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九十八章 法則?
“謝謝,剛剛您說,一開始這里並不是這樣的,那麼這里是什麼樣的?”

王維趕緊轉移了話題,他可不想在繼續這樣尷尬下去。

“一開始的天界,也是一片白茫茫的,不過沒有這麼危險。造成這樣情況的原因,是因為當初蘇哈拉阿姨在這里的戰斗。”

白天使將曾經的曆史娓娓道來。

原來,天界其實原本沒有這麼危險,當然,這里比起深淵和地獄來也並不怎麼好看,荒涼也是這里的主體。那個時候,三界戰爭正打的火熱,蘇哈拉還是整個天界只強大的天使戰士,結果和王維知道的一樣,基姆瑞諾爾死掉,蘇哈拉發瘋。在深淵之中重生的蘇哈拉在砍殺了無數惡魔之後返回了天界,開始對整個天界的人進行無差別的屠殺,她的斬神劍也在這連續屠殺之中變的越來越強大。

直到後來,天界面臨崩潰的危機,諸神出現,開始對蘇哈拉進行圍剿,可是蘇哈拉竟然憑借著不斷增強的靈魂能力,和前來圍剿的兩個神戰了一個平手,憑借最終將兩個神給砍翻了!

吸收了神魂的蘇哈拉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了任何對手,諸神甚至親自來到天界這個位面,和蘇哈拉展開了極為慘烈的搏斗。這一次的戰斗,一直持續了數年,整個天界都被蘇哈拉斬神劍砍的亂七八糟的,而漫天更是神劍留下的傷痕。最終諸神設置了一個陷阱,將蘇哈拉引入陷阱之中,然後她的身體被神界最神秘的星辰女士肢解,分別藏在了不同的位面之中。

故事很簡單,可是已經進入聖域的王維卻能夠從這漫天地傷痕之中感受到當初戰斗的慘烈。

那和自己曾經于迪魔高根的戰斗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蘇哈拉阿姨可是我最崇拜的人。那些神界的混蛋們砍翻了一個都是賺的!”

黑天使完全口無遮攔地對王維說道,連王維都呆了。

“似乎,並不是只有我才不喜歡神的。”

王維笑著說道。

“是的,其實,我們也不喜歡。”

這一次,回答地竟然是白天使。

“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設計了蘇哈拉阿姨。更是因為我們發覺了一些之前從未發覺的事情。”

白天使拉著王維,背後的翅膀轟然打開,整wwW.l6K.cN個人化作一道光芒飛向遠方。

白天使降落在了一片廢墟之中。這片廢墟到處都是金色的,金色的磚,金色的石柱,金色的裝飾物。

“這里是曾經黃金泰坦地領地,現在卻僅僅只剩下這樣一片廢墟。”

白天使說。

“這和神有什麼關系?”

王維奇怪的問道。

“我們懷疑,黃金泰坦的滅亡,是諸神的陰謀。”

黑天使冒了出來。說道。

“你這樣說,不會被他們知道?”

王維指著天上對對面的黑色阿姨問道。

“就和我能穿過你的法則護盾一樣,我的存在即便對于諸神來說都是一個秘密,就算是我站在她們眼前他們都看不到我。”

黑天使嘴角帶著得意的笑容,怎麼看都和剛才雍容的白天使的性格相去甚遠。

“那麼,你是如何做出這種推斷來地?”

王維一邊問,一邊跟隨著前面的黑色天使繞過斷壁殘垣,朝著廢墟的中心走去。

“一個簡單的推斷,而且還是根據你提出的那些疑問。”

黑天使說。

“你在深淵醒來之後將你的推斷告訴了你的母親,于是你的母親將這些事情告訴了我。如果你的推斷是正確地話,那麼迪魔高根的所謂一個小小的陰謀,就極有可能是混亂之痕的主意,而混亂之痕的計劃,則不那麼單純了。”

“當初在天界,黃金泰坦和天使是兩個最大的種族,而黃金泰坦極為強大,一直以來,天界都是同時對抗地獄與深淵地。而能夠做到同時對抗兩個位面,我們最大地依仗就是黃金泰坦。在戰爭之中,黃金泰坦一直都是沖在最前線的最強戰士,而我們天使曾經使用地武器則是天使投槍,我們是負責遠程攻擊的。可是可是,就在整個戰爭都以這種平衡度開始朝著天界傾斜的時候。一個黃金泰坦卻受到了迪魔高根的挑撥。帶領一部分黃金泰坦造反了。這非常令人難以相信,要知道。黃金泰坦是那種絕對忠誠的戰士,他們絕對不會背棄他們的信仰。”

“于是,黃金泰坦內部的戰爭開始了,而且,戰爭竟然是以投靠了地獄的墮落黃金泰坦勝利而告終。天使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對整個黃金泰坦進行圍剿,最終,整個天界就剩下了天使一個單一的智慧種族。”

黑天使帶著王維來到了一個還沒有垮塌的神廟之前,神廟外面是一個巨大的黃金泰坦雕像,他的手中原本應該擎著一柄巨大的戰錘,不過現在戰錘的錘頭已經掉在了地上。

“這是黃金泰坦一族的族長,而且可能和你還有些淵源。”

黑天使突然說道。

“他是誰?”

王維很奇怪。

“他是泰拉的哥哥。”

王維冷汗,怪不得王維總感覺這雕像看著wap.l6K.cN那麼眼熟。

黑天使推開神廟的大門。

“對于當時泰坦為什麼會背叛,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甚至連你的母親都感覺到不可思議。泰坦沒有任何背叛的可能性,不過,就在後來,天使終于將黃金泰坦消滅了之後,我們發現了這個。”

黑天使阿姨來到祭壇的前面,伸手在上面的幾個符文之上畫了幾下,祭壇上緩緩升起了一個石柱,石柱從中央咧開。里面是一個水晶的櫃子,在櫃子中央,是一個蜷縮著的老鼠。

而老鼠的身上,帶著一道極細的黑色條紋。

“果然,又是這個。”

王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沒錯,我們發現的就是這個,混亂之痕,之前沒敢告訴你,不過現在不同了。你似乎已經掌握了一些連我都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可以很安心的將它交給你。”

黑天使伸出手去,她的手輕易的穿越了水晶的櫃子將老鼠握在手心之中。老鼠猛的睜開眼睛,驚恐的看向四周,小小的眼睛不斷朝著四處張望,直到他看到了王維之後,他卻突然安靜下來。

自始至終,老鼠都沒有看向黑天使。

“對于神來說,我是不存在的,而對于混亂之痕來說,我也是不存在的,非常有趣的巧合不是麼?”

黑天使將老鼠放在王維的手中,老鼠身上的黑色條紋立刻游弋著來到了王維的手上,然後消失在皮膚里面。而失去了黑色條紋的老鼠,就這樣憑空消失在空氣之中。

“該存在的就是存在的,不該存在,什麼力量也無法留住他離去。”

黑天使緩緩的說。

“我希望你能找到事情的真相,為了蘇哈拉,為了黃金泰坦,更是為了整個多元位面。”

“這正是我要做的。”

王維說。

“另外,我還想知道的是,為什麼為戰爭不能被停止?”

王維再一次提出了這個問題。

“我能給你的答案和迪魔高根一樣,可是,這個答案我們自己都不信,如果非得要說可能性的話,也許這就是法則吧。”

黑天使說,臉上也有著一些寂寥。

“法則?”

王維眉頭稍微皺了一皺,卻沒有繼續說什麼。

既然已經得到了想要得到的東西,王維也就不在這里耽誤時間,雙生的天使被王維留在了她們母親的身邊,這兩個涉世不深的小蘿莉跟著自己實在是太危險了。

夜晚的托爾金皇城一片甯靜,准確的應該說是一片死寂。大量人口的出逃讓整個托爾金皇城變成了一座空城,不過,這里也並不是沒有人的。曾經的大皇子,現在的皇家衛隊長正帶領著一群士兵們在皇宮附近巡邏。如果距離近一些,就能夠看到,這個皇家衛隊的長官看起來並不像是正常巡邏一般注意巡邏道路上的細節,他和他的士兵一樣,雙目呆滯,只是機械的沿著固定的路線前進而已。

王維就這樣大搖大擺跟著前面的士兵們,盡管是一個如此明顯的目標,可是那些士兵仿佛看不到他一樣,依然沿著自己的路線走著。突然,王維將大皇子從馬上給拉了下來,失去了騎乘的人員,訓練有素的戰馬立刻停了下來。前方的戰馬一停下來,後面的士兵也立刻停了下來,他們的眼睛毫無焦點,仿佛那個被拉下馬的不是他們的大皇子,而是一個外人一樣。

王維看著眼前詭異的景象,又看了看在自己手中,連掙紮都沒有的大皇子,眉頭緊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