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五十八章 皇家避難所

艾嘉抱著伊莉丹,蘇哈拉抱著露娜,而無論是伊莉丹還是露娜,她們身體都是半透明的狀態,顯而易見,她們都被放逐了。

玲玲隨即出現。

“你,這是在做什麼?”

蒂娜隱約的感覺到有些事情即將發生,她想要站起來,但是王維的胳膊牢牢的壓住她。

“對不起,蒂娜,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可能無法用語言來解釋,如果將來,我還能活著會來,我會道歉的。”

王維對蒂娜身後點了點頭,結果蒂娜腦後一痛,眼前瞬間一黑,她被人擊倒了。

“蕾婭……”

蒂娜在倒下之前的瞬間看到了收回拳頭的蕾婭。

蒂娜軟軟的倒椅子里面,一個跟隨蒂娜來的相位精靈也冒了出來。那個相位精靈身體瞬間變的如同煙霧一般,一下子將蒂娜的身體給包裹起來,于是蒂娜本身也變成了透明的樣子。

幾個人都站在了椅子一旁,蕾婭沒有說什麼,只是在蒂娜書桌之上看似隨意的畫了幾下,原本椅子所在的位置立刻開始下降,然後新的地板和椅子冒了出來,一切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

隧道之中閃爍著魔法的燈光,王維看著幾個女孩沉睡的臉,一言不發。

“她們醒來,肯定會恨你的。”

蕾婭突然開口說道。

“那也比送了命強。”

王維從牙縫里面擠出來幾個字。

“蒂娜一直都很用心的想要幫助你,可是你一直都不給她這個機會。”

蕾婭說。

“如果是在別的什麼時候,我肯定不會在乎她的這個機會,但是這一次不行,這種戰斗,無論如何,我都不想看到她們受到傷害。”

王維長歎了一口氣。慢慢的說。

“你就不在乎我們?”

蕾婭突然一臉哀怨的說。

“你們肯定不會死。”

王維相當肯定的說。

“還不是因為契約?她們也一樣有契約地!說實話,我非常不理解。如果你不是那個時候偷偷告訴我這件事關系到蒂娜的性命,我絕對不會同意地,但是現在想一想,我們都有契約,為什麼我們不會死。她們就會有危險?”

蕾婭相當不解。

“這是一個相當好解釋的事情,因為她們是我的未婚妻。”

王維說。

“不理解,事情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的。”

蕾婭看著王維的雙眼,試圖從里面發現點什麼。

“正是因為她們是我地未婚妻,而且我們之間曾經有非常親密的關系,會導致在某個時刻她們和我之間的聯系過分緊密,而這種過分的緊密會導致她們處于我難以控制的危險之中。”

王維抬起頭來。也看著蕾婭的眼睛。

“聽著。蕾婭,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做任何對不起她們的事情,所以請你不要在這中間起到任何不必要地作用,也許那會讓我所有地安排功虧一簣。這種事情說起來很簡單,但是真正讓我做到,我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我不希望她們將來恨我,但是我更不希望她們因為愛我而送掉性命。她們都是我最愛的人,我絕對不允許任何危險。”

王維說。

隧道平台緩緩停下,蕾婭不再說話,只是領著眾人來到一個大門前方,大門上只有一個小小的手的凹痕。蕾婭將手放到印記之上。整個大門立刻變的明亮起來。里面機械咬合的聲音不斷傳來,不久。厚達一米的大門以極慢的速度向上升起露出後方一個寬敞,明亮,但是絕對不憋悶地房間來。

“這里就是艾薩克的皇家避難所,里面有充足的糧食,還有一條地下水道,空氣通過三個秘密的法陣幾個不同的地點收集。各種儲備足夠十個人在這里住一年地。最重要地是,這里有一個魔法傳訊設備,可以在這里看到外邊的景象。”

蕾婭說。“那樣很好,將她們留在這里我也就放心了。”

王維將蒂娜,露娜,以及伊莉丹並排放在床上,三個相位精靈離開她們地身體,讓她們的身體恢複實體化。王維撫摸著幾個女孩的臉頰,然後輕輕的吻了一下。

“她們三個就交給你們照顧了,請無論如何都不要讓她們離開這個房間,好嗎?”

王維對那幾個小小的相位精靈深深的鞠了一躬。

“請放心,王維先生,您是玲玲公主的朋友,那麼也就是我們最重要的人,您的意願就是我們的命令,我們絕對不會讓她們離開這里的。”

三個相位精靈同時對王維保證。

然後,王維再也沒有看三個躺在床上的女孩,直接離開了房間。

蕾婭看著蘇哈拉,然後又看了看艾嘉。

“有誰願意給我解釋一下其中的細節嗎?我記得,你們之間的關系似乎也很親密。”

顯然,蕾婭的求知欲很旺盛。

“這個問題,涉及到生理和心理的部分情況,具體不是很好回答,將來有機會我們可以認真討論一下。”

艾嘉笑著拉起蘇哈拉的手也離開了房間。

蕾婭看著仿佛是逃開一般離開的兩人,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然後她從懷里拿出藝術小小的四季草,放到房間中央的水瓶之中。再來到三個女孩身旁,分別看了看幾個人的臉。

“蒂娜,我是你的守護者,從你出生之前就已經決定好了。但是,我現在要離開你一段時間,我要回到龍島去,也許我們將來還能在見面,但是也許不能。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如果我們在未來的某個時刻還能遇見。我希望,我還是將能夠成為你的守護者,我深以此為榮。所以,請牢記,四季草。代表的是艾薩克最堅貞不屈的精神,如果你決定了什麼地話,就請仔細的想一想四季草吧。”

蕾婭仿佛是自言自語地說完了這些之後,她對幾個相位精靈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沉重的大門在關閉的瞬間,蕾婭看著了幾個女孩重新變成了虛無狀態。她將大門鎖上,然後來到平台跟前。王維和蘇哈拉。艾嘉都等在那里。

“那麼,現在我要做什麼?我的宰相大人?”

蕾婭看著王維問道,這個國家已經暫時沒有了女皇,那麼現在宰相就是最高的權利行使者。

“從今天開始,你就要替蒂娜來穩定這個國家,用你歌龍地力量,安撫每一個人的心,這就是你應該做的。”

王維說。

“但是蒂娜曾經說過她要禦駕親征的。蕾婭還沒忘記。

“是的,等到需要她親征的時候。我會安排一個人去替她親征的,保證做地比她還像女皇,放心好了。這種規模地全民戰爭最容易出事兒的不是戰場,而是在後方的那些戰士們的親人,一旦親人出了問題。戰士們在前方也沒有辦法安心作戰。所以我非常需要你。”

王維說。

“好吧,我明白了。今天我會回到龍島去,大約後天就會回來,我會按照你吩咐的去辦,所以,也請你務必小心。如果你發生了什麼意外,蒂娜會很傷心的。”

蕾婭說。

“放心好了,我沒那麼容易死。”

王維笑著說。

王維相信,自己記憶之中的任何一場戰爭都絕對不及這一次戰爭的規模。因為從來沒有那次戰爭的規模竟然涉及到了整個人類,而最重要地是,人類士兵的參軍比例竟然達到的恐怖的四分之一。幾乎每個家庭之中都至少有一名男子參軍,如果家中有兄弟的話兄弟兩個人都會被派去訓練。人類幾乎是在一種絕望地氣氛之中,沉重地負擔將每個軍官都壓的喘不過氣來。

每個人完全喘不過氣來。

自從王維來到軍營之中,他看到地就是這幅景象。“臭小子!”

獅子大公的嗓子遠遠的傳來,王維小跑著來到老丈人跟前。

“都安排完了?”

大公小聲問道。

“是的,全都安排完了。”

王維知道老丈人問的是露娜的事情。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大公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露娜是他最心疼的女兒,他一點都不希望露娜會參與到戰爭之中來。

“我大哥呢?”

王維沒看到小費爾南多。

“他回來之後帶了一批人先到前面去了,集結需要時間,他正在統籌幾個軍團指揮官。”

大公說。

“聽說他遇刺了,沒事吧?”

王維也只是聽說了這件事,具體什麼情況他也不知道。

“沒大礙,就是臉上留下了幾道疤痕而已,不過比起之前的小白臉樣子,倒是有男人味兒了很多。”

大公哈哈的笑著說。但是看得出來,他笑也很勉強。

“你真的不讓我大哥一起去避難嗎?”

王維看著老丈人的臉,小心的問道。

“他是一個男子漢,是繼承了費爾南多名字的人,他是榮耀的獅子,而獅子是不能在任何挑戰之中退縮的。”

大公看著王維眼睛。

“你已經安排好了露娜,我已經沒有了任何心理負擔。”

“是的,我也一樣,只要他們安全了,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大干一場了。”

王維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