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十四  史部三十
○地理類存目三

△《吳興掌故集》·十七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徐獻忠撰。獻忠字伯臣,一號長谷,華亭人。嘉靖乙酉舉人,官奉化縣知

縣。《明史·文苑傳》附見《文徵明傳》中。是編乃其寓居湖州時所作,分類十

三,曰《宦業》,曰《鄉賢》,曰《游寓》,曰《著述》,曰《金石刻》,曰

《藝文》,曰《名園》,曰《古跡》,曰《山墟》,曰《水利》,曰《風土》,

曰《物產》,曰《雜考》。考訂多未詳審。如所載寓賢,以作《漁隱叢話》之胡

仔列入明代,尤為舛誤也。

△《廣東通志初稿》·四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戴璟撰。璟字孟光,號石屏,奉化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僉都禦史巡撫

廣東。是書乃璟於嘉靖乙未以臨代之時兩月而成,未免涉於潦草。其門類亦多未

當,如《人物》之外別立《道學》一門,介於《學校》、《風俗》之間。雖本之

《宋史》,而於地志為創聞。位置先後,亦非其所。又《政紀》一門,凡曆代竄

流嶺表之人皆備書之。此自朝政,何與輿圖。又《行次》一門,惟紀宋末崖山之

事。此在史氏為大綱,在地志則軼事矣。別為標目,更未允愜也。

△《平涼府通志》·十三卷(陝西巡撫采進本)

明趙時春撰。時春字景仁,號浚谷,平涼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右副都禦

史巡撫山西,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以平涼為西北要地,舊未有志,因創修

之。分十七門,曰《建革》,曰《山川》,曰《戶口》,曰《田賦》,曰《物產》,

曰《壇祠》,曰《藩封》,曰《官師》,曰《兵制》,曰《學校》,曰《人物》,

曰《孝節》,曰《風俗》,曰《河渠》,曰《寇戎》,曰《寺觀》,曰《祥異》。

其考證敘述,具有史法,在關中諸志之內,最為有名。惜其漫漶磨滅,已不可繕

寫,故僅存其目於此焉。

△《南畿志》·六十四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聞人詮撰。詮字邦正,餘姚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湖廣按察司副使。明

以應天府為南京,稱根本重地。有京城圖志,僅載都城,未詳郡縣。詮以監察禦

史提督南畿學政,因與南京太仆寺卿陳沂纂輯是書。沂即撰《金陵古今圖考》及

《金陵世紀》者也。前三卷為總志,分子目凡八,次列十四府、四州,分子目凡

十二。采掇尚為簡核,而亦不免於訛漏。

△《湖州府志》·十四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唐樞撰。樞有《易修墨守》,已著錄。是書分《土地》、《人民》、《政

事》三門。每門各綴以子目,與他志小異。然如《沿革》之中,參述祥異,體例

亦未能精當也。

△《嘉興府圖記》·二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趙文華撰。文華,慈谿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工部尚書。《明史·奸臣

傳》附見《嚴嵩傳》中。是書乃文華官通政使時,遭憂家居,應郡守之請而作。

分《方畫》、《邦制》、《物土》、《人文》凡四門,而附以《叢記》。敘述頗

有體例,其《方畫》每朝為一地圖,殊可為法。然文華小人之尤,其姓名人羞稱

之。故傳本頗稀,此殆毀棄之餘歟。

△《滁州志》·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明胡松撰。松字汝茂,滁州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尚書。諡恭肅。

事跡具《明史》本傳。同時又有績溪胡松,字茂卿。正德甲戌進士,官至工部尚

書。《明史》以二人合傳,以名姓相同故也。是編乃松官禮部精膳司郎中,以使

事歸里,知州林元倫屬成此志。先述《天文》、《山川》、《物產》,各為一篇。

次則皆以編年紀事,間附論斷,與他地志分目者不同。然傳記、輿圖,各有本例。

以志名而用史體,文雖創而義則乖矣。

△《嘉靖全州志》·六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謝少南撰。少南,上元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廣西提學僉事。全州置於

石晉,洪武元年,改州為府。九年複為州,領灌陽縣。國朝始以全州、灌陽同隸

桂林府。此志輯於嘉靖己酉。其時灌陽為州屬,故各門皆載灌陽也。全州舊有志,

少南重加修輯。凡為綱七,為目五十有八。其《建置門》所載沿革云:“隋平陳,

改洮陽為湘源。”不知隋改隸永州,載於《隋書·地理志》甚詳。又不載後周時

地屬南唐。洮水出洮陽縣,載於《水經注》,亦未徵引。均未免脫略也。

△《嘉靖邵武府志》·十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陳讓撰。讓字以禮。嘉靖壬辰進士,官至監察禦史。是編成於嘉靖癸卯,

分《天文》、《地理》、《王制》、《人物》、《外志》五大綱,系以二十八子

目,附以三國三表。其特創之例,在以應候附星野。遂使農家占驗,冠於郡邑建

置之前。蓋牽於《天文》自為一門,不得不爾。其實分野之說,以二十八宿割屬

九州,既已聚訟。以嶺外蠻荒之地,引而測驗於揚州,益茫然矣。揚州占牛女,

既已疑似;邵武一郡而亦占牛女,更牛之一毛矣。故劉基清類天文分野之書,今

推步家不用。近時李光地注《禹貢》,亦主閩屬揚州之說。是猶楊仆移關耳,非

篤論也。又《人物》門中別立《李忠定世家》一篇,何、李二氏世家一篇,亦為

創例。世家者以爵土世其家也,司馬遷以特筆尊孔子,蓋以子孫世守其祀。顏、

曾、孟以下無不列傳矣,李綱等雖曰賢者,豈可僣用孔子例乎!

△《嘉靖真定府志》·三十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雷禮撰。禮有《六朝索隱》,已著錄。是編乃禮以吏部考功司郎中謫大名

通判時奉檄所修。為圖一,表四,紀四,志九,傳十五。法綱目體,大書以敘事,

分注以載言。又分立《諸侯王表》、《帝系傳》、《後妃傳》、《世家傳》,均

與地志之例不合。又表、傳所載,事皆複出,尤非體也。

△《嘉靖河間府志》·二十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樊深撰。深號西田,河間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通政司通政使。事跡附

見《明史·楊思忠傳》。其以深為大同人,則因深以軍籍登第也。是編成於嘉靖

庚子。凡十六門,分子目六十有一。是時天津衛未分為府,興濟縣亦尚未廢。河

間所屬凡州二縣十六,故今天津滄州、靜海、青縣、鹽山、慶云、南皮皆並載志

中。深自序稱:“一方之山川墳土,習俗往跡,咸蒐輯罔遺。若夫述怪誕以表奇

特,著事應以實祥異,增仙釋以備觀覽,名教之所禁者,皆得而略焉。”其體例

頗謹嚴。而采掇古事,不免貪多;假借附會,均所不免。仍不出明人地志之積習

也。

△《陝西行都司志》·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不著撰人名氏。《千頃堂書目》作包節撰。考節字元達,華亭人,占籍嘉興。

嘉靖壬辰進士,官監察禦史,出按湖廣。抗疏劾守陵大珰廖斌不法,反被誣下詔

獄。謫莊浪衛,卒於戍所。隆慶初,追贈光祿寺少卿。事跡具《明史》本傳。此

書紀事止於嘉靖,且莊浪衛正陝西地,當即節書矣。凡分《地理》、《建置》、

《官師》、《兵防》、《歲計》、《人物》六門,而以所屬各衛分載其中。能闕

所不知,故簡陋而不荒謬。凡例謂學校、祀典不立類,以建置大端,惟此二事,

故統置於《建置》之下,例殊未允。自郡縣、山川、人物以外,無一不從建置起,

能全附之《建置》乎?

△《嘉靖貴州通志》·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張道撰,謝東山刪正。道,里貫未詳。官貴州宣慰司訓導。東山,射洪人。

嘉靖辛丑進士,官至右副都禦史巡撫山東。其刊定此書時,則官貴州按察司副使

也。書頗簡略,以《孝義》、《隱逸》別於《人物》之外,而如陸京、張伯安諸

人又以孝友入《人物志》,亦無體例也。

△《北地紀》·四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明汪來撰。來字君複,天津衛人。嘉靖辛丑進士,官慶陽府知府。慶陽為漢

北地郡,故以名書。不分門目,惟以時代先後為序。采事跡詩文之有關慶陽者,

得八十一人。以後稷居首,次以淳維,而自附其名於末。故實、藝文,錯雜互編;

人物、名宦,混淆並列。為從來志乘所未有。其前三卷題來名,而四卷獨標北地

舉人孫倌撰。蓋末卷皆來之文章,嫌於自炫,故托之倌云。

△《括蒼彙紀》·十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何钅堂撰。钅堂字振卿,號賓岩,處州衛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江西提

學僉事。钅堂以處州舊志,十邑各為一編,體例不當。又自成化以後,記載闕如,

因彙為是編。考隋代始置處州,治括蒼縣,本以括蒼山得名,今為處州。全府之

志,不應以一縣冠一郡。又不應以一山該一境。名實相乖,於義未允。然宋無吳

郡,而范成大為《吳郡志》。則訛誤相沿,亦不自钅堂輩始矣。

△《萬曆開封府志》·三十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曹金撰。金,祥符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兼僉都禦史,巡

撫陝西。是書與他志體例略同。惟以《仙釋》居前,《宦跡》居後。而《仙釋》、

《宦跡》之間又介以《藝文》,編次殊為無法。

△《嘉靖仁和縣志》·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沈朝宣撰。朝宣字三吾,仁和人。官江陵知縣。此志撰於嘉靖已酉,凡例

謂義類悉依洪武《府志》,案《西湖游覽志》云:“洪武初,徐一夔著《杭州府

志》,頗稱簡明。”則所據者一夔本也。體例頗謹嚴,較他地志之冗濫,差為勝

之。其稱杭州府舊志備載詔赦,蓋用《咸淳臨安志》例。不知其時臨安為都城,

所以備錄。明代已非都城,即為贅文,其說最協。至於碑刻之文,只載其目,使

後世無從考證,則失之太簡。又引用諸書,或足以己意,皆不著其所出,則益啟

杜撰之門矣。其書舊未刊板,萬曆中諸生鄭圭有抄本,為邑令周宗建攜去。國朝

順治丁酉,錢塘知縣沈某,於宗建家求得之,邑人朱之浩始為傳寫之。浩跋稱其

時贅細注,略而不詳,尚需增輯云。

△《萬曆湖廣總志》·九十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徐學謨撰。學謨有《春秋億》,已著錄。學謨四任湖廣,習其故事,此其

萬曆中為左布政使時作也。不以州郡分卷,惟以事類編輯。分三十二門,命曰

《總志》。其削去各志所書《禮樂》一門、《紀事》一門。以會典通行,不為一

地而設;國史事秘,本非外臣所窺。其論亦頗有裁制。然通行之典制,本不專系

於一地,刪之可也。至於朝廷政令專為一地而發者,有詔諭可稽,有奏議可考,

亦有案牘可尋,實不待披求國史,然後能知。此則欲省編輯之力,姑為托詞者矣。

△《定遠縣志》·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高鶴撰。鶴字若齡,山陰人。嘉靖庚戌進士,官定遠縣知縣。是書自序稱

“杜門三日而成”。世無此理,或刊本訛月為日歟?其記載甚簡略,而體例乃頗

冗雜。列《疆域道路》於《建置沿革》之前,是未出縣名,先臚縣境。所謂四界

八至,不知為何地而言,端緒殊覺倒置。至於《屯田》一門僅四行,《惠政》一

門僅三行。又《職官題名》之下各書其人之字號,如書肆宦籍之式,亦皆非體也。

△《續朝邑縣志》·八卷(陝西巡撫采進本)

明王學謨撰。學謨字子揚,朝邑人。嘉靖癸丑進士,官至大同左衛兵備道。

初,正德己卯,韓邦靖作《朝邑縣志》,當時號為佳本。學謨此志,成於萬曆甲

申,繼邦靖之志而作,故以續名。然名為續邦靖書,而邦靖所錄,此志仍錄。蓋

病邦靖之略,而欲以詳贍勝之。特以邦靖名重,不敢訟言相攻,故諱曰續耳。自

序謂匠意綴詞,稍稍自異,其大旨可見。觀所敘錄,視冗濫之輿記尚為有法,然

筆力去邦靖遠矣。

△《三郡圖說》·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卻金傳》,已著錄。是編乃其官分守九江道時所作。

三郡者,一饒州,二南康,三九江,皆所隸也。凡地之沖僻,俗之澆淳,民之利

病,皆撮舉其大端,而不以山川、古跡、登臨題詠為重。蓋猶有古輿圖之遺法。

末有世懋自跋,稱直指使者東萊趙公命郡縣長吏圖其地境,而系說於圖後。既而

以所說失實,屬世懋改定之,故以《圖說》為名,而不具其圖云。

△《萬曆廣東通志》·七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郭棐、王學曾、袁昌祚同撰。棐,南海人。嘉靖壬戌進士,官至布政使,

加光祿寺卿。學曾履貫未詳,官光祿寺丞。昌祚,東莞人。隆慶辛未進士,官布

政司參議。是書成於萬曆壬寅,凡為《藩省志》十三卷,《郡縣志》四十九卷,

《藝文志》三卷,《外志》七卷。其《藩省志》輿圖之後,即列《事紀》五卷,

茫無端緒。惟《仙釋》、《寺觀》列之《外志》,較他志體例為協。又增《罪放》、

《貪酷》二門,以示譏貶。則仿佛《嘉靖江西志》例也。

△《嘉靖貴州圖經新志》·十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趙贊撰。贊,葉榆人。官貴州宣慰使司儒學教授。是編成於嘉靖中。其凡

例謂舊志考究采掇,掛漏可笑,然此書亦殊舛陋。如第二卷內所載題詠,每詩皆

取一句,大書於上,而以全詩細字分注於下,是何體例也?

△《萬曆四川總志》·三十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魏樸如、游樸、童良同撰,提學副使南海郭棐裁正之。樸如題敘州府同知,

良題諸生,皆不知其里貫。樸,福甯人。萬曆甲戌進士,官成都府推官。是書凡

《省志》四卷,《郡縣志》十四卷,《經略志》附以《雜記》,共十四卷,《文》

八卷,《詩》四卷。其書於尹吉甫、商瞿、董永、楊時之類,舊志誤收者,頗有

駁正;於趙戒、張商英之類,舊志濫美者,亦頗有簡汰。惟《職官》不載守令,

未免疏略。而以先代《帝紀》列於前,亦非輿記之體也。

△《安邱縣志》·二十八卷(兵部侍郎紀昀家藏本)

明馬文煒撰。文煒字仲韜,號定宇,安邱人。嘉靖壬戌進士,官至右都禦史,

巡撫江西。是志成於萬曆己丑,體例頗為謹嚴,其《沿革》、《封建》、《秩官》、

《貢舉》、《貤封》俱列為表,《藝文》惟列古人著述。較他志亦為清省。惟

《典禮》、《雅樂》,國家通制,非安邱所獨有,而各為一考。此劉知幾所論

“《天文》諸志誤學《史記》者也”。(《史記》括黃帝以來,故可立《天官》

一書,至曆代非各有一天,無庸複志。其說具《史通·表志篇》中。)《藝文》

之末,附詩二十首,文九篇,可謂刪除冗濫矣。然何不用范成大《吳郡志》例,

散載各條之下乎?《總記》二篇,尤多泛濫。漢惠帝七年,日食于危。文帝七年,

水土合于危後。七年,有星孛于西方,其末指虛。此果為安邱垂象耶?漢封劉常

為安邱侯,此就國者也,於法當書。唐封張說為安邱侯,此與安邱風馬牛矣。可

入說傳,不必入《安邱志》也。蓋雖稍廓地志之惡習,而猶未能免俗云。

△《嘉靖江都縣志》·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葛洞撰。洞字近園,江都人。初,江都以附郭無專志,嘉靖壬戌,知縣趙

訥屬洞因府志而增葺之,凡八門。藝文用《吳郡志》例,附各門之內。其《人物》

一門則訥所裁定也。草創之初,記載殊為簡略。每條末所系論贊,皆以“知縣趙

曰”四字冠之。是縣令諭示鄉民之體也,以入志書,不學甚矣。

△《紹興府志》·五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張元忭、孫鑛同撰。元忭字子藎,山陰人。隆慶辛未進士,官至左諭德,

事跡具《明史·儒林傳》。鑛有《月峰評經》,已著錄。是志分十八門,每門

以圖列於書後。較他志易於循覽,體例頗善。末為《序志》一卷,凡紹興地志諸

書,自《越絕書》、《吳越春秋》以下,一一考核其源流得失,亦為創格。

△《豐潤縣志》·十三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石邦政撰。邦政,豐潤人。其書成於隆慶庚午,門目冗雜,絕無義例。且

於曆代帝王妄為區別,以行款高下,示其予奪,尤為無理。

△《隆慶永州府志》·十七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史朝富、陳良珍同撰。朝富,晉江人。嘉靖癸丑進士,官永州府知府。良

珍,南海人。官永州府推官。《永州志》編於成化,續於嘉靖。朝富謂前志核而

簡,後志詳而雜。因斟酌其間,以為此志。成於隆慶庚午,凡《圖經》一,《紀》

一,《表》三,《志》七,《傳》五。其《人物表》一卷,自漢訖明,第其差等,

後加論贊。謂周濂溪乃三代以上人物,雖宗《漢書》之例,而非志書體也。又既

作《郡邑紀》,複作《郡邑表》,亦未免冗雜。

△《萬曆江都縣志》·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陸君弼撰。君弼,江都人。萬曆中貢生。是書因嘉靖壬戌葛洞舊志重修,

而以史法變其體例。曰《紀》,曰《表》,曰《志》,曰《傳》。《紀》之目一,

《表》之目五,《志》之目七,《傳》之目十。夫史之有紀,為帝王作也,稱之

一邑則僣矣。其表較他志頗善,然既作《郡縣紀》,又作《郡縣表》,繁複與

《永州志》同。提封萬井,周制也,以名疆域,不免鶠閣虯戶之譏。其《郡縣

紀》中稱建興中吳主亮使衛尉馮朝城廣陵,三年冬十月,魏主以舟師擊吳,登廣

陵故城。案,吳城廣陵在五鳳二年,當魏正始二年,曹丕擊吳則在黃初三年。先

後顛倒三十年,不知何以舛誤至是也。

△《萬曆衡州府志》·十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伍讓撰。讓,衡陽人。萬曆甲戌進士,官至貴州提學僉事。是志成於萬曆

乙酉,舊本簽題《弘治衡州府志》,誤也。凡十一門,又各有附錄。然如並天文

於地理,用《漢書》例可也。統詞章於學校,是何例乎?其《沿革門》云“宋元

嘉中以衡陽湘東為王國”,不知宋時只衡陽國為衡州地。又云“唐天寶元年改為

衡陽郡”,不知先已改衡山郡。大抵草略成編耳。

△《天啟贛州府志》·二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謝詔撰。詔,贛縣人。萬曆甲戌進士,官至四川左布政使。贛州舊志修於

嘉靖丙申。天啟元年辛酉,詔續修之。為類十四,為目七十九。其體例頗為舛互,

亦多錯誤。如亭館舊跡,例應敘於《古跡門》,乃悉歸之《營建志》。則古來勝

地,似悉建於明代矣。又《鄉賢志》分《行業》、《忠義》、《孝友》各門,又

別立《質行》一門,未免繁複。又《沿革門》謂晉太康三年改為南康郡。今考

《晉書》,乃太康二年,非三年也。

△《萬曆德州志》·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李撰,,長洲人。萬曆二年以貢生官德州學正。是編為目凡十一。

明制,德州領德平、平原二縣,而志惟載本州,不及屬邑。凡例謂二邑各自有志,

故不載,是猶可也。於《建置志》特立《坊表》一門,已覺淺陋;至寓賢即屬流

寓,並非盡通籍之人,乃敘於《宦績》,更為龐雜。且德州為漕運孔道,《山川》

一門,不載運河,則脫略已甚矣。是書所列職官,至天啟中止。即學正一官,

後尚有二十人,則又續有增益,非舊本矣。

△《通州志》·八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沈明臣撰。明臣字嘉則,鄞縣人。嘉靖中諸生,嘗與徐渭同參胡宗憲幕府。

《明史·文苑傳》附見《徐渭傳》中。明南直隸、北直隸皆有通州。此編南通州

《志》也。書成於萬曆丁丑,其《秩官》、《科第》諸門,皆括之以表,於例頗

善。

△《萬曆應天府志》·三十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王一化撰。一化里貫、始末皆未詳。其作此書時,則官應天府教授也。應

天在明為南京,而舊無府志。萬曆丁丑,一化始創是編。凡為《紀》三,《表》

九,《志》十一,《傳》九。如《郡紀門》引《金陵志》、《水經注》、《荊州

記》諸書以證揚州之三江,又引《括地志》以證丹陽之屬秦鄣郡,援據頗為該洽。

又如引宋《景定志》及《通鑒注》,謂丹陽治所即漢之宛陵,亦足證舊志之誤。

又《明會典》,及《明史·職官志》諸書,皆載明封爵,惟公、侯、伯三等。志

中《封爵表》,詳載孫炎之追封男爵,頗足補史傳之闕佚。然如靈谷諸寺,創自

齊、梁,舊跡見於《景定志》、《建康志》、《丹陽記》諸書者甚詳,乃遺漏不

載,則疏漏亦尚未免也。

△《閩書》·一百五十四卷(福建巡撫采進本)

明何喬遠撰。喬遠字稚孝,號匪莪,晉江人。萬曆丙戌進士,官至南京工部

右侍郎。事跡附見《明史·洪文衡傳》。閩自唐林谞有《閩中記》,宋慶曆中林

世程重修之。曆南宋及元,皆無總志。明成化間,莆人黃仲昭始為《八閩通志》。

王應山複為《閩大記》、《閩都記》、《全閩記略》,皆草創未備。喬遠乃薈萃

郡邑各志,參考前代載記,以成是書。分二十二門,曰《分野》,曰《方域》,

曰《建置》,曰《風俗》,曰《版籍》,曰《扞圉》,曰《前帝》,曰《君長》,

曰《文蒞》,曰《武軍》,曰《英舊》,曰《方技》,曰《宦寺》,曰《方外》,

曰《閨閣》,曰《島夷》,曰《靈祀》,曰《祥異》,曰《萑葦》,曰《南產》,

曰《蓄德》,曰《我私》。其標目詭異,多乖志例。《扞圉志》載兵防及將弁兵

士額數,而複有《武軍志》以詳其人。《文蒞志》則合職官、名宦而為一,分並

均失其當。《前帝志》載宋端宗及少帝昺,端宗雖即位於福州,然正史已詳,不

宜複入志中。且帝昺即位於粵之碙洲,尤與閩無涉。《英舊志》載人物,而複

分《縉紳》、《弁韐》、《關柝》、《韋布》、《閭巷》、《僑寓》、《裔派》

為七類,轉覺淆雜。《宦寺志》專載五代林延遇,明張敏、蕭敬三人,亦非志中

所應有。《蓄德志》雜載叢談逸事,並及詩話文評,於名為不稱。《我私志》則

喬遠自志其宗族,雖仿古人自敘之例,而稱名不典,語多鄙野。其文辭亦好刊削,

字句往往不可句讀。蓋不能出明人纖佻矯飾之習。《明史》本傳亦稱“所撰《閩

書》一百五十卷(案書實一百五十四卷,蓋刊本誤脫一四字),頗行於世,然援

據多舛”云。

△《萬曆濟甯州志》·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王國楨撰。國楨字翼廷,安邑人。萬曆己丑進士,官至濟甯兵河道副使。

以州志舊本殘闕,屬諸生朱夢得、張維屏分纂,而國楨為之裁定。列目凡八,又

分子目五十。僅三月而成書,故其間踳駁掛漏,不一而足。

△《南康志》·十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田琯撰。琯,大田人。隆慶辛未進士,官南康府知府。是書成於萬曆癸巳。

門目雖繁,而條貫有序,猶輿記中之不甚猥雜者。

△《順天府志》·六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謝傑撰,沈應文續成之。傑有《使琉球錄》,已著錄。應文字徵甫,餘姚

人。隆慶戊辰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尚書。是書成於萬曆癸巳,頗為簡略。所立

《金門圖》、《京兆圖》諸名,粉飾求新,尤明季纖佻之習。

△《萬曆信陽州志》·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劉尚樸撰。尚樸,信陽人。萬曆乙未進士,官至山東布政司參政。先是,

州人禮部侍郎何洛文撰州志未成。尚樸采其遺稿,續作此書。凡為類十九,成於

萬曆丁巳。序次冗雜,殊乖體要。

△《萬曆饒州府志》·四十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陳大綬撰。大綬,浮梁人。萬曆乙未進士,官至福建布政使參議。饒州自

正德辛未劉錄撰志以後,百有餘年,大綬始撰此志。分十三門,又分子目八十。

書成於萬曆乙卯,其中如寺觀之建自唐宋者,應敘於《古跡》,乃歸於《秩祀門》。

二氏非秩祀也。《輿地志》既分《山》、《水》為二門,而《古跡門》內又載石

城山。殊無條理。《沿革門》載漢建安十五年孫權置鄱陽郡,治舊縣,不知初治

在鄱陽,後徙治吳芮故城。亦考之未詳也。

△《岳郡圖說》·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黃元忠撰。元忠字整菴,鄞縣人。萬曆中由國子監學正出為岳州府通判。

是編具述岳州郡城及所屬一州七縣三衛形勝,然題曰《圖說》,而止有說無圖,

疑佚其半也。

△《海鹽縣圖經》·十六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胡震亨撰。震亨字孝轅,晚自稱遯叟,海鹽人。萬曆丁酉舉人,由固城縣

教諭曆官兵部員外郎。是書凡七篇,首《方域》,次《食貨》,次《戍海》,次

《堤海》,次《官師》,次《人物》,次《雜識》。蓋與姚士粦參修而成。然不

署士粦之名,僅見卷首樊維城序中。其不曰《志》而曰《圖經》者,用北宋州縣

圖經例也。

△《萬曆容城縣志》·七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蔣如蘋撰。如蘋字賓王,益都人。由貢生官容城縣知縣。初,隆慶間邑令

李蓁春創為縣志,自隆慶三年以後,事跡無徵。萬曆甲辰,如蘋增補為是編。凡

十類,其創立《宮室門》,已失縣志之例。又《輿地志》所載唐複置縣,後罷,

宋代複置。不知五代晉時歸於遼,宋時僅置縣於拒馬河,此沿革之大者,不應脫

略。又濡水在縣西,亦曰北易水;雹水在縣南,即鮑水。載於《水經注》及《寰

宇記》諸書者甚詳,亦脫漏不載,則其疏舛亦可見矣。

△《萬曆嘉定縣志》·二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韓浚撰。浚字邃之,淄川人。官嘉定縣知縣。元至元中秦輔之始創縣志。

明自洪熙至嘉靖,凡經四修。浚於萬曆乙巳複續為是編,頗勝他志之鄙陋,然亦

時有疏舛。如以《水利》列於《人物》之後,已覺不倫。以古跡及寺觀敘於《雜

記門》中,更為非例。又如《疆域考》稱“自宋分昆山之東境以置縣”,不知

《南畿志》載“宋割昆山安亭等五鄉,於練祁市置縣”,《輿地考》載嘉定縣原

名疁城鄉也。

△《萬曆嚴州府志》·二十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是書為萬曆甲寅所修。首頁題名,叢雜無緒。或曰主修,或曰同修,或曰纂

修,或曰續修,或曰彙集,莫知撰人為誰。蓋與事者爭欲附名,故瞀亂如是。前

載舊志凡例,頗見體裁。是志乃不肯遵用之,多所更張,務求諧俗。則其書可知

矣。

△《天台縣志》·二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張宏代撰。胡來聘續修。宏代,靈壁人。來聘,全州人。皆天台知縣也。

宏代書不知成於何年,來聘所續則成於萬曆乙卯。前十三卷,隨事立類,為大目

十一,小目五十有八。詩文別為七卷,附於後。

△《泰州志》·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劉萬春撰。萬春字公孕,泰州人。萬曆丙辰進士,官至浙江布政司參政。

是書成於崇禎癸酉,與他志體例略同,而意主黜偽存真,頗不徇其鄉曲。其論學

究而驀理學之堂,方技而割隱君之席,及諛墓之文,雖工不錄者,皆切中州郡志

書之弊也。

△《萬曆餘杭縣志》·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戴日強撰。日強,蒙城人。官餘杭縣知縣。是編成於萬曆丙辰,分十門,

子目六十有二。中間紀載多舛誤,如《沿革門》云:“漢高帝時屬荊吳國。”不

知漢時餘杭為西部都尉治,仍屬會稽郡。《城墉門》云:“古城在今縣溪南,莫

詳所始。”不知《咸淳臨安志》載漢熹平二年所改,經兩次遷移,至後唐時號為

清平軍。殊為疏於考訂。至第一卷既立《山川》一門,而九卷又別立《徑山志》;

既有《古跡》一門,又別立《洞霄志》,更為冗複矣。

△《萬曆溫州府志》·十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王光蘊撰。光蘊字季宣,溫州人。官至甯國府同知。是編成於萬曆丁巳,

凡為類十二,為目七十四。頗多舛略,如《形勝門》只略敘舊志數行,而梁邱遲

《永嘉郡教》所稱“控山帶海”云云,祝穆《方輿勝覽》所稱“郡當甌越之沖”

云云,皆未之載。此皆失諸眉睫之前。《學校門》只載梅溪、雁山兩書院,而永

嘉書院之建於宋時,載於王圻《續文獻通考》者,亦不及詳。其掛漏可想。又

《治行志》中分《郡良吏》、《邑良吏》為二門,體例亦嫌繁碎也。

△《萬曆襄陽府志》·五十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不著撰人名氏。卷首宜城胡價序,稱郡守吳公勒成。凡為目二十有六。明封

襄藩於襄陽,故敘曆代藩封,別作《襄世家》一卷,於例應爾。至以孔子曾適楚

國,遂於《古跡》之外別出《聖跡》一門,則冗碎甚矣。

△《清江縣志》·八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明秦鏞撰。鏞,無錫人。崇禎丁丑進士,官清江縣知縣。清江向無志,崇禎

壬午,鏞始創修。凡分八目,視他志稍為簡明。

△《崇禎碭山縣志》·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劉芳撰。芳字百子,石屏人。官碭山縣知縣。先是,萬曆戊午,知縣陳秉

良屬邑人王文煥撰縣志,二旬而成。崇禎己卯,芳複與邑人汪用霖續修此編。其

《沿革》載“東漢為梁國碭山縣”,不知東漢時沛國亦分界其地。又云“晉省歸

夏邑”,不知《南畿志》載“晉下邑即碭地”,非省並也。又以下邑作夏邑,更

誤矣。又分門至四十二,率多冗雜。如既以《水土》為一門,又以《風俗》為一

門;以《古跡》為一門,又以《八景》為一門,殊紛紜少緒也。

△《海昌外志》·(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談遷撰。遷字孺木,一字仲木,海甯人。是志題曰“海昌”,以海甯為

吳海昌郡,從古名也。書不分卷帙,所列凡《輿地》、《食貨》、《職官》、

《建置》、《選舉》、《人物》、《叢談》、《藝文》八門。以篇頁計之,當為

八卷,偶未標題耳。遷學頗博涉,較舊志多所考證。而人物瑣分門類,典籍不詳

卷帙,猶沿地志之積習焉。

△《西甯志》·七卷(內府藏本)

國朝蘇銑撰。銑,交河人。順治丙戌進士。由衛輝府推官行取監察禦史,巡

按山西。裁闕改補西甯道,又調嶺東道。是編即其順治十二年官西甯道時所作。

西甯在國初為軍民指揮使司,本臨邊之地,文獻罕徵。故其書亦潦草冗雜,絕無

體例。蓋創始者難工也。

△《續安邱志》·二十五卷(兵部侍郎紀昀家藏本)

國朝王訓撰。訓字敷彝,安邱人。順治丁亥進士,官萬全縣知縣。是編續馬

文煒之書,體例相近。凡例稱馬《志》二十八卷,今《續》二十五卷者,地理封

建,本無可續。如俷德不至,害及一邑,則亦略之。惡惡短也。

△《永平府志》·二十四卷(內府藏本)

國朝宋琬撰。琬字玉叔,號荔裳,萊陽人。順治丁亥進士,官至四川按察使。

琬與施閏章齊名,時號“南施北宋”。而此志不見所長,卷端題永平府知府蕭山

張朝琮重修,其竄亂失真歟?

△《杞紀》·二十二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張貞撰。貞字起元,號杞園,安邱人。康熙壬子拔貢,官翰林院孔目。

是書以安邱東北界接高昌諸邑,為杞國舊地,爰采史傳之有關於杞者,綜其條目。

曰《圖考》,曰《星土》,曰《輿地》,曰《山川》,曰《系年》,曰《沿革》,

曰《封建》,曰《年表》,曰《世次》,曰《原古》,曰《分國》,曰《系家》

(案,司馬貞《史記索隱》改世家為系家,乃避唐諱,此誤襲其名),曰《苗裔》,

曰《春秋經傳》,曰《經傳別解》,曰《人物》,曰《遺書》,曰《藝林》,曰

《雜綴》。王士禎序,稱其“有良史才”。以安邱一隅,上溯太康斟鄩之故居,

下迄國朝數千年事談,所采之書凡四百餘種,可謂勤矣。然以為杞之故墟,既於

《系年》錄《春秋》經文之載杞事者,複為《年表》、《世次》、《系家》,不

幾於疊床架屋乎?且又全錄《春秋》經傳及《經傳別解》為四卷,不更贅乎?於

《遺書》錄《夏小正》,於《人物》收姮娥,其泛濫抑又甚矣。《藝林》內錄

《齊風·汶水湯湯》之詩,則以徐州入濟之汶為青州入濰之汶。至如《振鷺》、

《有瞽》,顧炎武《大禹陵》詩,皆一例采入,尤不免地志之錮習也。

△《杭志三詰三誤辨》·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毛奇齡撰。奇齡有《仲氏易》,已著錄。是編因杭州舊志稱“今地本皆

江水,由隋、唐來人力畚築而成”,因為此辨。三詰者,一詰秦定會稽郡有海鹽、

餘杭、錢塘、富春四縣,何以錢塘獨無地;二詰西部都尉為重鎮,何以僻處靈隱

山中;三詰由富春以至海甯,無不兩岸平地,緣江如線,何以上一折甫接吳山,

忽西翻靈隱,下一折不走龕赭,忽北越臨平。三誤者,一由劉道真《錢塘記》誤

讀《漢書》“西部都尉治武林山,武林水所出,東入海”之文。不以“西部都尉

治”為句,而以“治武林山”為句;二由不考劉昭注《郡國志》已駁秦始皇由餘

杭渡江之說,而仍襲其誤;三由江水東合臨浦,而劉氏誤以臨浦為臨湖,又誤以

臨湖為臨平湖。又附載宋之問《靈隱寺詩》、“吳越王鐵幢浦”二條。以為不足

辨者,不在所詰所辨之數焉。

△《蕭山縣志刊誤》·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毛奇齡撰。以蕭山新修縣志踳駁失考,因逐各條為之釐正。凡沿革之

誤二條,稱名之誤一條,封屬之誤二條,坊里之誤二條,古跡之誤三十八條,人

物之誤三十五條。

(案,毛奇齡此二編,本非郡縣志書。而列於郡縣志書中者,以所刊正者乃

郡縣志書,猶《新唐書糾繆》列於正史之例也。)

△《台灣紀略》·一卷(大學士英廉購進本)

國朝林謙光撰。謙光字芝楣,長樂人。是編乃康熙二十三年平定鄭克塽以

後所作。分十三篇,一曰《形勢》,二曰《沿革》,三曰《建置》,四曰《山川》,

五曰《沙線礁嶼》,六曰《城郭》,七曰《戶役賦稅》,八曰《學校選舉》,九

曰《津梁》,十曰《天時》,十一曰《地理》,十二曰《風俗》,十三曰《物產》,

而附以《澎湖版圖》。開辟之初,規模草創。故其文皆略存梗概,不及新志之詳

明。然固新志之椎輪也。

△《登封縣志》·十卷(內府藏本)

國朝張聖誥撰。聖誥字紫書,號韋菴,廣甯人。官登封縣知縣。初,順治五

年,聖誥之叔父朝端知登封,始創修縣志。康熙十八年,聖誥族兄壎亦知是縣,

又續增之。康熙三十一年,聖誥又知是縣,複因舊本重修。一姓相承,遞相纂輯,

其事頗異。書分九門,曰《圖繪》,曰《輿地》,曰《岳祀》,曰《建置》,曰

《山川》,曰《職官》,曰《方外》,曰《物產》,曰《藝文》。體例與他志略

同。惟他志景必有八,八景之詩必七律,最為惡習。聖誥力破是例,差有識云。

△《琅鹽井志》·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沈鼐撰。鼐字枚臣,長洲人。由貢生官云南琅鹽井鹽課提舉。是書成於

康熙壬辰,因來度舊志重為增輯。首列《圖考》,次分《天文》、《地理》、

《建設》、《賦役》、《官師》、《學校》、《選舉》、《祠祀》、《人物》、

《藝文》,凡十類。

△《師宗州志》·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國朝管棆撰。棆,武進人。官師宗州知州。是書成於康熙丁酉,分九

《圖》,五《紀略》,九《考》,四《傳》。師宗舊無志,是書草創簡略,粗具

大綱。附藝文於各門中,用宋人舊例。惟多錄己作,殆成紀游之集,則未免輿記

之結習耳。

△《遼載前集》·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國朝林本裕撰。本裕字益長,奉天人。是編備載盛京故事,自序云:“折衷

於《盛京志》。《前集》則仿龍門志乘,《後集》則仿涑水編年。”今《後集》

未見,此其《前集》也。首《總論》,次《圖考》,餘分二十一門,亦頗勤於搜

采。然留都記載,而地名仍題前代之稱,於體例終為乖迕。是亦不檢之過也。

△《揚州府志》·四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國朝張萬壽撰。萬壽字鶴秋,浮山人。康熙中官揚州府知府。《揚州府志》

自明成化至萬壽,凡經五修,而益繁蕪。考書首載萬曆中楊洵舊志序,曆敘門目,

其端緒尚為清整。萬壽多所增益,其體例轉不及原書也。

△《河套志》·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陳履中撰。履中字執夫,商邱人。官至分巡甯夏兵備道。是志成於乾隆

壬戌。凡河套之建置、沿革、山川、城堡、關塞、古跡、物產,悉分門彙載。末

附以《藝文》二卷。如引《魏書》以證涿祁山之為榆林府地,引《冊府元龜》藥

彥稠為邠州節度使,補五代沿革之闕。又證後魏代郡之即漢朔方郡。據《通鑒注》

大城之屬朔方,以證《漢書》列傳之大城塞,徵引頗為繁富。

△《湖南通志》·一百七十四卷(通行本)

國朝大學士陳宏謀等監修。湖南省治即唐之武安軍,原與荊鄂兼立節鎮。宋

代亦分荊湖南北兩路,至明代始並隸湖廣布政使。而幅廣闊,形勢各殊。本

朝康熙三年,始析置湖南布政司,以控制嶺嶠。其後修通志者,仍合湖南北為一

編。又書局開於武昌,未免詳近而略遠。故湖南事跡,未能賅備。乾隆二十一年,

宏謀巡撫湖南,因與藩臬諸臣創修此志,以補其闕。共分三十七門。其中如《山

川》一門,全志每縣只載數條,此則分列方隅。《職官》一門,全志文職至知府,

武職至游擊而止,此則同知、通判、守備,具錄無遺。《選舉》一門,全志詳文

而略武,此則兩途並登。故所載雖止九府四州,而卷帙則較全志贏幾十之四五云。

△《續河南通志》·八十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國朝河南巡撫阿思喀監修。《河南通志》修於雍正九年,阿思喀以乾隆三十

一年奉詔纂修《一統志》,徵諸省志書送館,乃續修此編。其事跡皆與前志相接。

惟前志分四十二目,不立總綱。此編則分《輿地》、《河渠》、《食貨》、《學

校》、《武備》、《職官》、《人物》、《藝文》八志,而各系以子目,為小異

云。

△《澳門記略》·二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國朝印光任、張汝霖同撰。光任字黻昌,寶山人。官至太平府知府。汝霖字

芸墅,宣城人。由拔貢生官至澳門同知。考濠鏡澳之名見於《明史》,其南有四

山離立,海水交貫成十字,曰十字門,今稱澳門,屬香山縣。乾隆九年,始置澳

門同知。光任、汝霖相繼為此職。光任初作是書,未竟,至汝霖乃踵成之。凡為

三篇。首《形勢》,次《官守》,次《澳番》。《形勢篇》為圖十二,《澳番篇》

為圖六。考《明史·地理志》只載南頭屯門、雞棲佛堂門、十字門、冷水角、老

萬山、零丁洋澳諸名,與虎頭山關之類,其他皆未記其詳。此書於山海之險要,

防禦之得失,言之最悉。蓋史舉大綱,志詳細目。載筆者各有體裁耳。

──右“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一百八部、二千四百六十七卷,內三部無卷

數,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