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五十五章 我受夠了!

在地獄的九層界域之中,每一層界域都有一個地獄之泉,那里終年向外湧出如同鮮血一般的物質,而地獄之泉外面就是完全由這種物質形成的地獄之海。當魔鬼的靈魂回到這里之後,地獄之泉的物質就會將魔鬼的身體進行重塑,只要兩個小時的時間,魔鬼就會重生,這就是魔鬼們不怕死的秘密。

但是在魔鬼重生之前,所有的魔鬼都會必須從地獄之泉上方經過,他們的靈魂需要先經過地獄之泉噴射出氣息的洗禮才能重生。

那里,也是唯一能可能安置蘇哈拉斬神劍的地方。

“我猜你肯定知道這是什麼。”

王維從戒指之中用綠光小心翼翼的拿出來了一團水銀一般的物質,那團物質正狂躁的掙紮著,符文不斷的從它的身上流過。

“這是,我的劍?”

蘇哈拉斬神劍和蘇哈拉的身體是一體的,蘇哈拉可以輕易的從面前那圖案物質之中感應到那就是自己的劍。

“說是,也不是,這是用斬神劍的碎片做出來的。”

“迪魔高根告訴我,當初他試圖控制斬神劍,但是斬神劍之中的意識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于是他們開始了相互之間的角力,最終失去你支持的斬神劍被迪魔高根打敗,但是他絕對將自己變成碎片也不受到迪魔高根的控制。不過迪魔高根找到了斬神劍的另外一種用法。變成碎片地斬神劍並沒有完全失去能力,當初地斬神劍威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以至于變成碎片之後。它依然能夠擊碎靈魂。除了能夠直接利用靈魂能力的大死神之外,任何生物的靈魂基本上都會被斬神劍擊碎。”

“于是,迪魔高根利用斬神劍的力量不斷的吸收靈魂,然後破開空間,他必須將斬神劍放在那里。因為只有那樣,無數地魔鬼靈魂才能被他所用,才能讓他維持足夠打通這個位面的力量。所以,迪魔高根必須將斬神劍放在那里,不但如此,很有可能幾個被他控制的界域地獄之泉上都有碎片。”

王維說。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

蘇哈拉看了看王維。突然開口說道。她已經看出了王維的雙眼之中到底表示的什麼含義。她很清楚那個含義意味著什麼。那意味著萬劫不複,那意味著極端危險,那意味著自己必須拒絕。

“我還沒說呢,你就忙著說不行?”

王維有些無奈的笑道。

“即便是你說了,我也不相信那會是什麼很好的注意,別這樣看我,我絕對不會同意任何對你有任何危險地事情,我已經失去了你一次,我絕對不要在失去你第二次。”

蘇哈拉說到這里。雙眼之中幾乎已經含著淚花。

“傻瓜。”

王維輕輕地替蘇哈拉抹去了眼淚。

“你知道,計劃從一開始就是制定好的,而且從來都沒有改變過,只不過當我知道了斬神劍很有可能在地獄之後,我們的計劃可能會因此而變的容易。讓我們能夠更加安全呀?”

王維就好像是哄小孩一樣哄著蘇哈拉。

蘇哈拉那個時候是天界最強的戰士。除了努力將自己變的更強之外,她對于愛情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懵懵懂懂的。她和瑞諾爾之間盡管非常相愛,但是最嚴重的情況也不過就是拉拉手而已,但是那並不妨礙她地愛。瑞諾爾死後她的性情大變就是最好的證明。而現在的蘇哈拉也不過是剛剛睡醒,她的意識還停留在當初地時候,基本上,和艾嘉比起來,根本不算是一個合格地成年人。

她的感情比很多人都脆弱。

“你地計劃,從一開始就只是告訴我們一部分而已,我不相信。”

蘇哈拉猛的將王維抱住,死死的不松開。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王維只能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好生安慰,許久蘇哈拉才勉強同意他將這個計劃說明白。“之前我已經問過了赫莉,她告訴我,在地獄之中,九大界域,能夠被迪魔高根控制的最多不過是前八大界域,後面的一個界域無論如何也不回被迪魔高根控制,因為那幾乎不是一個力量等級上的差距。而在前八大界域之中,第一界域和第二界域已經在深淵的控制之中,第三界域和第四界域基本上也即將在深淵手上淪陷,剩下的就只有四界域。”

王維一邊說,一邊比劃。

“所以,當我們的計劃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們這樣做。”

王維小聲的在里蘇哈拉和艾嘉的耳邊說道,而後者的眼睛越瞪越大,最終露出完全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這件事你從來就沒有對我們說過,我們甚至在鏈接到你的意識的時候都沒有感受到過!”

蘇哈拉警惕的說。

“你知道,自從我這里沉睡之後,總會出一些小毛病的。”

王維笑著說。

“不對!你肯定還有事情瞞著我們!”

艾嘉相當肯定的說。

“沒有拉,怎麼可能呢?”

王維急忙否認。

“有,絕對有,你越是露出那樣表情,你就越是有一些事情瞞著我們!”

艾嘉更加肯定的說。

艾嘉和蘇哈拉兩個人的視線同時掃過王維的身體,王維立刻感覺到一陣能量的波動從他的頭頂掃過腳底,又從較低掃過頭頂。

“你身上有些東西,似乎是精神禁錮?你為什麼要對自己的精神進行禁錮?你知道那對身體是個負擔!”

艾嘉和蘇哈拉畢竟都是強者之中的強者,她們立刻發現了問題。

“好吧,好吧,我坦白。”

王維有些無奈的脫下了上衣,他知道,這種事情似乎是瞞不了多久的。

“是混亂之痕?!”

蘇哈拉驚叫失聲!

“你怎麼會被感染上這個的?”

“這個,說來話長,反正,你放心,我現在很好,我沒受到他們的影響。”

王維笑嘻嘻的說。

“我當然知道你沒受到影響!”

艾嘉伸出滿是火焰的手,將其抵在他胸前黑色的條紋上,緊接著她好像是被燙傷一樣的縮回了自己的手,她的手和王維的胸口之間劃過了一道電弧。

“這些該死的蠕蟲,它們差點影響我!”

艾嘉小心翼翼的看著王維的雙眼,然後又看了看他的胸口。

“說來話長,你也要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蘇哈拉斬釘截鐵的說。

看著兩個人都如此的執著,王維只能坦白從寬,他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自己當初是怎樣戰斗的。而那個時候,艾嘉和蘇哈拉都不在。當然,他隱瞞了大多數的驚險部分,不過兩個女孩都不是笨蛋,她們很清楚當時的情況是多麼的凶險。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兩個女孩都很沮喪的看著對方。

“那個時候,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做一些更加有用的事情來幫你,所以我們到月球上去找月神,希望能夠獲得她的幫助,于是月神帶我們去了一個時間流轉的空間,讓我們在其中鍛煉。我還告訴過她,萬一你出現問題,就一定要通知我們,我們沒想到的是,迪魔高根竟然如此快的來到這個世界,月神竟然一沒告訴我!”

艾嘉有些氣憤。

“是我不讓告訴的。”

王維說。

“盡管我失去了銀月魔網,但是我和月神之間還是有些聯系的,你們到她那里去我都知道,同時我也知道你們肯定是為了幫助我才到那里的,我很感謝你們,我不希望你們因為這種小事兒而分心,因為我知道,進入那里的代價高昂。”

王維說。

進入時間流轉的空間,需要付出的是和自己消耗時間一樣長的生命,即便是神也不是永遠不死的,沒人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但是,你就這樣……這樣……”

蘇哈拉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傻!”

艾嘉狠狠的說。

“沒關系,反正我身體到現在還算是吃得消。”

王維大咧咧的說。

“答應我,我的愛人,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好嗎?”

蘇哈拉一把抱住王維,在他的懷里輕輕的說。

“我答應你,當一切都結束了,我們,只有我們這些人,去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安安靜靜的過我們的生活。”

王維柔聲說。

“說實在的。”

王維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這日子,我也過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