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三十八章 信

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肥皂泡被針刺破了一般,金字塔的能量將原本穩固異常的伊凡塞斯能量體系擊潰了,不穩定的能量亂流開始形成,巨大的引力開始向著中間彙聚,一些還沒有踏出能量體系的魔鬼們再也無法移動一步,而已踏出能量體系的魔鬼們則被力量給拉了回去。

同時被拉向能量體系的還有人類,士兵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看到魔鬼們被拉走,他們很高興。但是,還沒等他們歡呼出來,他們就發現,災難才剛剛降臨在他們的頭上。

無數年來,從來都沒有有過任何變化的伊凡塞斯能量體系,開始膨脹了。

由于有灰龍山脈磁暴亂流的存在,能量體系無法向後方移動,前方則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人類大軍。人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拉向能量之中,他們的身體就如此詭異的附在空中,無法說話,無法移動,甚至無法呼吸,阿拉貢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知道事情已經無法避免,自己最壞的預料終于出現了。

“陛下!請離開!”

一個戰士跪在阿拉貢的身邊喊道,皇帝失去的是他的左手,而他右手的空間戒指之中有一枚九階的傳送卷軸,足以幫助阿拉貢脫險,戰士們已經看到了危險,他們不希望這位和他們並肩作戰的皇帝死在這里,一個好皇帝,有一個皇帝應該去的地方。

阿拉貢不是感情用事的白癡,戰斗地時候他沖在前方。當發生這種不可抗拒力的時候,他要做地不是用自己的生命來證明自己和戰士麼呢同在。他要做地是離開這里,並且為那些戰士們報仇。

“陛下!請離開!”

越來越多的戰士們都跪了下來!能量體系膨脹的速度已經遠遠超過黑色武士的飛行速度。他們已經來不及跑了,但是皇帝可以,只要他拉開那枚卷軸就可以。

阿拉貢看著周圍的戰士們,然後又看了看被吸入了能量之中的那些人,他堅定的從戒指之中取出卷軸,然後打開。

但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能量就將一切都席卷了進去。

“我的孩子,我想,你的死亡是值得的。至少你見證了混沌來臨前地壯麗。”

遠在托爾金,皇宮之中,老皇帝正坐在屬于自己的花園之中,他喃喃自語,臉上帶著明顯的喜悅。林雷但是很快,他的臉上有充滿了悲傷。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找到我,你已經折磨我的心靈這麼久了,你到底想要什麼!”

皇帝像是一個無助的老人一般,對不知道什麼東西喊道。

“我們需要的是混沌。皇帝陛下,我們誕生自混沌,自然要回歸混沌。阿拉貢不能碩士死亡,只能說是他已經回歸了混沌之中。”

皇帝的臉上又帶著一副喜悅。

“不,我不要混沌,我要我的兒子!我的孩子!我地阿拉貢!”

皇帝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但是卻又重新坐了回去。

“你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我們折磨了你的精神這麼多年你都沒有屈服。卻因為你的孩子死亡而放棄了一切抵抗,人類果然是一種滿是缺點的生物。影響你們的思維真的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情,但是很遺憾,我不能繼續和您分享這份愉悅了,因為您現在必須要安慰一個滿是哀傷地人才行。”

阿拉貢的妻子。那位精靈抱著孩子來到花園。來到老皇帝眼前,老皇帝抬起頭來看著那個精靈的眼睛。

“阿拉貢。離開了我們。”

精靈說,她的聲音平和,聽不出來有任何的哀傷。

“是地,我也感覺到了。”

老皇帝說。

“在他離開地時候,他曾經就預感到了這樣一天,所以他留了一份東西給我,讓我在他離開之後交給你,我想這正是時候了。”

精靈說。

“我,似乎沒有看到你的難過。”

皇帝突然問道。

“精靈不會因為死亡而難過,因為難過也不能讓他重新回到我地身邊,精靈只會做一件事情。”

阿拉貢的妻子看著皇帝的眼睛說。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精靈優雅的對老皇帝行了一個禮,然後離開了花園。老皇帝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他不會找到真正的敵人,也不會知道真正的敵人就在他身邊。”

老皇帝拆開了那封留給他的信。

“父親,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相信一定是因為我不在了。非常抱歉我用這種方式和您交流,從我的小的時候您奇偶教導我要做一個敢作敢當的人,但是我想還是通過這種方式來說出我想說的話來吧。”

“寫這封信的時候,我不知道應該如何下筆才好,不過我總有幾件事情想要說一說。自從父親醒來之後,我就一直感覺到父親似乎有什麼地方變的不一樣了,仿佛不是之前那個人一般。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您剛剛醒來的緣故,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卻發現,您的確和以前不太一樣了。以前的您從來都不以一種培養敵人的地位模式去思考事情,您總是將每個人當作敵人來定位,但是卻總是將每個人當作朋友一樣來對待。但是現在的你卻將每個朋友當作敵人一樣。”

“也許我說的不對,但是既然我已經不在父親身邊了,那麼父親肯定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頭疼的,所以我認為其實我也是多慮了,我想,父親也不會因為這種事請而責怪我吧。”

“再有就是關于我們的信仰,正義與裁決之神的事情。自從老師死後,我們似乎一直都陷入了一種極端憤怒的情緒之中,但是卻忘記了思考一件最重要的問題,那些信仰是我們最重要的嗎?神不會給我們任何回應,那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我還是因為神殿之中的那個聲音而感到無比的興奮,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想著成為一個救世主,受到世人敬仰。可是到頭來,我們根本什麼都得不到,也許,我們的信仰原本就是一種錯誤。”

“既然我不在了,那麼父親就會重新成為托爾金的皇帝,我相信父親將會是一個好皇帝。但是有一件事請一定要聽我的,那就是對艾薩克的態度上。一直以來,艾薩克,尤其是灰龍堡的那個男人對托爾金一直都是毫無保留的付出態度,這種態度會成為兩個關系發展最好的契機,尤其是在戰後(我是說如果勝利的話),艾薩克和托爾金將會成為世界的兩級,唯有我們之間相互依存,這個世界才會重新恢複成以前的樣子。請父親不要在敵視灰龍堡的凱恩了,那個男人是個好人,你只要給他一些恩惠,他肯定就會對你有更大的回報的。”

“最後,送給寄居在我父親體內的另外一個人。我不清楚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也不清楚你到底要做什麼,但是,我相信,你的任何預謀都不會得逞。”

信就到這里,信件的最後一句話卻令老皇帝眉頭緊鎖。

“這麼說,你的寶貝兒子已經發覺了我的存在,但是他到底是怎麼發覺了?他甚至都沒發覺他最尊敬的老師有任何異常,又怎麼會發覺我的存在?”

老皇帝說在這里,突然發覺一滴水滴落在信紙上。

“哭了?這就是人類能過做到的所有事情嗎?”

老皇帝摸著自己眼角的淚水,哈哈大笑。

“不,你這混蛋,朕是托爾金的皇帝,朕絕對不允許你這種怪物操縱朕的身體,給你我滾出去!”

皇帝突然一頭撞在了桌子上,大理石拼接而成的桌子竟然被皇帝一頭撞碎。

“意志力突然變的堅定起來了?這也是人類的能力嗎?”

皇帝喃喃自語,突然身體猛的一震,然後他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

“回來了,我的身體回來了!”

老高皇帝剛要激動的喊,卻看到手中的信,他立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人類總是喜歡將一切都攬在自己身上,尤其當這件事和你沒有任何關聯的時候。”

皇帝張開嘴說說道。

“你這個混蛋,不要用我的嘴說話!”

老皇帝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突然,一個侍衛跑了進來,報告說,剛剛離開的精靈,竟然抱著嬰兒,搶了一頭獅鷲離開了皇城,往艾薩克的方向飛去了!

“好,離開的好,離這里遠遠的!”

老皇帝高興的說道。

“任何人都無法逃避混沌的到來,任何人都不行。”

“你錯了,你這個白癡,我是托爾金的皇帝,我會告訴你,一個皇帝是如何將你從我的身體之中趕出去的!”

老皇帝一邊說著,一把將自己的衣服給脫掉,露出滿是黑色條紋的身體。

然後他拿著一把水果刀來到水池邊,對著自己腹部的黑色條紋就割了下去!然而,就在他下刀子的時候,黑色的條紋卻移動了地方,老皇帝一咬牙,竟然直接對著一大片肉割了下去,這一刀下去,將近把十公分的肉都給切掉了,但是黑色的條紋竟然還浮動在血肉模糊的傷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