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四十九章 絕對不可能避免的位面戰爭

“你似乎還沒搞清楚你現在的狀況。”

有著王維臉的迪魔高根倒是沒生氣,他虛空的坐在空中,仿佛那里有一張椅子一樣。

“我承認,那個男人把他的很多毛病都干擾到了我,例如我現在正在對你一個能夠輕松被我捏死的螞蟻說這麼多廢話。”

迪魔高根笑呵呵的說。

“我真是感到萬分的榮幸,偉大的迪魔高根大人,我現在要做什麼?感激涕零?還是趴在你的腳邊高喊請求您的饒恕?”

阿拉貢虛弱的說。

“都不用,你只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你知道,我曾經給凱恩開出了一個絕對不可能拒絕的價碼,但是他拒絕了我的好意。我很憤怒,但是你知道,那反而會讓我更加對他感興趣。不過很遺憾,現在我無法得到他。不過唯一能夠讓我開心的是,我竟然抓到了你。想想看,在那麼恐怖的爆炸之中,你一個區區的人類,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迪魔高根挑著一根眉毛說。

“連他的小動作都學會了,你什麼時候變成熔蠟妖了?”

阿拉貢不屑的說。

“我救了你,我用我的力量救了你。”

迪魔高根自然的無視的阿拉貢的語言。

“而我現在需要你回報我,阿拉貢,我需要你來幫我帶兵。”

迪魔高根視線看了阿拉貢手腕的鐵鏈一眼,那些鐵鏈立刻腐朽,斷裂。將阿拉貢扔到了地上。然後他的身體自己升起,被迪魔高根提在手里。

“看看那些戰士,那些都是我地戰士。他們無比強大,比你知道的任何魔鬼都要強大,人類在他們面前簡直連一只小蟲子都不算。你絕對不會碰到比這更加強大的軍隊了。原本,我是想將這只強大地軍隊交給凱恩,但是我看出了他的本質。他是一個混蛋。他不顧你的死活,他拋棄了你,他明知道他的攻擊會造成極大的傷亡,他依然還是引爆了伊凡塞斯。根本不顧你地死活。”

迪魔高根小聲在阿拉貢耳邊說道。

“我相信。如果是我的話,在那個時候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來。”

阿拉貢說。

“你們之間的默契還真地令我敬佩,但是我要提醒你地是,我只不過是向你展示一下你將來要帶領的隊伍而已。我並沒有征求你的意見,無論你是不是想要當我的先鋒官,你都會成為我的先鋒官。”

迪魔高根說。

“我會用我的力量改造你,用魔鬼的器官重塑你,這個身體你唯一能夠被保留下來的只有你的腦袋,但是很顯然。你地腦袋也將會是屬于我的。你會替我帶兵來攻擊人類,你會代替我成為這個世界的王,而你唯一需要效忠的就是我。”

迪魔高根說。

“試試看,我會不會真的聽你地?”

阿拉貢齜著牙,猶如夢囈一般。

“非常。非常地小

王維雙手托著眼前的一團金屬液體。液體被綠色地光芒包住,在空氣之中不斷的晃動著。

“這就是你的秘密武器?”

赫莉看著王維手中的東西。完全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

“沒錯,我最大的秘密武器。”

王維將金屬收回到戒指之中,然後拍拍手,摸了摸赫莉的腦袋。

“我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訴你。”

赫莉突然說。

“說吧。”

王維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我要說的事情很重要,是關于位面戰爭的。”

赫莉說。

“哦?是什麼?位面戰爭要結束了?”

王維笑呵呵的。

“不,正相反,我想,位面戰爭根本無法被阻止,我們都太小看了位面戰爭的本質。”

赫莉說。

“什麼意思,我不是很理解。”

“我也不是很理解,但是你也許可以去問一個人,不過在那之前,你還記得你有多久沒有和你的母親聯系了嗎?”

王維突然意識到,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只要自己的一句話,身為自己老媽的星火肯定會終止這場戰爭,而天界黑白小蘿莉的母親自己也曾經見過,如果自己去說和的話,肯定也是有可能的。地獄經過戰爭之後元氣大傷,更是不可能會勝利。

但是,具體的情況就是,自己竟然其實誰都沒問過!

“玲玲!”

王維看了赫莉一眼,然後立刻想到了一個人。

玲玲自從從虛空風暴回來之後就一直和族人在一起,王維完全想不到的是,玲玲竟然在虛空風暴之中還是一個公主的身份,回到虛空風暴帶整整一組皇家精靈衛隊來到這里。看起來人雖然不多,但是對于人口稀少之極的相位精靈來說,這已經是他們能夠提供的最高級別的援助了。

現在的王維已經回到了灰龍堡,整個灰龍堡再一次變的忙忙碌碌的,到處都是人,玲玲也變成了地下城的研究室之中。和幽影族相比,相位精靈可能科技的水平不是太高,但是他們去能夠在空間科技方面有非常突出的表現。

推開研究室的門,玲玲正在和一個他的同族爭論著什麼。看到王維過來,玲玲找到一個機會終止了這場毫無疑義的爭論。

“什麼事?”

王維有事都快寫在臉上了,玲玲當然能夠看出來。

“你還能和高森聯系上嗎?我想找到母親詢問一些事情。”

王維問。

“很抱歉,恐怕不行。你知道,上一次森森就說過,那是你們最後一次聯絡的機會。”

玲玲說。

“是麼,那太遺憾了。”

王維說著就要走。

“我猜你可能是要詢問關于位面戰爭到問題。”

玲玲突然開口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

王維很吃驚,但是也很高

“森森在離開之前曾經告訴過我,說你可能會來詢問這種事情,所以他之前叮囑我,要我對你說一些事情。”

玲玲說。

“你實在是太壞了,直接告訴我不就行了,他說了什麼?”

王維立刻感覺事情似乎還有轉機。

“他說,他很抱歉,他保證,人界會受到最小的傷害。”

玲玲說。

“這是什麼意思?”

王維瞬間瞪大了眼睛。

“位面戰爭不能避免,他說,即便是星火陛下也無能為力,位面戰爭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不但是深淵,還是地獄,還是天界,任何一個位面都不會停止關于戰爭的准備。現在深淵對地獄的戰爭就是位面戰爭的前奏,而迪魔高根來到人界也是對戰爭的准備。”

玲玲說。

“怎麼可能會這樣?”

王維徹底呆立當場。

“既然不能避免,那我做的這些,我做的那些東西還有什麼意義?”

王維眼眶抽搐著,似乎不能相信玲玲說的話。

“但是,森森在離開之前也說了一句話。”

玲玲來到王維跟前。

“他說,如果是你的話,也許會成為一個變數也說不定。”

“變數?”

“我是什麼變數?”

“他說,你的身上有別人沒有的一些東西,因為那些東西。你能夠改變別人,改變這個世界,甚至能夠改變多元宇宙的宿命。”

玲玲摸著王維的頭發,就像是一個長輩在安撫一個孩子。

“我做了很多,我甚至感覺到非常累,但是我依然沒有停止。因為就是我堅信我能夠讓一切都回歸和平,到那時今天你告訴我,我做的一切都是扯淡的,然後又給了我一個虛無縹緲的希望,你到底要讓我怎樣?”

王維郁悶的對玲玲大喊大叫。

“做你自己想做的,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你,你只要記住。你手中握著的,有深淵無數惡魔的靈魂,還有森森的靈魂,他們都相信你。”

玲玲溫和的說。

王維的身體猛的一震,他的雙眼重新煥發了神采。

“我的天啊,剛才我再說什麼?”

王維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我竟然在對你抱怨?這,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抱怨?”

突然,王維的眼睛瞪大了,他一把扯下了衣服,露出滿是黑色條紋的身體。

“你們,在影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