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經部七
○易類存目一

△《關氏易傳》·一卷(內府藏本)

舊本題“北魏關朗撰,唐趙蕤注”。朗字子明,河東人。蕤字大賓,梓州鹽

亭人(詳見《子部·雜家類》《長短經》條)。是書《隋志》、《唐志》皆不著

錄。晁公武《讀書志》謂李淑《邯鄲圖書志》始有之。《中興書目》亦載其名,

云“阮逸詮次刊正”。陳師道《後山談叢》、何薳《春渚紀聞》及邵博《聞見後

錄》皆云,阮逸嘗以偽撰之稿示蘇洵,則出自逸手,更無疑義。逸與李淑同為神

宗時人,故李氏書目始有也。《吳萊集》有此書《後序》,乃據《文中子》之說

力辨其真。文士好奇,未之深考耳。

△《方舟易學》·二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宋李石撰。石字知幾,資陽人。陸游《老學庵筆記》載其本名知幾,後感夢

兆,改名石,而以知幾為字。《宋史》不為立傳。《資川志》載其舉進士高第,

紹興末以薦任太學博士,黜成都學官。乾道中再入為郎,後曆知合州、黎州、眉

州,皆以論罷。終於成都轉運判官。鄧椿《畫繼》則載其少負才名,既登第,以

趙逵薦任太學博士,今倅成都。蓋椿與石同時,故舉其現居之官也。是書專論互

體,每卦標兩互卦之名而以爻辭證之。考漢儒說《易》,多主象占,後孟喜、焦

贛、京房流為災變,鄭玄又配以爻辰,固不免有所附會。自王弼掃滌舊文,並謂

互體、卦變皆無足取,於是棄象不論。夫納甲、五行本非《易》義所重,棄之可

也。若互卦及動爻之變,其說見於《系辭》,其法著於《左傳》,曆代諸儒相承

有自,概從排斥,未免偏涉玄虛。故石專辟王弼之學。其上卷詳言互體之義。下

卷曰《象統》,曰《明閏》。《象統》但存一序,其說未竟。《明閏》以六十四

卦分月,以明置閏之法也。朱彝尊《經義考》曰:“《方舟集》止存二卷,昆山

徐秉義家藏有《易互體例》,卷首不著撰人名氏,但題門人劉伯熊編。”此本卷

首有“竹垞”二字小印,豈其書後歸彝尊歟?考《書錄解題》載李石《方舟集》

五十卷,《後集》二十卷,而《永樂大典》所載《左氏君子例》、《詩如例》、

《詩補遺》及此書皆題曰李石《方舟集》。則是四書皆其集中所載,徐氏惟得其

兩卷,故卷端無姓名耳。今《方舟集》已於《永樂大典》中裒輯成帙,此四書亦

仍其舊例,並入集中,故不複重錄,而附存其目於此焉。

△《周易系辭精義》·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

舊本題“宋呂祖謙撰”。祖謙有《古周易》,已著錄。初,程子作《易傳》,

不及《系辭》。此書似集諸家之說,補其所缺,然去取未為精審。陳振孫《書錄

解題》引《館閣書目》,以是書為托祖謙之名,殆必有據也。

△《東萊易說》·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宋呂祖謙撰”。朱彝尊《經義考》亦列其名。今勘驗其文,實呂喬

年所編《麗澤論說集錄》之前二卷。書賈鈔出以售偽,非祖謙所自著也。

△《周易輯說明解》·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宋馮椅撰”。椅有《厚齋易學》,已著錄,此其別行之偽本也。案

椅原書,《宋史·藝文志》作五十卷,此本卷數懸殊。其不合者一。又朱彝尊

《經義考》載《中興藝文志》云:“馮椅為《輯注》、《輯傳》、《外傳》,以

程沙隨、朱文公雖本古《易》為注,猶未及盡正孔《傳》名義,乃改‘《彖》曰’

‘《象》曰’為‘《贊》曰’,又改《系辭》上、下為《說卦》上、中,以《隋

經籍志》有《說卦》三篇也”。此本仍作“《彖》曰”、“象曰”,不作“《贊》

曰”,《系辭傳》亦仍分上、下,不作《說卦》上、下。其不合者二。胡一桂

《易本義附錄纂疏》曰“馮厚齋講《明夷》六五‘箕子之明夷’云,箕字蜀本作

其字,此繼統而當明揚之時之象,其指大君當明揚之時而傳之子,則其子亦為明

夷矣。又謂文王作爻辭,移置君象於上六,以初登于天、後入于地況明夷之主,

六五在下而承之,明夷之主之子之象也。子繼明夷之治,利在於貞,明不可以複

夷也。後世以其為箕,遂傅會於文王與紂事,甚至以爻辭為周公作,而非文王。

蓋箕子之囚在文王羑里之後,方演《易》時,箕子之明未夷也。李隆山深然其說”

云云,此本解《明夷》六五上六二爻,仍用舊說,未嘗改箕字為其字。其不合者

三。且《永樂大典》具載椅書,有《輯注》、《輯傳》之目,與《中興藝文志》

同其議論,與胡氏之言同。又其以古訓改今文者甚多,如裳之為常,瀆之為黜,

寵之為龍,拯之為承,皆本《說文》、《釋文》諸家。《履》、《否》諸卦則以

為舊脫卦名宜補,《姤卦》則以為勿“用取”下衍“女”字,《漸卦》則以

“漸之進”“之”字為“漸”字之訛。今此書皆無其文。又《輯注》、《外傳》

所引諸家如司馬光、王安石凡二三十家,多外間所未有,今並無之。至其各卦講

解,多沿襲《本義》,與《永樂大典》所載全殊。其為偽托,更無疑義。今椅之

全書業已重編成帙,此本已可不存。以外間傳寫已久,恐其亂真,故存其目而論

之焉。

△《水村易鏡》·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宋林光世撰。光世字逢聖,莆田人。《館閣續錄》載其淳祐十一年以《易》

學召赴闕,充秘書省檢校文字。十二年,教授常州,文字職事如舊。寶祐二年,

補迪功郎,添差江西提舉司干辦公事。《閩書》則謂淮東漕臣黃漢章上所著《易

鏡》,由布衣召為史館檢閱,遷校勘,改京秩,自將作出知潮州。開慶元年召為

都官郎中,入為司農少卿,兼史館。官階頗有異同。又稱其景定二年賜進士出身,

在都官郎中後二年。均未詳孰是也。是書《序》稱丙午,蓋成於理宗淳祐六年。

大旨據《系辭》之語,謂諸儒詁《易》,獨遺仰觀俯察之義。因居海上,測驗天

文,悟天、澤、火、雷、風、水、山、地八宮之星皆自然有六十四卦,遂以星配

卦。先取《系辭》所列自《離》至《夬》十三卦,推闡其旨,以發大凡。所列星

圖,穿鑿附會,自古說《易》之家未有紕繆至此者。夫庖犠仰觀天文,亦揆其盈

虛消息之運耳,何嘗准列宿畫卦哉!後永豐陳圖作《周易起元》,又以名山大川

分配六十四卦,謂之察於地理。充乎其類,殆不至以鳥獸配卦不止矣。

△《易序叢書》·十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舊本題“宋趙汝楳撰”。汝楳有《周易輯聞》六卷,《易雅》一卷,

《筮宗》三卷,總謂之《易序叢書》,已著於錄。此本亦分十卷,卷各為目。惟

首二卷為《易雅》、《筮宗》。自第三卷至七卷則言兵法,所載營陳隊伍圖法甚

備,皆與《易》絕不相涉。又所題《衍義》、《拾遺》等目,核之書中,亦多不

甚分晰。其中惟第八卷《六日七分論》及第九卷、十卷《辨方》、《納甲》二篇,

尚頗存漢學之舊。然文字亦多脫誤,疑好事者偶得其殘本,不知完帙尚存,雜鈔

他書以足十卷之數也。卷首有董其昌名印,則其來已久,殆明人所雜編歟?

△《周易上下經解殘本》·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宋丁易東撰。易東有《易象義》,已著錄。此即《易象義》殘本,傳鈔者改

其名也。《十翼》惟存《彖傳》、《象傳》,其餘皆佚。《上經》自《乾卦》至

《泰卦》僅有一頁,尤為殘缺。惟《下經》、《晉》、《大壯》、《睽》、《蹇》、

《中孚》五卦為《永樂大典》所佚者,此本獨完。今已采掇補錄,而別存其目於

此,俾世知與《易象義》非兩書焉。

△《大易衍說》(無卷數,安徽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元李簡撰”。簡有《學易記》,已著錄。是編即以《學易記序》冠

於卷首,而書則絕不相同。核其文義,與今村塾講章相類。朱彝尊《經義考》亦

未載其名,蓋書肆偽托之本也。

△《大易法象通贊》·七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元鄭滁孫撰。滁孫字景歐,處州人。宋景定間進士。嘗知溫州樂清縣,遷宗

正丞、禮部郎官。入元,以薦召授集賢直學士。事跡具《元史·儒學傳》。此書

首為諸圖,次以中天述考、述衍等說,終以甲辰、乙巳、丙午三年所作《習坎書

院旅語》。其《中天圖》後署曰“至元三十年十一月吉日宣召赴闕儒人臣鄭滁孫”。

蓋即其被薦時所進也。其《序》自言“年逾五十,探索《先天圖》,忽得中天玄

景”云云。案中天之說,始見於干寶《周禮注》,朱元昇衍之為《三易備遺》。

然滁孫所謂中天玄景與干寶之說又異。大旨謂中天即天也,由其運用合一居中,

故曰中天。由其在生兩之後,用九之前,故曰中天。其象藏於互體,而義發見於

文王、周公、孔子之辭。其說大抵皆幽渺恍惚,不可究詰。計滁孫登第,自宋景

定至元世祖至元中,當已五六十歲,而此書之成在成宗之末,又在進圖後十餘年,

逮至嘉興、溫州升席說經,年已耄耋矣。其始終敷析者,皆一中天之義。又刪

《周易·系辭傳》以遷就己說,而牽合諸經以證之。支離曼衍,終無歸宿。自來

以奇偶推《易》者病於穿鑿,以老莊談《易》者病於虛無。此書更以穿鑿之數附

會於虛無之理,兩家流弊,兼而有之,可謂敝精神於無用者矣。

△《周易訂疑》·十五卷、《序例》·一卷、《易學啟蒙訂疑》·四卷、

《周易本義原本》·十二卷(山東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董養性撰”。不著時代。考元末有董養性,字邁公,樂陵人。至正

中嘗官昭化令,攝劍州事。入明不仕,終於家。所著有《高閑云集》。或即其人

歟?是書前有《自序》,謂用力三十餘年乃成。其說皆以朱子為宗,不容一字之

出入。蓋亦胡一桂、陳櫟之末派也。

△《學易舉隅》·三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元鮑恂撰。恂字仲孚,崇德人。登至元乙亥進士。薦為翰林,不就。王祎

《造邦勳賢錄》,稱洪武初嘗應召至京師,授文華殿大學士,輔導東宮。《明史

·吳伯宗傳》則稱與吉安余詮、高郵張長年、登州張紳同薦。恂年八十,詮年亦

七十,並命為文華殿大學士。皆以老疾固辭,遂放還。惟紳授鄠縣教諭,後官至

布政使。則恂固未嘗仕明。《造邦勳賢錄》載陶珽續《說郛》中,疑為偽托,當

以史為據。又陶宗儀《輟耕錄》載,鮑恂以妻父建德知縣俞鎮之力,夤緣中浙江

鄉試第十四名。考其籍乃嘉興,其年乃至正甲申,蓋名姓偶同,非此鮑恂也。是

書略舉讀《易》之法,分析門目,指陳綱要,大抵皆約舉舊文。卷首有甯王權

《序》,題曰“旃蒙單閼”,蓋宣德十年乙卯也。《序》稱程蕃伯昌重加訂正,

而稱蕃生於至元十七年丁酉。考後至元無十七年,惟順帝至正十七年歲在丁酉,

則至元乃至正之誤也。其書本名《學易舉隅》,權為刊板,始更名《大易鉤玄》。

然朱彝尊《經義考》載之,仍曰《舉隅》。考所言僅粗陳崖略,不足當“鉤玄”

之名,題曰《舉隅》,於義為近,故今亦仍恂原目著錄焉。

△《周易旁注圖說》·二卷(山東巡撫采進本)

明朱升撰。升字允升,休甯人。元至正乙酉舉於鄉,授池州路學正,秩滿歸

里。丁酉太祖兵至徽州,以升從軍。吳元年拜侍講學士,洪武中官至翰林學士。

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原本十卷,冠以《圖說》上、下二篇。上篇凡八圖,

下篇則全錄元蕭漢中《讀易考原》之文。萬曆中姚文蔚易其旁注,列於《經》文

之下,已非其舊。此本又盡佚其注,獨存此《圖說》二篇。漢中書已別著錄,餘

此八圖,僅敷衍陳摶之學,益無可取矣。

△《八卦餘生》·十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鄧夢文撰。夢文字志文,安成人。是書前有永樂甲辰《自序》,稱著是書

時夢神授以“八卦餘生”之名,覺而不識其所謂。但既有所受之,則不敢不以是

名之。其說甚怪。其書卷首列《總論》五條。一曰《偶感》,記《經》文之有會

於心者,凡十九處。二曰《記臆》,指程子、蘇軾二家之說大不合於《經》者,

七十處。三曰《論應》,斥諸家某爻應某爻之非,而取其不謬於理者,十一處。

四曰《論五位》,辨諸家以五爻為君之非,凡九處。五曰《論變》,謂卦不必至

三爻而變,凡三處。其大旨主於以身為《易》,不假蓍筮而自然與造化相符。多

掊擊前人之說,而攻程《傳》為尤甚。至《系辭》諸傳則並攻《傳》文。如《系

辭》“成性存存”二句,則注曰:“其語意頗似《老子》,不類夫子口氣。”

“刳木為舟”節,則注曰:“自神農、黃帝、堯舜時始有舟楫,而當堯之時,天

下猶未平,洪水橫流,不知神農以前天下之民何以涉河?”“服牛乘馬”節,則

注曰:“牛馬之用似不待取諸卦象而後然。”“古之葬者”節。則注曰:“《本

義》云,送死大事而過於厚。然則聖人制葬埋之禮,蓋亦自為大過矣,則於墨子

之薄葬又何譏焉?”“《易》之興也,其當殷之末世”節,則注曰:“此節與

《易》道似無甚發揮,而又皆前經之所已言者。”又曰:“夫子殷人也,紂之事

所不忍言,即贊文王不須以紂,以紂贊文王亦非文王之所願聞也。”《說卦傳》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節,則注曰:“仁知之不足以盡道

也久矣,此云爾,似亦不合。”“帝出乎震”節,則注曰:“此節似弄字法。”

《序封傳》“飲食必有訟”二句,則注曰:“訟何必專始於飲食?”“訟必有眾

起”六句,則注曰:“物自蒙之時必有所依附而後成立,比似莫切於此時,且不

比何以成師,亦似在《師》之前。”“有大而能謙必豫”二句,則注曰:“必待

大有能謙而後樂其為樂也,不亦隘乎?”“豫必有隨”二句,則注曰:“同人而

物歸之,已大有矣,於此而始隨乎?”“有事而後可大”句,則注曰:“然則大

有者非人乎?”“物大然後可觀”句,則注曰:“然則同人、大有之時,尚不可

觀乎?”“賁者飾也”三句,則注曰:“大有、臨、觀,尚未足亨乎?必待飾而

後亨耶?”“複則不妄矣”句,則注曰:“然則《剝》以前諸卦皆妄乎?”“物

畜然後可養”句,則注曰:“然則需不已早乎?”“故受之以《坎》”三句,則

注曰:“既曰陷矣,而可受乎?聖人豈欲陷人者哉?”“遯者退也”四句,則注

曰:“有是理否也?”“物不可以終壯”句,則注曰:“既不終壯而又晉,將欲

何之?”“傷於外者反其家”句,則注曰:“似非確論。”“升而不已必困”句,

則注曰:“困乎下者奈何?”“震者動也”四句,則注曰:“何待不可終動而後

受之以《艮》耶?”“旅而無所容”句,則注曰:“然則不毀方耶?”“巽者入

也”四句,則注曰:“是不得入則終不說矣。”“渙者離也”二句,則注曰:

“然則是《離》、《渙》一卦也,以《渙》繼《坎》,不亦可乎?”如是之類,

不能殫舉。是其所見,殆欲出《十翼》上矣。恐無此事也。

△《石潭易傳撮要》·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劉髦撰。髦字孟恂,永新人。永樂戊子舉人。是書大旨以程子之全體大用

具於《易傳》,朱子嘗欲將其要處別寫為書,而竟未成編。髦因摘錄其文,分類

排纂,定為《本性道》、《精公私》、《正身心》、《施政治》四門。又分子目

三十有三。前有蕭鎡《序》,云總為四卷,而此刻則僅有一卷。然門目與鎡《序》

皆符,知無所佚闕。朱彝尊《經義考》亦作一卷,蓋重刻者所合並也。

△《易經圖釋》·十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劉定之撰。定之字主敬,號呆齋,永新人。正統丙辰進士。官至禮部侍郎,

兼翰林院學士。諡文安。事跡具《明史》本傳。其書用古本,以《上、下經》及

《十翼》厘為十卷。惟《象傳》則以《大象》為《象傳上》,以《小象》為《象

傳下》,又與古本小異。然以為《象》分大小,猶之《雅》分大小,出於孔子所

定,則於古無徵,不足信也。卷首列《先天》、《後天》諸圖,率同《本義》,

惟不列《卦變圖》。蓋卦變之說從程子,不從朱子。亦不列《河圖》、《洛書》。

蓋其說皆由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互推,不甚用奇偶方位。其《伏羲先天六十

四卦方位圖》下注云:“此圖二《經》十《傳》,皆無明文可見。”又圖末總注

云:“已上諸圖,昔者學《易》之家失其傳,而異端方士秘藏焉。邵子始複取歸

於《易》。程子與之同時,而於《易傳》向置之不論,豈未嘗得見此於邵子歟?”

則雖堅主陳摶之學,而亦微覺其未安矣。《上經》、《下經》每卦六爻各總為一

圖,各以儷偶之辭括其爻義,左右上下,以次排列,而以墨線分合交貫之,頗類

坊本講章之節旨。《彖傳》則《上經》、《下經》各為一總圖,橫行六十四卦,

而以卦德、卦象、卦體、卦變直列四格,以經文分隸之,如史家之年表;《大象》

則以《大學》三綱領八條目橫行為綱,以經文相類者分配其下;《小象》則為列

一韻圖,以三百八十四爻為經,四聲十九部為緯,如等韻之譜:皆與《經》義渺

不相關。《文言》、《系辭》則或一節為一圖,或總括數節為一圖,各標其語脈

相貫之處。《說卦傳》前數節,仍以先天、後天諸說作圖。其取象諸節,又作一

表,經以八卦,緯以天象、地法、人身、物類、草木、鳥獸六格,填列《傳》文,

亦毫無取義。《序卦》僅附《反對》一圖,而《雜卦》則不為圖,遂不置一語。

蓋大旨在標六爻之義,餘皆蔓衍成書,取盈卷帙而已。

△《玩易意見》·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王恕撰。恕字宗貫,三原人。正統戊辰進士。官至吏部尚書。諡端毅。事

跡具《明史》本傳。恕於弘治壬戌養疴家居,因構一軒名玩易,於程、朱之說有

所未愜於心者,劄記以成此書。前有《自序》,作於正德丙寅,時年已九十一矣。

其說頗自出新意,然於文義有不可通者,輒疑《經》文有訛,殊不可訓。凡《上

經》一卷,《下經》合《系辭》為一卷,而不及其餘。蓋意有所見乃筆之,故不

盡解全經云。

△《學易象數舉隅》·二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明汪敬撰。敬字思敬,一字益謙,婺源人。宣德癸丑進士。官戶部主事。所

著有《易傳通釋》及此書。《明史·藝文志》不著錄。朱彝尊《經義考》載此書

四卷,而《通釋》則闕其卷數。《江南通志》載之,則均無卷數。此本二卷,似

尚非完書也。其書專明象數,自天地自然之《易》,至邵子《經世》書,全數皆

列圖於前,而系說於後。大抵皆因襲舊文,糾纏奇偶。中間論大衍之數一條,證

以陳摶龍圖之說。不知龍圖准《易》數以作,非《易》數出於龍圖也。其上卷

《圖書象數》,下卷《九卦》及《觀象》、《玩辭》、《觀變》、《玩占》四篇,

皆標《通釋》之名。豈本與其所謂《易傳通釋》者共為一帙,後來《通釋》殘缺,

傳寫者誤並為一書,而標題則未及改歟?是不可詳矣。

△《周易傳義約說》·十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明方獻夫撰。獻夫初名獻科,字叔賢,南海人。弘治乙丑進士(案朱彝尊

《經義考》引《姓譜》以獻夫為正德辛巳進士,誤也)。官至武英殿大學士。諡

文襄。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用朱子所定古經本,以《上、下經》、《十翼》

各自分篇,兼取程《傳》、《本義》而參以邵子之學,頗以象數為主,其說務在

簡明。然大抵依違舊說,不能別有發明。末附《易雜說》四則,深辯爻辭非周公

作。蓋本元胡炳文之論,亦未能確有所據也。

△《圖書紀愚》·一卷(福建巡撫采進本)

明阮琳撰。琳字廷佩,號晶山,莆田人。嘗官教諭。其人在成化、弘治間。

朱彝尊《經義考》列諸嘉靖之末,由未見其書故也(《經義考》載此書不著卷數,

注曰“未見”)。其書首載《太極》、《河》、《洛》諸圖,次及六十四卦橫方

圖,終之以五行生克。大率因前人舊說,無所發明。

△《易圖識漏》(無卷數,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明黃芹撰。芹字德馨,號畏庵,龍岩人。蔡清之弟子也。正德九年以歲貢生

官海陽縣訓導。是編為發明先天圖學而作。前有正德丁卯《自序》,稱《易》圖

凡二十七面,而今書新舊諸圖凡二十有八。蓋以陳真晟《天地聖人之圖》、《君

子法天之圖》總名為《心學圖》也。其謂伏羲《八卦橫圖》、《八卦圓圖》皆為

贅設,乃後人因《系辭》、《說卦》之語而誤加之,則未嘗不知後人因《易》以

作圖。又謂胡一桂於伏羲《六十四卦圓圖》分配節氣,非其本旨;其《伏羲本河

圖以作易圖》,《先天八卦合洛書數圖》,皆穿鑿可疑:於圖書之學亦未嘗不覺

其不安。而堅信《先天圖》出自伏羲,推而至於心學,推而至於曆法,曼衍支離,

殊不可解。鈔本亦黑白混淆,奇偶參錯,殆不可辨識,此真覆瓿之書也。

△《周易說翼》·三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呂柟撰。柟字仲木,號涇野,高陵人。正德戊辰進士第一。官至南京

禮部右侍郎。事跡具《明史·儒林傳》。是編乃柟平時講授,其門人馬書林、

韋鸞、滿潮等錄其問答之語而成。每卦皆有論數條,專主義理,不及象數。前有

嘉靖己亥王獻芝《序》,後有李遂《跋》。

△《易經大旨》·四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明唐龍撰。龍字虞佐,蘭谿人。正德戊辰進士。官至吏部尚書。諡文襄。事

跡具《明史》本傳。此書其提學陝西時所作,專為舉業而設,故皆擇科場擬題釋

之,凡九百八十五條。

△《周易議卦》·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

明王崇慶撰。崇慶字德徵,開州人。正德戊辰進士。官至南京吏、禮二部尚

書。是書泛論卦名卦義,間亦推及爻辭。《自序》謂以六十四卦大義本諸《彖》,

質諸《象》,而又參諸人事。然所得頗淺。本載所著《五經心義》中,曹溶摘入

《學海類編》。考《明史·藝文志》亦載崇慶《周易議卦》二卷,則當時已別行

矣。

△《讀易索隱》·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洪鼐撰。鼐字廷器,壽昌人。正德庚午舉人。官國子監助教。朱彝尊《經

義考》載有是書,注曰“未見”。此本紙墨尚新,蓋刻於彝尊後也。其書不載

《經》文,但隨意標舉某節某句而說之。大旨主於良知之學,故於朱子《本義》、

蔡清《蒙引》頗有所辨駁云。

△《古易考原》·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梅鷟撰。鷟,旌德人。正德癸酉舉人。官南京國子監助教,終鹽課司提舉。

是書謂伏羲之《易》已有文字畫卦在前,《河圖》後出,伏羲但則之以揲蓍;大

衍之數,當為九十有九,以五十數為體,以四十九為用,無有中五乘十,置一不

用之理:論殊創辟。然於古無所授受,皆臆撰也。

△《周易贊義》·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明馬理撰。理字伯循,三原人。正德甲戌進士。官至南京光祿寺卿。事跡具

《明史·儒林傳》。其書雖參用鄭玄、王弼及程、朱二家之說,然大旨主於義理,

多引人事以明之。朱睦《序》稱此書發凡舉例,闡微摘隱,博求諸儒異同,

得十餘萬言。原書十有七卷,其門人涇陽龐俊繕錄藏於家,河南左參政莆田鄭

絅為付梓。今本僅存七卷,《系辭上傳》以下皆佚,案朱彝尊《經義考》已注

曰“闕”,則其來久矣。

△《易問箋》·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明舒芬撰。芬字國裳,進賢人。正德丁丑進士第一,授翰林院修撰。以諫南

巡廷杖,謫福建鹽課司副提舉。嘉靖初複職,又以爭議大禮廷杖。尋遭母憂歸,

卒。萬曆間追諡文節。事跡具《明史》本傳。芬嘗裒生平著作為《梓溪文鈔》,

凡十八卷,分《內、外集》。《外集》為雜文,《內集》則皆所著諸書,是編其

首也。大抵以意推衍,泛言義理,而多有牽合之病,如解“潛龍勿用”,謂用則

動,動則變而之《姤》,引韓愈詩“賢愚同一初,乃一龍一豬”為證。又如解

“《鼎》,利貞”,為重器不可以輕舉,《春秋》書納宋郜鼎為不知利貞之訓。

凡若斯類,於《經》義皆無當也。

△《易學四同》·八卷、《別錄》·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季本撰。本字明德,山陰人。正德丁丑進士。官至長沙府知府。是編以

《四同》為名,蓋以朱子《本義》首列九圖,謂有天地自然之《易》,有伏羲之

《易》,有文王之《易》,有孔子之《易》,四者不同。本極以其說為不然,故

以“四同”標目,亦間有闡發。然其大旨乃主於發明楊簡之《易》,以標心學之

宗,則仍不免墮於虛渺。至於祖歐陽修之說,以《系辭》為講師所傳,非孔子所

作,故多割裂《經》文,從吳澄所定之本。《上傳》第七章“《易》其至矣乎”

五字,刪“子曰”二字,屬“易簡之善配至德”以下。第八章“聖人有以見天下

之至賾”至“擬議以成其變化”九十五字,謂前五十六字重出,後三十五字移並

於第十二章。“鳴鶴在陰”七節及古本十二章“《易》曰,自天祐之”五十一字,

與《下傳》古本第五章合。《乾》、《坤》、《文言》另歸一卷,附《系辭》之

後。《下傳》“夫乾確然示人易矣”三節,分為二章。“天地之大德曰生”一節,

合第十章“將叛者其辭慚”為第三章。《雜卦》末“《大過》顛也”一節,本亦

以卦不反對,從吳澄所采蔡本為定。考澄說多可取,而其謬則在於改經,原為瑕

瑜並存。本之理不及澄,而改經則效之,益無取矣。其《別錄》則為《圖文餘辨》

二卷,分內、外二篇。《內篇》辨朱子九圖之誤,其論《後天圖》非文王所作是

矣。至謂《先天圓圖》亦尚有可疑,則仍糾繞於圖中,不能確定也。《外篇》雜

論術數之數,如《皇極經世》、《易林》、京房《易傳》、《火珠林》、《太玄》、

《潛虛》、《洪范》、《九九數》、《參同契》之類皆辨之,至於梅花數亦與詰

難,則泛濫矣。又《蓍法別傳》二卷,《自序》謂發明蓍法本旨者,定為占辨、

占例、占戒、占斷,合《卜筮論》為《內篇》。若象占取應於《易》詞之中,物

類增分於《易》象之外,及以己意斷占有驗而非出於《易》理之自然者為《外篇》。

朱彝尊《經義考》云,二書各一卷,此本乃各二卷,或刊本誤二字為一字。彝尊

又載《古易辨》一卷,此本無之,則當由脫佚矣。

△《圖書質疑》(無卷數,河南巡撫采進本)

明薛侃撰。侃字尚謙,號中離,揭陽人。正德丁丑進士。官至行人司司正。

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為侃門人所記。前列《卦位》、《河圖》、《太極》、

《洛書》等十三圖,圖各有說。後為《圖書總解》及與諸生答問。其大旨謂即數

為圖,即圖成卦,皆造化自然之理。其答問中所論格致、體用、虛實,及儒釋之

辨,皆守姚江良知之說。史稱侃師事王守仁於贛州,歸語兄助教俊,俊大喜,率

群子侄宗鎧等往學焉,自是王氏學盛行於嶺南。蓋不誣云。

△《易經淺說》·八卷(內府藏本)

明陳琛撰。琛字思獻,晉江人。正德丁丑進士。官至吏部考功司主事,乞終

養歸。嘉靖中起授貴州提學僉事,不赴。再起江西提學僉事,亦不赴。事跡附見

《明史·蔡清傳》。是書一名《易經通典》,原刻作六卷。此本乃其後人擬欲重

刻之稿本,分為八卷。中多塗乙,有標某句為後人增改者,有標采入《折中》者。

然《文言傳》“知至至之”一條標采入《折中》,而《折中》實未采,則亦有所

假借依托,不盡可據矣。琛《易》學出蔡清,故大旨主于義理。然欲兼為科舉之

計,故順講析講,全如坊本高頭講章。較清《易經蒙引》,可謂每況愈下矣。

△《易象解》·四卷(浙江鄭大節家藏本)

明劉濂撰。濂字濬伯,南宮人。正德辛巳進士。由杞縣知縣擢監察禦史。是

書惟解《上、下經》文,而無《十翼》。《自序》謂“《十翼》之辭不盡出於聖

門,故其言多無謂,且叛於三聖之教”云云,蓋襲歐陽修之說,而益加甚焉。所

解象占亦多悖謬。濂嘗著《樂經元義》八卷,駁《樂記》與《周禮·大司樂》。

此書複駁《十翼》,亦可謂勇於自用者矣。

△《補齋口授易說》(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

不著撰人名氏,題曰門人永豐周佐編次。蓋補齋乃其師之號,佐錄所講授以

成書。朱彝尊《經義考》題曰《周氏佐補齋口授易說》,蓋如胡瑗《口義》題倪

天隱之名,非佐所撰也。補齋不知何許人,佐亦不詳其始末。《經義考》據《聚

樂堂書目》定為正嘉以前人,亦約度之詞耳。所言皆科舉之學,止《乾》、《坤》

二卦及《系辭上、下傳》,似乎尚非完本也。

△《周易古經》(無卷數,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明雷樂編。樂,建安人。嘉靖間由貢生官廣州訓導。是書《明史·藝文志》

不著錄,朱彝尊《經義考》亦不載。所據乃宋吳仁傑本,稱為費直之所傳。首列

《沿革》一篇,曆載前儒古《易》之式,凡初本、費直本、鄭玄本、王弼本、胡

旦胡瑗本、呂大防本、邵子本、晁說之本、程迥本、呂祖謙本、朱子本,共十二

家。樂據吳仁傑本為費氏之《易》,原無確證。且朱子本即呂祖謙本,亦未可分

為二家。至於十二家外尚有王洙、周燔、馮椅諸本,未及載入,亦殊掛漏。末闕

《雜卦》一篇,蓋傳寫佚之。然吳仁傑本具在,正不假此本以傳也。

△《周易不我解》·二卷(浙江鄭大節家藏本)

明徐體乾撰。體乾字行健,長淮衛人。嘉靖癸未進士。《自序》謂嘗得《青

山易》半卷,《希夷易》一卷,其法以天星配四時。解《乾卦》“六龍”,即指

龍星。解“《坤》為牛”,亦指犠牛星。蓋即林光世《水村易鏡》之說而變幻之,

殊為附會。書中多引邵子及《左傳》占法,而以青、陳、左、邵並稱。其名“不

我解”者,言解不以我也。然陳摶之《易》但有《龍圖》一卷,載於《宋志》,

今未見其書,而尚見其《序》,絕無仰觀星象之說。《青山易》則更莫知所自來,

其亦在影響有無間矣。《序》稱為書六卷,朱彝尊《經義考》引黃百家之言曰:

“是編流傳者寡,余家止存《乾》、《坤》一卷,後五卷訪之不得。”此本《乾》、

《坤》二卦一卷,與百家所言合。又有《古易辨》諸條別為一卷,則百家之所未

言。蓋殘闕之餘,所存者互有詳略,故其本不同。百家又云:“其《易》本陳希

夷、趙青山。”然體乾《自序》云“青山不知何許人”,未審百家何以知其姓趙。

殆因趙文號青山,而以意揣之歟?

△《周易義叢》·十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葉良佩撰。良佩字敬之,台州太平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刑部郎中,是

編用王弼本,采輯古今《易》說自子夏《傳》迄元龍仁夫,凡一百七十七家。或

自抒己見,則稱“測曰”,以附於後。諸家皆有去取,惟程《傳》全錄;諸家皆

以時世為次,惟朱子《本義》則升列眾說之首:其大旨可以概見也。

△《古易世學》·十七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豐坊撰。坊字存禮,鄞縣人。嘉靖癸未進士。除禮部主事。免官家居,坐

法竄吳中,改名道生。事跡附見《明史·豐熙傳》。坊平生喜作偽書,於諸經皆

竄亂篇第,別為訓詁,詭言古本以欺世。此其一也。書中《正音》、《略說》、

《傳義》托之於遠祖稷、曾祖慶、父熙而己自為考補。其實皆坊一手所作,當代

已灼知其妄。惟《石經大學》、《子貢詩傳》、《申培詩說》三書,以篆籀寫之,

一時頗為所惑,久之乃能辨定。詳具各本條下,茲不具論云。

△《易辨》·一卷(浙江鄭大節家藏本)

明豐坊撰。此書以孔子授《易》於商瞿,《文言》諸傳凡“何謂也”皆以為

商瞿問辭,“子曰”以下皆瞿錄夫子之答辭。又以周公爻辭謂之《易系》。其論

筮法則以《彖》專為卜,《系》專為筮,大抵無根之談。其論《太極圖說》,謂

朱子得之葛長庚,托名周子,尤為誣說。考朱子《太極圖傳》及《通書解》成於

乾道九年癸巳,見於《年譜》。長庚生於紹熙五年甲寅,見《瓊琯集》長庚事實。

是注《太極圖》後二十一年長庚乃生,安得指為長庚所授歟?

△《易脩墨守》·一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唐樞撰。樞字惟鎮,歸安人。嘉靖丙戌進士。官刑部主事。以疏爭李福達

事,斥為民。隆慶初複官,以年老加秩致仕。事跡具《明史》本傳。其書以《連

山》為《文王八卦圖》,以《歸藏》為《伏羲方圖》,於義頗疏。樞文集中已載

之,此其初出別行之本也。

△《易象大旨》·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薛甲撰。甲字應登,江陰人。嘉靖己丑進士。授至江西按察司副使。是書

《經》文之外,惟《彖傳》全文分列六爻之前,《象傳》則刪《大象》而存《小

象》,分綴六爻之下。《文言》、《系辭》、《說卦》、《序卦》、《雜卦》諸

傳則全刪焉。變亂《經》文,殊乖古義。其大旨主於因象以明理。如解《訟卦》

“元吉中正”,解《升卦》“亨于岐山”之類,頗出新意。然如解《乾卦》“潛

龍勿用”為“泯思慮,忘知識”,解《坤卦》“括囊無咎”為“將迎意必之私,

一無所容於中”之類,則闌入老莊之說矣。

△《胡子易演》·十八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胡經撰。經號前岡,廬陵人。嘉靖己丑進士。《明史·藝文志》載胡經

《易演義》十八卷。此本但稱《易演》,疑史衍文也。其書用注疏本,移《乾彖

傳》“大明終始”三句於“乃利貞”之下,謂是《周易》原本得之於師者。《蒙

卦》六爻皆主君臣。凡若此類,大約喜為新說,務與朱子立異。夫朱子之《易》

固不能無所遺議,然經以尋章摘句之學,於古義無所考證,而漫相牴牾,則過矣。

△《周易卦變圖傳》·二卷(安徽巡撫采進本)

明呂懷撰。懷字汝愚,號巾石,永豐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少

卿。事跡附見《明史·洪垣傳》。是書主卦變之學,其例有宮變,有卦變,有爻

變。大旨謂六十四卦者,八卦之重也。天四卦,各重八卦。《乾》八卦為太陽,

《兌》八卦為少陰,《離》八卦為少陽,《震》八卦為太陰。地四卦,各重八卦。

《坤》八卦為太陰,《艮》八卦為少陽,《坎》八卦為少陰,《巽》八卦為太陽。

八卦各變天地陰陽太少,變者七,不變者一。天太陽八卦,不變者《乾》。少陰

八卦,不變者《中孚》。少陽八卦,不變者《離》。太陰八卦,不變者《頤》。

地太陰八卦,不變者《坤》。少陽八卦,不變者《小過》。少陰八卦,不變者

《坎》。太陽八卦,不變者《大過》。計六宮,各變七卦,通計五十六卦。而不

變之八卦又自陽卦變陰,陰卦變陽,以統五十六卦之變。蓋八卦以卦變,五十六

卦以爻變,八卦以體變,五十六卦以用變。其爻變之例,若《乾》上九變為《夬》

上六,《夬》九五變為《大有》六五,《大有》九四變為《小畜》六四,《小畜》

九三變為《履》六三,《履》九二變為《同人》六二,《同人》初九變為《姤》

初六之類。大抵支離牽合,若有意義而實非《易》之本旨也。

△《易經中說》·四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盧翰撰。翰字子羽,颍州人。嘉靖甲午舉人。官兗州府推官。其講《易》

專主人事,而證以卜筮。每爻皆列變卦之圖,而雜引經語史事之近似者,類附於

下,頗為冗雜,亦多附會。又立圖太多,每成蛇足。如“云行雨施”、“六位時

成”諸句,亦繪畫縱橫,明其相配之義。覺理本簡易,圖反治絲而棼之。愛奇嗜

博,無關《經》義,其亦可已不已矣。

△《看易凡例圖說》·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龍子昂撰。子昂,泰和人。嘉靖庚子舉人。官知縣。是編不標書名,前列

《讀易凡例》共三十二條,後列《圖說》,則解《河圖》、《洛書》及朱子《本

義》九圖象數之理。疑為全書之首卷,非完本也。

△《周易私錄》(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

明王樵撰。樵字明逸,號方麓,金壇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刑部侍郎,改

南京都察院右都禦史。諡恭簡。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凡三冊。前二冊編次

一依東萊呂氏所定古本,酌取程子之《傳》、朱子之《本義》錄於前,兼采諸家

之說錄於後,亦間以己意折衷之。卷端有《題記》數條,其一曰:“《周易》經

傳十二篇,手錄自嘉靖壬戌,至萬曆己丑春,修潤粗定,尚俟有所進,特恐精力

不逮耳。成予之志者,其肯堂乎?”其餘多標示繕寫體例,蓋僅脫初稿,猶未全

定之本也。後一冊題曰:“方麓先生《周易程傳私錄》原稿。”注其旁曰:“

《震卦》以下闕。”然檢核其稿,乃六十四卦皆全,未喻其故。後又別為一卷,

題曰:“方麓先生原稿。”所列為朱子九圖及說,附項氏《卦變綱領五贊》,陸

子《易說正義》、《大象說》,王弼《略例》,胡庭芳《舉要》、《揲蓍》、

《占法》、《筮法》、《易學傳授》而總題曰《附錄》。蓋全書之末卷,裝輯者

誤置《程傳私錄》稿後也。自此而下又全錄元蕭漢中《讀易考原》一卷、《像象

金針》一卷,而終以《河圖》、《洛書》。糾紛無緒,是又鈔錄備用之稿,其後

人誤以為所著書矣。

△《九正易因》(無卷數,江蘇周厚堉家藏本)

明李贄撰。贄本名載贄,晉江人。嘉靖壬子舉人。官至姚安府知府。坐妖言

逮問,自殺。事跡附見《明史·耿定向傳》。是書每卦先列《經》文,次以己意

總論卦象,又附錄諸儒之說於每卦之後。書止六十四卦。其《文言》、《系辭》

等傳,皆未之及。《經》文移《大象》於《小象》之後,則贄臆改也。朱彝尊

《經義考》載其原《序》述馬經綸之言曰:“樂必九奏而後備,丹必九轉而後成,

《易》必九正而後定。”故有是名。贄所著述,大抵皆非聖無法。惟此書尚不敢

詆訾孔子,較他書為謹守繩墨云。

△《今文周易演義》·十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明徐師曾撰。師曾字伯魯,吳江人。嘉靖癸丑進士。官至吏科給事中。師曾

初從呂祖謙本,為《古文周易演義》一書。後以明代取士用注疏本,乃複為此書。

大旨以闡發《本義》為主。初刻於杭州,隆慶戊辰又修改而重刻,即此本也。

△《周易傳義補疑》·十二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

明姜寶撰。寶字廷善,號鳳阿,丹陽人。嘉靖癸丑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

是編大旨以程子《易傳》主理、朱子《易本義》主占,其初頗有所疑。既而研究

十五年,乃定從《傳》、《義》者十之八九,旁及諸家者十之一二。於《傳》、

《義》或有所疑者亦以己意斷之,故曰《補疑》。卷端有孫承澤題識印記,卷中

亦多塗乙標注之處。蓋承澤說《易》,以是書為稿本云。

△《顧氏易解》(無卷數,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明顧曾唯撰。曾唯字一貫,號魯齋,吳江人。嘉靖癸丑進士。朱彝尊《經義

考》載顧曾唯《周易詳蘊》十三卷,而無《易解》之名。此書用注疏本,止《上、

下經》。卷首載元蕭漢中《讀易考原》、明朱升《邵子三十六宮圖說》,而皆不

著其姓氏。其《自序》一篇,則即宋楊簡《慈湖易解》之《序》,稍為節鈔而題

以曾唯之名。大抵出於依托,非彝尊著錄之原本。至解《經》亦多支離。如《乾》、

《坤》二卦之名妄加《純乾》、《純坤》之目,解“乾元”二字至引道家之“混

元”、禪家之“妙明心元”,其虛誕可知矣。

△《淮海易譚》·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

明孫應鼇撰。應鼇字山甫,貴州清平籍,南直隸如皋人。嘉靖癸丑進士。官

至南京工部尚書。諡文恭。是書謂天地萬物,在在皆有《易》理,在乎人心之能

明。故其說雖以離數談理為非,又以程子不取卦變為未合。而實則借《易》以講

學,縱橫曼衍,於《易》義若離若合,務主於自暢其說而止,非若諸儒之傳惟主

於釋《經》者也。自《說卦》“乾坤六子”以下即置而不言,蓋以八卦取象之類

無可假借發揮耳。其宗旨可知矣。

△《易經淵旨》·一卷(山西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吳郡歸有光撰”。有光字熙甫。嘉靖乙丑進士。官至太仆寺丞。事

跡具《明史·文苑傳》。按《文苑傳》及《明史·藝文志》均不載此書,朱彝尊

《經義考》亦不著錄。惟《江南通志》載有光《易圖論》上、下篇,《大衍解》

二書,而無《淵旨》之目,真偽蓋莫可知也。其書每卦摘論數條,大抵剿襲舊說。

其中自出新義者,如《說卦傳》“《坤》為布”,因九家尚有“《坤》為帛”而

以布為泉貨;“《震》為龍”,因九家已有“乾為龍”而以為當從虞、干本作

;蓋虞云蒼色、干云雜色也:“艮為黔喙之屬”,類以黔喙為口有鈐如蟋蟀、

螳螂、蝤蛑之類,惟蟲屬有之,因引《爾雅》注“螳螂,有斧蟲”為證。蓋黔與

鈐通,較冷氏注謂為鳴喙,似屬有據。然僅數條耳。

△《周易古今文全書》·二十一卷(內府藏本)

明楊時喬撰。時喬字宜遷,號止菴,上饒人。嘉靖乙丑進士。官至吏部侍郎。

諡端潔。事跡具《明史》本傳。此書凡分六部,曰《論例》二卷,《古文》二卷,

《今文》九卷,《易學啟蒙》五卷,《傳易考》二卷,附《龜卜考》一卷。每部

皆有《自序》。其大意在薈萃古今以辟心學說《易》之謬,所宗惟在程、朱。雖

兼稱古今文,而所發明者古文略而今文詳。中多互見其義,故間有繁複,不害宏

旨。然《周易》古文本無可考,郭忠恕《汗簡》所引古《周易》諸字,已不能究

所自來。時喬此本更古篆籀文,隨意填綴,往往竄入訛字,殊不免杜撰之訾。又

或竄改經文,如“旁行而不流”句下加“正行而不泥”一句,自《經典釋文》以

後,未見此文,竟不知其何所本。而其解今文卷中又置之不論,竟似乎經所本有,

殊近於誣。至《傳易考》二卷,分《宗傳》、《衍傳》、《正傳》、《輔傳》、

《異傳》、《別傳》等名,亦類於門戶之見。王守仁、湛若水兩家弟子各述師承,

競分途轍,此書正以辟其非,而轉區分名目,是以斗解斗矣。朱彝尊《經義考》

摘所引諸家姓氏訛舛,猶其小焉者爾。

△《六爻原意》·一卷(編修鄭際唐家藏本)

明金瑤撰。瑤字德溫,號栗齋,休甯人。嘉靖辛卯選貢生。授會稽縣丞,再

補廬陵縣丞。遷桂林中衛經曆,以母老不赴。教授鄉里,年九十七乃卒。是書成

於萬曆辛巳,乃其晚年所作。其曰《原意》者,原周公爻辭之意也。每卦皆先列

六爻於前,而為統論於後。前有《自序》,謂“周公作爻辭,必先得一卦之意,

然後因爻而布之。此爻是此意,則以此意屬此爻。彼意合彼爻,則以彼爻系彼意”

云云。然《易》本天地自然之數,聖人因其盈虛消息、過與不及而以人事准之,

明其吉凶悔吝,以決進退存亡。如瑤所論,是聖人先立一說而牽引《易》象以合

之,假借《易》數以證之。施於此處不可通者,移其說於彼。施於彼處不可通者,

又移其說於此。反覆遷就,務申己意而後已。此後世著書之法,非聖人演《易》

之本旨也。

△《易疑》·三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

明陳言撰。言字獻可,號東涯,海鹽人。嘉靖丁酉舉人。其書用《周易》注

疏本,題《上經》曰“經之上”,題《下經》曰“經之下”,題《系辭》、《說

卦》、《序卦》、《雜卦》四傳曰“經之旁”,殊為杜撰。其名《易疑》者,據

其《自述》有曰“吾疑乎庖犠之卦非使人卜筮也,吾疑乎卜筮之因卦而作也。吾

又疑乎文王、周公卦爻之詞未有占也,卜筮者占之也。吾疑乎卦詞論卦之吉凶,

爻辭論爻之得失而已也。吾又疑乎《系辭》之傳不必上下,其章不必皆十有二也。

吾又疑乎卦爻之詞間有未安者也。吾又疑乎馬、鄭、王弼、孔穎達輩明其義而疏,

希夷、康節精矣,而一於數。伊川得《易》之用,紫陽得《易》之深。吾又疑乎

羲、文之一理而通之者也”云云。其持論甚高,而其書乃無甚精義。蓋不知古聖

人之立教不托空言,必假一事以寓之,遂妄疑《易》非卜筮之書,而生種種似是

而非之論耳。《經義考》作四卷。此本三卷,江蘇采進之本亦三卷,疑或尚有所

佚脫,抑或《經義考》誤三為四歟?

△《易學》·十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沈一貫撰。一貫字肩吾,號蛟門,鄞縣人。隆慶戊辰進士。官至中極殿大

學士(案《明史》本傳作建極殿大學士,蓋字之誤。語詳《史部·詔令奏議類·

敬事草條》下)。諡文恭。事跡具《明史》本傳。是書掃除先天之說,惟偶及象

與卦變,亦不甚以為主。大旨斟酌於伊川《易傳》、《東坡易傳》之間,惟以人

事為主,較糾紛奇偶者尚為篤實近理。然頗借以寓其私意。如說“亢龍有悔”曰:

“夫以龍德而亢極,猶有悔也。時之既極,無論德矣。”此自解固位招攻之意也。

其解《訟卦大象》曰:“人每以正氣流為客氣,又每以其客氣流為健訟。”說

《訟》九二曰:“夫人之訟,未必其身自為之也,亦因群從在旁操持之而不得休。”

此解台諫掊擊之事也。其他借經抒意,往往如此。他如解“日中為市,取諸《噬

嗑》”,謂“噬嗑”與“市合”同音之類,亦頗穿鑿。《經義考》引陸元輔之言,

以此書為進呈講義。案顧起元《序》稱:“予告歸田且十年,研摩編削又不知凡

幾,更乃版而行之,而先生遂厭人間世矣。”則其晚年所作,非進呈本也。

△《圖卦億言》·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賀沚撰。沚字汝定,廬州人。隆慶庚午舉人。官至蘇州府同知。是書以圖

書為《易》原本。首卷《圖書八卦說》,卷二《六十四卦說》、《太極圖說》,

皆剿掇朱子緒論,無所發明。卷三《卦系雜言》,卷四《圖卦續言》,則皆其所

自撰也。如以《河圖》為先天體,《洛書》為後天用,不知八卦之有《先天圖》,

本道家抽《坎》填《離》之說,猶有所本。至《圖》、《書》亦分先後天,則前

人所未有也。又引《陰符經》所稱“五賊”證五行。《陰符經》出自李筌稱傳自

北魏寇謙之,本道家之偽本,用以說《易》,相去愈遠矣。

△《大象觀》·二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明劉元卿撰。元卿字調父,安福人。隆慶庚午舉人。萬曆中官至禮部主事。

《明史·儒林傳》附見《鄭元錫》傳中。史稱所著有《山居草》、《還山續草》、

《諸儒學案》、《賢弈編》、《思閑編》、《禮律類要》、《大學新編》,而不

及此書。蓋偶未見。然是書詮釋易象,謹依文訓詁,不足盡示人用《易》之義。

至其以《雜卦》為序,尤為顛倒。夫雜者相錯之餘義也。綴《十翼》之末,明非

正經也。《經》文不以為次,而元卿改《經》以從《傳》,然則《序卦》可不用

矣。

△《周易象義》·四卷(河南巡撫采進本)

明唐鶴徵撰。鶴徵號凝菴,武進人。隆慶辛未進士。官至太常寺少卿。《凡

例》中屢稱先君,蓋右都禦史順之之子也。事跡附見《明史·順之傳》中。是編

用王弼本,故不注《系辭》以下。大旨述順之之說,主於以象明理。卷首所載

《讀易法》六。一曰《易須象與理合,彖與爻合》。二曰《上下卦宜分看》。三

曰《一卦必有主爻》。四曰《互卦最有關系》。五曰《倒體亦有關系》。六曰

《每卦各有大意》。則是書之綱領也。所解如《屯》六二,謂二以五為屯膏之主,

非可事者,故守貞不字而字初。以爻辭觀之,則“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

指五之坎而言也。“十年乃字”者,謂二不字五,至四互坤得十年之象,乃下應

初,故六四亦云“求婚媾”也。《訟》九二,謂二既歸則下複成坤,坤象三爻有

三百戶象。坎多眚,變坤則不為坎,故無眚。六三在二既歸之後,坎複坤體,全

有坤德,故曰“食舊德”,觀“或從王事”亦《坤》三舊文可見矣。雖自出新解,

而於經義亦足相發。至於陽極而亢,陰極而戰,《乾》、《坤》二上爻其義相近。

而鶴徵解《乾》之上爻以反本還元、歸根複命為說,已涉道家之旨。於《坤》之

上爻謂“龍戰”為懼而戰栗,以過時退居,故稱“野”,以貶損自傷,故稱“血”,

則穿鑿而不當理矣。

△《易象會旨》·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舊本題曰“延伯生述”,不著名氏。前有萬曆己酉熊惟學《序》,稱為同年

臨川文台吳君,亦不著其名。考惟學為隆慶辛未進士,是年榜有臨川吳捴謙,或

即其人歟?其說取反對之卦,如《乾》《坤》、《屯》《解》、《蒙》《蹇》之

類,合兩卦《大象》辭而會釋之,故曰《會旨》。《大象》統論一卦,又每卦皆

有“以”字示人用《易》之方,初無取於對卦。其對卦乃《易》中之一義,不能

標舉以詁全《經》。是書所論,殊非《易》之本旨也。

△《易象管窺》·十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黃正憲撰。正憲字懋容,秀水人。與其兄少詹事洪憲皆喜談《易》。洪憲

有《周易集說》三卷,今未見傳本,惟正憲此書存。所用乃王弼之本,所注專主

於義理。前有《膚見》七條,即其凡例也。正憲自記,稱是書始於乙未,成於壬

寅,凡六易稿。每早起則讀《金剛經》,終朝則讀《周易》。且以西方、北方聖

人並言,則其書概可知矣。

△《蠙衣生易解》·十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字相奎,號青螺,又自號曰蠙衣生,泰和人。隆慶辛未進

士。官至兵部尚書。是編成於萬曆丁巳,其歸田以後所作也。卷一為《易論》六

篇。卷二至卷九,六十四卦各為《總論》,少者一篇,多者至八篇。《總論》之

外,又標舉文句,發揮其義。自《師》、《謙》、《噬嗑》、《複》、《頤》、

《大過》、《咸》、《恒》、《損》、《萃》、《革》、《鼎》、《旅》、《節》、

《中孚》、《未濟》十六卦無所標舉外,餘卦少者一條,多者至五條。十卷至十

四卷,則雜論《系辭》、《說卦》,而《序卦》以下不及焉。其《易論》以《系

辭》“生生之謂《易》”一句為本。而以人性當生生之理。其諸卦所論,乃皆不

歸此義,往往牽合時事,或闌入雜說。如論《謙卦》云:“漢文、宋仁皆謙德之

君也。尉佗自王,元昊自帝,皆非捴謙之臣,故佗、昊後俱削弱。王導、劉裕皆

勳勞之臣也。周顗之不顧導,劉毅之不敬裕,皆非捴謙之友,故顗、毅終見誅戮。”

其論已不切當日情事。至論《遯卦》謂:“懷、湣不遯,故青衣行酒。徽、欽不

遯,故獻俘金朝。當時固執死社稷之說,為晉、宋大臣不學之過。”尤紕繆不足

與辨。他如論《震卦》而及於雷之擊人,已非《經》義。又謂雷之所擊皆治其宿

生之業,孔氏之門安得是言哉!

△《學易舉隅》·六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戴廷槐撰。廷槐長泰人。隆慶中貢生。其說謂《易》自商瞿而後,斯道遂

晦,至宋三子而後大明;其漢魏至唐諸儒,則概目為不知《易》:持論頗偏。且

其謂日月為易,本《參同契》之文,而《六十四卦圓圖》即《參同契》六十卦周

張布為輿之說。既謂之不知《易》矣,何為又陰襲其義乎?

△《易傳闡庸》·一百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明姜震陽撰。震陽字複亨,自稱曰東楚,蓋淮、泗間人也。其書以朱子《本

義》為主,附綴諸說於其下,而《經》文次第仍用王弼之本。蓋惟見坊刻《本義》,

未見朱子原書也。其說皆循文衍義,冗遝頗甚,不出坊刻講章之習。卷前標曰

“十名家批評”,其陋亦可以想見矣。《經義考》作一百二卷,注曰“未見”。

此本惟一百卷,殆彝尊偶誤歟?

△《今易詮》·二十四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

明鄧伯羔撰。伯羔字儒孝,常州人。朱彝尊《經義考》載其《古易詮》二十

九卷,《今易詮》二十四卷,並載伯羔《自序》,謂“詮次成帙,為《上、下經》

若干卷,為《彖》、《象》、《系辭》、《文言》、《說卦》、《序卦》、《雜

卦》諸傳若干卷,一遵東萊古《易》。其《外詮》則以廣未盡之旨”云云。今觀

此二十四卷,前無《自序》而有《自述例》十條云:“前詮從古,此改從今。”

則彝尊所引,蓋其《古易詮》之《序》也。然此書雖用注疏本,而其《總論》一

卷,《外詮》一卷,則仍與前《序》之言相應。《經義考》又載史孟麟《序》云:

“先是輯今人言為《今述》若干卷,藏於家。茲乃裒古今人言及己所論著合為一

帙,命曰《易詮》。”此本但有《今易詮》,非完帙矣。

△《羲經十一翼》·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傅文兆撰。文兆,金谿人。其書凡分五篇。《上古易》第一,《觀象篇》

第二,《玩詞篇》第三,《觀變篇》第四,《觀占篇》第五。其論爻辭,以為文

王所作。大旨專主圖書象數之學。其稱“十一翼”者,蓋以孔子傳《易》為《十

翼》而其又翼孔子,故曰“十一”也。核其名稱,殊為僣妄。《明史·藝文志》

載此書五卷,《經義考》亦注曰“存”。此本僅有《上古易》一卷,《觀象篇》

一卷,其《玩辭》、《觀變》、《觀占》三卷並闕。其近時始佚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