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四十四章 碎片。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凱恩!看看你的周圍,看看你的眼前!”

迪魔高根一把將王維低垂的腦袋舉起來,看著迪魔高根的背後。

在原本光禿禿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個圓球,仿佛生物的卵一樣,那些卵伸出很多觸須到地下,能量幾乎以肉眼可見的方式從地下被抽上來。而從天而降的雷電在碰到那些圓球之前就消失了。

“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磁暴的力量的確偉大,甚至連我都不想直接抗衡,但是空間扭曲的力量,能夠輕易地阻擋你的雷電,因為我將你的攻擊扭曲到了地獄之中!利用熔岩的能量,我能夠重塑魔鬼,他們將會是我最忠實的努力,他們將不會有任何人能夠抵擋,他們無堅不摧,無所不能,人類將會被他們殺死!你明白這句話是設麼意思嗎?如果人類被殺死,你所作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迪魔高根幾乎在王維的耳朵一旁咆哮著。

“太有趣了…你在擔心我…狒狒…”

王維低下頭,看著那張暴怒的臉。

“你在擔心我,你擔心我的死亡會讓你剛剛獲得的力量失敗,你在擔心我的死亡會造成召喚的失效,你擔心我的死亡會讓那些二次元蠕蟲重新掌控局面,你擔心我的死亡,甚至會影響到你已經獲得了我名字的你王維的話突然流利了。

“所以你要我活著,你需要我的名字,我的契約來維持你現在所作的一切;你需要我活著,因為你擔心我死後你將無法像之前那樣控制二次元蠕蟲;你需要我活著,因為我們的生命聯系是如此的緊密,以至于當我死去,王維,這個名字的真正擁有者會帶著你這個假擁有者一起死去。”

王維冷眼看著迪魔高根。

“我會這麼做麼?迪魔高根?”

王維在問對方,也像是在問自己。突然。迪魔高根笑了,他捂著自己地臉,笑的十分詭異,伴隨著他的笑聲,整個空氣都跟著震動,地面上的石頭都不斷的被崩裂。

“你會這樣做的,凱恩,因為我就是你,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就好像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情一樣。”

迪魔高根突然正色說。

“你錯了,狒狒,你不知道我的事情。還有很多。”

緩緩地,一道綠芒將王維的身體罩住,將他徹底保護起來。s

“這是什麼,意志力的一種?”

迪魔高根不屑地控制一把斬神劍刺向王維。但是巨劍砸碰到王維之前就徹底崩裂成了碎片。迪魔高根親眼看到巨劍在即將刺中王維的瞬間緩了一下!

“你說過,和我有關聯的契約是無法攻擊我的。”

王維臉上帶著微微地笑容,仿佛重傷地不是自己。

“那有如何,凱恩,你真的以為你可以安然的離開這里嗎?”

迪魔高根身邊剩下的三把巨劍同時閃耀起詭異的光芒,同時刺入迪魔高根的身體之內!

“你是真的王維,而我不是,他可以攻擊我。”

迪魔高根將三把劍緩緩的拔出身體,鮮血在劍身之上蜿蜒。扭曲,紅色的氣體如同蒸汽一般生疼,在劍身身上凝結成文字,布滿了整個劍身!

“但是,如果是我自己攻擊我自己呢?”

嗡!

三把劍在空中合成了一把。然後劃破空氣。劃破綠色地光芒,直接刺入了王維的身體。

砰!

劍變成了碎片。王維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胸口。在那里,狒狒的頭像正在詭異地微笑著,而傷口竟然就直接在狒狒地頭像的嘴部位置,現在仿佛是狒狒張開了血盆大口,在嘲笑王維一般!

“我在攻擊我自己,但是,身體確是你自己地,而且,人類的心髒是在這里,對吧?”

迪魔高根指著王維的胸口說。

“讓我看看,你用你的意志力阻擋了心髒的出血,但是那不能阻止很多時間,你的心髒現在已經沒有辦法跳動,如果你不趕快喝點月神泉水的話,恐怕你就會死在這里。你很強大,你不應該把你的生命浪費在我的身上,至少不是這種毫無意義的是事情上,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無意義的事情。所以,我最後一次問你,你到底同意不同意我的建議!?”

顯然,迪魔高根快要失去耐心了。

“我。。。”

王維張嘴到一半,突然抬起頭看著天。

“我感覺,我要說再見了。”

王維突然笑了出來。

“難道你要告訴我說,你打算在我的眼前消失嗎?”

迪魔高根不屑的說,盡管換了一個樣子,但是迪魔高根依然是迪魔高根,王維不懼怕他,是因為王維現在已經算是半個迪魔高根了。卻並不代表他的力量已經消失了。在他的身體周圍數百米的之內,能量的一舉一動都根本無法逃過他的觸感,任何生物看到他都會從心底泛起深深的恐懼,而這種恐懼是發自內心的。他的能量觸覺更是能夠察覺哪怕是一個螞蟻移動的時候產生的能量,他不相信王維就能夠這樣離開。

更何況,他已經繼承了那個人的名字,他剝奪了他的對契約的感官,他沒有辦法獲得契約的任何加成,他獲得的靈魂能量比起他來什麼都不是。是的,迪魔高根,我現在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感謝你陪我聊了這麼久,但是現在,我不得不說,再見了。”

王維微笑著說。

“你打算如何離開呢?”

迪魔高根好笑的問道。

“和你想的一樣。”

王維高喊。

玲玲!換相!

話音一落,原地的王維渾身突然高速閃爍起來!迪魔高根立刻發覺的事情都不對勁,磅礴的能量瞬間就朝著閃爍之中的王維壓了過去。但是地面瞬間出現了一個無底的大坑,而閃爍之中地王維卻沒有任何反應!

“相位精靈?怎麼可能?一個相位精靈絕對不能做到如此高速的換相!”

迪魔高根瘋狂的用能量轟擊著王維的位置。但是都如同石沉大海,王維的閃爍速度變的更快了!

“不!不!這不可能!你們不能帶走他!”

迪魔高根身體轟的一聲變成了原來的樣子,龐大的軀體帶著無盡地威壓,唯一的狒狒腦袋張開大嘴噴出了恐怖的能量,能量劃過地地方,岩石都變成了氣態!

但是,當能量劃過的時候王維卻已經消失了,而出現在迪魔高根面前的卻是一個滿臉微笑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背後帶著七彩地翅膀。好奇地看著迪魔高根。

“你好,狒狒,我是米婭。是一個相位精靈哦。”

米婭給迪魔高根做了一個淑女禮,在如同山岳一般龐大的迪魔高根面前,米婭小的如同一顆米粒一般,但是迪魔高根還是立刻揮出了自己的觸手。

“這樣對一個淑女是不好的哦。”

米婭微微一笑。然後整個人突然消失在契約光環之中。

巨大的觸手砸中地面。將地面砸出了恐怖的溝壑,但是迪魔高根知道,他們都消失了。

“凱恩!”

迪魔高根狂吼一聲,遠方的一座小山丘竟然在他的狂吼之下瞬間崩塌!

“你可以離開,因為我無法殺死你,但是我卻能夠讓你乖乖地成為我的奴隸!你知道我要如何做嗎?我會殺死人類!你拼命保護的那些廢物!一個一個的,用最殘忍的手法!我會讓他們地死亡也充滿痛苦!我會讓人界永無甯日!”

巨大地身影狂亂的吼叫,地面一次次地在開裂,熔岩四溢。

王維虛弱的躺在地上。周圍一圈比他還虛弱的相位精靈。

“你瘋了,你絕對是瘋了!”

玲玲靠在牆邊上,沉重的喘著粗氣,她甚至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而周圍其余的相位精靈比她還慘,有很多甚至都暈了過去。

“這不是回來了麼?”渾身都是血的王維苦笑著看著玲玲。

“幸好我及時從虛空風暴之中回來。如果我再晚回來一分鍾。你就要被那個混蛋給絞碎了!”

玲玲努力想要撐起自己的身體,但是幾次嘗試都失敗了。

“我對你很放心的。”

王維笑呵呵的。一直保護著身體的綠色光芒卻突然變的暗淡了起來。

“我說,如果你們再不出來,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王維突然不知道對誰說道。

“死了也活該!”

露娜淚眼婆娑的冒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瓶東西,顯然,那是月神泉水。

“這東西只能治療你身體的傷勢,但是攻擊你的是蘇哈拉斬神劍的碎片,他會傷到你的靈魂!”

露娜心疼的摸著王維渾身的傷口,嘴唇之上毫無血色。

“沒關系,過幾天就好了。”

王維笑嘻嘻的說,喝下月神泉水之後,渾身的傷口開始緩慢的愈合,王維皺著眉頭,顯然在忍受非常強烈的痛苦,傷口愈合的過程是就是肉體重生的過程,神經重新完成一次從斷裂到重新接續的過程,疼痛甚至遠遠超過傷口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