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十八  史部十四
○傳記類二

△《敬鄉錄》·十四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元吳師道撰。師道有《戰國策校注》,已著錄。是編以宋婺守洪遵《東陽志》

所記人物尚有遺漏,因蒐錄舊聞,以補其闕。始自梁朝,迄於宋末。每人先次其

行略,而附錄其所著詩文。亦有止著其目者,或已散佚,或從刪汰也。明正德間,

金華守趙鶴有《金華文統》十三卷,蓋以是《錄》為藍本。然鶴所編次,往往重

複舛漏。如此《錄》載潘良貴《矯齋記》、《靜勝齋記》、《答雷公達書》、

《君子有三戒說》四篇,而《文統》止載《矯齋記》及《雷公達書》二篇,刪汰

漫無義例,殊不及師道本書。又如宋方符所編《宗忠簡遺集》,師道謂不及見,

故集中封事諸篇,此《錄》不載。然此《錄》有《贈雞山陳七四秀才》五言一首,

方符所編轉未之及。則零篇散什,藉以存者不少矣。至所編輯宋人小傳,猶在

《宋史》未成以前,故記載多有異同。若謂梅執禮密與諸將謀奪萬勝門,夜入金

營,劫二帝歸。范瓊以為無益,獨吳革與趙子方結軍民得眾數萬。王時雍、徐秉

哲聞之懼,使瓊泄謀於金師。《宋史》及《東都事略》本傳俱不載,僅略見《三

朝北盟會編》中,惟此書言之頗悉。又若《宋史》載嘉定十四年三月丁亥金師破

黃州,知州事何大節棄城遁死。己亥金師陷蘄州,知州事李誠之死之。是《錄》

載李誠之死事與《宋史》合,而於何大節之遁則引劉克莊《答傅諫議伯成書》,

辨大節初護齊安官吏士民過武昌,複自還齊安固守。半月,城破,金師擁入,大

節死於赤壁磯下,則大節實未嘗遁。此事與《史》頗異,亦可以資考證。元好問

《中州集》以詩存史,為世所重。師道此書,殆與相埒。以其因人物以存文章,

非因文章以存人物。與好問體例略殊,故隸之於《傳記類》焉。

△《唐才子傳》·八卷(永樂大典本)

元辛文房撰。文房字良史,西域人。其始末不見於史傳。惟陸友仁《研北雜

志》稱其能詩,與王執謙齊名。蘇天爵《元文類》中載其《蘇小小歌》一篇耳。

是書原本凡十卷,總三百九十七人。下至妓女、女道士之類,亦皆載入。其見於

《新舊唐書》者僅百人,餘皆從傳記說部各書采輯。其體例因詩系人,故有唐名

人,非卓有詩名者不錄。即所載之人亦多詳其逸事及著作之傳否,而於功業行誼

則只撮其梗概。蓋以論文為主,不以記事為主也。大抵於初盛稍略,中晚以後漸

詳。至李建勳、孫魴、沈彬、江為、廖圖、熊皦、孟賓干、孟貫、陳摶之倫,均

有專傳,則下包五代矣。考楊士奇《東里集》有是書《跋》,是明初尚有完帙,

故《永樂大典目錄》於“傳”字韻內載其全書。今“傳”字一韻適佚,世間遂無

傳本。然幸其各韻之內尚雜引其文。今隨條摭拾,裒輯編次,共得二百四十三人,

又附傳者四十四人,共二百八十七人。謹依次訂正,釐為八卷。按《楊士奇跋》,

稱是書凡行事不關大體,不足為勸戒者不錄。又稱雜以臆說,不盡可據。今考編

中如《許渾傳》稱其夢游昆侖,《李群玉傳》稱其夢見神女,雜采孟棨《本事詩》、

范攄《云溪友議》荒唐之說,無當史裁。又如儲光羲汙祿山偽命而稱其養浩然之

氣,尤乖大義。他如謂駱賓王與宋之問唱和靈隱寺中,謂《中興閑氣集》為高適

所選,謂李商隱曾為廣州都督,謂唐人學杜甫者惟唐彥謙一人,乖舛不一而足。

蓋文房抄掇繁富,或未暇檢詳,故謬誤牴牾,往往雜見。然較計有功唐詩紀事,

敘述差有條理,文筆亦秀潤可觀。傳後間綴以論,多掎摭詩家利病,亦足以津逮

藝林。於學詩者考訂之助,固不為無補焉。

△《元朝名臣事略》·十五卷(大學士于敏中家藏本)

元蘇天爵撰。天爵字伯修,真定人,由國子學生試第一,釋褐授從仕郎,蘇

州判官,終浙江行省參知政事,事跡具《元史》本傳。此書記元代名臣事實,始

木華黎,終劉因,凡四十七人。大抵據諸家文集所載墓碑、墓志、行狀、家傳為

多。其雜書可徵信者,亦采掇焉。一一注其所出,以示有徵。蓋仿朱子《名臣言

行錄》例,而始末較詳。又兼仿杜大珪《名臣碑傳琬琰集》例,但有所棄取,不

盡錄全篇耳。後蘇霖作《有官龜鑒》,於當代事跡皆采是書。《元史》列傳亦皆

與是書相出入,足知其不失為信史矣。

△《浦陽人物記》·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明宋濂撰。濂有《洪武聖政記》,已著錄。是書凡五目,曰《忠義》,曰

《孝友》,曰《政事》,曰《文學》,曰《貞節》。所紀共二十有九人,而以

《進士題名》一篇附於後。《歐陽元序》,稱其至公甚當,不以私意為予奪。蓋

濂本以文章名世,故所作皆具有史法。其書本成於元時,後人編輯濂集者,止采

錄其論贊,而全書則仍別行。此本為明弘治中曆陽王珍所重刻。卷末有濂《自跋》,

稱始立稿,而廉侯景淵遽取刊布,牴牾者多。今補定五十餘處,視舊行為小勝。

末題至正十三年。此《跋》濂集亦未收,蓋濂元時所作,集多失載。今所傳未刻

稿皆至正時之遺文,可以互證也。

△《古今列女傳》·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明解縉等奉敕撰。先是,明洪武中,孝慈高皇後每聽女史讀書,至《列女傳》,

謂宜加討論,因請太祖命儒臣考訂,未就。永樂元年,成祖既追上高皇後尊諡冊

寶,仁孝皇後因複以此書為言,遂命縉及黃淮、胡廣、胡儼、楊榮、金幼孜、楊

士奇、王洪、蔣驥、沈度等同加編輯。書成上進,帝自制《序》文,刊印頒行。

上卷皆曆代後妃,中卷諸侯大夫妻,下卷士庶人妻。時仁孝皇後又作《貞烈事實》,

以闡幽顯微,頗留意於風教。故諸臣編輯是書,稍為經意,不似《五經四書大全》

之潦草。所錄事跡,起自有虞,迄於元明。漢以前多本之劉向書,後代則略取各

史《列女傳》,而以明初人附益之。去取頗見審慎。蓋在明代官書之中猶為善本。

此本為秀水項元汴家所藏,猶明內府初刊之版。黃虞稷《千頃堂書目》稱此書成

於永樂元年十二月。今考成祖禦制《序》,實題九月朔旦。知虞稷未見原書,僅

據傳聞著錄矣。

△《殿閣詞林記》·二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明廖道南撰。道南有《楚紀》,已著錄。道南自正德辛巳改庶吉士,由編修

曆官侍講學士。在詞垣最久,嫻習掌故。因集詞林殿閣宮坊台省諸臣舊事,分類

記載,以成是編。其例,凡仕至華蓋、武英諸殿者曰殿學,文淵、東閣者曰閣學,

兼六館者曰館學,晉詹事者曰宮學,屬春坊者曰坊學,屬弘文者亦曰館學,典成

均者曰雍學,升本院者曰卿學,有節義者曰贈學,擅書翰者曰藝學,終始本院者

曰院學。大概仿列傳之例,悉載其官階恩遇,而事實亦附見焉。自卷九以下,標

題皆作“國子監祭酒黃佐、侍講學士廖道南同編”。蓋道南采掇黃佐《翰林記》

之文,不沒所自,猶有前輩篤實之遺。今亦仍從舊本,並存其名焉。

△《嘉靖以來首輔傳》·八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王世貞撰。世貞有《弇山堂別集》,已著錄。是編乃紀世宗、穆宗、神宗

三朝閣臣事跡。案明自太祖罷設丞相,分其事權於六部。至成祖始命儒臣入直文

淵閣,參預機務,但稱閣臣而不以相名。其後閹倖干政,閣臣多碌碌充位。至

嘉靖間,始委政內閣,而居首揆者責任尤專。凡一時政治得失,皆視其人為輕重。

故世貞作此書,斷自嘉靖為始,以明積漸所由來。前有《總序》,稱閣臣沿革始

末,已具年表者,即指《弇山堂別集》中之《百官表》也。其所載始楊廷和,訖

申時行,皆以首輔為主,而間以他人事跡附之。於當時國事是非,及賢奸進退之

故,序次詳悉,頗得史法。惟世貞與王錫爵同鄉,錫爵家嘗妄言其女得道仙去,

世貞據為作傳。當時劾錫爵者或並及世貞。世貞作此書時,仍載入曇陽子事,不

免文過遂非。其餘所紀,則大抵近實,可與正史相參證。不以一節之謬,棄其全

書也。

△《明名臣琬炎錄》·二十四卷、《續錄》·二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

明徐纮編。纮字朝文,武進人,弘治庚戌進士,以刑部郎中出為廣東按察司

僉事,分巡嶺東,終于云南按察司副使。是書乃仿宋杜大珪《名臣碑傳琬琰集》

而作,所輯自洪武迄弘治九朝諸臣事跡。《前錄》所載一百十有七人,《續錄》

所載九十五人,凡碑銘志傳以及地志言行錄之類悉具焉。其中如李景隆之喪師誤

國,不得謂之名臣。惠安伯張昇在戚里中雖有賢聲,而始終未嘗任事,亦難與勳

臣並列。又如陳泰墓志中稱寇深忌其才名,嗾人誣劾。而李賢所作深墓志亦在錄

中,乃極稱其持法嚴明。雖自附《識語》調停,究不免彼此矛盾。然明自成、弘

以前,風會淳厚,士大夫之秉筆者,類多質直不支,無緣飾誇大之詞,尚屬可以

取信。且其中如郁新、吳壽昌等凡數十人,皆史傳所不詳。考獻徵文,亦足以資

證據。固非小說家言掇拾傳聞,構虛無據者比也。

△《今獻備遺》·四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項篤壽撰。篤壽有《小司馬奏章》,已著錄。是編采明代名臣事跡,編為

列傳。起洪武,訖弘治,計二百四人,蓋本袁袠所著而稍增損之。《明史·藝文

志》亦載其目,其曰“備遺”者,《自序》謂姑備遺忘,蓋謙不以作史自任耳。

明人學無根柢,而最好著書,尤好作私史。其以累朝人物彙輯成編者,如雷禮之

《列卿記》、楊豫孫之《名臣琬炎錄》、焦竑之《國史獻徵錄》,卷帙最為浩博,

而冗雜泛濫,不免多所牴牾。惟篤壽此書,頗簡明有法。其中所載,如劉基飲西

湖上,見西北云氣,謂是天子氣在金陵,我當輔之。此術家附會悠謬之談,篤壽

乃著之《基傳》中,殊失別擇。又如徐有貞之悍鷙、李東陽之摸棱,張孚敬之偏

愎,皆未可稱一代完人,而篤壽推尊過甚。其進退亦為寡識。然敘述詳贍,凡年

月先後事跡異同,皆可為博考參稽之助,於史學亦未嘗無裨焉。

△《百越先賢志》·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區大任撰。大任字楨伯,廣東順德人,嘉靖壬戌以歲貢除江都訓導,遷光

州學正,又遷國子監博士,官至南京戶部郎中,《明史·文苑傳》附見《黃佐傳》

中。蓋大任,佐之門人也。南方之國越為大,自勾踐六世孫無疆為楚所敗,諸子

散處海上。其著者東越無諸,都東冶至漳、泉,故閩越也。東海王搖都於永嘉,

故甌越也。自湘、漓而南,故西越也。牂柯西下邕、雍、綏、建,故駱越也。統

而名之,謂之百越。大任家於南越,因搜輯百越先賢,斷自東漢,得一百二十人,

各為之傳。所收兼及會稽,以勾踐舊疆,自南越北盡會稽故也。惟秦會稽郡跨有

吳地者不載,以非越之舊也。書中所載,如趙煜以著述見收,而作《越紐錄》之

袁康、吳平,事出王充《論衡》,而不見載。《方技》收徐登、趙炳、董奉、介

象,而作《參同契》之魏伯陽亦上虞人,名見葛洪《神仙傳》,複不見載。蓋大

任多憑史傳,而不甚采錄雜書,其間有遺漏在此。其體例謹嚴,勝于地志之冗蔓,

亦即在此。至於引用史文,刊除不盡。如《梅福傳》稱語見《成紀》。此自《漢

書》之文,此書無《成帝本紀》,何得有此語,亦未免失之因仍。而每傳之末必

注所據某書,又據其書參修,一句一字,必有所本,尤勝於他家之杜撰,均未可

以一眚議之。黃佐修《廣東新志》,漢以前之人物小傳,皆采是書,蓋亦深知纂

述之不苟矣。萬曆壬辰,其鄉人游樸嘗為鋟版。歲久散佚,僅存抄本。第二卷中

《養奮傳》、《傅蠹地傳》、《鄧盛傳》、《綦毋俊傳》、《李進傳》皆殘闕。

陳某一傳殘闕尤甚,僅存姓而佚其名。今亦各仍原本,從闕疑之義焉。

△《元儒考略》·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馮從吾撰。從吾字仲好,長安人,萬曆己丑進士,改庶吉士,又改禦史。

以上疏言事廷杖,曆遷左副都禦史。以爭紅丸、梃擊事乞歸。起工部尚書,以疾

辭,後竟削奪。及奄黨敗,詔複官,諡恭定。事跡具《明史》本傳。是編乃集元

代諸儒事實,各為小傳。大抵以《元史·儒學傳》為主,而旁采志乘附益之。中

有大書特傳者,亦有細書附傳者,皆據其學術之高下以為進退,體例頗為叢碎。

又名姓往往乖舛,如歐陽元別號圭齋,今乃竟題作歐陽圭。既以號作名,又刪去

一字,校讎亦未免太疏。然宋儒好附門牆,於淵源最悉。明儒喜爭同異,於宗派

尤詳。語錄學案,動輒災梨,不啻汗牛充棟。惟元儒篤實,不甚近名,故講學之

書,傳世者絕少,亦無彙合諸家,勒為一帙,以著相傳之系者。從吾掇拾殘剩,

補輯此編,以略見一代儒林之梗概,存之亦足資考證。物有以少見珍者,此之謂

歟。

△《欽定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八十卷

乾隆九年奉敕撰。凡甲族謂之大姓,其次則謂之乙姓。各詳其受氏之源與始

居之地,猶劉之標望於彭城、韓之溯派於昌黎也。或同姓而異居者,則以其地識

之(如蘇完瓜爾佳氏、葉赫瓜爾佳氏之類),猶王之別太原、琅琊,李之判隴西、

趙郡也。或雖同姓而異旗者,則連類附見之,猶裴之有東、西,阮之有南、北也。

其賜姓者,仍列於本族。惟詳其蒙賜之由,以昭光寵,而不淆其昭穆。蒙古、高

麗、尼堪、台尼堪、撫順尼堪,久隸八旗者,亦追溯從來,附著於末。每一姓中,

取其勳勞茂著者冠冕於首,各系小傳,以示旌異。其子孫世系官爵,以次綴書,

如《元和姓纂》之例。考古者族姓掌於官。至春秋之末,智果別族為輔氏,猶聞

於太史。秦、漢以來,古制不存,家牒乃作。劉歆《七略》稱案《揚子云家牒》,

以甘露三年生是也。(案語見李善《文選注》)私記之書亦作,《世本》是也。

六代及唐,雖以門第相高,而附會攀援,動輒疏舛。白居易一朝名士,自敘世系

乃以楚白公勝、秦白乙丙一脈相承,他可概見矣。洎乎兩宋,譜學遂絕,非世家

舊姓,罕能確述其宗派者。豈非不掌於官,各以臆說之故歟。惟我國家,法度修

明,自開創之初,從龍部屬,皆什伍相保,聚族而居,有古比閭族黨之遺意,故

其民數可考。而生卒必聞於官,子孫必登於籍,故其族系亦最明。披讀是編,古

太史之成規猶可概見。八旗之枝干相維,臂指相屬,亦可概見。聖人制作,同符

三代類如此,猗歟盛矣。

△《欽定宗室王公功績表傳》·十二卷

乾隆四十六年奉敕撰。初,乾隆二十九年命宗人府、內閣考核宗室王公功績,

輯為《表》一卷,詳列封爵世系;《傳》五卷,第一卷、第二卷為親王,第三卷

為郡王,第四卷為貝勒、貝子、鎮國公、輔國公,第五卷為王貝勒獲罪褫爵而舊

有勳勞者。通三十一人。又附傳二十一人,於乾隆三十年六月告成。嗣以所述簡

親王喇布、順承郡王勒爾錦、貝勒洞鄂事實皆不詳悉。又《順承郡王傳》中“生

有神力”之語,亦涉不經。乃詔國史館恭檢實錄紅本,重為改撰。前《表》後

《傳》,體例如舊。立傳人數亦如舊,而事必具其始末,語必求其徵信,則視舊

詳且核焉。考古者同姓分封,惟周為盛。然文昭武穆,惟魯公伯禽有淮徐之功耳。

諸史《列傳》,載從龍戰伐雖不乏懿親,亦從無多至四五十人,並奮起鷹揚,銘

勳竹帛,共襄萬世之鴻基者。蓋我國家,世德作求,克承天眷。貞元會合,光岳

氣鍾。太元渾灝之精,既挺生乎列聖;扶輿清淑之氣,遂並萃於宗盟。記所謂天

降時雨,山川出云,乘時佐命,非偶然也。至我皇上,篤念周親,不忘舊績。俾

效命風云之會者,得以表章,並使席榮珪組之班者,知所觀感。用以本支百世,

帶礪萬年,所為垂訓而示勸者,聖意尤深遠矣。參稽詳慎,必再易稿而始成書者,

豈徒然哉。

△《欽定蒙古王公功績表傳》·十二卷

乾隆四十四年奉敕撰。體例與《宗室王公功績表傳》同。考今蒙古諸部,其

人率元之部族,其地則遼之故疆。自遼初上溯於漢初,攻伐之事未嘗絕。自元末

下訖於明末,攻伐之事亦未嘗絕。固由風氣剛勁,習於戰斗,恒不肯服屬於人,

亦由威德不足以攝之,故不為用,而反為患也。我國家龍興東土,七德昭宣,叛

盟者芟鋤,歸命者綏輯。自察哈爾林丹汗恃其頑梗,卒就滅亡外。天命四年,科

爾沁首先內附,郭爾多斯、杜爾伯忒、劄賴特隨之。天聰元年,敖漢、柰曼來歸。

二年,巴林、劄魯特來歸。三年,土默特來歸。六年,阿祿科爾沁、歸化城土默

特來歸。七年,四子部落、吳喇忒、翁牛特、喀喇沁來歸。八年,蒿齊忒、烏朱

穆秦、克西克騰、毛明安來歸。九年,阿霸垓、蘇尼特、鄂爾多斯來歸。崇德初,

阿霸哈納爾亦來歸。莫不際會風云,攀龍附鳳,執殳效命,拔幟先登。雖彭、濮、

盧、髳景從周武,亦蔑以加於是焉。故折沖禦侮之力,名列乎旂常;分茅胙

土之榮,慶延於孫子。迄今檢閱新編,披尋舊跡。仰見我列聖提挈乾綱,驅策群

力,長駕遠馭之略,能使柳城松漠,中外一家,咸稽首而效心膂。其炳然可傳者,

章章如是,誠為前史所未聞。不但諸王公勳業爛然,為足炳耀丹青也。

△《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十二卷

乾隆四十一年奉敕撰。明自萬曆以還,朝綱日紊,中原瓦解,景命潛移。我

國家肇造丕基,龍興東土。王師順動,望若云霓。而當時守土諸臣,各為其主,

往往殞身碎首,喋血危疆。逮乎掃蕩妖氛,宅中定鼎,乾坤再造,陬澨咸歸。而

故老遺臣,猶思以螳臂當車,致煩齊斧。載諸史冊,一一可稽。我皇上幾餘覽古,

軫惻遺忠,念其冒刃扌嬰鋒,雖屬不知天運,而疾風勁草,百折不移,要為死不

忘君,無慚臣節,用加贈典,以勵綱常。特命大學士、九卿、京堂、翰詹、科道

集議於廷,俾各以原官,賜之新諡。蓋聖人之心,大公至正,視天下之善一也。

至於崇禎之季,銅馬縱橫,或百戰捐生,或孤城效死。雖將傾之廈,一木難支,

而毅魄英魂,自足千古。自范景文等二十餘人,已蒙世祖章皇帝易名賜祭,炳燿

丹青外,其縶馬埋輪,沉淵伏劍,在甲申三月以前者,並命博徵載籍,詳錄芳蹤。

若夫壬午革除,傳疑行遯,致身一錄,見聞雖有異詞,抗節諸臣,生死要為定據,

亦詳為甄錄,追慰忠魂。大抵以欽定《明史》為主,而參以官修《大清一統志》、

各省通志諸書。皆臚列姓名,考證事跡,勒為一編。凡立身始末,卓然可傳,而

又取義成仁,搘拄名教者,各予專諡,共三十三人。若平生無大表見,而慷慨

致命,矢死靡他者,彙為通諡。其較著者曰“忠烈”,共一百二十四人。曰“忠

節”,共一百二十二人。其次曰“烈湣”,共三百七十七人。曰“節湣”,共八

百八十二人。至於微官末秩,諸生韋布,及山樵市隱,名姓無徵,不能一一議諡

者,並祀於所在忠義祠,共二千二百四十九人。如楊維垣等失身閹黨,一死僅足

自贖者,則不濫登焉。書成奏進,命以《勝朝殉節諸臣錄》為名,並親制宸章,

弁諸簡首,宣付武英殿刊刻頒行,以垂示久遠。臣等竊惟自古代嬗之際,其致身

故國者,每多蒙以惡名。故鄭樵謂晉史黨晉而不有魏,凡忠於魏者目為叛臣。王

凌、諸葛誕、毌邱儉之徒,抱屈黃壤。齊史黨齊而不有宋,凡忠於宋者目為逆黨。

袁粲、劉秉、沈攸之之徒,含冤九原。可見阿徇偏私,率沿其陋。其間即有追加

褒贈,如唐太宗之於堯君素,宋太祖之於韓通,亦不過偶及一二人而止。誠自書

契以來,未有天地為心,渾融彼我,闡明風教,培植彝倫,不以異代而岐視,如

我皇上者。臣等恭繹詔旨,仰見權衡予奪,袞鉞昭然。不獨勁節孤忠,咸邀渥澤,

而明昭彰癉,立千古臣道之防者,春秋大義亦炳若日星。敬讀是編,彌凜然於皇

極之彝訓矣。

△《明儒學案》·六十二卷(山東巡撫采進本)

國朝黃宗羲撰。宗羲有《易學象數論》,已著錄。初,周汝登作《聖學宗傳》,

孫鍾元又作《理學宗傳》。宗羲以其書未粹,且多所闕遺,因搜采明一代講學諸

人文集、語錄,辨別宗派,輯為此書。凡《河東學案》二卷,列薛瑄以下十五人。

《三原學案》一卷,列王恕以下六人。《崇仁學案》四卷,列吳與弼以下十人。

《白沙學案》二卷,列陳獻章以下十二人。《姚江學案》一卷,列王守仁一人,

附錄二人。《浙中相傳學案》五卷,列徐愛以下十八人。《江右相傳學案》九卷,

列鄒守益以下二十七人,附錄六人。《南中相傳學案》三卷,列黃省曾以下十一

人。《楚中學案》一卷,列蔣信等二人。《北方相傳學案》一卷,列穆孔暉以下

七人。《閩越相傳學案》一卷,列薛侃等二人。《止修學案》一卷,列李材一人。

《泰州學案》五卷,列王艮以下十八人。《甘泉學案》六卷,列湛若水以下十一

人。《諸儒學案·上》四卷,列方孝孺以下十五人。《諸儒學案·中》七卷,列

羅欽順以下十人。《諸儒學案·下》五卷,列李中以下十八人。《東林學案》四

卷,列顧憲成以下十七人。《蕺山學案》一卷,列劉宗周一人,而以《師說》一

卷冠之卷端。所列自方孝孺以下十七人,大抵朱、陸分門以後,至明而朱之傳流

為河東,陸之傳流為姚江。其餘或出或入,總往來於二派之間。宗羲生於姚江,

欲抑王尊薛則不甘,欲抑薛尊王則不敢,故於薛之徒,陽為引重而陰致微詞;於

王之徒,外示擊排而中存調護。夫二家之學,各有得失。及其末流之弊,議論多

而是非起,是非起而朋黨立。恩讎轇轕,毀譽糾紛。正、嘉以還,賢者不免。

宗羲此書,猶勝國門戶之餘風,非專為講學設也。然於諸儒源流分合之故,敘述

頗詳,猶可考見其得失。知明季黨禍所由來,是亦千古之炯鑒矣。卷端《仇兆鼇

序》及《賈潤所評》,皆持論得平,不阿所好,並錄存之,以備考鏡焉。

△《中州人物考》·八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

國朝孫奇逢撰。奇逢有《讀易大旨》,已著錄。是編載河南人物,分為七科。

一《理學》,二《經濟》,三《忠節》,四《清直》,五《方正》,六《武功》,

七《隱逸》,而文士不與焉。蓋意在黜華藻,勵實行也。所錄皆明人,惟《忠節》

之末附元蔡子英一人。人各為《傳贊》,多者連數紙,少或僅一行,云無徵者則

不詳,不以詳略為褒貶也。後一卷曰《補遺》、曰《續補》,不複以七科標目,

蓋不欲入之七科中,故托詞於補續云爾。然猶與七科一例,雖布衣以公稱。最後

有名無傳者三十四人,則直書其名矣。其《贊》恕於常人而責備於賢者,頗為不

苟,惟《張玉傳贊》最為紕繆。考玉以元樞密知院叛而歸明,而奇逢以為善擇主。

是六臣奉璽歸梁,皆善擇主也。玉後輔佐燕王,稱兵犯順,歿於鐵鉉濟南之戰,

而奇逢以為得死所。是李日月助李希烈隕身鋒鏑亦得死所也。且蔡子英義不忘元,

間關出塞,卒歸故主以終。奇逢既列之《忠節》矣,而又獎張玉之叛亂,不自相

矛盾乎?至薛瑄本河津人,李夢陽本慶陽人,牽合而歸之中州,又其末節矣。奇

逢雖以布衣終,而當時實負重望,湯斌至北面稱弟子。其所著作,非他郡邑傳記

無足輕重者比。故存其書而具論之,俾讀是編者知其瑕瑜不相掩焉。

△《東林列傳》·二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陳鼎撰。鼎字定九,江陰人。明萬曆間,無錫顧憲成與高攀龍重修宋楊

時東林書院,與同志講學其中。聲氣蔓延,趨附者幾遍天下。互相標榜,自立門

戶,流品亦遂糅雜。迨魏忠賢亂政之初,諸人力與搘拄,未始非謀國之忠。而

同類之中,賢奸先混,使小人得伺隙而中之,於是黨禍大興,一時誅斥殆盡,籍

其名頒示天下。至崇禎初,權閹既殛,公論始明。而餘孽尚存,競思翻案,議論

益糾紛不定。其間奸黠之徒,見東林複盛,競假借以張其鋒。水火交爭,彼此報

複。君子博虛名以釀實禍,小人托公論以快私讎。卒至國是日非,迄明亡而後已。

是編所載一百八十餘人,蓋即東林黨人榜及沈氵隺、溫體仁等《雷平》、《蠅蚋》

諸錄所著名者也。以節義炳著者,彙載於前。餘亦分傳並列,臚敘事跡頗詳。其

中碩士端人,固所不乏,而依草附木者,實繁有徒。厥後樹幟分朋,干撓時政,

禍患卒隱中於國家。足知聚徒講學,其流弊無所不至。雖創始諸人,未必逆料及

此,而推原禍本,一二君子不能不任其咎也。此書仿龔頤正《元祐黨籍傳》之例,

於諸人之姓名履貫,無不本末燦然。俾讀者論世知人,得以辨別賢奸,而深思其

熏蕕雜廁之所以然。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其亦千古炯鑒矣。

△《儒林宗派》·十六卷(編修周永年家藏本)

國朝萬斯同撰。斯同有《廟制圖考》,已著錄。是編紀孔子以下迄於明末諸

儒,授受源流,各以時代為次。其上無師承,後無弟子者,則別附著之。自《伊

洛淵源錄》出,《宋史》遂以《道學》、《儒林》分為二傳。非惟文章之士,記

誦之才,不得列之於儒。即自漢以來傳先聖之遺經者,亦幾幾乎不得列於儒。講

學者遞相標榜,務自尊大。明以來談道統者,揚己凌人,互相排軋,卒釀門戶之

禍,流毒無窮。斯同目擊其弊,因著此書。所載斷自孔子以下,杜僣王之失,以

正綱常。凡漢後唐前傳經之儒,一一具列。除排擠之私,以消朋黨。其持論獨為

平允。惟其《附錄》一門,旁及老、莊、申、韓之流,未免矯枉過直。又唐啖助

之學傳之趙匡、陸淳,宋孫複之學傳於石介,皆卓然自立一家,宋代說經,實濫

觴於二子,乃列之散儒之中,不入宗派,亦有所未安。至於朱、陸二派,在元則

金、吳分承,在明則薛、王異尚,四百年中,出此入彼,淵源有自,脈絡不誣,

亦未可以朝代不同,不為明其宗系。如斯之類,雖皆未免少疏,然較之學統、學

案諸書,則可謂湔除錮習,無畛域之見矣。世所傳本僅十二卷。此本出自曆城周

氏,較多四卷。蓋其末年完備之定本云。

△《明儒言行錄》·十卷、《續錄》·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沈佳撰。佳字昭嗣,號複齋,仁和人,康熙戊戌進士,官安化縣知縣。

是編仿朱子《五朝名臣言行錄》之例,編次有明一代儒者。各徵引諸書,述其行

事,亦間摘其語錄附之。所列始於葉儀,迄於金鉉,凡七十五人。附見者七十四

人。《續錄》所列,始於宋濂,迄於黃淳耀,凡五十九人。附見者九人。佳之學

出於湯斌,然斌參酌於朱、陸之間,佳則一宗朱子。故是編大旨,以薛瑄為明儒

之宗,於陳獻章則頗致不滿。雖收王守仁於正集,而守仁弟子則刪汰甚嚴,王畿、

王艮咸不預焉。其持論頗為淳謹。初,黃宗羲作《明儒學案》,采摭最詳。顧其

學出於姚江,雖於河津一派,不敢昌言排擊,而於王門末流諸人,流於猖狂恣肆

者,亦頗為回護。門戶之見,未免尚存。佳撰此《錄》,蓋陰以補救其偏。鄞縣

萬斯大,宗羲之弟子也,平生篤信師說,而為佳作是錄《序》,亦但微以過嚴為

說,而不能攻擊其失,蓋亦心許之也。學者以兩家之書互相參證,庶乎有明一代

之學派可以得其平允矣。正不必論甘而忌辛,是丹而非素也。

△《史傳三編》·五十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國朝朱軾撰。軾有《周易傳義合訂》,已著錄。是編凡《名儒傳》八卷、

《名臣傳》三十五卷,又《續編》五卷、《循吏傳》八卷。成於雍正戊申。時

《明史》尚未成書,故所錄至元而止。明以來傳名儒者大抵宗宋而祧漢唐,而宋

又斷自濂、洛以下。軾所為傳,上起田何、伏生、申公諸人,不沒其傳經之功;

中及董仲舒、韓愈諸人,不沒其明道之力;於宋則胡瑗、孫複、石介、劉敞、陳

襄,雖軌轍稍殊,亦並見甄錄,絕不存門戶之見,可謂得聖賢之大公。其以遷就

利祿,削揚雄、馬融;以祖尚玄虛,削王弼、何晏;以假借經術,削匡衡、王安

石,亦特為平允。惟胡寅修怨於生母,王柏披猖恣肆,至刪改孔子之聖經,咸預

斯列,似為少濫。據王福畤之虛詞,為薛收作《贊》,亦未免失之不考耳。《名

臣傳》所列凡一百八十人,去取頗為矜慎。《續編》所列又三十九人,其《凡例》

曰:“《續編》者何,擇其次焉者也。或卷帙編次已定,附之於後焉耳。然見為

稍亞而乙之,與失於偶漏而補之,其品第則有間矣。”混而無別,亦稍疏也。

《循吏傳》所列凡一百二十一人,雖體例謹嚴,而頗未賅備。如何易于之類,表

表在人耳目者,多見刊削。其去取之例,亦未明言,殆不可解。要其標舉典型,

以示效法。所附論斷,亦皆醇正。固不失為有裨世教之書矣。前有軾及蔡世遠

《總序》二篇,又三編各有《專序》一篇。蓋《名儒傳》為李清植所纂。《名臣

傳》為張江、藍鼎元、李鍾僑所纂。《循吏傳》為張福昶所纂。世遠商榷之,而

軾則裁定之云。

△《閩中理學淵源考》·九十二卷(福建巡撫采進本)

國朝李清馥撰。清馥字根侯,安溪人,大學士光地之孫,以光地蔭,授兵部

員外郎,官至廣平府知府。是編本曰《閩中師友淵源考》,故《序文》、《凡例》

尚稱舊名。此本題《理學淵源考》,蓋後來所改。《序》作於草創之時,成編以

後,複有增入也。宋儒講學,盛於二程,其門人游、楊、呂、謝號為高足。而楊

時一派,由羅從彥、李侗而及朱子,輾轉授受,多在閩中。故清馥所述,斷自楊

時。而分別支流,下迄明末。凡某派傳幾人,某人又分為某派,四五百年之中,

尋端竟委,若昭穆譜牒,秩然有序。其中家學相承,以及友而不師者,亦皆並列,

以明其學所自來。其例每人各為小傳,傳末各注所據之書,並以語錄文集有關論

學之語摘錄於後,考據頗為詳核。其例於敗名隳節、貽玷門牆者,則削除不載。

間有純駁互見者,則棄短錄長。如《廖剛傳》中刪其初附和議一事。《胡寅傳》

中但敘不持生母服,為右正言章廈所劾,而不詳載其由。是則門戶之見猶未盡融,

白璧微瑕,分別觀之可也。

──右“傳記類”總錄之屬,三十六部、八百八卷,皆文淵閣著錄。

(案:合眾人之事為一書,亦傳類也。其源出《史記》之《儒林》、《游俠》、

《循吏》、《貨殖》、《刺客》諸傳。其別自為一書,則成於劉向之《列女傳》。

《冊府元龜》有《總錄》之目,今取以名之。)

△《孫威敏征南錄》·一卷(浙江鄭大節家藏本)

宋滕元發撰。元發初名甫。後以避高魯王諱,以初字元發為名,而更字曰達

道。東陽人。舉進士。曆官龍圖閣學士。諡章敏。事跡具《宋史》本傳。此本前

有結銜題“承奉郎守大理評事通判湖州軍州事滕甫”,蓋猶未改名時所作也。其

書乃記皇祐四年孫沔平儂智高事。其時沔為安撫,狄青為宣撫使,沔與青會兵計

議,進破智高於歸仁鋪,沔留治後事。及師還,余靖勒銘長沙,專美狄青。朝廷

亦以青為樞密使,賞賚甚厚。沔止加秩一等。甫以為南征之事,本出沔議,其措

置先備,又能以身下狄青,卒攘寇難。因述為此書,以頌沔之績。蓋沔知杭州時

嘗奇甫才,授以治劇守邊方略。具有知己之分,故力為之表暴如此。考《宋史》

載征儂智高事,亦於《狄青傳》為詳,而《沔傳》頗略。然此書備見於《宋史·

藝文志》、陳振孫《書錄解題》,當時皆不以為誣殆,殆必有說。是亦考史者所

宜兼存矣。

(案:削平寇亂之事,宜入《雜史》。然此書為表孫沔之功,非記儂智高之

變,故入之《傳記類》中。)

△《驂鸞錄》·一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

宋范成大撰。成大字致能,號石湖居士,吳郡人,紹興二十四年進士,孝宗

時累官權吏部尚書、參知政事,進資政殿學士,提舉洞霄宮,卒諡文穆,事跡具

《宋史》本傳。此編乃乾道壬辰成大自中書舍人出知靜江府時,紀途中所見。其

曰《驂鸞》者,取韓愈詩“遠勝登仙去,飛鸞不暇驂”語也。書末有云:“若其

風土之詳,則有桂海《虞衡志》焉。”考《虞衡志》作於自桂林移帥成都時,其

初至粵時未有也。則此書殆亦追加刪潤而成者歟。中間序次頗古雅。其辨元結

《浯溪中興頌》一條,排黃庭堅等之刻論,尤得詩人忠厚之旨。其載仰山孚忠廟

有楊氏稱吳時加封司徒竹冊尚存,文稱寶大元年。又稱向得吳江村寺石幢所記,

亦以寶大紀年。因疑錢氏有浙時或曾用楊氏正朔。以此二物為證。然考之於史,

錢、楊屢相攻擊,互有負勝,其勢殊不相下,斷無臣事淮南之理,而楊氏亦自有

武義、順義、乾貞、太和諸年號。其吳越之寶大,正當順義四五年,亦不應有一

國兩元之事。成大所見,或出自後人偽造也。吳任臣作《十國春秋紀元表》,於

此事不加辨證,當由未檢此書歟。

△《吳船錄》·二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

宋范成大撰。成大於淳熙丁酉,自四川制置使召還。取水程赴臨安,因隨日

記所閱曆,作為此書。自五月戊辰,迄十月己巳。於古跡形勝言之最悉,亦自有

所考證。如釋繼業紀乾德二年太祖遣三百僧往西方求舍利貝多葉書路程,為他說

部所未載,頗足以廣異聞。又載所見蜀中古畫,如伏虎觀孫太古畫《李冰父子像》,

青城山丈人觀孫太古畫《黃帝及三十二仙真》,長生觀孫太古畫《龍虎》,及玩

丹石寺唐畫《羅漢》一版,皆可補黃休複《益州名畫記》所未及。又杜甫《戎州

詩》“重碧拈春酒”句,印本“拈”或作“酤”,而成大謂敘州有碑本乃作“粘”

字,是亦注杜集者所宜引據也。

△《入蜀記》·六卷(光祿寺卿陸錫熊家藏本)

宋陸游撰。游字務觀,號放翁,山陰人。佃之孫,宰之子。初以蔭補登仕郎。

隆興初,賜進士出身。嘉泰初,官至寶謨閣待制。事跡具《宋史》本傳。游以乾

道五年授夔州通判。以次年閏六月十八日自山陰啟行,十月二十七日抵夔州。因

述其道路所經,以為是記。游本工文,故於山川風土,敘述頗為雅潔,而於考訂

古跡,尤所留意。如丹陽皇業寺即史所謂皇基寺,避唐玄宗諱而改;李白詩所謂

新豐酒者地在丹陽、鎮江之間,非長安之新豐;甘露寺很石、多景樓皆非故跡;

真州迎鑾鎮乃徐溫改名,非周世宗時所改;梅堯臣《題瓜步祠詩》誤以魏太武帝

為曹操;廣慧寺《祭悟空禪師文》石刻保大九年乃南唐玄宗,非後主;庾亮樓當

在武昌,不應在江州,白居易詩及張舜臣《南遷志》並相沿而誤;歐陽修詩“江

上孤峰蔽綠蘿”句,綠蘿乃溪名,非泛指藤蘿;宋玉宅在秭歸縣東,舊有石刻,

因避太守家諱毀之,皆足備輿圖之考證。他如解杜甫詩“長年三老”字及“攤錢”

字,解蘇軾詩“玉塔臥微瀾”句,解南方以七月六日作七夕之由,辨李白集中

《姑孰十詠》、《歸來乎》、《笑矣乎》、《僧伽歌》、《懷素書歌》諸篇,皆

宋敏求所竄入,亦足廣見聞。其他搜尋金石,引據詩文以參證地理者,尤不可殫

數。非他家行記徒流連風景,記載瑣屑者比也。

△《西使記》·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元劉郁撰。郁,真定人。是書記常德西使皇弟錫里庫軍中,往返道途之所見。

王惲嘗載入《玉堂雜記》中。此蓋別行之本也。《元史·憲宗紀》,二年壬子秋,

遣錫喇征西域蘇丹諸國,是歲錫喇薨。三年癸丑夏六月,命諸王錫里庫及烏蘭哈

達帥師征西域法勒噶巴、哈台等國。八年戊午,錫里庫討回回、法勒噶巴,平之,

擒其王,遣使來獻捷。考《世系表》,睿宗十一子,次六曰錫里庫,而諸王中別

無錫喇。《郭侃傳》,侃壬子從錫里庫西行,與此《記》所云壬子歲皇弟錫喇統

諸軍奉詔西征凡六年,拓境幾萬里者相合,然則錫喇即錫里庫。因《元史》為明

代所修,故譯音訛舛。一以為錫喇,一以為錫里庫,誤分二人。而《憲宗紀》二

年書錫喇薨,三年重書錫里庫西征,遂相承誤載也。此《記》言常德西使在己未

正月,蓋錫里庫獻捷之明年所記。雖但據見聞,不能考證古跡,然亦時有異聞。

《郭侃傳》所載,與此略同,惟譯語時有訛異耳。我皇上神武奮揚,戡定西域,

昆侖月,盡入版圖。計常德所經,今皆在屯田列障之內。業已欽定西域圖

志,昭示億齡。郁所記錄,本不足道,然據其所述,亦足參稽道里,考證古今之

異同,故仍錄而存之也。

△《保越錄》·一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載元順帝至正十九年明師攻紹興事。是時明將為胡大海,禦

之者張士誠將呂珍也。凡攻三月,卒不能下,乃還。是《錄》稱士誠兵曰“我軍”,

稱珍曰“公”。殆士誠未亡時,紹興人所紀。其中稱明為“大軍”,及“太祖高

皇帝”字,則疑士誠亡後,明人傳鈔所改耳。紹興自是以後,猶保守八年,及至

正二十六年,始歸於明。珍亦至是年湖州之敗,乃降於徐達。雖初事非主,晚節

不終,而在紹興則不為無功矣。大海攻紹興挫衄,及其縱兵淫掠,發宋陵墓諸惡

跡,《明史》皆不載。所錄張正蒙妻韓氏、女池奴、馮道二妻抗節事,《明史》

亦皆不書,尤足補史傳之遺。

△《閩粵巡視紀略》·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國朝杜臻撰。臻字肇余,秀水人。順治戊戌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康熙二十

二年,台灣既平,諸逆殄滅,沿海人民,皆安堵複業。臻時為工部尚書,奉詔與

內閣學士石柱往閩粵撫視,畫定疆理。以十一月啟程,二十三年五月竣事。因述

其所經理大略,為此書。首《沿海總圖》,次《粵略》三卷,次《閩略》二卷,

次附紀台灣澎湖合為一卷。蓋臻巡曆由廣達閩,故以為先後之序。台灣則未經親

曆其地,第據咨訪所得者錄之,故附於編末也。書中排日記載,凡沿海形勢及營

伍制度,兵數多寡,縷列甚詳,於諸洋列戍控置事宜,俱能得其要領。其山水古

跡,及前人題詠,間為考證,亦可以資博覽。蓋據所目見言之,與摭拾輿記者固

異也。

△《扈從西巡日錄》·一卷(大學士英廉家藏本)

國朝高士奇撰。士奇有《春秋地名考略》,已著錄。康熙癸亥,聖祖仁皇帝

巡幸山西,駐蹕五台山,士奇時以侍講供奉內廷,扈從往來。因記途中所聞見,

始于二月十二日甲申,迄于三月初七日戊申。凡山川古跡、人物風土,皆具考源

流,頗為詳核。而鑾輿時巡,太平盛典,亦一一具載。伏而讀之,猶仰見聖化咸

熙,豫游和樂之象,洵足以傳示來茲。卷末載詩二十四首,皆其途中所作,彙附

於後者也。士奇筆劄本工,又幸際聖朝,預驂法從,因得以筆之簡牘,流布至今,

亦可謂遭逢之至幸,而文士之至榮矣。

△《松亭行記》·二卷(通行本)

國朝高士奇撰。康熙辛酉二月癸酉,聖祖仁皇帝恭奉太皇太後行幸溫泉。四

月戊子駕出喜峰口。士奇皆扈從,因紀其來往所經。謂喜峰口為古松亭關,故以

名書。然松亭關在喜峰口外八十里,士奇合而一之,未詳考也。所述灤河源流,

亦不明確。至溫泉有朱砂、礬石、硫磺三種,聖祖禦制《幾暇格物編》中言之甚

明。士奇日侍禁闥,典文翰之職,不應不睹,乃仍襲宋唐庚揣測之說,殆不可解。

以其敘述山川風景,足資考證。而附載詩文,亦皆可觀。故所著《塞北小鈔》別

存其目,而此編則仍錄之焉。

──右“傳記類”雜錄之屬,九部、二十一卷,皆文淵閣著錄。

(案:傳記者,總名也。類而別之,則敘一人之始末者為傳之屬,敘一事之始

末者為記之屬。以上所錄,皆敘事之文。其類不一,故曰雜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