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五十六章 即將遠征!

赫莉漫不經心的坐在世界樹最頂端的樹冠上,那里僅有一片車輪一般巨大的葉子,赫莉的身體仿佛輕盈的能夠被風吹走。葉片和她的身體隨著微風擺動。

世界樹杜瑞雅在給赫莉將故事,一些很古老的故事,古老到那個時候赫莉還沒有出生,這個故事是上一代老世界樹傳下來的,關于各個種族之間的故事,故事的內容其實並不枯燥,但是赫莉顯然思緒並不在這里。

“你心不在焉。”

杜瑞雅停下了她的故事,奇怪的看著赫莉。

“如果在這個時侯我還能安靜的聽故事,就像你講故事一樣,那我肯定是一個世界樹,而不是膽小的地獄狼赫勒西斯托。”

赫莉撅著嘴說。

“即便是是世界樹也能感覺到你的思想並不在這里,但是你為什麼要在這里呢?王維更加需要你。”

杜瑞雅說。

“我當然知道他更加需要我,但是我正在思考,我能為他做到什麼。我連要給他的那個大驚喜現在都吃不准能不能成功。”

赫莉小聲嘟囔著。

“王維會因此而生氣嗎?”

杜瑞雅問。

“肯定不會,他什麼時候生過我們的氣?”

赫莉肯定的說。

“那你在擔心什麼?”杜瑞雅更加糊塗了。

“所以說,我不是一顆世界樹,我根本沒辦法和你解釋這種躍躍欲試的心情以及在試驗之後受到打擊的沮喪。”

赫莉將小腦袋瓜埋進了雙腿之間一臉地郁悶。

“那麼。你可試著讓我聽懂。你知道,即便是世界樹,也並不單單是一顆植物而已。”

杜瑞雅倒是好脾氣。

“好吧,我計劃要給王維一個大大地驚喜,在我們勝利干掉迪魔高根之後。但是你也看到了現在的形勢。迪魔高根肯定不是那麼容易除掉的,那個家伙比我想象的要強大的多,而且更加危險,以至于王維不得不采取一些更加危險地手段來達到勝利。那些危險的手段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甚至無法想象王維怎麼會那樣對自己。盡管他已經試圖阻礙我麼之間的聯系,但是越是那樣,我就越是能夠感覺到事情的不同尋常。”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覺我原本准備的驚喜也可能要泡湯。所以,因為種種原因,我現在很郁悶,而且是相當郁悶。”

赫莉總結。

“但是,你為什麼不去對他說呢?”

杜瑞雅思考了一下,突然問道。

“沒有意義,他不會同意我去做任何事情的,他就是那樣地人。”

赫莉說完,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泰拉在多好。盡管我不喜歡那個誇張地巨乳,但是那那個家伙卻很會安慰別人。”

赫莉突然歎了一口氣,說道。

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事情最會引起人們的慌亂的話,那麼肯定就是國家官方發布的災難警報。

而這這份警報同時出現在了艾薩克和托爾金境內,分別由兩個國家的皇帝發布。內容大同小異。

迪魔高根帶領著他的超級魔鬼軍團已經來到人界。對整個人界虎視眈眈,作為人界最大的兩個國家。必然要承擔起對抗魔鬼的重任。皇室希望普通民眾能夠維持樂觀的生活態度,並且積極開戰對前線地捐助活動,哪怕只是一個銅子兒,一袋子米,也許都會解決前線的燃眉之急。

通知下達之後,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反應也是有區別的,托爾金的反應普遍比較激烈,末世論調此起彼伏,在經過皇帝幾次鎮壓之後,這種言論才悄悄消失。不過,大多數人還是支持國家對魔鬼全面開戰地,當進入戰事緊縮政策之後,各種平時利民地政策都會調整,全部為戰場做准備。

而在艾薩克境內,民眾普遍關心的倒不是關于開戰,而是關于灰龍堡有什麼反應,在一般人看來,灰龍堡簡直就是無所不能地,當初的金字塔已經擋住了魔鬼一次,人們堅信他們還能擋住魔鬼第二次。

不過,皇室很快就出面聲明,金字塔這一次將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因為對方是最強大的魔鬼,迪魔高根。

這個言論一出,艾薩克進內的情況立刻變得和托爾金差不多了,只不過在各個郡縣之內都有官員罩著,倒是沒有太多影響大環境的言論出現。

但是,很快,無論是艾薩克還是托爾金都出現了一批高官,他們堅決反對和魔鬼開戰,他們認為,魔鬼這一次來威力無比,如果真的強行開戰,那只能會讓魔鬼以更快的方式來毀滅人類。最理智的做法是對魔鬼投降,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實力,謀求以後的發展。

但是這種說法立刻遭到了蒂娜女皇的駁斥,認為這是一種極其不負責任的說法,唯有賣國賊才會有如此的言論。當然,人人都有生存的權利,蒂娜女皇並不能因為他的建議只治罪與他,只是在警告過他之後就讓這件事過去了。

既然雙方有著共同的目標,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共同進退已經是必然的情況了。

這一天,托爾金和艾薩克的兩國皇帝,在加上你那些已經被滅國的大大小小的皇帝們,帶領著各自的大臣聚集在遠山鎮。利用遠山議會的大議事廳討論關于開戰的問題。如果說一開始那些還僅僅只是軍隊的問題的話,那麼這一次要討論,就將會是和每個人都有關的全面開戰了。

會議的討論基調已經被定了下來,蒂娜和托爾金的老皇帝已經完全統一過了口徑,他們不過是將要說的東西再重複一遍。而就在這個時候,兩個國家的大臣們之中有幾個走了出來他們突然用自己的生命相威脅,要求兩個皇帝收回戰爭計劃。他們說如果進行戰爭,那麼人類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這種說法立刻引起了兩個皇帝的不滿。在經過再三的勸阻無效之後,兩個皇帝同時頒布命令,將擾亂會議進行的家伙拖下去,關進監牢之中。

沒有人會要了他們的性命,當然,也沒有人會再見到他們,戰爭必須要開始,這是任何人都絕對不能阻止的事情。

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斗,一般都是以一個國家最終接受失敗而告終,失敗的結果最多不過就是割地賠款,每個皇帝偶不會玩命的投入到一場戰爭之中去。但是現在不同,現在要對付的敵人是迪魔高根,而戰爭的另外一方,則是全人類。

這是一場絕對不能失敗的戰爭,因為一旦戰爭失敗,迎接人類的結果將會是真正的滅頂之災,人類將不會再有未來,甚至能不能再有人類這一說法都會是問題。

所以,人類沒有任何緩和的余地。這不是用商量就可以解決的問題,這是人類即將面臨的最大的考驗。

這一次的會晤沒有王維出現,也沒有灰龍堡的任何一個人出現,兩個皇帝相互看的眼神都帶著異樣,他們的眼神之中都表達著同樣的信息。

不安。

但是,一切都不是問題,如果不抵抗的最終結果是人類全部滅亡的話,那麼為何不狠狠的抵抗一次呢?抱著必死的信念,一切也許並沒有那麼絕望也說不定。

這種自我安慰的話,老皇帝已經對自己說過無數次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懷疑任何自己已經做出的決定,他要強忍悲傷,同時還要不斷的對心底那個懷疑的聲音說不。他必須要戰勝自己,或者說那個被納西蠕蟲影響了的自己。

這一次的戰爭動員,將會是全民動員,兩國皇帝要求任何在參軍年齡范圍內的男人全部要上戰場,家中如果如果有兩個孩子的必須要有一個參軍,女人也要准備好隨時成為後勤部隊。這一次,沒有人能夠躲在別人身後。

人們真正被團結在一起,人和人之間沒有了任何敵視,欺騙,人們相互之間的視線沒有了警惕,他們必須要信任周圍的人,因為這將會是一場殊死的較量,沒有人能夠保證自己最終能夠活下來。他們告別自己的老母親,告別自己還不懂事的孩子,告別自己的兄弟,他們和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淚水從他們親人的臉上滑落,喃喃的叮囑,祝福。

他們,即將遠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