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三十章 威力初現

無論如何,這些火炮的成本比起直接燒國庫的燃晶大炮要便宜的多,甚至到一種便宜到離譜的地步,這些大炮發射的炮彈本身就是金屬和礦石的產物,而從那個男人有意無意透露出來的情況看來,這些東西似乎已經可以大規模生產,根本就不值錢。相比較起來,盡管威力比起直接引爆魔晶的燃晶大炮要小的多,但是造成單位傷害的發生成本甚至連燃晶炮彈的一個零頭都不到。

如果可能的話,阿拉貢也非常希望能夠得到這種火炮的資源,甚至是能夠直接想辦法自己制造火炮和炮彈。但是阿拉貢知道,這東西不是那麼好制造的,尤其是那些絕對圓形的鋼鐵炮管,無論是形狀還是強度都絕對不是眾所周知的矮人能弄出來的,即便是在冶金方面有獨到之處的凡爾納也沒有辦法做到如此精致的工藝。只有艾薩克,換句話說,只有那個男人才有如此的冶金工藝。

更別說那些制造精良的炮彈了,和之前火炮巔峰的空心圓球炮彈比起來,新的炮彈看起來就是一個放大版的精靈步槍子彈。年前,那個男人剛剛發明了精靈步槍之後,托爾金就對戰場上遺留的彈頭和彈殼進行了仔細研究,結果表明那個時候艾薩克的冶金制造工藝就遠遠超過了別的國家。而那個時候,阿拉貢就開始懷疑,這東西巨大化之後會不會變成一顆炮彈,而現在,那個時候的懷疑變成了現實。

制造肯定不可能,那麼能不能得到一部分呢?

但是王維在見到阿拉貢之後一句話,就將阿拉貢的所有話都堵住了。

“如果可能的話,我真希望魔鬼入侵的晚一些,這樣我就能將所有艾薩克的軍隊都裝備上這些新式火炮了。”

這句話的潛台詞很明確,那就是說,現在艾薩克本身自己還不夠用,你就別看到什麼好的都想要什麼了。

想想自從開始以來。托爾金從艾薩克方面得到的好處,阿拉貢還真的抹不開臉去和王維要火炮,但是現在地情況不同,阿拉貢縱不能看著鄰國的士兵都遠遠躲著開炮去了,而自己的士兵們卻到前面拼刀子吧?

這個時候。艾薩克非常大方的贊助了托爾金整整兩千門燃晶大炮,當然,這些是沒有炮彈的。在之前地戰爭之中,由于戰爭強度過大,托爾金的燃晶大炮損耗非常高,這種幾乎無法修複的東西想要重新制造必然會消耗更多的成本,而艾薩克順理成章的將自己淘汰下來的大炮都交給了托爾金。

“而且還能更快的消耗鄰國的魔晶儲備。”

這是某個含著棒棒糖的小蘿莉原話。

沒有得到新式火炮,阿拉貢帶著兩前門燃晶大炮回國也很令人激動,至少除了艾薩克之外。別地國家可沒有做到這樣的。

一直到大規模換裝開始,蒂娜女皇才清楚的知道那個男人到底儲備了多少各種幸好地火炮。果然如同當初她聽說的一樣,王維幾乎在整個艾薩地下都變成了他的倉庫。

當一些看起來是耗不起眼山洞的地方被擴大之後。一門門巨大的火炮被從里面拉出來,各地駐守的士兵都分到了新的裝備,而從某個人那里看到的報表來說,那只不過是個領頭而已。

“你到底預備了多少?”

蒂娜不禁再一次問出了這個問題。

“數之不盡,足夠我們打完這場戰爭的了。”

王維直接給出了這個回答。

前線的士兵應該是最先將先進火炮應用到實戰上地戰士了,他們指揮官得到的命令就是,不要計較炮彈使用量,一直到士兵能夠熟練掌握新式火炮為止。

魔鬼們盡管已經被金字塔拒之門外了,但是他們還是每天做著不懈的嘗試,試圖突破金字塔的攻擊范疇。他們不斷的嘗試著金字塔地攻擊極限,以期獲得金字塔的全部數據。但是當火炮陣地被安置在這里之後,隆隆的炮聲代替漫天的雷霆,而炮彈的射程同時嚇了魔鬼和人類一跳。

第一次試射,還有一些緊張地炮兵們將炮彈都打到魔鬼軍隊地大後方去了。魔鬼的一個將軍正在他地營帳之後休息。結果他的營帳和周圍的營帳突然落下了漫天的炮彈,盡管他只是受了一些輕傷,卻被炮彈炸了個灰頭土臉。

而這里,距離金字塔,整整有六十多公里。

這當然不是說明新式火炮有多准。只能說那些忘記調整參數的炮兵們給蒙上了。如果只是漫無目的的亂射的話,火炮的極限射程要比這個還要遠的多。

但是也讓魔鬼們知道。就算是躲在這麼遠的地方也不一定絕對安全。

如果那些菜鳥炮兵們知道自己第一次試射竟然就造成了這樣的結果,他們肯定不會那麼快就調整火炮參數,而他們的軍官也不會那麼快的罵他們菜鳥了。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魔鬼們知道,人類有了一種新式武器,這種武器有著恐怖的射程,盡管威力並不太大,但是似乎可以無限次數的發射,曾經最遠都打到了他們將軍的營帳里面了。

于是魔鬼們開始不斷的靠近,想要知道人類到底有了什麼。

而在人類方面,艾薩克的軍隊們也開始了職責分布,最欣喜的自然是拿到火神炮的士兵們。提在手中,背著彈桶,一米長的槍口焰,震撼的聲音,那是只有男人才能勝任的武器!

于是,很快,使用火神炮,被形容成了一種很爺們的活動,而操作火炮陣地的都變成了小白臉。

艾薩克的士兵們開始由純肉搏戰的觀念之中解脫出來,進入到了一種新的作戰理念之中。對待敵人先用遠程火炮問候,敵人沖鋒用中型火炮覆蓋戰場,敵人靠近用小型火炮壓制,當敵人出現在眼前,直接用火神炮掃。

而只有所有炮彈都打光的時候,才是應該肉搏的時候。但是王維建立了一套完美的後勤保障體系是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也就是說,艾薩克的士兵們已經開始向著一種超視覺的戰爭轉變了。

而魔鬼們,依然還在不斷的用他們原本就不是很值錢的生命來探索關于這些新武器的秘密。

深淵和地獄的戰爭已經趨向了白熱化,隨著時間的進展,已知迪魔高根控制的地獄范圍越來越大,但是卻在不斷的被深淵蠶食,星火和枚卓兩大巨頭帶領的深淵部隊的威力已經不能用強大來形容了。

而迪魔高根的去向卻變的越來越明朗起來。

事情,只不過需要一個導火索而已。

艾薩克的炮兵被派駐到了每一處前線,包括艾薩克的和托爾金境內。托爾金的士兵們對于這些大型裝備非常感興趣,但是同樣的,他們也被上司嚴令禁止像一群鄉巴佬一樣靠近對方的炮兵陣地。一方面,那樣有損托爾金的尊嚴,而另外一方面,那樣也有肯能會引起一定的矛盾。

憑借著新式火炮的威力,魔鬼們的陣地進一步被限制,而而人類軍隊則趁機占領更多區域。隨著部隊的緩緩推進,艾薩克聯合托爾金再一次修建新的金字塔,當然,這一次的金字塔就沒有那麼多了,計劃之中的一共就只有六座,而這六座金字塔,幾乎耗盡了兩個國家所有能夠動用的資源。

而唯一的優點這是,憑借著這六座金字塔,再加上戰士們的防禦,魔鬼們被重新壓制回到了伊凡塞斯之中。

人類不敢進去,魔鬼們不敢出來,炮兵們每天往伊凡塞斯境內發射流彈,竟然也有幾次集中了魔鬼們的營地。

就這樣,僵持的過程一直持續到秋季。

秋季來臨,灰龍江三國的糧食已經在成熟階段,看樣子又是一次大豐收。王維陪著女孩們在灰龍江上很無聊的釣魚,一封剛剛送來的信打破了以往的平靜。,信中只表述了一個問題。

魔鬼大領主凱斯賓邀請王維前往伊凡塞斯,商討和談事宜。

打仗是他,和平和是他,這件事充分說明了,魔鬼的思維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情況來理解的。

王維干脆利索的將信扔到了滔滔灰龍江之中。

幾天之後,魔鬼們再一次送來了一封洋洋灑灑的信件,里面充滿了惡俗的歌功頌德,當然,唯一的目的自然還是邀請王維前往伊凡塞斯和談。王維再一次直接將信件扔到了垃圾桶里。

于是又過了幾天,阿拉貢突然冒了出來,他同時還帶著一個小魔鬼,以及一封信。

“猜猜看是什麼。”

阿拉貢舉著手里的信對王維問道。

“充滿了廢話的,魔鬼寫來的,和前面被我丟到廁所之中去的東西毫無二致的,邀請函。”

王維用一句話概括了這個東西的內容。

“錯了,這是魔鬼的投降書。”

阿拉貢笑著說,聽起來語氣相當輕松。