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三十二章 魔鬼的准備

王維在觀察對方,對方也在觀察王維。

“這就是將我們原本的加護打亂,將我們的部隊一路逼回到伊凡塞斯的凱恩?”

凱斯賓看著對面正在和幾個老熟人悄悄話的男人,對一旁的手下問道。

“是的,大人,他正是凱恩,我曾經和他打過交道,他的精神防備非常強,如果再加上菲莉絲在身邊,我想我們的精神影響可能不會奏效。”

另外一個大魔鬼說道,他就是曾經送給王維無數財寶的那個魔鬼。

“誰說我們要用精神暗示了。”

魔鬼凱斯賓微微笑了笑,露出一排鋒利的牙齒。

“他知道我們會和他談判,而我們也知道他肯定回來,那個男人拖延了這麼長的時間同時還將我們的計劃攪亂,也就是說,他非常清楚我麼要做什麼。我們根本沒有必要在做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們只需要將我們該說的說完,該做的做完,剩下的,交給迪魔高根陛下去做就可以了。”

魔鬼凱斯賓抬起頭,正好看到對面那個男人對自己露出了一個相當友善的笑容。

“真是一個危險的男人。”

凱斯賓說。

“如果說道個體的危險性,您肯定要比我強的多,大領主閣下。”

王維在對面說道。“對于魔鬼和人類的差異來說,您說的是事實,但是從實際情況看來,當金字塔和火炮出現在戰場上之後。我們就不得不承認您比起魔鬼來更加危險了。”

凱斯賓以一種近乎與溫文爾雅的語調說道。

“多謝您地誇獎,這也是被你們逼得,要不然人類滅絕了,我可怎麼辦。”

王維說的好像是人類滅絕和自己無關似的。

“其實我也不喜歡戰爭。但是您知道,這是迪魔高根陛下的命令,我作為屬下只能去執行。幸好地是,陛下也發覺了戰爭對誰都不好,及時讓我們結束了這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

凱斯賓說。

“他老人家正善解人意。”

王維說。

“讓我們進入正體如何,既然我們坐在這里,就不要浪費大好的時間。”

凱斯賓看來還很務實。

“這自然最好不過。”

王維說。

從頭到尾,阿拉貢就聽著兩個人之間的對話,他和他身邊的智囊沒說一句話。

“這是我們起草的部分文件,請您看一看。”

凱斯賓讓一個大魔鬼叫過來一份不是很厚的文件。

“停戰。撤軍,大量的賠償,很符合魔鬼們的一貫風格。但是您不覺得少了些什麼,不准確的說應該是多了點什麼嗎?”

王維粗略了看了看文件地內容,然後將文件整理好放在一旁,看著凱斯賓的腦門子問道。

“多了什麼?”

凱斯賓問道。

“你們。”

王維指著凱斯賓說。

“魔鬼,從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你們也不屬于這個世界,而現在,你們把一切都寫在了這上面,唯獨少了一樣讓我們最高興地東西。你們為什麼還在這里?”

王維慢慢的說。

“這不是你我能決定的事情,位面戰爭即將到來。地獄位面首先鏈接到了人界之上,我們是魔鬼,我們自然要為即將到來的位面戰爭做准備。”

凱斯賓說。

“這個理由還真牽強,位面戰爭里面有人類什麼事?”

王維看著這位大領主問道。

“我很遺憾,但是我沒有辦法解釋。因為這是命令,如果非得要責怪,這只能說是異常在錯誤時間,錯誤地點,發生的一場巨大的錯誤。我們願意承擔責任。甚至還願意幫助人類進行家園的重建。但是你們肯定不會同意的,不是嗎?”

凱斯賓說。

“我們當然不會同意。我們甚至也不希望你們繼續出現在我們眼前。”

王維說。

“所以,讓我們回到談判桌上來,繼續我們的事情吧,一切都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

凱斯賓說。

“所以,我覺得還是讓我們結束這場無聊地談判吧。”

王維說完,竟然站起身來走了!

阿拉貢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甚至不清楚為什麼這個人突然離開座位,但是他知道,他絕對不能自己坐在這里和魔鬼談判,因為他愈發的感覺,自己似乎有許多事情完全不知道。

“他們離開了,大人。”

一個大魔鬼提醒還坐在那里的凱斯賓。

“我看到了。”

“我們是否也應該離開?大人?這里太危險了。”

魔鬼對遠方的那座金字塔顯然十分忌憚。

“是的,我們暫時離開,有趣地男人,到現在你還在拖延時間麼?還是,你已經發現了我們的迫不及待?”

凱斯賓收起了臉上的淡然,當他轉過身去的時候,他已經變得嚴肅無比。

“結構怎樣?”

他對另外一個大魔鬼問道。

“還是和之前的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那個大魔鬼說。

“伊凡塞斯地生物以由于收到地獄氣息地感染,也變得狂躁起來。但是他們顯然不會加入我們的行列。灰龍山脈上地磁暴亂流也許只有迪魔高根陛下才能抗衡,金字塔的威力連我都不敢小看,遠程火炮地范圍甚至能夠覆蓋整個伊凡塞斯全境。一切的導火索,最終還只是握在那個男人的手里嗎?”

凱斯賓皺著眉頭說。

“恐怕是這樣。大人,如果他一直拖延下去,僅僅通過他們的炮兵陣地不斷地對我們駐守的地方進行轟炸,同時還有那些不死的伊凡塞斯生物攻擊。我想我們甚至可能會無法完成我們的任務。最近我們的召喚法陣一直都被火炮籠罩之中,有幾次差點傷到了法陣本體。”

那個魔鬼說。

“竟然將魔鬼逼到了這個份上,那個男人,還真的不簡單。”

凱斯賓突然笑了。

“但是,他絕對不會這樣做的,無論是為了他自己,還是為了他的世界,他都不會這樣做。因為最了解那個男人的,還是迪魔高根陛下啊。”

“你為什麼突然離開?”

阿拉貢對王維問道,他不想做任何猜測。反正他猜測也是錯的,還不如直接虛心求教算了。

“人類已經占據了優勢,魔鬼已經沒有了退路。主動權在我們手中。我只不過是不知道魔鬼還有什麼後路,我才不相信他們會這麼簡單地來和我們談判,所謂談判的藝術,即使捂住自己的底牌去掀對方地底牌。既然有大好的主動權在手,我們為什麼還要浪費掉呢?”

王維說。

“我對我的士兵們保證過,他們絕對能夠回家過年,我希望他們能夠回去。”

阿拉貢突然說。

“放心好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王維說。

聽到了這句話,阿拉貢變得更擔心了,因為王維沒有給他任何正面的保證。

深夜。一個巴掌大的黑影從伊凡塞斯邊境之上悄悄摸了出來,然後一直悄悄來到人類陣營之中。

“我敢打賭,魔鬼們的日子絕對不好過。”

被扔到桌子上的寫字板叉著腰,一副領導的態勢。

“土著的們地進攻變的越來越激烈,一次次的死亡和地獄氣息讓他們變的很瘋狂。進攻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我們也能感覺到魔鬼滿變的有多麼煩躁,他們試圖請請求停戰也是有原因地。”

寫字板上面全息的人形消失,變成了一個形狀,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正圓型的競技場。

“這就是魔鬼們法陣。還記得一開始我告訴你們關于這個法陣有多麼大的事情嗎?現在有結果了。則個法陣在地面上只不過是最外延的部分。每一層台階都在地下修建,一直延伸到地下接近五百米地深度。而中心地空間你們猜是什麼?”

寫字板故意賣了個關子。

“除了地獄裂隙,我想不到別的東西。”

王維說。

“猜地沒錯,正是地獄裂隙。那些地獄裂隙我敢打賭絕對不是所謂的空間鏈接產物,而是迪魔高根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他現在要做的只不過是將所有的地獄裂隙全部重合在一起,安置在那個召喚陣的最下方。一靠近那里,我幾乎能夠感覺到鋪天蓋地而來的空間擾動,仿佛一切都被撕裂一般。但是比起那種擾動,更加強大的卻是伊凡塞斯的能量,強大的能量將所所有地獄裂隙的能量都壓制在一起,讓魔鬼們能夠輕易的的將裂隙重疊,而不至于崩潰。但是也有了一個大麻煩,伊凡塞斯的能量實在是太穩固了,他們根本無法將法陣運行起來。”

寫字板說。

“于是,有趣的事情就要發生了,那些家伙沒有辦法,只能向人類求助。還真是諷刺。”

露娜說。

“豈止是諷刺,簡直就是惡搞了。”

王維總結。

“那麼,我們繼續拖延?”“拖延不拖延,對于我們現在來說其實都沒有任何意義,其實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到底做做好准備了沒有。”

“准備?”

露娜看了看伊莉丹,伊莉丹看了看赫莉,赫莉看了看菲莉絲,菲莉絲看了看耶利拉。

小玉,塞娜,云雀,貝拉,艾米麗陸續從契約空間之中出現,她們相互看著。

“我們已經准備了很久,我想,只要你命令,我們隨時都可以行動。”

露娜說。

“那我們還說什麼?一切都已經准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