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四十五章 杳無音信

“疼嗎?”

伊莉丹小心翼翼的扶著王維的身體,甚至動都不敢動一下。

“不疼……”

王維嘶嘶的抽著冷氣說。

“疼死活該,沒人心疼他!”

露娜眼角帶著淚水,一邊說著狠話,一邊在扶著王維,幫助他喝泉水。

“疼死了,肯定會有人心疼的。”

王維強忍著劇痛,對露娜開著玩笑。

“還說!”

露娜抬起手來,卻輕輕的落在了王維的臉上。

“如果你死了,我們要怎麼辦。”

“所以,我活著回來了,而且,還帶了我們最需要的東西回來。”

王維努力的抬起手來,剛剛恢複了活動能力的手臂還有些不自然的顫抖,但是出現在王維手中的卻讓露娜瞪大了眼睛,那些都是一些不規則的金屬碎片,碎片不知道是由什麼材質形成的,上滿滿是斷斷續續的花紋。

“蘇哈拉斬神劍的碎片,你就是為了拿這個?”

露娜一把抓起那些碎片,用力的扔了出去。

“誰在乎這些東西?我只在乎的是你!去他的戰爭!去他的迪魔高根!去他的全人類!他們的死活和我們有什麼關系?我們不要在這樣了,我的心已經快要無法承受了,難道你這是在考驗我對你的哎嗎?王維?如果你這樣,我求求你了。請不要在繼續下去,我已經受夠了這種提心吊膽。讓迪魔高根去統治世界吧。我們離開這里,哪怕是躲到虛空風暴之中去也行!”

露娜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王維地計劃她也是參與者之一,他很清楚王維為了這場戰爭都做了哪些准備,但是到了這種時刻,她突然知道了,她需要的不是所謂地勝利,她只是需要自己的愛人能夠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而已。

“你在說什麼呢?小傻

王維抬起手來,摸了摸露娜滿是淚痕的臉,又摸了摸一旁哭的不成樣子的伊莉丹的臉。然後伸出手去。一共十片不規則的碎片在從周圍聚集在他的手中,融化,變成了一個金屬球。王維將金屬球放到露娜的手中。

“一切都已經開始了,沒有什麼能夠讓我們結束,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們,不是嗎?”

王維猛地站了起來,渾身的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米婭。”

王維出聲對一旁低頭不語的相位精靈問道。

“什麼?”

一直都是鬼靈精怪的米婭這個時候出奇的安靜。

“這些東西如何?”

王維指著渾身黑色地條紋對相位精靈問道。

“不是親眼看到。我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也會出現二次元生物,不過你放心好了,在相位精靈的換相面前,他們是絕對沒轍的,之前在他們附在你身上之前我們就一起來為你換過相,然後經過剛才的激烈換相,那些二次元蠕蟲現在肯定尋找哪個是真正的你呢。”

米婭笑著說。

“那就好,我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這些蠕蟲的力量增強了艾米麗的精神感應能力,但是我還是會擔心他們會對周圍產生影響。所以。艾米麗。”

王維自言自語道。

“你最好隨時看著我點,如果我出現了什麼問題,立刻告訴我,我必須馬上知道。”

王維說。

迪魔高根來到了這個世界,前線部隊全軍覆沒,這種情況竟然會發生,事情完全變的不可預料起來。

由于伊凡塞斯地爆發並不是徹底將所有不對都卷入其中的,所以很多人都目睹了這件事的發生。伊凡塞斯爆炸之後,恐怖的能量風暴席卷了一切,包括前沿的所有部隊。其中就包括托爾金剛剛登基的皇帝,那位才當父親不久的阿拉貢。

參與的部隊在目睹了迪魔高根的降臨之後,很多人都因為恐懼而精神崩潰。倒不是那些士兵真的膽小,只是因為迪魔高根地能力,凡是看到他巨大身影敵人都會陷入到深深的恐懼之中。而恐懼到了極點。精神機會崩潰。

托爾金的老皇帝這幾天一直都感覺到陣陣心慌,前幾天那場大地的震顫完全都不像是正常的地震。而遠方地能量大爆發更是讓他感覺心神不甯,仿佛什麼事情即將發生一樣。但是他相信自己地兒子依然還活著,他相信阿拉貢將會戰勝一切困難,他相信。

能量的干涉讓他和前方完全失去了聯系,他除了知道部隊已經全部撤回國內之外,他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隱隱地有些不安。幾天之後,前線的部隊終于全部回國,軍官們在邊境上安頓好士兵之後立刻回到國內。

一聽說前線的人回來,老皇帝喜出望外,但是令他感到疑惑的是,前來的人並不是他的兒子阿拉貢。但是他並不擔心,因為他知道前面的事情肯定是沒結束的,他只是認為阿拉貢還在忙,因為通訊不暢所以才會派人回來。

可是,當見到前線的幾位軍官之後,皇帝心中越發的不安了。

“臣……”

“免禮!告訴我你知道的一

皇帝急急的打斷了那個軍官的話,從他身上的徽章看起來,他並不是一個很高的官階。

“是的陛下!”

那位軍官詳細的描述了從戰爭開始,人類軍隊的努力,對魔鬼們的轟炸,前線的告急,魔鬼們的破釜沉舟,最終艾凱恩動用磁暴轟擊伊凡塞斯,造成伊凡塞斯爆炸,迪魔高根趁機突破位面障壁,來到人界。在還保持正常的軍官帶領之下,托爾金的軍隊撤回到了國內,然後那些軍官就將整個事情對他們的皇帝完整的報告了一番,其中就包括了伊凡塞斯的爆發,迪魔高根的降臨,皇帝的失蹤,以及,迪魔高根最後對王維喊的那句話。

“你是說,前方,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老皇帝感覺有些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不,陛下,我們無法進入迪魔高根的范圍之內查看,我們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生死!”

那位軍官堅定的說。

“看你的職務,也只是一個百夫長而已。你的上級呢?”

老皇帝似乎不死心。

“很遺憾,陛下,我的上司已經失蹤了,他和阿拉貢陛下都一直堅持在前線。”

那位百夫長說。

“你說什麼?阿拉貢也在前線?”

老皇帝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一把拉住那位軍官的衣服領子,瘦小干枯的身體竟然將白扶著提離了地面!

“是的,陛下。阿拉貢陛下也在前線。”

軍官小聲說,聲音開始哽咽老皇帝甚至不知道應該如何運用措辭,他甯可相信自己的兒子是下落不明,也不相信阿拉貢發生任何意外。

“是的,阿拉貢陛下他,下落不明。”

那位軍官立刻回答道。

“下落不明,下落不明?”

老皇帝松開對方的衣服領子,頹然的坐回到皇位上,他伸出手去輕輕晃動了幾下,示意那位軍官可以離開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才剛剛醒來,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阿拉貢會下落不明?”

老皇帝喃喃自語。

“可憐的老人,多麼可憐的人呀,你失去了很多東西呢。”

一個聲音用老皇帝的嘴發了出來。

“該死的混蛋,是你們,是你們奪走了我的兒子!”

老皇帝憤怒的一拳砸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絕對不是我們,親愛的皇帝陛下,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呀,放棄你那堅定的意志吧,老人,你已經很累了,你一進失去了你的兒子,如果你還這樣堅持的話,你早晚會失去一切的。”

那個聲音說。

“我的兒子,阿拉貢,我的兒子!你奪走了他們!我已經失去了一切,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失去了,你們這些白癡!”

老皇帝喃喃自語,然後,他站起身來,緩緩的走向後方,他不相信阿拉貢已經死了,那位士兵說的很正確,阿拉貢只是暫時失蹤而已,他並沒有死。老皇帝知道,事情暫時還有希望。

但是他現在需要和艾薩克的女皇蒂娜談一談。

同樣撤回國內的還有艾薩克的軍隊,報告事情的軍士基本上說的和托爾金的同行是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就是,失蹤的那個人不是阿拉貢,而是凱恩。但是蒂娜女皇的反應和托爾金老皇帝完全不同,這位女皇似乎比想象之中的要堅強的多,至少這一次,她沒有任何多余的舉動,只是對回國的士兵進行一系列妥善的安排,便沒有了下文,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前方發生的事情,已經遠遠超過了她,作為一個女皇現在能夠管理的程度。

但是她沒有下文,不代表同樣遭到巨大損失的托爾金沒有下文。幾乎在士兵回國的第二天,托爾金的老皇帝就帶著他的親衛隊來到了艾薩克皇城。蒂娜女皇親自在皇室會議廳接見了這位托爾金前任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