕無胸中

彼此異同之見。又稱成龍不佞佛,亦不辟佛。謂身為儒者,方憂聖賢道理挹取不

盡,何暇探討宗教律觀諸書,以資辨駁。其言明白正大,是成龍所以為成龍歟。

△《續近思錄》·十四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伯行編。伯行有《道統錄》,已著錄。是編因《近思錄》門目,采

《朱子之語》分隸之,而各為之注。然自宋以來,如《近思續錄》、《文公要語》、

《朱子學的》、《朱子節要》、《朱子近思錄》之類,指不勝屈,幾於人著一編。

核其所載,實無大同異也。

△《學規類編》·二十七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伯行撰。是編乃康熙丁亥,伯行官福建巡撫,建鼇峰書院,因並刊學

規以示諸生。卷首載聖祖仁皇帝訓飭士子文,而宋、元、明諸儒講學條約以次類

編,並以所自作讀書日程附焉。自二十三卷以下,題曰補編,又所以補原本未備

之門目也。

△《性理正宗》·四十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伯行撰。伯行自序,謂《性理大全》一書,雜采天文、地志、律曆、

兵機、讖緯、術數之學,及釋家、《參同契》、縱橫家言,概有取焉。未免失之

駁而不純。因刪其繁蕪,補其闕略,尊道統以清其源,述師傳以別其派。爰取周、

程、張、朱五子以下,及元、明諸儒之言,分類次之。卷一論道統。卷二、卷三

總論聖賢。自四卷至六卷則論孔子及顏淵、曾子、子思、孟子,至十哲則惟閔子、

冉子、端木子、子路、子游、子夏,益以曾點,其餘聖門諸賢皆不及焉。七卷以

下為周、張、二程及程子門人。十一卷以下論朱子、張栻及朱子門人,於元則取

許衡一人。於明則取薛瑄、胡居仁、羅欽順三人。十四卷以下雜論性命、氣質、

道德、仁義禮智等目。二十四卷以下論為學之要。三十五卷以後則辨其學術之詭

於正者,如荀卿、揚雄、王通、蘇軾、陸九淵、陳獻章、王守仁之學,皆采先儒

論辨之言,大旨在辟陸、王以尊程、朱,其所擇可謂嚴矣。然以伯牛、冉求、宰

我之賢及七十子之徒見于魯論者,自宋、明以來先儒豈無論說,而一概置之不錄。

且如讖緯、術數及釋家、參同契、縱橫家言,《性理大全》取之誠不能無駁雜之

譏。至于天文、地志、律曆之學,即《朱子大全集》中亦未嘗不論及之。伯行以

性理、事功岐而為二,故卷中于宋儒如邵子之《皇極經世》、蔡元定《律呂新書》

皆在存而不論之列,亦未免主持稍過矣。

△《廣近思錄》·十四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張伯行撰。伯行是編采集宋張栻、呂祖謙、黃榦,元許衡,明薛瑄、胡

居仁、羅欽順七家之遺書,以續朱子《近思錄》。分十四門,仍如朱子原書之目。

△《濂洛關閩書》·十九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張伯行編。取宋五子之書,粗存梗概,各為之注。凡周子一卷,張子一

卷,二程子十卷,朱子七卷。每條皆以某子曰字冠之。夫《正蒙》間涉汗漫,程、

朱語錄浩繁,多所刊削,尚為有說,至周子《通書》言言精粹,朱子尚為全注,

伯行乃鏟除其大半,何耶?

△《困學錄集粹》·八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

國朝張伯行撰。其書摹《讀書》、《居業》二錄之體。一、二卷題曰河干公

餘,三、四、五卷題曰閩署公餘,六、七、八卷題庚寅至甲辰年。六卷以上皆述

其自得之語,七卷以下頗辨陸九淵、王守仁、高攀龍、劉宗周諸人之誤。

△《理學正宗》·十五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竇克勤編。克勤字敏修,號敬菴,柘城人。康熙戊辰進士。官翰林院檢

討。是編列宋周子、張子、二程子、楊時、胡安國、羅從彥、李侗、朱子、張栻、

呂祖謙、蔡沈、黃榦、元許衡,明薛瑄共十五人,人各一傳,並取其語錄答問及

著作之切於講學者錄之,附以己見,而於太極、《通書》釋之更詳。大旨以朱子

為宗。李侗以上,開其緒者也;黃榦以下,衍其傳者也;胡安國等皆互相羽翼者

也。克勤自序又云:尚有邵康節、蔡元定二公之書,俟學者既通六經、四書而後

可及。蓋二人之學皆主於數,與主理者又小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