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四十六章 月神?

“我希望你能明確的告訴我,關于這場戰爭的一切,我們已經損失的太多,我希望我們之間能夠開誠布公。”

托爾金的老皇帝還保持一絲理智,心中的一個聲音告訴他,他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將面前那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女皇挾持,最終控制艾薩克。那個聲音說,是艾薩克害死了他的孩子。

但是理智告訴他自己,那只不過是那些蠕蟲的詭計而已。從醒來之後,老皇帝就沒有停止和那些蠕蟲之間的戰斗,他絕對不會屈服。

“我可以詳細的告訴你一切關于我知道的,對于阿拉貢的事情,我很難過。如果有任何事情是艾薩克可以幫助您的,我以女皇和我個人的身份保證,我一定會不遺余力的幫助您和您的國家。”

蒂娜說。

“那最好不過了,那麼第一個問題,凱恩在哪里?”

老皇帝直截了當的問道。

“他和阿拉貢當時都在戰場上,我想,如果現在阿拉貢在什麼地方,那麼凱恩應該就在什麼地方。”

蒂娜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卻沒有逃過老皇帝的眼睛。

“你的意思是說,他也沒有回來嗎?”

老皇帝試著問。

“迪魔高根太強大了,很多士兵只是因為看了他的樣子一眼就變成了瘋子,很難以想象站在他們面前的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敵人,但是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堅信,凱恩還活著。”

蒂娜說。

“是的,我也堅信阿拉貢還活著,可是現在我們要怎麼辦?關于這場戰爭,我們要如何進行下去?”

老皇帝到現在才注意到。關于這場戰爭,他竟然毫無頭緒,而軍事顧問又跟著阿拉貢去了前線,至今毫無消息,老皇帝竟然陷入了罕見的兩眼一摸黑的境地。

“其實。我和你地疑惑是一樣的。”

蒂娜歎了一口氣。

“凱恩將一切事情都自己解決了,而我竟然對前方的戰況一無所知,到現在,凱恩的契約生物沒有一個出現在國內,她們也沒有任何回應,我們現在能做的除了相信他還活著,正在為了這個世界之外,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蒂娜語速緩慢,但是能夠聽出她語氣之中地無奈。

“那麼,迪魔高根……”

老皇帝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他只是因為害怕失去兒子,一時頭腦一熱沖到這里,對于戰爭他知道的其實並不詳細。

“老實說,如果他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我們也許已經不需要在操心這場戰爭了。凱恩告訴我,如果這場戰爭失敗,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對迪魔高根投降。人類將不會有任何機會。”

蒂娜說。

“是麼,是這樣麼。”

老皇帝說。

“是的,他明確的這樣告訴我。”

蒂娜說。

老皇帝最終還是沒有得到他想要的任何信息,而看起來艾薩克也一樣,但是就和蒂娜說的那樣,在沒有得到他們死亡的確切消息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說他們已經死了。

太空之中,一顆巨大的球體靜靜地懸浮在那里,一面玻璃透鏡反射著太陽的光芒。而在透鏡之後,一張男人的臉正靜靜的看著前方藍色的星球。

“從前。我從未想過我能夠到這里來。”

王維目不轉睛的盯著那藍色說道。

“因為我知道的衛星無一不是需要經過精密地計算,小心又小心,謹慎又謹慎才能上到天空之中的。但是現在,我只要將它用龐大的能量打到太空之中,竟然就會有人來替我將衛星正確的放入軌道之中。”

王維回過頭來,對身後的那個女子說道。

“那並不比搭建一個積木難多少。”

女子微笑著說。

“是的,對你來說並不難,月神閣下。”

王維說。

這是太空之中的一顆小衛星,王維被相位精靈換相的位置就是在這里,也只有這里。才是能夠時時刻刻都盯住迪魔高根的地點。這里的空間很局促,卻被布置成了一個很溫馨地小房間,王維這幾天一直都住在這里。

眼前的女子就是月神,那個當初送給王維銀月魔網的月神,當王維失去契約感應能力之後。銀月魔網也自動消失了。但是和很顯然。他和月神之間的聯系並沒有完全消失。

“因為我一直都在看著你。”

月神說。

“你的視力真好,月亮和和地面距離這麼遠您都能看到我。”

王維由衷的羨慕。

“比你想象的還要好的多。”

月神沒有在意王維的貧嘴。而是微笑的承認了自己視力好。

“我猜你在這里這麼久地時間,知道的事情肯定會比我更多吧,我特地將我的指揮部安在這里,為的就是能夠聆聽到你的教誨哦。”

王維眨眨眼,做了一個精明地樣子。

“是地,我在這里真的是夠久地了。”

月神說。

“你應該知道,我是第一紀元的人類,我們擁有足夠大的力量,但是我們卻讓一種瘟疫變成了廢物,這不是我們能夠忍受的事情。于是,一些人開始聯合起來,他們嘗試著將人的力量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而我就是成果之一,但是研究出現了偏差,我的能量還是無法控制,我不經意之中施放出來的力量都會對周圍的人造成傷害。”

“于是,我選擇離開。”

“我離開,不是到那個地方,而是進入太空,我以為太空之中的寒冷和沒有空氣能夠殺死我,但是很遺憾,我直到進入太空才知道,我竟然擁有了神格。第一紀元的人類,是能夠聆聽到眾神聲音的人類,當我知道擁有神格之後我嚇壞了。但是一個神安慰了我,那就是月神。她用她無與倫比的慈祥和甯靜撫慰了我的狂躁,並且讓我在那顆小衛星上住了下來。從那天開始,我就成了月神,替月神閣下行使她的神力。”

“怪不得,精靈們崇拜月神,卻對我說月神不是月神。”

王維總算是搞明白了月神不是月神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的,那個偉大的存在一直伴隨在我身邊,一直到第三紀元開始。當第二紀元失敗,第三紀元開始之後,諸神都回到了神界,將這個世界完全留給人類自己,于是我便成為了唯一的月神。同時,我也按照月神的吩咐,一直都在關注著一些東西。”

月神指著王維胸前說。

“我?”“不,混亂之痕,那些二次元蠕蟲。”

月神說。

“從一開始,他們就是作為破壞者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二次元的他們幾乎無法用正常的方式殺死,他們甚至能夠啃噬位面障壁,讓他們進入別的位面。而最令諸神感到厭惡的是,他們對于生物精神的影響能力。因為在第三紀元之前,任何生物的精神都是介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存在,而諸神更是不例外。那些蠕蟲能夠輕易的影響第一和第二紀元人類的精神,讓他們變成徹頭徹尾的瘋子。”

“所以,到了第三紀元,諸神重新改變了做法。他們發現自然界的生物別那些蠕蟲影響的程度非常輕微,所以他們不在人為的影響人類,他們利用和人類親緣最相近的猴子來進化出新的人類,果然,這個舉動是正確的,那些二次元蠕蟲根本無法輕易的控制一個意志堅定的人,諸神已經獲得了第一階段的勝利。”

月神坐在沙發上,雙眼盯著王維。

“諸神的勝利我並不在乎,如果你真的一直都在注視則我的話,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這個宇宙的人,我只不過是我們那兒宇宙之中的一個倒黴蛋,被拋到這個世界來的,而我也想不到到底會在我的身上發生什麼。我說這些話的唯一目的就是,那位傳說之中的大意志,到底是出于怎樣的考慮,劍這個東西給我的?”

王維伸出他的手,三眼符文在閃閃發光。

“這件事,恐怕就是諸神也不知道。諸神在他們誕生之初,由于害怕他們將來有一天會有什麼人走向歧途,所以他們每個人都用子自己最純粹的意志創造了出了絕對意志,絕對意志是凌駕于諸神之上的,盡管她並不行使任何權利,但是他卻能夠對任何權利做出判斷,以幫助諸神校正錯誤。所以說,絕對意志為什麼會給你這個符文,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月神看似不經意的說,但是視線卻一直沒有離開過王維的手。

“你應該知道這東西所代表的含義吧。”

王維突然沉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