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八十七章 崩潰的王維

畢竟和那些不能碰的亡者比起來,魔鬼是龍族最理想的對手。既不會太弱小,還能進行肉搏,符合龍族一貫的追求。常年被亡者追著打的龍族們就這樣,抱著詭異到有些病態的心情對人類進行增援來了。

而善水和他的族人則被安排在龍族的隔離區,他們要在那里至少生活兩年時間,以證明他們沒有攜帶任何瘟疫。

小費爾南多聽完威雅的介紹,感覺到自己腦袋有些發脹,畢竟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竟然被那個男人說解決就解決了,這未免有些太牛逼了一點,但是無論中間的過程如何,結果就是龍族的十萬增援在人類最需要的時候來到,小費爾南多沒有不歡迎的理由。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那個男人的掌握之下。”

在對威娜的表示了感謝之後,小費爾南多說了這樣一句話。

當人類第一次撐不住之後,灰龍堡部隊出現,並且帶來了人類所有尖端武器,擋住了魔鬼們的第一波攻擊潮。而當魔鬼適應了這些武器之後,人類再一次陷入危機,而本來應該被關起來的蒂娜女皇卻出現在了戰場上,並且帶來了機械帝國的軍隊。而當機械帝國的軍隊陷入維修危機,之時,那個男人竟然解決了亡者入侵,而弄來了十萬龍族!這十萬龍族士兵可是絕對比機械帝國士兵更加強大的助力!

“你說的沒錯,就好像神告訴我的一樣。神把看到的未來當作現在,而將不斷發生的現在當作過去。可是神卻只能從那個人身上看到現在,于是神告訴我。”

轉過頭去看著外面不斷低空飛過地龐大身軀。

“那個男人,他自己掌握著未來,他自己創造未來。他不會接受任何人的安排,相反,他為自己和身邊的人安排好了未來。”

“一個美好的未來,或者一個恐怖的未來,他只相信自己的掌握。”

托爾金皇宮之中,失去了皇帝。皇宮作為皇帝發號施令地中心也就失去了作用。由于托爾金的老皇帝將整個國家托付給了艾薩克,而艾薩克為了不引起托爾金人們的反彈,派駐地臨時官員並不入住皇宮之中。于是。整個皇宮內部除了一些負責維護和清潔的人之外,幾乎就是空無一人。

艾爾和艾達,兩個人站在皇座的前面,面前就是皇帝那曾經代表了大陸權利最高峰寶座。他們的臉上,胳膊上,全是黑色的條紋。顯然,他們的意志已經徹底被混亂之痕所控制。盡管人類在和混亂之痕的較量之中占有優勢。但是那僅限于意志堅定地人。而艾爾和艾達兄弟並不是那種人,他們的意識早就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他們,現在就是混亂之痕。

“那即是整個世界權利的頂峰,而現在,它距離我們是如此的近。”

艾爾說。

“王維已經接近了勝利,在他的身體之中,已經有了兩個我們的同伴,但是我的同伴卻不能影響他。”

艾達說

“他的身體,是除了神之外,最強的身體。如果能占據他的身體,我們就能進入神界。”

艾爾說。

“但是我們現在必須利用眼前地機會。”

艾達說。

“是的,只有成為這個世界最有權利的人,我們必須占有一切優勢。”

艾爾說。


“但是要小心。”

艾達說。

“我們永恒的敵人,秩序之神的代言人,絕對不會坐視,我們必須要小心的躲避他們的眼睛。”

艾爾說。

“是的,我們必須要小心,我們的敵人。”

“奧格騎士團。”

這個時候。王維正在郁悶。

“斬神劍呢?”

王維躺在巨大地掌心之中問道,他沒有張嘴,他現在連張嘴的力量都失去了,僅僅是依靠意志力震動空氣發出聲音。

“不知道,我們並沒有降落在召喚斬神劍的位置上,因為你的侵入。通道打開的位置偏離了很遠。而我一降落下來一直都在重新召回我在其余所有位面的分身,我需要他們地力量來幫助我在最短地時間之內恢複力量。”

迪魔高根說。他邁著沉重的步伐在大地上走著,每一步都在堅硬地岩石上留下恐怖的腳印。

“那麼,你是不是應該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將你的軍隊從那個世界後撤回來了吧。”

王維虛弱無比的躺在掌心之中,仿佛剛才的動作耗盡了他的全部力量。

“先不要著急,也許我們之間應該再來談一談關于這個計劃的詳細細節。”

巨大的狒狒咧開嘴笑了。

“我沒聽錯吧,似乎某個人要違反約定,別忘記了,那可是用你的名字發的誓言。”

王維沒有任何動作,似乎只是在談判而已。

“不,我絕對沒有忘記,不過你要知道,在我發誓的時候,叫迪魔高根的人,可不是我,那個時候我可是叫王維來著,而那個和你簽訂契約的迪魔高根,現在已經被你殺死了。”

巨大的狒狒低沉的笑了起來。

“是麼,原來如此。原本以為我能憑借最後一擊能夠將你另外那個你一起干掉,不過最後還是我的運氣不夠好,被你給擺了一道。”

王維閉上眼睛,仿佛是認命了一樣。

“是的,如果你真的要這樣認為的話,就是這樣,因為我有兩條命。”

迪魔高根說。


此時的迪魔高根是真正的迪魔高根,召回了他隱藏在別的位面的所有分身,讓他的力量幾乎達到全盛時期。他冷靜,善于分析,他擁有空前的力量,他掌握這法則。而此時,王維剛剛耗盡了全部力量,他的身體幾乎要散架----那不是形容詞,而是真正的散架,他的皮膚和幾乎和肌肉脫離,而肌肉和骨骼之間粘連也搖搖欲墜,內髒幾乎都變成了漿糊。

維持著他生命的,僅僅只是他的意志力而已。

“那真是太不幸了,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個失去了行動力的可憐人,這場談判我十分吃虧。”

王維說。

“不,是我太幸運了,剛才你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你能夠達到的極限,你的身體崩潰完全是因為你的身體不能完全配合你的力量。如果你真的能夠達到完整的運用你的力量,那麼即便是我也會感到麻煩的。”

迪魔高根說。

“僅僅只是麻煩而已?”

王維歎了一口氣迪魔高根笑著說。

“你的母親距離這個界域還遠的很,不過我並不想打賭,我不相信運氣,萬一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只能用你的生命來作為擋箭牌,失去過一次孩子的痛苦絕對會讓她做出妥協來,而你肯定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人類在關鍵時刻總會爆發出奇跡一般的力量,所以我認為盡快解決我們之間的分歧,才是我們應該談論的事情。”

迪魔高根說。

“好吧,你說吧,你的法則力量隔絕我對外界的一切感應,同時還阻止了我的恢複速度,我現在就是你手中的可憐蟲而已,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不需要問我。”

王維說。

“這也是為了保險,畢竟能夠將你破壞到這種程度而不死,我也很難保證我還能碰到這種程度的優勢。”

迪魔高根頓了頓。

“我希望,你能加入魔鬼,作為報答,我會在位面戰爭之中和你的母親站在一起,共同對抗我們之間的敵人,天界的大天使之主,黑與白的王者。直到將她殺死之後,我們才會進行我們之間的戰爭,而也不需要你和你的母親作戰,我甚至可以保證,那個時候你會站在你母親的那一方,和你的母親,還有高森,並肩作戰,你需要付出的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契約,那個契約的唯一要求就是你要在這個時候幫助我。”

迪魔高根手中憑空出現一份巨大的契約,金色的卷軸上面閃爍著耀眼的文字。

“幫助你在人界建立一個魔鬼的帝國,幫助你帶領你的魔鬼軍團,幫助你做好一切位面戰爭的准備?”

王維笑了。

“高森曾經告訴過我,當你和魔鬼做交易的時候,你最好把魔鬼給你的保證全部忘記,因為魔鬼就是謊言的專家,魔鬼會用任何手段來鑽契約的空子。所以,當你騙了我一次之後,我就意識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當初我並沒有把契約太當回事,是正確的。”

“好吧,我為我的魯莽道歉,但是您知道,這個時候您的選擇並不太多,現在的你脆弱到風都能吹碎你的地步。而你的契約生物,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幫助你贏得這場戰爭,你要明白,八階的她們對我來說,和一階是沒有區別的。”

“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王維努力在嘴角勾勒出一個微笑的表情。

“所以,我也不得不在最後留了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